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幾個姐妹躲在屋腳看着。

“要打出去打!把你弟弟都吵醒了!快滾!”劉小麗從裏屋走出來,衝地上的兩個女兒嚷道。

封金寶就是她的命根子,在接連生了7個女兒之後,她終於生了個兒子!可惜生的時間不太對,正趕上年成不好的時候,現在剛剛滿一歲的封金寶看着就跟六七個月大的孩子一樣,別說走了,坐都坐不穩當,不知道能不能養活……

心疼得她都快死了!封老太太也怕三兒子絕後,所以特許劉小麗不用出工幹活,就在家帶孩子,但也不是帶封金寶一個,封家其他兩個兒子的幾個小孩子也歸她管。

一天天的累的要死,餓的要死,幾個死丫頭還不給她省心!

“快滾!不然你奶奶待會進屋砸死你們!”劉小麗惡狠狠道。

封美華和封招娣趕緊住了手。別看媽媽說的狠,但也只是說說而已,很少動手打她們,她奶奶就不一樣了,嘴狠手更狠!

但是沒等她們起身,封老太太就黑着臉,拎着根棍子進了屋,劈頭蓋臉地就朝她倆砸去。把在封華那受得氣都撒在她倆身上了。

封老太太發瘋,誰也不敢攔。封老頭只要別礙着他,他是不管封老太太怎麼打孩子的。

發了一頓火,封老太太氣喘吁吁地停下,氣狠狠道:“老大家的,老二家的,明天就給我找人,把這死丫頭嫁出去!我也不要彩禮了,誰家相中就趕緊拉走!”

劉小麗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奶,奶!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封美華大聲求饒。就這麼匆匆地嫁人了?能嫁到好人家嗎?明天馬大炮要是來了,難道她也嫁?

不過任她怎麼求,封老太太就是不鬆口,最後惹煩了又是一頓揍。

匆匆吃了午飯,封家人就去上工了。封美華也豁出去了,沒有跟着大人去上工。但是留在家裏也不安靜,不是被媽媽指使幹這就是幹那,慢點就得捱罵。

她真是受夠了!受得夠夠的了!

封美華摔下手裏要洗的衣服,跑出了院子。

“哎!死丫頭!”劉小麗看着她的背影罵道,想到什麼又住了嘴,站在門口發了會呆就撿起地上的衣服自己洗去了。

封美華出了家門,漫無目的地走着,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到了草甸子。嚇了她一跳。

她之前從來不怕草甸子,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現在越想越怕,她差點就被馬大炮按在草甸子裏殺掉吃肉了……

封美華轉身要走,一回頭就看見身後站着個人,嗷得一聲就蹦了起來。

嚇了封華一跳!

“想什麼呢?叫了你幾聲都沒聽見?”封華問道。

她正在河邊釣魚。自從有了空間之後,她就想養幾條魚了,可是之前一直忙,再加上她吃魚的願望不是很迫切,所以一直懶得動。

今天心情好,天氣也好,她就想着釣幾隻魚養起來,她不急着吃,蔡奶奶可以吃啊。再說,還可以做成魚乾給方遠郵過去!

這東西來處好解釋!一想到馬上就能讓方遠吃到她送去的東西,封華的幹勁一下子就起來了。用空間裏剩下的漁網線和樹枝自制了個魚竿就開始釣魚。

還沒掉多大一會就看見封美華恍恍惚惚地朝河邊走來。

那魂不守舍地樣子,嚇了封華一跳,她不會是要跳河吧?

封美華這時也看清來人,原來是封華,狠狠鬆了口氣,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哭。

封華看了一會,又回去釣魚了。她不會安慰人,也不想安慰封美華,在她根本沒有自殺的念頭的時候。

她就說,以封美華那沒心沒肺的性子,神經不會那麼脆弱。

這兩年水少,去年夏天河水都見底了,魚羣差點滅絕。今年水位雖然上漲一些,但是整體不大,不過怎麼着也是有魚的,而且那數量,按封華的估計,比後世多多了。

幾十年後這條河都被污染了,有那麼幾條堅強不死的魚也都變異了,沒法吃。

現在多好,純天然無污染,她要做一大包魚乾給方遠郵過去! 封華不會釣魚,上輩子幾乎沒釣過。小時候雖然也守着這條河,但是沒工具,別說漁網線了,就是棉線都沒有!

買棉線是要布票的,這麼珍貴的東西哪能用來釣魚。

後來有錢了也不愛釣魚,有這發呆的功夫,她還是想想怎麼賺錢吧。而且她不喜歡發呆,一閒下來她就忍不住回想,回想過去,回想方遠……

現在讓她釣魚,她卻是不怕的~有空間這個作弊神器在,還怕沒有魚?

封華從空間倉庫裏拿出點饅頭,先搓成渣撒在水面上,然後又在魚鉤上隨便掛了一塊饅頭,就當魚餌了。


至於魚鉤,是用在縣城商場買的縫衣針自制的,隨便彎一下就是了。對於空間作物她是非常有信心的,除非這魚鉤是直的,不然總能釣到魚。

果然,幾乎是魚鉤剛剛入水,魚就一條一條上來了。都被封華釣上來扔到身後的揹筐了。水面上一圈一圈的漣漪,顯示着還有數量巨大的魚等着她。

Wωω● тт kān● c o


那樣子,估計她現在拿個網兜下去抄都比釣的快。

釣上來的魚越來越多,在筐裏掙扎着,噼裏撲棱的,封美華都哭不下去了,好奇地跑過來看。

“哇!水裏怎麼有這麼多魚?!”

“我養的。”封華道。

“……一點都不好笑。”

“那你繼續哭。”

“……我是你大姐,你怎麼跟我說話呢?”封美華弱弱道。她也知道自己這個姐姐一點分量都沒有。別人家的弟弟妹妹都可聽姐姐話了,她的妹妹只會跟她打架。

封美華又看看筐裏的魚,眼饞得不得了,不過她什麼都沒說。要是之前,她肯定管封華要一些拿回家,不但自己能吃到,還能賺個好。

甚至去奶奶那告狀,讓奶奶找到封華,把這些魚都拿走!但是現在,她一點都不想動,甚至自己吃的慾望都沒有。

等了半天,封華也沒等到封美華開口要,才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奶奶讓大娘和二大娘明天就找人把我嫁出去,嫁妝都不要了,誰要給誰。我怎麼求都不管用。”封美華突然道,說完又哭了起來。

“你求她?我們求她什麼時候管用過?再說,你明天嫁人比以後嫁人好多了。”

封美華愣愣地坐在那裏,聞言一臉懵懂地看着她。

“你個傻子,就奶要那個彩禮,誰能出得起?出得起的又能是什麼好人家?不是老光棍就是帶孩子,要麼就是瘸子瞎子,不花大錢娶不着媳婦的人!”

封美華愣愣地哦了一聲,這個,確實。

封華心裏嘆了口氣,上輩子封美華是2年之後嫁人的,那時候饑荒已經過去了,家家吃得飽飯了,但是錢還是沒有的。

但是她奶奶還是非常厲害地要到了50塊彩禮,從一個瘸子手裏。

封美華如衆人預料地那般,打打鬧鬧地過了幾十年。

還算她運氣好,生了幾個兒子,又跟她一條心,等兒子長大了,她纔不捱打,慢慢地還有了家庭地位。

封華看着眼前花一般年紀的少女,哪怕極度的貧窮和飢餓,也能從她臉上看出秀麗來。眼裏有迷茫,有痛苦,剩下的是一片麻木。

就像當年的自己。

算了,就當是個陌生人,日行一善吧。

“現在好了。”封華繼續道:“不要彩禮了,什麼人都能娶你了,只要他家管得起飯。”

可惜這種人家現在太少了,封美華最大的可能還是被娶不起媳婦的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接回家再說。

不過這個現在就不要說了,她說了,封美華沒準真得跳河了。

封華靠近封美華,輕聲道:“大姐,你有喜歡的人嗎?”

封美華一愣,突然紅了臉:“不要瞎說!我可沒有喜歡的人!我纔不是那臭不要臉的人呢!”


封華看她一臉羞憤的表情,看來是真沒有。

這個傻子……

“那張勇喜歡你,你知不知道?”封華直接問道。

“啊?”封美華瞪大眼睛,愣住了。

“張勇喜歡你。”封華肯定地道。

這事上輩子的這個時候封華是不知道的,是封美華馬上要嫁人之前,張勇託人找到老封家來提親,結果拿不出彩禮。

本來所有人都以爲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誰知道張勇一改自己老實巴交的形象,每天死纏爛打地纏着封老太太,軟得硬得都用了!

甚至在上工的時候主動去找封美華說話!

這在當時就屬於**裸的追求了,被人好一頓嘲笑。

封華記得上輩子,封美華也有些心動了。結果沒幾天就被封老太太壓着,嫁給了那個瘸子。

張勇當時有事去了縣城,等他三天後回來,什麼都晚了。

之後張勇再也沒來過封家,封華當時也沒細究過這兩人的心裏路程。

現在回想,是跟她差不多的遺憾吧?甚至,要更遺憾些。

上輩子方遠沒有那麼熱烈地追求過她,如果她被那麼熱烈地追求了,然後又不能在一起,她想她絕不會像前世那樣平靜地過一生。

想到這裏,封華更覺得應該拉一把封美華。

“嫁給張勇怎麼樣?”封華問道。

“啊?啊…..”封美華紅了臉。她之前雖然觀察過村裏所有未婚青年,但是沒有具體目標,她還真沒喜歡上誰。

張勇啊….那個高高大大,總是沉默,但是看見她就會臉紅的男人?

封美華一時羞得說不出話來。

“行不行你必須馬上做決定,今天下午奶奶和兩個大娘就得放出風去,明天你是肯定要嫁人的了。那些娶不上媳婦的人,一聽說不要彩禮不得瘋了?至於養不養得起你,先拉回家再說!先到先得。”封華涼涼道。

“啊?啊!”封美華一想,還真是那麼回事!“那,那你怎麼知道他喜歡我啊?”

“他告訴我的。”封華道。

“啊?這種事情他怎麼會告訴你?”封美華情商是低,但也是有下限的。

“他想讓我幫忙問問你,喜不喜歡他。”封華隨口編道。她不怕露餡,露就露唄,也不是什麼大事。

到時候張勇還得誇她火眼金睛呢!發現了他的心思,又促成了這事。不知道怎麼感激她呢~ “你要是同意,我現在就去找張勇,讓他今天晚上就把你領走,省得明天一大堆人過來,再出岔子。”

“啊….”封美華紅着臉道:“能有什麼岔子?”

“比如說誰拿出個十塊八塊的彩禮,那張勇肯定沒戲了。”

封美華臉一白。

張勇家非常窮,一分彩禮也拿不出來。封華都不確定他家有沒有一分錢的存款,一屁股饑荒她是知道的。

張勇的爸媽是外來戶,在村裏沒什麼叔伯親戚。他爸媽又死得早,死之前剛剛蓋房子的錢還沒還上。

又扔下六個弟弟妹妹!那時候他才14歲,最小的妹妹才4歲。

封華想了想,張勇現在應該是22了,幾個弟弟妹妹都長大了,能幫把手了,日子好過了許多。

但是饑荒還沒還上,存款應該還是沒有的。哪怕2年後,估計也沒有。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