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陌……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突然感覺這個名字很熟悉,彷彿是被刻在了靈魂一樣。

但我又確確實實不認識這個叫做冷陌的男人。

很怪吧,是不是很怪?

出於禮貌,我還是對他說:“我叫宋童,宋朝的宋,童畫的童。”

“童?”他低唸了一遍我的名字,而後脣角一揚,勾了抹好看迷人的弧度:“小東西,你真是讓我好等啊。”

這男人又來了!

沒搭理他,我掙脫開他的糾纏往前走。

他又追來:“相逢不如偶遇,時間那麼早,我請你吃飯去吧。”

“我說叔叔,雖然你長得很帥,但你真不是我的菜,況且你我非親非故,你只是幫我檢了下傘我爲什麼要跟你去吃飯啊?這年頭拐賣人口販賣器官的事情多了去了,我纔沒那麼傻呢。”

“你若不跟我去吃飯,我當着學校那麼多人的面說你是我老婆。”男人說。

“你!”我氣的指他鼻子:“怎麼能有你那麼卑鄙無恥的人啊!”

男人一臉滿無所謂的樣子:“一頓午飯,在你學校旁邊吃,我不開車,路來來往往那麼多人,我不可能當衆擄走你吧?”

今天是正常學的時間,來往學生確實很多,而且如果在學校旁邊的話,確實沒什麼危險……我不是怕他的那句威脅,我是怕萬一不小心傳到學長耳朵裏,我的清白完全毀了!

“吃完這頓飯你不要再纏着我了!”我怒目他:“否則我真的要報警了!”

“好,可以。”這次,他答應的特別乾脆。

不信他能耍什麼花樣!

我氣鼓鼓的與他一起去了學校外人最多的一家飯店。

他說要帶我去包房,我沒讓,找了人最多的拼桌,帶他過去,他好笑看的我:“你真那麼怕我?”

“你這種以外貌來迷惑人的怪叔叔,往往都是人、面、獸、心!”我盯他。

他被我逗樂了,放聲笑起來。

不得不說,這男人,一眸一笑都帥炸天了好嗎!

“我臉有花嗎?你都盯着我看半天了。”男人突然說。

我這才猛地回過神來,我竟然被他迷惑進去了!!!宋童你太沒出息了!!!

“哼!”爲了掩飾尷尬,我趕忙跑座位去了。

男人雙手插兜掛着笑的朝我踱步過來,坐在我身旁。

服務員把菜單拿給他,他翻看菜單的時候我偷偷打量他的手指,他的手指修長又漂亮,天啦嚕,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怎麼造了個辣麼完美的人啊!

完全沒徵求我的意見,這男人點了一堆菜,更巧的是,這些菜全是我愛吃的!

“你有透視眼吧?能看到我想吃什麼東西吧?”我使勁使勁瞪他。

男人好笑死了:“我沒有透視眼,這個世界沒有誰我更瞭解你了,即使是現在的你。”

“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聽不懂,你是不是認錯人了啊?”我皺眉:“你這人看去,不像是精神病啊。”

他笑笑,不再多說了。

飯菜陸陸續續來了,飯店人那麼多,我也放鬆了警惕,不拘束了,給自己盛了一大碗飯,夾了好多塊肉放碗裏。

“飯量還是那麼大,一點沒變。”冷陌說。

今天聽他怪的言語聽多了,我現在都不介意了,啊嗚吃了一大塊肉。

我第二塊肉還在喉嚨沒有嚥下去,突然不知道從哪裏又竄出來一個男人,一把揪住冷陌衣襟把他提起來:“該死的!你竟然卑鄙無恥的提前來找她!”

什麼情況?!仇人嗎?!

最後一個驅鬼道士 我驚悚的扭頭去看。

這男人長得跟冷陌有的一拼,只是……他有一頭耀眼的紅色短髮,這年頭還染這種顏色頭髮的,殺馬特?葬愛家族?

“我提前來見她又怎樣?她遲早都是我的。”冷陌將男人拍開。

男人要殺人的眼神瞪冷陌:“說好這次公平競爭,你特麼又給老子玩卑鄙手段!”

“所以?要打麼?”冷陌冷冷回。

“打打,怕你?”男人捲袖子。

這邊的吵架聲引來了不少人的觀望,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各種複雜,我感覺自己被捲進了一場莫名其妙的三角戀,縮了縮脖子,連忙叫停:“stop!你倆要吵出去吵行不?別在我面前吵好不好?這影響太不好了,弄的感覺像是這矛盾是我引起一樣的。”

“是你引起的!”兩個男人同時衝我吼。

“我壓根不認識你們好不好!爲啥怪我頭啊!”

兩個男人卻因爲我這句話同時安靜了下來。

紅短髮男人將冷陌扔開,在我對面大咧咧坐下來:“二貨,你不認識我了?”

“誰是二貨!你纔是二貨!”媽蛋!被不認識的男人罵二貨,氣的我想潑他一臉茶水!

“哦,忘記了,你現在不是你。”

深呼吸,深呼吸,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茶下去,勉強壓住我的火氣。

“沒關係,重新介紹好了。”紅髮男人用了和冷陌一樣的套路,衝我伸出手:“我叫魑魅,魑魅魍魎的魑魅。”

“魑魅?”這名字不是書怪物的名字嗎?起的也真夠殺馬特的,我也真是受夠了:“你們可能真的認錯人了。”

“不會認錯的。”兩個男人再次異口同聲道。

算了,跟他們真是說不清楚,我不講話了,不講話總行了吧?

“今天晚是月圓之夜,也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月亮距離最近的時候,這次能不能成功,你能不能回來,今天都很關鍵。”魑魅對我說。

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我也假裝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過去失敗了幾次,這次不能再失敗了,記憶球再不回到你身體要損壞了,那你真的回不來了。”冷陌對我說。

還是聽不懂,我悶頭吃飯,順帶把耳朵堵了起來。

之後,冷陌和魑魅也沒再吭聲了。

我今天真不適合出門,一出門遇到這兩個古里古怪的男人,說些我古里古怪的話,真是讓人慎得慌,我還是早些回去吧。 所以飯才一次飽,我立馬起身:“兩位叔叔,你們慢慢吃,我課去了,債見!哦不,再也不要見了!”

我撒腿要跑,腳還沒邁出去半步被冷陌和魑魅一人一邊拽了胳膊拉回來,按坐在座位。

“小東西,吃飽喝足不認賬,嗯?”

我都快哭了:“兩個大叔,大哥,你們到底要怎樣?這裏這麼多人,你們要欺負我,我真的要叫了!”

“叫?”一聽這,冷陌和魑魅樂了:“叫來聽聽。”

我不知道這兩個男人到底是誰,但直覺告訴我,他們很危險,但更怪的是,直覺也告訴我,他們不會傷害我。

這莫名的直覺完全沒有道理可言,我感覺自己今天都變得怪怪的了。

好在這兩個怪的男人並沒有再刺激我了,等他們吃飽喝足之後,也放過我了,和我一同離開了飯店。

我往學校跑去,他們沒有追來,等我跑進學校了再回過頭去看,他們還站在那裏,望着我的方向,情深意濃的樣子,彷彿我與他們之間,有過轟轟烈烈的愛情糾葛。

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難道說……真的有什麼前世今生嗎?

我被我自己的想法弄笑了,甩甩腦袋,沒再想他們了,回了寢室。

小美在寢室,我一進去她抓着我不放:“童童,我以爲你不來了!你不知道,那個死了的人在咱們隔壁,死的地方還是原來那間衛生間,太邪門了!”

“你別自己嚇唬自己好不?”我安慰她。

“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才聽說,那衛生間裏以前死過一個女生,吊自殺的!聽說那女生死的時候肚子裏還懷孕了!寶寶也一起死了!好像是那女生男朋友聽說女生懷了寶寶後不想負責,拋棄了她,那女生想不開自殺了!聽說自殺的人會變成厲鬼!會來找人索命的!”

我是個無神論者,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安慰了小美兩句,便沒再談這個話題了。

小美去玩電腦了,我坐在牀發呆,腦袋裏怎麼都揮之不去那兩個男人的模樣。

“小美,你說,人……真的有前世今生嗎?”我喃喃問她。

“有啊!前世今生,前世因爲某種原因不能在一起的兩個人,其一個投胎轉世,另一個一直在尋找,終於在今生相遇,多浪漫啊。”小美雙手托腮。

在今生,相遇嗎……

*

夜裏我已經睡下了,小美突然來拉我,說是想廁所不敢去,我開臺燈看了下時間,11點55分了。

我們宿舍樓較老舊,衛生間只有公共的,在走廊那段,現在又熄燈了,我拿了手電和小美摸着去找廁所。

今天晚怎麼那麼冷?明明是炎熱夏夜,我卻連汗毛都豎起來了。

走廊無安靜,好像周圍所有宿舍的人都睡死了一樣。

“童童,我總覺得不對勁。”小美顫抖着聲音說。

我也挺害怕的,強打起精神:“沒什麼不對勁的,別自己嚇唬自己,廁所到了,快去吧。”

我和小美站在廁所外,廁所裏面一片漆黑,像黑洞一樣,什麼都看不見。

“你陪我一起去吧,我害怕。”小美說。

我總覺得身後有冷風在吹我脖子,抖了一下,吞口唾沫:“好吧。”

我和小美相互攙扶着走進廁所,這廁所最裏面那個坑是死過七個女孩的地方。

我們在最外面的坑。

我顫着手擡起手電筒照向裏面,一道黑影突然從我前面的光亮處竄過。

“啊!”小美尖叫:“那是什麼!”

我手電筒都嚇掉了,滾了幾滾,再看過去,一隻老鼠從我們腳下跑過。

“原來是老鼠。”我拍着胸脯,弓身去撿手電筒。

一縷長髮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我嚇了一大跳,跌坐在地。

“童,童童,你,你看……”小美說話都不利索了,指着門。

我慢慢的,慢慢的,擡起頭。

在我們眼前,一個女孩倒掛在廁所門,剛剛的長髮是她的,女孩雙目圓瞪,看着某個地方,舌頭伸在外面,已經死了。

在廁所裏面的牆用血字寫了個很大的‘恨’字,在地一明一滅的手電燈下,顯得無詭異。

人真正恐懼的時候,原來是一丁點聲音都叫不出來的。

我和小美僵在原地。

呵呵呵。

突然有笑聲從我耳邊劃過,我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

“誰?!”我快速扭頭。

“啊!”小美被我這一聲嚇到,不管不顧的尖叫着跑了出去。

“小美!”我不敢置信她竟然扔下我逃走了!

我幾乎是用盡所有力氣,咬着牙爬起來的。

“沒事,那鬼已經跑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

我都快哭了,定在原地,僵硬着脖子,一下,一下,慢慢扭頭。

在廁所最裏面的黑暗處,一個高大男人朝我緩步過來,我想跑,又動不了,只能看着他走近到了我跟前。

“不用怕,我是來保護你的。”男人說。

“保護……我?”我嚇的舌頭都大了,這男人穿了一身黑袍兜帽斗篷,單手握着把紫色鐮刀,面貌冷峻:“你……是誰?”

總裁的呆萌冤家 “鬼差,來自地府,這女孩是被厲鬼所殺。”男人說。

“鬼差?地府?厲鬼?我沒在做夢?”這世界是玄幻了吧?

“如果你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那跟我來。”男人朝我伸出一隻手,做出邀請。

“我不想知道,我一點都不想知道好不好!”我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只有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才能打碎人心底的恐懼,你當真不跟我去麼?”男人又說。

我愣住。

如果這樣逃走,我以後肯定會更害怕的,這男人說的對,除非直面真相,否則人會更害怕。

“可我……如何相信你?”我問。

他看着我,忽地笑了:“我叫童笙,我生來,是爲了保護你。”

童笙?

也許是因爲他也有個‘童’字,又也許他的神情太真誠,我鬼使神差的相信了他,伸手出去,握住了他的手。

下一秒,我和他一齊消失在了原地。 再出現時,我們是在這棟宿舍的樓頂。

出乎意料的,除了這鬼差以外,樓頂還有三個人,一個是冷陌,一個是魑魅,另外一個站在冷陌身旁,長相酷似冷陌,身材也像,只冷陌矮了一丁丁點,後背揹着一把用黑布包裹着的長劍。

三個男人同時看向我。

“你來了。”冷陌說。

今晚的風,不知怎麼的,有些大。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我大聲的問。

而他們都不回答我的話,魑魅指向天空:“看,月亮已圓。”

我跟着看去。

天邊的月亮又圓又大,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大的月亮。

“等等!你們還沒回答我,你們到底是……”

“馬你知道了。”冷陌打斷我。

我皺眉,馬?

冷陌的手出現一個白色的水晶球:“小東西,過來。”

“我不過來!你們先回答我的問題!”我哪裏敢靠近他們啊!

“時間來不及了,爸。”冷陌身旁的男人說。

原來這男人是冷陌的兒子?那麼大的兒子?

“那沒辦法了,小東西,你忍忍。”冷陌說完之後,擡手手心向我。

死神之最強忍者 我的身體突然不能動了!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我徹底嚇到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