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洋人想說你威脅我,但是他的詞彙量太少了。

“看到沒有,剛纔讓你走你不走,現在你想走恐怕也走不了了。”秦巖對女人說。

看到洋人手的槍,女人嚇得瑟瑟發抖,癱坐在地。

“砰”的一聲,洋人扣下了扳機,槍口冒出一條火舌,子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秦巖的眉心射去。

在這時,慕容雪菡突然顯出身形,一把抓住了子彈。

洋人驚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慕容雪菡。

他無法理解慕容雪菡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更無法想象慕容雪菡怎麼能抓住子彈,因爲這實在是太不科學了。

“砰砰砰”洋人又接連射出四顆子彈,但是每一顆都被慕容雪菡抓在手。

“嗖”的一聲,慕容雪菡伸出手將五顆子彈向洋人丟去。

“啪!啪!啪!”五顆子彈分別打在了洋人的三條腿和兩條胳膊。

洋人疼的慘叫起來,“五肢”的鮮血像泉水一樣冒出來。

“啊!”女人捂住臉,嚇得尖叫起來。

秦巖慢悠悠的走到洋人面前,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將他提起來,笑眯眯的說:“我剛纔告訴你了,不要開槍你不聽,這次你知道厲害了吧!”

洋人顧不回答秦巖的話,疼的扭來扭去。

秦巖懶得再和他廢話,伸出手按在他的頭頂開始搜魂。

不一會兒,洋人的記憶全部傳進了秦巖的腦海裏。

原來這個洋人叫威爾,他是殺手組織的外勤。

這一次殺手組織讓他想辦法弄死秦巖,他想到了綁架澤澤,然後搞垮秦巖的陰謀。

又是殺手組織,看來他們是和我槓了。

秦巖眯起了眼睛,憤恨無的想:實在不行,我去一趟國外,將他們的老巢端掉。

殺手組織現在像蟑螂一樣,雖然秦巖不怕他們,但是他們隔一段時間出來噁心人,實在是讓秦巖忍無可忍。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巖怕他們對自己身邊的人下手。

秦巖可不想因爲自己讓耿瑤瑤、夏雪尼他們受到傷害。

“兄弟,對不起了,你可以去死了。”

秦巖念動咒語,將威爾的三魂七魄轟成了殘渣。

威爾脖子一歪,摔倒在地。

秦巖拿起電話給李天霸打了過去。

不一會兒,李天霸接起了電話:“主人,你找吾有什麼事?”

“你來一下島國際三十三層豪華包房,把這裏面的屍體處理了。”

“好的,主人,十分鐘後吾趕到。”

掛了電話,秦巖轉過頭向女人望去。

女人嚇得一個勁的搖頭:“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秦巖雖然很討厭這種爲了錢不要尊嚴的女人,但是讓秦巖殺了她,秦巖還是不忍心。

秦巖蹲下身子:“你爲什麼那麼愛錢?你也可以服務我們本國男人,你爲什麼要服務一個外國男人?”

女人當即將自己的情況告訴了秦巖。

原來這個女人的父母在一個月前出了車禍,她父母被送進醫院搶救花光了家裏面所有的錢。

他弟弟去找肇事者要錢,被肇事者打斷了腿。

他弟弟也被送進了醫院。

穿成八零大佬掌中寶 現在她沒有辦法,只能出來做皮肉生意,而且接的都是一些****的皮肉生意,因爲這樣她才能賺到更多的錢。

聽完這個女人的話,秦巖感慨無,突然覺得這個女人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樣骯髒,而是一個被生活所迫的女子。

“唉!你跟我來!”秦巖準備幫助這個女人。

“大哥,你不要殺我,我絕對不會把你的事情說出去的!”女人以爲秦巖要殺她,嚇得臉色煞白。

“你放心,我不但不會殺你,反而會幫助你!你跟我來!”秦巖將女人拉起來,帶着她離開了酒店。

了車,秦巖問她:“你父母在哪裏?”

“在保市第一人民醫院!”

“好!我去看看你父母和弟弟!”秦巖開車直奔保市第一人民醫院。

秦巖這樣做,一是想看看女人說的是真是假,因爲他不想搜魂,搜魂是非常容易留下後遺症的。

二是秦巖在醫院認識一些較有名的醫生,可以幫女人說一說,讓這些醫生多照顧一下她父母。

來到醫院,秦巖看到了女人的父母以及她弟弟。

秦巖直接往住院費裏面存了一百萬,並且告訴女人如果不夠的話,可以再給他打電話。

看到秦巖的所作所爲,女人直接跪在了秦巖面前,滿眼淚花地說:“恩人,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起來!以後不要做那種事情了!”秦巖將女人扶起來,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女人點了點頭。

“好的!我走了!你好好照顧你父母和弟弟吧!”秦巖轉過身向醫院的停車場走去。

女人一直跟在秦巖身後,秦巖還以爲她要送自己。

可是當秦巖了車後,女人也跟着秦巖了車。

“咦?你來做什麼?”秦巖睜大眼睛好地問。

“大哥,我沒有什麼報答你的,只有我的身體了。希望你不要嫌棄我!大哥,我以後是你的人了,你想打越野戰我陪你打越野戰,你想打叢林戰我陪你打叢林戰,你想打沙漠戰我陪你打沙漠戰!”

女人一邊說着,一邊脫衣服。

聽到女人的話,秦巖的腦海裏立即幻想出野地、叢林、沙漠的場景,以及在這些場景赤身肉搏的兩個人。 “打住!”

秦巖大叫起來,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

“小姐,我看還是算了,我最近幾天營養不良,等有機會我再找你好不好?”

雖然女人長得還行,但是相對於慕容雪菡來說,還是差了一大截,秦巖對她沒有一點興趣。

不過秦巖肯定不能說對女人沒有興趣,這樣會傷到她自尊的。

“大哥!我真的什麼都可以做!你千萬不要憐憫我!”女人翻轉手腕,抓住秦巖的手深情地望着秦巖。

秦巖無奈地抹了一下下巴:“小姐,是這樣的,我昨天晚把子彈打光了,現在的確沒有那個心情。你也知道,像我這麼豪的人,身邊不缺女人的!”

聽到秦巖的話,女人咬住了嘴脣。

她也知道秦巖說的是真的。

像秦巖這樣有錢的男人,完全可以做到夜夜當新郎,****草新娘。

“哦!大哥,那你需要我的時候叫我啊!我肯定讓你滿意!”女人一邊說一邊打開了車門。

“好!你慢走!”秦巖向她揮手作別。

等女人走後,慕容雪菡顯出身形,醋意十足地說:“秦巖,想不到還有人願意給你獻身啊!”

“別酸了!咱們還是趕快回去吧!我準備去一趟美利堅!”

“啊?去美利堅?你去美國做什麼?”

“當然是去幹掉殺手組織了!”

掌家棄婦多嬌媚 秦巖這次下定決心了,一定要將這個殺手組織全部剷除掉,不讓他們再出來禍害人了。

其實他們如果不惹秦巖,秦巖也懶得理會他們。但是這些傢伙實在是太過分了,接二連三地找秦巖麻煩,這讓秦巖十分鬱悶。

回到香榭花提,耿家國他們都在。

“秦巖,事情辦的怎麼樣了?”耿家國首先站起來詢問。

“伯父,你放心吧!事情已經解決了!”

緊接着,秦巖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我準備這幾天去一趟美利堅,李天霸和慕容雪菡和我去吧!”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人都露出了詫異的表情,好地看着秦巖,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要這樣做。

秦巖當即將事情的原委告訴了所有人。

聽說這一切都是殺手組織做的,李天霸首先冷笑起來:“原來是這些蝦兵蟹將,主人,這次去美利堅,吾一定幫你把他們全部咔嚓了!”

“秦巖,你只帶他們兩個我有些不放心啊!”馬澤洪稍微有些擔心。

國外也有道士和尚,也有懂道術的人,他怕秦巖吃虧。

秦巖當然知道馬澤洪的意思,立即勸慰他:“師傅,你放心吧!國外雖然也有我們華夏人,但是實力能達到天尊的估計也沒有幾個!”

國內都沒有幾個這樣的人,秦巖覺得國外肯定更沒有。

畢竟國內是陰陽術的發源地,而國外只是柏來術,與國內的陰陽術還是有一段差距的。

更何況蔣婉兒要坐鎮保市,只有這樣他父母纔會安全。

此刻秦巖還不知道他父母可是陰陽術高手,連崔俊浩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而馬嬌還要幫助馬澤洪接待從全國各地趕來的馬家弟子。

至於宇天成,那肯定是要留下來當打手的。

“這……唉!既然你都決定了,那你小心一點吧!”

馬澤洪知道自己無法說服秦巖,所以只能由着秦巖了。

“小媚,你給我準備一些法器和衣服,我要帶走。李天霸,你去找唐小夢,讓她幫你辦一本護照!”

慕容雪菡是鬼,不需要護照,但是李天霸不一樣了,他是殭屍無法隱身,所以需要一本護照。

狐小媚點了點頭,轉過身幫秦巖收拾東西去了。

李天霸應了一聲,轉過身去找唐小夢了。

午吃完飯,李天霸回來了,手裏面捧着自己的護照。

秦巖看到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當即訂了兩張去拉斯維加斯的機票。

不過保市沒有直達拉斯維加斯的飛機,必須先開車到帝都,然後從帝都坐飛機去拉斯維加斯。

晚七點,秦巖他們來到了帝都國際機場。

晚十一點,秦巖和李天霸登了飛機,慕容雪菡一直飄在秦巖身後。

經過十三個小時的長途飛行,秦巖他們來到了全世界聞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

來到接機口,一個出租車司機走來,用流利的和秦巖打招呼:“你好,帥哥,需要乘坐出租車嗎?”

秦巖點了點頭,在司機的帶領下,來到了他的出租車。

“請問你們去哪裏?”

“去這裏!”秦巖拿出一張字條,字條面用英寫着地名。

這個地方是秦巖在威爾腦海搜尋到的地名。

司機接過字條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大變,他尷尬地搖了搖頭:“帥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你還是找其他人吧!也許別人知道這個地方!”

國外的出租車司機和國內不一樣,他們雖然也拒載,但是說話的方式較委婉。

“你應該知道這個地方在哪,只不過你不敢去是嗎?”

秦巖剛纔一眼看出他害怕這個地方。

不等司機說話,秦巖接着說:“這樣吧!你把我們拉到附近,然後告訴我們這個地方的具體位置可以了!這些錢都是你的。”

說到最後,秦巖從褲兜裏面掏出十張一百美元。

一千美元夠一個出租車司機一週的收入了,秦巖不相信他不心動。

“這……好吧!”司機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答應了下來。

畢竟跑一趟可以拿到一週的收入,這可是天掉餡餅的事情。

更何況他不用將車開到目的地,只需要開到周邊可以了,他當然樂意了。

司機踩下油門,開着車向目的地駛去。

“帥哥,你們爲什麼要去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可不是一個好地方!對了,我先提醒你們,那個地方可沒有出租車,也沒有私家車,因爲那個地方是個禁區。沒有人敢去那邊的!”

司機似乎想到了什麼,說話的時候臉閃過驚恐的表情。

“哦? 靈田笑 禁區?什麼禁區?”

秦巖來了興趣,十分想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禁區,居然讓當地人害怕成這樣。 “我也不知道,總之非常恐怖,好幾次州警去了都沒有出來。”司機搖了搖頭,聳了聳肩。

拉斯維加斯在美國的內達華洲,司機說的州警指的是內達華洲的州警。

一般情況下,能讓州警出動都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這像國內的某個城市發生了非常嚴重的犯罪活動,地方警力無法解決,省裏面爲此專門成立的專案組,派出了極其優秀的警察。

“哦!原來是這樣!”

“你們現在後悔還來得及!而且我不會收你們的錢!”司機將車停在了路邊,通過後視鏡看着秦巖。

秦巖搖了搖頭,笑着說:“走吧!”

司機嘆了口氣,無奈地繼續開車。

半個小時後,司機開車將秦巖送到了拉斯維加斯郊外的一片荒漠。

這裏的土地嚴重沙質化,只有很少的草長在土地。

相隔千米才能看到一棵樹,最多兩棵樹。

司機指着正西方向說:“沿着這裏步行四十多分鐘,你們可以走到約克鎮。”

“這裏沒有路嗎?”秦巖找了一圈,發現這裏根本沒有路,可是地址寫的明明是約克鎮。

在國內,別說是去一個鎮子,是去鄉村,都鋪着柏油路。

按理說美國的經濟這麼發達,去鎮子裏面至少應該有一條水泥路。

“以前有路,不過因爲經常沒有人走,再加這裏風沙大,時間長了,路面被風沙埋住了。”

司機一邊解釋,一邊調轉車頭。

“對了,明天這個時候,我會來這裏一趟,如果你們還活着,還想回拉斯維加斯,記得不要錯過這個時間。”

說罷,司機一腳油門下去,汽車揚長而去,路的沙塵頓時被輪胎帶着飛起來。

李天霸擡起頭看了一圈四周,嘴裏面失望地嘟囔起來:“電視天天吹牛,說拉斯維加斯是賭城,是娛樂之都,這他嗎的明明是一片沙漠啊!”

秦巖拍了拍李天霸的肩膀:“拉斯維加斯本來是建立在沙漠之的城市!”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