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大姐姐說著就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自己的艦裝。

「停停停,你們兩個不要打了。」宋傑趕緊走到兩個大姐姐中間「你們都冷靜一些!」

看著站在兩人中間的宋傑,俾斯麥和胡德這才恢復了一些理智。收起了自己的艦裝。

「提督,對不起。我太衝動了。」想起自己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流浪艦娘的俾斯麥一臉羞愧「我會自行領取一個星期的禁閉的。」

「小貓你站住!」看著走向鎮守府的俾斯麥,宋傑開口。

聽到『小貓』整個稱呼的俾斯麥站在原地回頭看著宋傑,臉上一臉困惑的樣子「提督?」

宋傑走到了胡德的面前「首先我為我家艦娘的失禮向你道歉。」

胡德搖頭「不,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提督大人不要這麼說,要不是您剛才攔住了我和俾斯麥恐怕現在我們已經打的昏天黑地了。非常抱歉給您添麻煩了。」向宋傑鞠躬的胡德利用鎮守府的出擊涵道離開了鎮守府。

宋傑這才將自己的目光投在了俾斯麥的身上「回去找你妹妹吧,以後記住不要那麼衝動,不要和胡德一見面就非要分出個你死我活,又不是只有打架才能夠分出勝負。至於懲罰就算了,不過如果還有下次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好說話了。」

「謝謝提督。」向宋傑敬禮的俾斯麥這才跟著一直都在一旁觀望的北宅離開了港口。

「這麼樣,姐姐,我沒有說錯吧,提督確實是一個非常溫柔的人吧?」

「嗯,有提督的感覺真好呢。」姐妹兩個說著就離開了港口……

遠在海面上的胡德回頭看著逐漸變小的島嶼「沒想到你們也和蘭利一樣跟男人跑了。不過要是真的有這樣一個能夠保護自己的提督也不錯呢。完成這次總督的任務后,我就也去她們的鎮守府看看吧,說不定以後可以一直和那隻笨貓爭(相)斗(愛)不(相)休(殺)呢。」

回到鎮守府的宋傑將大家都喊道了一起,將兩份文件放在了茶几上「總督府已經給我們發了新的文件,從今天開始我們的鎮守府中可以有平民居住,所以我們要好好的規劃一下整座島嶼吧。」

「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雖然我只是一個服裝設計師,但是我覺得規劃一個城市也不是很難,更何況還有大家的幫助,我們明天一定會將規劃圖交給小傑的。」

「好,等規劃圖做好后,我們就趕緊開工,讓我們的鎮守府變的繁華起來吧。」宋傑看著長門「施工方面就要拜託艦娘和妖精們了,大家這幾天先停一下訓練吧,等下我會去通知妖精們的,除了必要的警戒力量外,所以的人都要參與到建設工作中。」

「另一件事就是秋活的項目已經下來了。項目是人品大比拼,也就是艦娘建造大賽。這次活動正好就在白青的鎮守府舉行,所以我們就等到活動的時候再去白青的鎮守府。借著秋活的東風好好的宣傳一下我們的品牌。」

「太好了,我們就能夠借著這個機會把我們的品牌進行推廣。」一臉興奮的鳳條院聖華在宋傑的臉龐上狠狠的親了一口「這樣SaintRose就能夠在這個世界中邁出自己的第一步了。」

「看來我們的任務更重了,等我們制定好規劃之後我們還要抓緊時間製作一些服裝,好讓我們能夠有足夠的服裝在活動的時候展示。」 「小傑,我們已經將新的鎮守府規劃好了。」臉上掛著黑眼圈的鳳條院聖華打著哈欠將自己的手中的規劃圖放在了正在提督室處理文件的宋傑面前。

「已經規劃好了嗎?那就讓我看看吧。」宋傑說著就將自己手中的文件放到了一邊。

攤開規劃圖的鳳條院聖華指著規劃圖中的廣場「這裡以後就是我們鎮守府最大的廣場了,也是整個鎮守府的商業區。」

隨後又指向了鎮守府和廣場中的這一段距離「以後這裡就是艦娘們的宿舍了,翔鶴和瑞鶴要求的弓道場,冴子的武道館還有我的店鋪和間宮姐的居酒屋都會建在這兩邊。」

「廣場周圍的其他地方放射性的建造民居,更遠的地方就是農田和工業區了,食物和其他資源依靠這裡進行自給自足。」鳳條院聖華一邊在規劃圖中指著地方,一邊介紹著整體的規劃。

「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那就這麼定了。我現在就去把規劃圖交給璐璐,聖華,你去休息一會吧。」拿著規劃圖的宋傑把鳳條院聖華推到了提督休息室的床上后前往了二樓的妖精區。

「提督,這就是鎮守府的規劃圖了嗎?」看到宋傑的璐璐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宋傑手中的那張規劃圖。

將規劃圖攤在桌子上的宋傑點頭「沒錯,這就是鎮守府的規劃圖了。以廣場為中心建造商業區和民居,更遠的地方則是工業卻和農田。」

「好的,那我們現在就開工了。工業區和農田都先不急,當前最主要的目標還是廣場附近的民居都造好。而且我們還要平整周圍的土地和樹木,樹木更是要保留下來。」

「這方面艦娘會為你們提供幫助的,樹木就先放到廣場上吧。等居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肯定是要用它們建造自己的傢具的。」制定好了規劃,鎮守府中的大家隨機就被發動起來了,所有人都陷入了火熱的建設工作中……

————————————————–(分割線喵)——————————————————-

時間一晃而過,轉眼就來到了9月20日,也就是迎接到達鎮守府居民的時候。可是瞪了一上午的宋傑都沒有等到說好的移民。

「看來是夠嗆了,大家都回去吧,該做什麼做什麼。」看了一眼時間的宋傑向自己身後的艦娘們開口「今天大家就好好放鬆一下吧,畢竟這幾天的工作真的很辛苦。」

隨著宋傑的話音,大部分艦娘和少女們紛紛準備回到鎮守府,就在這時,夕立指著海面「海面上有個在向我們這裡行駛的大姐姐poi!~」

艦娘們紛紛回頭望向了海面,俾斯麥看著海面上的人影皺起了自己的眉頭「這個傢伙怎麼又來了。難道她真的很想打架嗎?」說著就準備從亞空間中取出自己的艦裝。

「小貓!」看到俾斯麥行為的宋傑趕緊走到了她的身邊阻止了她行為「你怎麼又要拿艦裝?」

聽到宋傑的聲音。臉上露出淡淡紅暈的俾斯麥趕緊將自己的艦裝收回了自己的亞空間中。看著俾斯麥將艦裝收回了空間,宋傑伸出自己的右手摸著她的白色頭髮「這樣才乖。」

因為要歡迎新加入鎮守府的平民,也為了讓即將到來鎮守府的平民們安心,北宅也走出了自己的房間來到了港口。(北宅:才不是因為提督要給我300單位的鋼材呢!啪嚓啪嚓。)

看著自己的姐姐被摸頭殺,北宅一臉震驚「姐姐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難道摸頭真的會這麼舒服嗎?不管怎麼說還是趕緊把這一幕記錄下來再說。」隨後從亞空間中取出了宋傑給大家的智能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這可是珍寶啊。」看著照片上臉龐泛著紅暈,閉著眼睛一臉幸福的姐姐,北宅不禁好奇了起來「提督摸頭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樣的啊,為什麼夕立她們還有姐姐都那麼喜歡摸頭呢?」

「等下次就讓提督摸我的腦袋看看吧。」看著照片的北宅臉上露出了喜色「不管怎麼說,我現在可是有了一個新的點子,回去就好好的畫一本本子。」

通過回港涵道來到鎮守府的胡德走到了宋傑的面前「這位提督,你願意收下我這個流浪艦娘嗎?」

「誒?你不是總督府的艦娘嗎?」宋傑一臉意外的看著這個出現自己面前的胡德。

「當然不是,我只是在總督府打零工而已。」胡德搖頭「我自己確實是一名流浪艦娘,就像是那邊的那隻笨貓一樣。」

「哈?!誰是笨貓啊,你這隻貧乳戰巡!」

「誰答應說的就是誰咯,傻貓!」

「你這隻用貓墊胸的貧乳戰巡!」

「傻貓,你說誰是用貓墊胸的貧乳戰巡?」

「當然是誰答應說的就是誰。」

「你是想打架嗎?!」

「我才不怕呢,只不過提督說不許打架,不然我要你好看。你這個暴力的貧乳戰巡一定沒多少人相當你的提督吧,更何況還是一個被人一發入魂的艦娘,真是悲慘的人生啊。」俾斯麥說著還搖頭嘆氣,一副為胡德嘆氣的模樣。

「你這個傢伙!我要和你決一死戰!」看著俾斯麥的樣子無比火大的胡德從自己的亞空間中取出了艦裝。

「提督,你看這個暴力的女人,你還是不要讓他加入鎮守府了。」看著取出艦裝的胡德,臉上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容。

「小貓,你這麼可以這樣。以後可不要再這麼做了。」宋傑拍了一下俾斯麥的腦袋走到了胡德的面前「歡迎你加入我的鎮守府,不過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今天不應該是我得到新移民的時候嗎?為什麼我卻並沒有等到有人來到我們這裡?」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這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應該是因為沒有人願意來這裡的原因吧。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很多都鎮守府都是這樣,雖然都有能夠居住平民的資格,可是因為平民不願意去,所以導致了整個島嶼中只有提督一個人類。」胡德說出了最有可能的原因。

「這樣嗎,那就只能先這樣了。」宋傑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現在大家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製作服裝上吧。」

「那小傑就跟我們一起來吧,胡德也是。正好做好了一些新的款式,你們兩個就一起幫忙進行試穿吧。」

「新的款式?」胡德一臉疑惑的看著鳳條院聖華「你們難道還製作衣服嗎?」

「當然了。」鳳條院聖華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本相冊「你看,這就是我們的品牌,雖然現在都是在靠我們自己製作衣服,但是等我們的品牌打響之後,我們就不用再自己製造服裝了。」

還沒有打開相冊,胡德就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相冊封面的玫瑰上「這不是SaintRose的標誌嗎?」再次把目光投在了宋傑、翔鶴和太太身上的胡德恍然大悟「怪不得我總覺得提督那麼眼熟,原來是因為我在總督府的時候看過SaintRose的宣傳活動。」

胡德走到了翔鶴和太太的面前,推了一下自己鼻樑上的眼鏡,臉上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沒想到再次見面的時候我們成為同僚了,現在我想要的衣服是不是可以便宜一些了?」

「我想起來了。」那珂錘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你就是那個幫我們維持秩序的胡德姐姐吧?我記得胡德姐還讓我們幫她製作一套衣服來著。」

「你想要什麼樣的衣服?」鳳條院聖華走到胡德的身邊「我是一個服裝設計師,我一定會做出一套讓你滿意的衣服的。」

「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成為提督的婚艦,所以一套我心目中的婚紗自然是必不可少的……」兩個人邊說邊走向了鎮守府。

「好了,我們也去吧,聖華不是說讓我們去試穿新的衣服嘛。」說了一句的宋傑帶著大家走向了鎮守府主建築。

跟著鳳條院聖華走進了房間的胡德發出讚歎「好多衣服,這些都是聖華你自己設計的嗎?」

「大部分都是我自己設計的,剩下的是大家的想法,或者是我和大家一起設計的。」走到畫架前的鳳條院聖華看著四處張望的胡德「我的房間因為又當設計室又當卧室的原因,所以有些亂。真是的,明明是最大的房間卻給了我一種我的房間很小的感覺。」

「雖然看起來的確很小,但是並沒有聖華你說的那麼亂。」胡德指著自己面前的一件白色連衣裙「這件衣服是給你自己設計的嗎?雖然你的胸部不是很大,但是也沒有這麼小吧?」

從畫架旁的木筒中拿出一支鉛筆的鳳條院聖華將自己目光投向了胡德手中的連衣裙上「那件衣服是給小傑也就是你的提督設計的。明明是一個男生,卻張的那麼漂亮,果然還是應該讓他來穿女裝。」

胡德不禁莞爾「的確,提督看起來的確很像是一個女孩子,如果不是來之前我已經從總督府那裡確認了這件事情,恐怕見面的時候一定會喊成提督小姐的。」

「是吧?所以我才根據小傑的身材製造出了這套衣服。」鳳條院聖華走到了胡德的身邊,翻開了胡德手中的相冊「你應該知道星醬身上的那件根據提督服改造而來的衣服吧?我們那天給小傑穿上了這件衣服,你看。」

看著穿著星醬改造過的海軍制服的宋傑,胡德驚嘆「果然如此,可是為什麼改造前和改造后的制服會差怎麼多呢?」

「有可能是因為改造后制服的細節問題。」聖華指著照片上的制服「你看這些地方的小花邊,是不是讓這件衣服有了一種少女服裝的氣息。」

「的確如此。還有衣服下擺的蕾絲邊,讓這件衣服變得少女氣息十足。」就在兩人還在對照片上的改造制服進行研究的時候宋傑走進了房間中。

「聖華,我們來了,你讓我們試穿什麼衣服啊?」走進房間的宋傑一臉疑惑的看著正在和胡德翻看照片的鳳條院聖華。

將相冊放入空間戒指中的鳳條院聖華指著牆上的一套黑色的執事服「小傑,你要試的第一套就是這個,快去換,讓我看看怎麼樣。」

「好。」拿起那套執事服的宋傑開口「那我就不在這裡打擾你們換衣服了,我去提督室去換,等一下我就回來。」隨後就走出了房間……

當換好執事服的宋傑再次走進房間中的時候,少女們已經換好了新衣服。還沒等宋傑開口說什麼,拿著白色連衣裙的鳳條院聖華就走得快了宋傑的面前「小傑,你不是說什麼忙都幫嗎?快把它穿上!」

「你再逗我?!」宋傑一頭黑線的看著鳳條院聖華「我一個男的,你讓我穿女裝?!」

「你就幫幫忙吧,我做衣服的時候忘記了我是要對這些衣服進行檢查的。」鳳條院聖華看著宋傑「小傑你就先幫我試一下我為我自己準備的衣服吧,要知道除了我之外能穿上這件衣服的只有你了。」

看著鳳條院聖華期待的目光,宋傑點頭「好,我幫你。」說著就從從鳳條院聖華的手中接過了那套白色連衣裙。

「小傑你也不要去別的地方了,我就在這裡幫你換衣服。」鳳條院聖華一臉焦急的樣子讓宋傑不由自主的點頭。

鳳條院聖華三兩下就幫宋傑脫掉了執事服,在翔鶴和太太的幫助下飛快的為宋傑換好了白色連衣裙。將背後的拉鏈拉上后,鳳條院聖華站在了宋傑的面前仔細的端詳著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宋傑。

「小傑,你現在有什麼感受,有沒有哪裡很緊,或者很奇怪的地方?」心中對宋傑的打扮很是滿意的鳳條院聖華詢問向了宋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小傑真好,我現在給你獎勵哦。」鳳條院聖華說著就在宋傑的臉龐上吻了一下「以後小傑你有什麼新的想法,隨時都可以告訴我哦,我一定會讓小傑你的設計更加完美的。」

不滅的男神 正在系執事服上衣扣子的宋傑手指打了一個哆嗦「我看還是算了吧,以後服裝就靠你自己設計吧。」

「小傑你是認真的嗎?」鳳條院聖華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小惡魔般的笑容「那以後我的所有設計就都找你來進行試穿咯,相信大家一定會覺得很有意思的。」

「我知道了,在有好想法的時候一定會通知你的,不過不可以總把我當成試驗品。」宋傑瞬間妥協。

看著妥協的宋傑,鳳條院聖華滿意的拍著宋傑的肩膀「小傑你就放心吧,不是所有的衣服我都會讓你來試穿的。」隨後就繼續投入進了工作中。

亞絲娜看著換好執事服的宋傑「小傑,你能不能對我說一句,大小姐,歡迎回來啊?」

「沒問題。」在腦海中迅速的過了一下自己記憶中有著執事的動漫后,宋傑向亞絲娜鞠躬「大小姐,歡迎回來。」

「我也要我也要!」少女們紛紛走到了宋傑的面前,期待著宋傑對自己說上一句「大小姐,歡迎回來。」最後甚至連艦娘們也對宋傑提出了這樣的想法。

終於滿足了所有少女和艦娘們想法的宋傑看著少女們「艦娘我就不說了,可是其他人之前都沒有去過執事咖啡店嗎?」

「當然沒有去過,雖然知道秋葉原有那種咖啡廳,但也僅僅是知道而已。」其他人也紛紛點頭,看來大家都了亞絲娜一樣知道這個地方,但卻從來沒有去過。

「好吧,我們不研究這件事情了。現在我們還是把注意力放在即將到來的秋活上吧,大家多做一些衣服,讓我們趁著秋活好好的賺上一筆。」……

————————————————–(分割線喵)——————————————————-

「提督,起床啦!今天我們可是要去白青提督的鎮守府的。」聲望看著依舊躺在被窩中呼呼大睡的宋傑一臉無奈。

在聲望的搖晃下,宋傑終於睜開了自己的眼睛「早上好,聲望姐。」

看著一臉迷茫的宋傑,聲望一臉無奈「真是不知道你昨天晚上都幹什麼了,快起床,今天我們要去白青提督的鎮守府參加秋活!」

「啊,對了,今天我還要去參加秋季活動!」睡意全無的宋傑趕緊一個翻身下床,麻利的穿好了衣服「我們趕緊去發吧,昨天晚上玩的完了點,真是有些耽誤事。」

「提督,你昨晚又熬夜玩遊戲了?明明還教育偷偷玩遊戲的小學生呢,結果你這個提督都沒有起到好的帶頭作用…..」聽到了宋傑的話,聲望的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

「嘛,不要在意這些啦。聲望姐,我們趕緊出發吧。」宋傑說著就把準備開始對自己說教的聲望推出了提督室…..

一路都在語重心長的說教宋傑的聲望看著宋傑「小傑,你到底記沒記住,以後不可以和亞絲娜她們一起玩遊戲玩到那麼晚,對身體不好,雖然玩的是完全潛行遊戲,但是仁慈不也是說過了嗎,這種遊戲還是會影響人的身體情況的。」

「我知道了,我真的知道了,所以聲望姐你就不要再說了,我以後一定不會再熬夜玩遊戲了。」原本想要和亞絲娜她們儘快通關艾恩葛朗特的宋傑再聲望的說教下放棄了原本的想法。

「那就好。」聲望的臉上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要知道我這可是為了你好。」

和聲望一起走上了島風艦體的宋傑一臉疲憊的坐在了指揮室中。由於這次要去的白青的鎮守府比較遠,這一次少女們和其他的艦娘也待在了指揮室中。

伊卡洛斯看著坐在座位上身心俱疲的宋傑,走到了他的身邊坐下「master,你看起來好累的樣子,好好休息一會兒吧。」說著就把宋傑的腦袋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

「謝謝伊卡洛斯。」躺在伊卡洛斯大腿上的宋傑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看著沉沉睡去的宋傑,亞絲娜疑惑的看著和宋傑一起登上了島風艦體的聲望「聲望姐,小傑這是怎麼了?」

「還不是因為這幾天天天和你們一起玩遊戲的關係,要不是我去叫他,恐怕我們就要等到出發之後才發現我們把小傑留在了鎮守府。」聲望看著亞絲娜和桐子「還有你們兩個,以後也不許熬夜玩SAO和ALO!」

「這次小傑是真的被我說服了,要是你們兩個還打算熬夜玩遊戲的話就不要怪我了,我會讓你們體驗一下我是如何對小傑進行說教的。」說著聲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壞笑。

雖然不知道聲望的說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心中不好的預感讓亞絲娜和桐子做出了明智的選擇,兩人紛紛搖頭「不用了,我們以後不會熬夜玩遊戲了。」

走進了指揮室的島風在發現宋傑睡著了之後便詢問向了長門「長門姐姐,我們現在出發嗎?」

「嗯,我們現在就出發,要知道我們可是要行駛近1天的時間才能夠到達白青提督的鎮守府。」長門摸著島風的腦袋「今天的一切就要拜託島風咯。」

「嗯,島風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島風號出發de~su!」說著就帶著三個連裝炮醬走出了指揮塔。

說完了亞絲娜和桐子的聲望又看向了還待在指揮室中的其他人「別以為我不知道雖然你們沒有像小傑、亞絲娜和桐子3人一樣,但是其他人也玩到很晚才睡的。以後誰玩遊戲沒有節制的話,就不要怪我了。」 「誒,這是怎麼了?」當枕在伊卡洛斯大腿上的宋傑醒來的時候,看到指揮室中的小學生們都是一副無精打採的樣子,便問向了自己身邊的亞絲娜。

回答宋傑的卻是一直都在教導著小學生的蘭利「要不是聲望說最近小學生們都沉浸在了完全潛行遊戲中,甚至還玩到很晚,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小傢伙們為什麼會上課打盹呢。」

走到了宋傑身邊的蘭利揪住了他的耳朵「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小子乾的好事!要不是你把那個頭盔帶回來,小傢伙們也不會變成這樣!」

「疼疼疼!蘭利阿姨快鬆手!」被揪住耳朵的宋傑求饒「這事也不能怪我啊!我只是把頭盔帶回來了而已。」

「要是你沒有把頭盔帶回來,還會有這種事情嗎?」蘭利卻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不好好教育一下你小子,誰知道你以後還會做出什麼事情!」

「沒錯。」間宮說著揪住了宋傑的另一隻耳朵「而且你這個傢伙居然還通宵玩遊戲,是不是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要了?!」

呲牙咧嘴的宋傑用著可憐巴巴的目光看著間宮和蘭利「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在鎮守府的時候聲望姐已經說教我一頓了,間宮阿姨,蘭利阿姨你們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在熬夜玩遊戲了。」

「你剛才喊我們什麼?你現在可已經是我們的提督了就算是喊也應該喊我們的名字,更何況我們看上去就真的那麼老嗎?!」(要是天天被叫阿姨,還怎麼能夠成為小傑的婚艦啊!)

「不老,真的不老,只是蘭利阿……」看著鬆開自己耳朵的蘭利又準備下手,宋傑趕緊更換稱呼「蘭利姐,間宮姐是看著我長大的,所以我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把你們當成我的長輩。」

「以後就用姐來稱呼我們吧。說起來,你小子是怎麼把胡德拐到我們鎮守府的啊?」間宮將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宋傑。

聽到間宮的話,手中端著一杯紅茶的胡德走了過來「間宮姐!怎麼能說是拐呢?我可是自願來的,令我沒想到是在提督的鎮守府我居然遇上了4個同類呢。」

「4個同類?原生艦娘?!」間宮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了指揮室中的艦娘們的身上,最後在小貓和北宅的身上停頓了一下你「小貓和北宅?!可是大戰的時候我並沒有見過她們,而且她們的年齡也很小吧?」

「正是因為這點才更加不可思議,明明在出現了新的艦娘建造的方式之後就沒有出現過我們這樣的艦娘了。可是就在三年前她們出現了。」

「看來又要出大事了。」蘭利的目光投向了遠方的海面上。

「管他呢!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還是去參加秋活。」

「沒錯,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地方,長門姐,我們現在行駛了多長時間了?」

長門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我們已經行駛6個小時了。還有很遠的路程要走。」向著和連裝炮醬一起站在炮塔上的島風走去。

「島風,你為什麼不在指揮室中控制艦體啊?」

「提督哥哥!」一臉興奮的島風順著炮塔前方的弧度滑了下來,隨後一下子撲進了宋傑的懷中,坐在宋傑懷中的島風這才開口「因為島風喜歡在外面的感覺,疾如島風de~su!」

宋傑摸著島風的腦袋「要是累了,島風你就休息一會兒,反正只要在明天下午之前趕到白青的鎮守府就行了。」

「島風不累,島風會加快一些速度的,這樣就能早早的讓提督抵達白青提督的鎮守府了。」元氣滿滿的島風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好吧,那就拜託島風咯。」宋傑說著就開始把玩起了島風頭上的兔耳緞帶。

「不可以玩緞帶!」島風阻止了宋傑的雙手。隨後掙脫出了宋傑的懷抱,並將最小的連裝炮醬塞在了宋傑的懷中「島風要去控制艦體了,提督哥哥就先陪連裝炮醬玩吧。」 靈魂冠冕 三兩步再次爬到了炮塔上的島風站在炮塔上,全神貫注的操控著自己的艦體。

一直待在指揮室中的小學生們也覺得一直悶在指揮室中很無聊。於是紛紛跑了出來,幾個小學生還玩起了捉迷藏。坐在甲板上一個凸起位置的宋傑看著笑鬧的少女們,臉上露出了微笑。

「提督,請喝茶。」端著一杯紅茶的胡德走到了宋傑的面前。看出了宋傑眼中疑惑的胡德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鏡「我的紅茶手藝可是絲毫不會輸給聲望的。」

從胡德手中拿起了茶杯的宋傑輕輕的喝了一口杯中的紅茶後點頭「果然很好喝,而且胡德的紅茶有一種吧別樣的味道在其中,使得聲望姐和胡德的紅茶形成了對比,但都非常好喝,只是兩種紅茶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味道。」

聲望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因為每個人的手法不同,紅茶的味道自然也會有所不同。這就是提督你會覺得兩種紅茶都會有屬於自己的味道的原因。」

將目光投向聲望的宋傑發現了聲望身上女僕裝的異常「聲望姐,這不是之前我設計的那套女僕裝嗎?你什麼時候做的。」

對宋傑一臉震驚的樣子倍感滿意的聲望轉了一圈「主人,你仔細看看,真的和你設計的女僕裝一樣嗎?」

「有些不一樣的地方,這就是聖華改進后的女僕裝了吧?」

「沒錯。」聲望說著彎腰看著宋傑「主人,你看我穿這套女僕裝好不好看?」隨著聲望的動作,女僕裝胸前的心形開口處露出了一道深深的溝壑。偉岸的胸懷和嫣紅的兩點更是若隱若現。

「好看歸好看,聲望姐你怎麼能夠真空上陣呢,趕緊回去穿一件內衣。」 我在豪門當夫人 宋傑說著就要推著聲望走進指揮室。

看著宋傑的樣子,聲望的嘴角掛上了一絲微笑「放心吧,這樣的裝扮只有主人才能夠看到。我現在就去換衣服。」 「該死,我不能這麼想!」看著穿著誘人女僕裝走向指揮室的聲望的窈窕背影,心中有種想要對聲望為所欲為的宋傑趕緊搖晃著自己的腦袋,讓自己不去在往這些方面去想。

胡德看著宋傑一臉糾結的樣子就知道宋傑心中的想法,臉上露出微笑的胡德開口「提督,在你的心中,聲望到底是什麼樣的位置?」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