“別解釋,我不信!肯定是你自己要看的!流·氓就是流·氓!”唐魚雁顯然是不相信葉無雙的鬼話,怎麼可能是影片自己跳出來的?

“肯定是你自己點開,纔會播放!少忽悠我!”

唐魚雁雖然是學生,但也懂一些這些東西,不然她也不會那麼快反應過來。

“呃……”

葉無雙此刻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誰知道這個年代的男女這麼開放!做這種事還放到網上去,供別人欣賞!

葉無雙深呼了一口氣,緩了緩被刺激的心臟。

看着下面支起的帳篷,葉無雙感覺尷尬無比,弓着身子,走向廚房去做早餐……

“你以爲你是龍蝦啊!這樣走路!”唐魚雁不好氣的說道。

“……”

很快兩碗拉麪就做好了。

“唐姑娘,來吃早飯吧!”葉無雙朝唐魚雁的方向招了招手喊道。

唐魚雁轉過頭,先是盯着葉無雙的手看了好一會,然後盯着碗裏的面看了一會,越想越覺得噁心:“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我沒胃口!”

唐魚雁可是聽班裏的人說過,男生一般看那個片子,都會做一些齷蹉事——打·飛機!

而且唐魚雁發現在葉無雙房間的地上發現了一團黏黏糊糊的紙團……

所以,理所當然的將葉無雙歸於這一類齷齪的人了,唐魚雁怎麼可能吃剛摸過小弟弟的手所做的東西呢!

當然葉無雙還不知道唐魚雁此時的想法,要是知道了,非得拿塊豆腐撞死了不可!

葉無雙一臉的愕然,疑惑地說道:“唐姑娘,過來吃一點,不然會餓的!”

“不吃!”唐魚雁斬釘截鐵的叫道,決不屈服。

這就好像一個怪蜀黍對着小蘿莉招手,來,快來吃蜀黍的糖果!

葉無雙無奈了,要是知道唐魚雁把他想成是這種人,那他肯定恨不得撞牆死了算了!

葉無雙見唐魚雁真的不過來吃,便吧嗒吧嗒大口吃起來,那叫一個美味,那叫一個酸爽。

唐魚雁看着葉無雙吃得這麼香,吧嗒吧嗒嚥了口口水,小臉一臉的嚮往,但隨即搖了搖頭,哼!這麼髒的東西我纔不吃!

…… 葉無雙美美的吃完了自己做的拉麪,滿意的拍了拍肚子,吧唧吧唧嘴,還順帶着打了一個響亮的嗝。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爲什麼唐魚雁今天不肯吃他做的早餐。

難道是自己做的不好吃?

媽呀,不會辭了自己吧?葉無雙想到這裏,不由得嚇了一跳。

“唐姑娘,你爲什麼不吃早飯?”

“呃,我在減肥。”

唐魚雁慌亂地趕緊編了一個理由。

“……”

其實這個理由說出來,她自己也不相信,她知道自己的身材有些偏瘦,根本不需要減肥。

葉無雙一臉錯愕,目不轉睛地打量了唐魚雁全身上下,說道:“唐姑娘,我覺得你的身材足夠好了,不需要再減肥了!”

唐魚雁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雖然發育的不夠完美,但也算是很勻稱了,絕對是傾城佳人的類型。

唐魚雁聽了葉無雙的這句話,心裏其實還是挺高興的,畢竟哪個女孩不希望別人誇她漂亮呢?

“貧嘴。”唐魚雁撇了撇嘴說道。

但看見兩個空碗,唐魚雁肚子咕嚕咕嚕不爭氣的叫起來。

唐魚雁心裏這叫一個氣啊,她顯然沒想到葉無雙一口氣將兩碗麪都給吃完了!

這麼能吃,難道他是豬啊!?

而且他還露出一臉回味的表情,唐魚雁氣的牙癢癢,怪葉無雙不懂得憐香惜玉。

她可是吃過葉無雙做的拉麪的,那口齒留香的美味,她至今都無法忘記。

唐魚雁微微嘆了一口氣,要怪就怪自己太計較這個了,沒辦法,待會去學校買點吃的。

耷拉着小臉,有氣無力地說道:“走吧,上學去吧。”

“呀,昨天車被楓兒開走了,今天我們只能坐出租車去學校了。”唐魚雁這才反應過來,撇了撇美眸,無奈地說道。

“哦,我有車,不用那麼麻煩。”葉無雙聳了聳肩,笑着說道。

“什麼?你有車?不會是偷的吧!?”唐魚雁一臉的不可思議,望着葉無雙說道。

她是知道的,自己每個月付給葉無雙的薪水就兩三千塊錢,還不夠買車軲轆呢,怎麼可能會有錢買車。

“唐姑娘,那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怎麼會去偷車呢!”

葉無雙嘴角一抽,他堂堂一個狀元郎,對於偷雞摸狗的勾當他是不屑於去做的。


“那你的車是怎麼來的?”

唐魚雁一雙美眸死死的盯着葉無雙,想要看出破綻。

她也不知道爲什麼,就想找葉無雙的茬。

“呃,這個,車是別人送的!”葉無雙理直氣壯地說道。

本來這輛車就相當於是別人送的,那兩個想要殺自己的人,最後卻被自己結果了,害的自己可是耗費了不少力氣,當然要收點利息。

“你以爲天上真的會掉餡餅?”唐魚雁沒好氣的說道。

她是不會相信誰會有這麼大方直接送車的!

這種人要麼是腦殘,要麼就是智商爲負!

但見葉無雙說的這麼理直氣壯,還是跟在他後面看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也好揭穿他的謊言。

葉無雙出了別墅,徑直向停車場走去,不一會兒,葉無雙開着車,一個漂亮的漂移穩穩當當的停在了唐魚雁身邊。

“唐姑娘,上車吧!”葉無雙探出腦袋,微笑着對唐魚雁揮了揮手。

唐魚雁滿臉的不可思議,她真沒想到葉無雙說的都是真的,於是恍恍惚惚上了車。

“我說過沒騙你吧!”葉無雙笑着說道。

說完,葉無雙就猛的一踩油門,車子猶如離弦之箭衝了出去。

嚇得唐魚雁一哆嗦:“哎哎,慢點!你不是說你不會開車嗎?“

“我這兩天剛學會,這已經夠慢了!”葉無雙撇了撇嘴說道。

對比昨天的速度來說,今天他開的確實算慢的了。

畢竟有佳人在車內,不能嚇着佳人不是?

“什麼?你剛學會開車?你就敢開到街上去?你不要命,我還要命!”唐魚雁氣呼呼地說道,很顯然對於葉無雙這麼不負責任的態度很是生氣。

“唐姑娘,沒事的,保證不出問題,我開車,你放心!”葉無雙自信滿滿地說道。

唐魚雁是徹底拿葉無雙沒轍了,只能坐在車上暗自祈禱。

當車輛穩穩當當開到離學校不遠處的時候,唐魚雁徹底服了,沒想到葉無雙學習能力也這麼出衆!

她真懷疑,葉無雙到底是不是人腦子,當然還是忍住了問這話的衝動,她覺得問這話會拉低她的智商。

葉無雙提前下了車,徑直向班級走去,唐魚雁則過了一會才下車,朝另外的班級走去。

當葉無雙走進教室,定睛一看,發現凌洛楓正坐在座位上。

只是此時的凌洛楓滿臉的憔悴,眼睛都有些紅腫,目光有些呆滯。

葉無雙見此情景,不禁有些憐惜,但還是甩了甩頭,別人的家事自己作爲外人當然不好參與。


不過要是凌洛楓請他幫忙,他還是很樂意效勞的,畢竟他覺得凌姑娘是個很善良的姑娘,對自己也不錯。

“雙哥,快來快來!”何志偉眼睛挺尖,見葉無雙進教室了,興奮地叫道。

葉無雙微微一笑,徑直向最後一排走去。

“小偉,怎麼了,有事嗎?”葉無雙坐下,笑着問道。

“雙哥,你太牛叉了,我對你的崇拜之意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何志偉激動地說了一大堆。


他昨晚興奮的一夜都沒睡好覺,腦子裏滿是葉無雙以一敵十的煞爽英姿。

對於他這個年紀的男孩子來說,心裏總是充滿着熱血,畢竟每個男孩子心中都有一股好鬥的因子。

“停停,不要崇拜我,這只是小打小鬧!”

葉無雙忍不住嘴角一抽,怕這胖子再說下去,說以作了一個暫停的手勢。

何志偉一愣,隨即伸出大拇指,滿臉的崇拜,真牛叉,喜怒不外露。

高手的世界,不是我能夠懂得……

葉無雙一臉無語,轉過頭,儘量與這位熱情的粉絲小弟保持隔離。

隨即瞟了一眼吳浩的座位,發現位置上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

嘴角一陣冷笑,希望你接受這次教訓,不要再找我的麻煩,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噩夢環繞。

——–

——–


靖海市第一人民醫院的一間高級病房內,有一個身材發福,眉頭緊鎖,滿臉憔悴的中年人正走來走去。

這人正是吳天霸,昨天他派了赤虎和毒蜘蛛去追殺葉無雙,爲自己的兒子報仇,可是等了一天一夜卻還不見赤虎回電話,此刻他有點坐不住了。

陰沉着臉,心裏有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病房內的氣氛顯得有些壓抑。

隨即,吳天霸走到窗前撥打了一個號碼。

“嘟嘟嘟……”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

電話裏頭傳來陣陣忙音。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