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於私心,路老不想讓自己的女兒跟梁景銳之間有過多的牽扯。

他們家有權有勢,為什麼要在一個一無所有,還有家室的人身上浪費時間。

「你別說了,我知道你說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這次,我是認真的。」

這幾天的接觸,已經讓路婷徹底對梁景銳淪陷。

而她在臨走之前,也對路老表明了自己對梁景銳的態度。

「我不允許任何人阻止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哪怕是我的父親,也不可以!」

她這次已經打定心思想要跟梁景銳在一起,沒有一個人能夠阻止她,誰也不可以。 守在角落裡面的陳菲德實在是有些待不下去了,自己推著輪椅走到樓梯口看著樓下膩歪的兩人說到:「你們能不能說一點有情調的情話,什麼蛔蟲心肝的,五臟六腑都不舒服了!」

「陳菲德!」

夏熏溪怒了,一想到自己一個溫文爾雅的陌上公子哥就被他帶成這樣一副流氓樣,心臟就氣得直哆嗦!

你還我的優雅美男啊!

蕭閻雲有些擔憂的看著她急匆匆的往樓上跑去,忍不住提醒到:「小心點,不要摔跤!」

「啊!」

夏熏溪正要回沒問題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空,忍不住尖叫出聲。 穿越嬌妃太囂張 這什麼嘴巴,說話這麼靈!

「小心!」

全程關注夏熏溪的兩個男人同時驚呼一句,陳菲德看著夏熏溪安穩的掉進蕭閻雲的懷中,艱難的勾了勾嘴角!

小月有些難受的看著陳菲德臉上一閃而過的失落,小心的提議到:「德少,我送你回房間吧!」

兩人正要轉身的時候,只聽到一聲巨大的落地聲,然後是夏熏溪的悶哼聲,疑惑的回頭,看著兩人的造型,不由的笑了!

剛剛只是微笑,最後還是忍不住突然大笑了起來,指著那跌坐在一起的兩個人說到:「我就沒有見過這麼慫的兩個人!你說你們的那點浪漫細胞去哪裡了?」

「浪漫,浪漫你個鬼喲!」

夏熏溪掙扎著爬了起來,順便將蕭閻雲扶起來的時候,看著上面幸災樂禍的陳菲德說到:「你以為演電視劇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他怎麼可能接的住嘛!」

「哎喲喲……剛才還一副我跟他不熟,我跟他有仇的樣子,現在就知道維護了啊!你說你變臉的弧度能不能不要這麼大!」

面對陳菲德的調侃,夏熏溪大大咧咧的摟著蕭閻雲的脖子,在他的臉上印了一個深深的口紅印,特得意的看著陳菲德!

「怎麼樣?」

陳菲德簡直是沒臉看了,這還怎麼樣?能不能不要當著一個單身狗的面前秀恩愛,沒見過比你們更過分的了!好歹我也是你師哥呀!

陳菲德有些無語的看著蕭閻雲說到:「這你都不管管!」

「這樣挺好的!不用管!」蕭閻雲笑眯眯的看著夏熏溪,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也印下了一吻!

額……

「你們兩個太過份了!這裡還有一個殘疾人呢,還是單身呢!你們這樣……」

「這樣不是很好嗎?受不了的話,你自己也去找一個嘛!」

陳菲德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有這樣的嗎?當著人的面算計別人,還要跟身邊的人眉來眼去的串通好,這……這明顯的欺負人嘛!

陳菲德有些受不了扭頭就走,剛離開兩步,樓下的夏熏溪就忍不住嚷嚷了起來!

「唉!你去哪裡呀?晚餐還沒有吃好呢?」

「你們兩個人慢慢吃吧!我是沒心情了!」

看著陳菲德頹廢的後背,蕭閻雲忍不住多看了夏熏溪幾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經歷了這一次的事情之後,好像她在自己的面前表現得更加的自然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因禍得福嗎?

「你笑眯眯的幹什麼?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不會是在打什麼壞主意吧?」

夏熏溪警惕的看了蕭閻雲,忍不住朝他身後的方向看了一下,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你說阿德怎麼就那麼精呢!幹嘛就不上當呢!要是他出現的話,那個冒牌貨那裡……」

「算了!你也不能逼著他出賣自己的色相不是!」

對於夏熏溪如此的著急,蕭閻雲知道為什麼,正因為知道,反而更加的心疼!總覺得自己又不是東西了!

一開始還因為她傷自己的心可以嘔氣,此時此刻就恨自己為什麼對她不夠好,為什麼總是讓她為自己擔心,為什麼讓她受傷!自己這個老公到底是怎麼做的!

也難怪以前的她總是不願意依靠自己,現在想來,自己確實有些太不靠譜了!

「怎麼就是出賣色相了,也就是順便幫一個忙而已,至於像是上斷頭台一樣嘛!以前在一起的時候,做事可積極了,什麼時候這麼磨嘰了!」

夏熏溪心裡有點氣,只是也明白這件事情真的不管陳菲德的事情。只是自己拿他當一家人看,就以為出事的時候他理所應當就應該幫自己的。卻不想……

她也就是想要撒嬌,想要證明一下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而已!雖然他不是自己的愛人。

「你呀!」蕭閻雲看著夏熏溪彆扭的樣子,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將她緊緊的抱在懷中,滿是愧疚的說到:「我知道……我知道是我不夠好,讓你沒有幸福感!以後我會對你更好的!」

「這有什麼好不好的呀!誰也不想發生這些事嘛!」

對於蕭閻雲的話她有些不太在意,他的愛她相信,自己愛他也無可厚非。但是並不代表著她可以相信他會為了自己付出一切!

人嘛!都是自私的,她都能夠理解!

「我說……你們兩個還要膩歪到什麼時候。在不休息就天亮了哈!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兩個哈。明天開始就有得忙了哦!」

深情相擁的兩人有些嫌棄的看著突然冒出來的陳菲德,這個大電燈泡呀,不僅膈應人,還氣人呢!

「倒是忘記問了,今天那個女人去韓氏了沒有?」

「去了。怎麼沒去!還是她帶去的!對那裡的環境可熟悉了!」

一說到小雲,陳菲德兩人下意識的沉默了一下,還是有些不能理解為什麼她會這樣做,只是……

「去了就行!我先回去了!明天有好戲看了……」說著,有些擔憂的看著身邊的蕭閻雲,忍不住問到「你沒問題吧?」

「他能有什麼問題。他有我陪著呢!要走就趕緊走,磨磨唧唧的,你什麼時候也這麼婆媽了!」

「唉!你這人真奇怪,我又沒有跟你磨嘰!真是的……」

陳菲德的一句話緩解了一下有些沉悶的氣氛,夏熏溪調整好自己的情緒面帶微笑的往外面走!

在門口的時候,還是有些不放心的回頭看著兩人說到:「記得你們答應過我的,到時候要放他一馬的!」

「知道了。沒人比你更花心了,擔心完這個擔心那個!還不走!」

夏熏溪看了看沉默的蕭閻雲一眼,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氣下定決心才轉身離開!

那一刻,心裡特難受! 從路老的書房離開之後,路婷整個人頓時跌坐在地上。

她覺得自己現在一定是瘋了,竟然不介意對方有家室,孩子。

真不知道梁景銳這個人對她到底下了什麼蠱,讓自己對他這麼戀戀不忘。

而路老在書房中,整個人也是格外的憂心,路婷這個態度,他真害怕她腦子一熱,做出什麼不好的事情來。

說到底,路婷還是被他給慣壞了。

路老想了許久,覺得解鈴還須繫鈴人,打算從梁景銳身上入手。

到了晚上,路老一臉熱情的叫著梁景銳,「景銳啊,來來來,過來。」

梁景銳坐在了他的身旁,客客氣氣的說道,「伯父,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路老這樣的笑容,讓梁景銳有種被算計的感覺。

「沒什麼,我就是想要問問你,最近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路老笑的格外燦爛,看起來就像是在這裡詢問他最近過的好不好。

「挺好的。」梁景銳直接跟路老攤牌,「不過這兩天我已經在找房子了,等找到房子之後,我就從這裡搬出去。」

梁景銳的想法,直接解決了路老現在的難題。

他從這裡搬出去了,自己的女兒也不會對他死纏爛打。

不過,說到底梁景銳父親跟他的關係不錯,他的侄兒,也不忍心讓他在外面去住。

所以,路老心裏面多少有些糾結。

「怎麼了,是在這裡住的不好嗎。」路老還有一點擔心,是這裡招待的不夠好。

梁景銳連忙擺擺手,「當然不是,只是我覺得,我在這裡給你們添了太多的麻煩。」

最重要的是,這個家裡面還有一個路婷,他想要馬上從這裡搬出去。

「那怎麼會呢。」路老的臉頓時拉了下來,「聽叔叔的話,就在這裡老老實實的住下,有什麼事情,跟叔叔說一聲就可以。」

想了半天,路老還是決定把梁景銳給留下來,畢竟他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太困難了。

而路婷一聽到梁景銳說要離開,那也是一萬個不願意。

「搬走幹什麼,要是你真想要租房子,那你就留下來,每個月交給我們房租,與其把這些錢給了他們,還不如給我們家。」

路婷的話,讓梁景銳多少有些為難,他要是繼續說離開,一定會讓路老誤會的。

最終沒有辦法,梁景銳只好留了下來,他給了房租,路老也收了下來,算是在這裡徹底住下來了。

最得意的就是路婷了,因為這樣就意味著,梁景銳最短有一個月的時間待在這裡。

到了晚上,路婷就在廚房裡面倒騰了半天。

她最近為了追到梁景銳,可是學了很多的甜品,她看梁景銳晚上吃的不多,在這個時候一定餓了。

做好之後,路婷特別高興的看著成品,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梁景銳看到甜品后感動的表情。

崇禎八年 只是剛走到門口,她就聽到房間裡面傳來一陣動靜。

「你放心好了,我在這裡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呢,左左右右這段時間有沒有調皮。」

房間裡面,是梁景銳對喬語的噓寒問暖,這是路婷第一次,聽到梁景銳用這麼溫柔的語氣跟對方講話。

她一時間有些好奇,電話裡面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沒過多久,她又聽到房間裡面傳來一陣聲音,「老婆,你在家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等我回去。」

聽到這句話,路婷整個人都冷靜不下來了,原來這就是自己現在的情敵。

為了聽清楚他們之間到底說了什麼話,路婷直接把耳朵趴在牆壁上偷聽。

最後實在是聽不下去,敲響了梁景銳的門,「景銳,你睡了嗎。」

電話中的喬語,聽到梁景銳那邊傳來一陣女聲,心裏面多少有些不太自在,「誰在你身邊。」

梁景銳連忙解釋,「是路叔叔的女兒,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你先睡,我去問問情況。」

喬語聽到他的解釋,心裏面好受了不少,掛斷電話之後,便躺床上睡覺。

與此同時,梁景銳打開了自己的屋門,看到路婷端著甜品站在門口,詢問道,「怎麼了嗎。」

在他開門的時候,路婷正一臉幽怨的盯著門口,門一開啟,路婷連忙收起自己的思緒。

她笑著跟梁景銳講話,「哦,我看你晚上沒吃什麼東西,怕你餓了,給你準備的甜品。」

這次,路婷並沒有說是自己做的,因為她怕梁景銳會拒絕。

「謝謝。」

梁景銳道謝之後,跟她寒暄兩句,便拿著甜品進了自己的屋子。

路婷想要進去,可是在下一秒,就聽到冰冷的關門聲。

他竟然沒有一點留戀,直接把房門給關上了。

生平第一次,路婷知道了什麼叫做吃醋,她吃喬語的醋。

梁景銳對自己從來都是表情格外的平淡,她以為他對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並且在心裏面期待,冰山有一天會因為她融化。

可是在今天晚上,她才知道,梁景銳不是不會溫言細語,而是因為,對方不是他的妻子。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面,路婷經常趴在牆角偷聽梁景銳跟喬語的電話。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房間是緊挨著的,所以路婷可以很清楚的聽到,他們之間都說了什麼。

每聽一次,路婷心裏面對喬語的恨意都多一分。

她把梁景銳不喜歡自己的所有原因,都怪在了喬語的身上。

即便是兩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路婷對於喬語,已經有了特別深的恨意。

她嫉妒喬語,能夠有一個這麼好的老公,同時心裏面也不甘心,自己到底哪裡比不上她了。

自己年輕,長的漂亮,身材還好,家境上還能夠幫到梁景銳。

而那個喬語,如果她的情報無誤的話,就是因為她,害的梁景銳變成現在這種境地。

總而言之,喬語那個人就是一個害人精,碰到她就准沒好事。

路婷對於喬語也是越來越敏感,只要聽到她的名字,眼神就像是淬了毒一樣,惡狠狠的盯著前面。

早晚有一天,她都要好好的會會這個喬語,到底是什麼妖艷賤貨。

而這幾天,梁景銳在路家也沒有閑著,一直在各個平台上找工作。

只是找了半天,也沒有一家公司願意錄用他。

梁景銳知道,那些打壓他的人,手不可能這麼長,會伸到國外,很顯然,是他的能力不足,打動不了對方。

工作這方面毫無進展,梁景銳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

而路老也看出來了梁景銳這幾天心情不好,趁著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便在一旁問他,「是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

梁景銳連忙搖搖頭,他已經麻煩路老夠多了,這件事情,他不想讓路老知道。

但是他不說,不代表路老不知道,他對梁景銳最近找工作的事情,也有所耳聞。

而他也通過自己的合作夥伴,知道了他們為什麼不選梁景銳的真正原因。

他們都害怕,梁景銳之前是一個公司的總裁,破產是假的,進入他們公司,是為了知道他們公司是如何運營的。

商業上就是這樣,路老也理解他們這樣的做法。

「是不是因為工作的事情,正好,我公司裡面總經理的位置還有一個空缺,你要不……」

路老有意幫梁景銳,可是梁景銳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絕了。

他想要通過自己的能力,得到別人的認可,而不是走後門。

他要是想走後門,從一開始就拜託路老,給自己安排一個好職位了,但是他不想。

「我公司最近也是招人,景銳,你真的不打算,過來幫幫伯父。」

路老的臉上明顯有些失落,梁景銳連忙解釋,「不是我不願意,只是我直接過去當總經理,難免會遭人閑話。」

「你有能力啊。」路老一時間有些不太明白,他在拗什麼。

「可是那些人不知道,所以我……」他直接空降過去,肯定會有人說閑話的。

更可況還有一個路婷在旁邊對他死纏爛打,到時候他小白臉的稱呼,就更加坐實了。

所以,梁景銳怎麼也不想讓同事通過這樣的方式,來認識自己。

「這個好說,你就從我們公司的最底層開始坐起,你有能力,我相信你一定會得到他們的認可。」

一口氣吃不成胖子,只要能夠讓梁景銳鬆口去他們公司工作就可以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