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把那把劍藏在邊關郊外定魔山那,我已經把具體地址告訴她了。”

“什麼!你居然知道這個,這是我假裝上茅房的時候偷偷去藏的,臭鳥,你果然早有預謀,早就開始偷窺我了,告訴你我是直男,你沒機會的!”

… …

一碗素面,加上蔥花,還有鹹菜,就是李一然的中飯了。

他與赤焰分開行動,赤焰繼續追查狼一的行動,而李一然則來到了臨城的三泉街,附近都住着不太富裕的民衆,李一然是隨便找了家麪館,解決肚餓,順便問清了清許巷的位置。


終於還是過來了,李一然始終拖拖拉拉,沒有過來,就是不想回憶起不久前的那個人,那個傻大哥爲了不拖累自己,被人圍堵最後屍骨無存。

整理遺物時李一然才知道,大哥還有老婆孩子,他居然隱瞞了這麼久,是怕拖累她們嗎?

死去的人不會再回來,活着的人終究要活着。

緩步前往清許巷,問明路人,來到了蘇家,家宅不大但也乾淨整潔,一位中年婦女坐在院中縫補衣裳,聽到腳步聲走近,擡頭望來,鬢角斑白眼神和藹:

“敢問兄弟有什麼事,是不是我那丫頭又惹出什麼禍事了?”

李一然一怔,說道:“請問您是蘇家大嫂嗎,我是,蘇成大的朋友。”

蘇家大嫂趕忙放下手中的夥計,聲音顫抖起來:“是奴家,是不是成大有什麼消息了?”

李一然掏出一個樣式普通的玉佩來,只有一半,蘇家大嫂哐的一聲坐在地上,懷中也掏出一半玉佩來,組成一個雙魚佩,魚嘴相對,不離不棄。

“是不是成大已經去了,他以前稍回信來,說有人帶回玉佩,就代表他回不來了…”

蘇家大嫂緩緩說道,眼中流出淚水。

李一然扶起蘇家大嫂,進屋坐下,蘇家大嫂沒有嚎啕大哭,只是默默流淚:

“說起來叫兄弟笑話,今日聽到消息,我居然沒有十分傷感,想來自從成大前往邊關,我早料到會有這個結局,心中大石放下人輕鬆不少,成大如果見到我如此神情,肯定會怪我涼薄吧,呵呵…”

“或許蘇大哥會高興吧,忘記死者,高興活着。”李一然半晌說道。

這時從門外傳來聲音:“娘,快點給我熱下飯菜,我要早點吃完,下午大牙哥還有事要我幫忙呢!”

一位少女風風火火走近屋內,頭髮散亂染成紅色,衣服鬆鬆垮垮,眼神輕佻,看到李一然隨即大喊道:

“你是誰?來我家幹什麼?娘你怎麼哭了,是不是他惹你了!好啊,敢欺負我娘!”

少女隨手拿起掃帚橫掃過來,李一然注意到她居然揮的有些章法,體內也有些靈力。

李一然輕鬆躲過掃把,蘇家大嫂這才攔下女兒:

“小小,這是你父親的朋友,不要無理,今天他是來送你父親的..遺..遺物。”說着蘇家大嫂又哽咽起來。

蘇小小把眉一橫,叫嚷道:“我沒父親,我父親早就死了,你快點滾開,不然我叫人趕你。”

蘇家大嫂沒法,只好央求李一然改日再來,李一然走出蘇家,屋內隱約傳來蘇家大嫂哭泣聲和蘇小小大聲的安慰聲。

李一然望了望天空,呼出一口氣,蘇大哥我把玉佩交給了大嫂,也見到了你的女兒,我會遵照你的遺囑照顧好她們,讓她們簡單普通的活下去。 現在,李一然已經無事可做,想到蘇小小過會兒要去誰那幫忙,決定順便看看,也瞭解一下蘇小小的脾性。

她剛纔表現的雖有些蠻橫,但處在叛逆期,父親又長期不在,李一然很理解她的行爲,現在李一然已經把自己當做蘇小小的長輩,覺得有義務改好她的性格。

在蘇家門外等了一會兒,蘇小小跑了出來,正隨手擦了擦嘴上的油漬,李一然不緊不慢的跟着,蘇小小沒有絲毫察覺。

蘇小小氣喘吁吁的跑到路口,發現了已經在此等待的大牙哥,大牙哥埋怨道:

“小小,你怎麼這麼慢啊,那邊已經開始了,快點把東西拿好,這次只在旁邊喊喊,就能拿到錢,快走吧。”

說完急匆匆帶着蘇小小來到一處學院門前,李一然隨後跟來發現‘鏡天學院’挺大的招牌,只見一羣人堵在了寬闊的學院正門,蘇小小和大牙也拉起了橫幅:

學生失蹤 無良學院 推卸責任 強烈抗議。

原來鏡天學院一名二年級學生在校無故失蹤,家長糾集人羣前來討個說法,蘇小小等人則是被僱來以壯聲勢。

悲痛的家長痛罵學院領導,想要進入校內找校長討個說法,被護衛們攔住,這些事主打不得罵不得,讓他們十分爲難。

過了片刻,校長出現,年過半百,身材中等,李一然發現這個老頭他居然認識。

陳瑞安校長最近很是頭疼,學生失蹤他楞是沒找到蛛絲馬跡,面對情緒失控的家長他只能勉力安撫。

“向先生,我知道你們一定很擔心兒子,請你們放心我院一定會盡快找到他,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覆!”

“你說的好聽,我兒子已經失蹤兩天兩夜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一定是你們害了!”

說完越來越激動,居然扔起了菜葉,臭雞蛋來,陳校長縱然武力高絕,但不好也不敢還手,猶豫間被砸中了好幾下,沒辦法最終請來衙門兵丁驅散了圍堵的人羣。

… …

李一然見蘇小小返回家中,左右無事,準備進入學院探個究竟,於是動用靈力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一路上並未受到任何阻攔,就算是從人羣經過,只讓人感到是一陣風吹過而已。

學院綠化極高,到處都是參天大樹,不時有學生經過,隨處可見切磋的擂臺和施展靈力的場地,學院是禁止用靈力戰鬥的,只能在有結界保護的擂臺和特定場地施展。

正走着有學生邊走邊說:“快點去聲樂教室佔座,去晚了就沒座了。”

“是啊是啊,不過好像都是爲了老師的美貌去的呀。”

經過幾波學生都是討論這些,李一然得知是學院新來的聲樂老師異常漂亮,每次上課都擠滿了懵懂愛慕的少年們。

李一然也被勾起了興趣,跟隨人羣來到了一處可容納數百人的教室,已經坐滿了人,他只好站在在最後的走廊上,教室裏都是神情激動的男學生,女學生未見幾個,李一然腹議不止,一羣沒見過世面的小屁孩。

上課鈴響,隨着踢踏聲響,一道靚麗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嘈雜的教室瞬間安靜下來,幾百雙眼睛注視過去。

身材高挑,長髮披肩,杏仁臉,眼睛水汪汪,面帶微笑,一身緊身的衣飾更凸顯曼妙的身材,深邃的溝壑若隱若現。

李一然驚訝不已,又遇見熟人,居然是她,爲避免被認出,連忙退了出來。

既然她來到了這裏,學院必然有大事發生,李一然知道自己的隱身術容易被她察覺,只好先行回去,再找赤焰幫忙了。

回到家中,赤焰已經回來,忙問進展如何,赤焰回答,已經找到那個商人,他收藏的乃是古時一副名畫,是他從一敗家子手中購得,再找到那個敗家子,才知他祖上是個盜墓賊業內很是出名,盜得很多珍寶。

狼一應該是要尋其先祖筆記,找尋寶物蹤跡。

李一然聽完有些詫異,赤焰進展順利,爲什麼悶悶不樂了,赤焰說他這些都是暗中查明,當事人並不知情,蹊蹺的是他發現商人和敗家子都是別人冒充的,李一然不解。

“你能相信一個荒唐敗家的傢伙是個三品高手嗎?”赤焰說道。

“你這是歧視,敗家子就不能是高手!”

“那昨晚的兩個黑衣人怎麼說,明顯早有預謀,他們肯定是給那條笨狗錯誤信息,要嘛是挖個陷阱守株待兔,要嘛就是拖延時間。”

李一然覺得赤焰分析的很有道理,勸赤焰去提醒下那條笨狗,誰知赤焰莫名發起脾氣來:

“我管他去死,自己笨被人騙,被人殺了也是實力不濟,活該!”

李一然覺得這個應該告一段落,於是轉移赤焰注意力,告訴他今天碰到了兩個熟人,得知陳瑞安是校長時,李一然感嘆當時這老小子命真大,現在還當上了校長,混的人模狗樣的。

聽到那個女人消息時,赤焰又激動起來:“狐秋那個賤人居然還敢露面,不怕我殺了她嗎!”

李一然這纔想起,以前赤焰與她關係很好,但狐秋叛變,聯手新月朝對抗妖族,赤焰對此一直是耿耿於懷。

李一然自覺說錯了話,趕緊躲到一旁睡覺去了。

叮叮叮,一陣敲門聲吵醒了李一然,他有些納悶,應該沒有人知道自己住在這的呀,怎麼會有人敲門?該不會推銷的,一想又不對,這邊世界沒有推銷啊。


打開門一瞧,一個矮瘦老頭對着自己笑,李一然覺得此人有些面熟。

“少爺啊,你不記得老奴了嗎,我是老鄭啊!”

李一然這才慢慢想起來他是李大將軍府的大管事鄭伯,要說李府除了母親就只有鄭伯對以前的李一然好了,他沒有因爲他地位的下降而嫌棄他。

“啊,鄭伯快請進,好多年不見了。”

“是啊,有五年了,少爺清減了許多。”鄭伯眼睛有些泛紅。

請了鄭伯坐下,問道:“鄭伯來此是爲了什麼事?”

“昨兒個晚上才得知少爺回來了,今一大早老爺就打發小的來請少爺回家”鄭伯看了看四周簡陋的裝飾,很是難過,“少爺還是回家吧,將軍府纔是您的家啊。”

李一然看了看鄭伯,知道要是以前的李一然定然會冷笑數聲,絕不會回那個無情的李家。

可是換上穿越而來的李小七,他覺得無傷大雅,回去也無妨,他甚至是想去主動修復與李府的關係,這是償了那個李一然的心願,畢竟愛之深,恨之切。

“好,你先回去吧,我過會回府。”

鄭伯心中還在想用什麼說辭勸動少爺,沒想到少爺回心轉意了,想到少爺終於是長大了,心情頓時愉悅起來。

“那好,我先回府通知老爺這個好消息,哈哈。”

鄭伯走後,李一然翻了翻衣櫃,發覺都有些破舊,決定大出血換身好點衣服,還得準備些禮物。

看了看還在熟睡的赤焰,問他是否要一起回去,赤焰說懶得動彈,不去。

臨出門前李一然想到事情,囑咐道:

“臭鳥,你今天沒事的時候先把院內的陣眼佈置好,我回來再把陣法補齊,新家總要搞得安全點。”

出得門來,找到了一家成衣店,換了一身得體衣服,照了照鏡子,李一然很高興,還是一如既往的英俊。

買了衣服還要買些禮物,五年不見,該準備的禮數還是要的。

雙手拎着禮物,來到了李府前,門前兩座巨大石獅子,鄭伯早已站在大門前等候,看見李一然連忙跑過來接過禮物,對門房說,快去通知老爺太太,大少爺回來了!

鄭伯高興的引着李一然進府,五年未回,李一然記憶有些模糊了,兩邊僕從站立紛紛行禮,雖然李一然從他們眼中未看到絲毫敬畏欣喜之情。

穿過長長的庭院,入得正堂,父親李軒一把抓住李一然的雙手,有些激動:

“嗯,回來就好…聽說你在邊關表現不錯!”

二夫人尹蓉巧笑倩兮,二弟李一心神色冷淡,三妹李一曼淺淺微笑。

尹蓉連忙叫上子女二人上前行禮,笑道:

“一然久未回家,別太生分了,對了快去見見你奶奶吧,她可是吵着要見孫兒的。”

李一然進了內堂見到了奶奶,訴說些家常,從中得知二弟李一心整天溜貓逗狗無所事事,奶奶見他不能擔當大梁,這纔想起了表現尚可的李一然。


縱然尹蓉極力阻止,老太太仍執意叫回李一然,李一然心中笑笑,有些同情那便宜老子,家中兩個強勢女人,呵呵。

不久,到了午飯時間,老太太吃齋不與衆人一起,李一然五人上桌,席間李軒一直詢問五年來的生活情況,關心之情溢於言表,李一然看到尹蓉強顏歡笑的樣子有些好笑。

李軒問起李一然今後打算,他是想要將兒子調到異獸處理小隊,詢問李一然意見,李一然笑稱無所謂。

吃罷宴席,婉拒了父親回府居住的請求,而李軒看了看妻子的神色,也未強求。


終於出得李府,李一然感到一陣輕鬆,要他應付這些家長裏短還真有點吃不消。

路上買了些赤焰愛吃的小吃,回到家,果然,赤焰還在死睡,沒辦法只有自己來佈置陣法。 李一然想要在庭院外面佈置的陣法是幻塵大陣的精簡版,旨在困住敵人,未得准許進入之人就會身陷幻陣,原地轉圈。

在陣眼上刻好符文特定地點埋下陣眼,再輸入靈力,一陣煙霧升騰而起,又逐漸恢復原狀,幻塵大陣輕鬆搞定。

“你爲什麼不搞些有殺傷力的陣法?”赤焰已經醒來正在吃着帶回的小吃。

“搞殺陣幹什麼,要是一早醒來看見滿地殘肢,鮮血啊,腸子啊,**啊到處都是,這個還要自己去收拾,太噁心。”

赤焰覺得李一然是在故意噁心他吃不下東西。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