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揹着一個孩子快速的去往了暗黑族核心地界,纔剛剛到,那些暗黑族長老們被跟在暮塵身後的暮邪給嚇到了。紛紛驚恐逃竄,畢竟這傢伙是如何的殘忍無情他們是見識過的。

“暮邪叔叔,他們爲什麼都怕你?”小楠不太懂爲什麼大家都懼怕暮邪。

一句暮邪叔叔叫的暮邪渾身舒爽,“這羣都是神經病,別理他們好了。丫頭,叔叔這裏有很多的寶貝,你要不要看看?若是喜歡,都送你了。”一想到小楠是暮林的女兒,暮邪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將自己的全部都給了小楠。只求小楠能夠喜歡自己。

“嗯……”聽到暮邪的話,小楠從暮塵的背滑了下來,一本正經的看着暮邪,好半天了纔開口說了這樣一句話,“暮邪叔叔,你知不知道你現在這樣子跟在我們那個世界的人販子差不多。”

“人販子?”暮邪愣了愣,這是什麼意思?不過從字面聽起來不是什麼好詞彙啊!

“撲哧……”暮塵聽言直接笑了出來,擡手揉了揉小楠的腦袋,“你乖乖的在這裏,讓暮邪陪你玩,我去一趟裏面。”當務之急是儘快將林寒救回來,別的事情,再說吧!

暮邪自然是求之不得,毫不客氣的答應了陪小楠玩。

小楠一人在外等着也閒得慌,只能跟暮邪在一起聊聊天了。

“暮邪叔叔,你看,他們好像都很怕你。”小楠發現自己跟暮邪在一起,兩人走哪兒哪兒的人都跑光了不說,還紛紛露出驚懼之色。

“那小楠,你怕不怕我?”暮邪笑眯眯的看着小楠,臉有少見的溫柔模樣。

“不怕,暮邪叔叔雖然長得不如暮塵叔叔好看,不過也已經很不錯了。”在剛纔逃離了之後暮邪恢復了自己本來的面目,所以小楠所看見的暮邪不是跟林寒一個樣子的。否則怕是直接要抱着暮邪叫爸爸了。

“那小子空有一張臉蛋好看,沒什麼用。等你暮邪叔叔的修爲來,絕對他厲害他強!”暮邪不甘心的說道,除了一張臉,一無是處了。

“哦~”小楠心知肚明,但也不拆穿對方,畢竟,人艱不拆不是。

——分界線——

將林寒的魂魄導入林寒的身體之,很快衆人發現林寒有甦醒的跡象。

“林寒!”柳楠兒一直守在林寒的身邊,看到他的睫毛在微微顫抖,她連忙開口呼喚了一句。

“唔……”林寒發出了一聲喟嘆,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有種好像熬過了一萬年的感覺,無的艱辛。

見他醒來,暮塵連忙將他扶好坐了起來。

“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暮塵關切的詢問。

“沒事,是有些累。”林寒一開口,發現嗓子有些啞了。而且渾身下都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他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依稀記得自己在修煉的時候暈了過去,然後再醒來,出現在了這個地方。

若是按照正常的情況來看自己應該已經是聖人階品了,怎麼感覺現在修爲狂跌不止。

伸出雙手握了握自己的手,林寒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我失敗了……”怎麼修爲會跌成了金仙階品,連準聖都沒到。

“修煉之事不能急於求成,你沒有失敗。”至少楠兒身的烙印已經被抹掉了,這是最好的。雖然過程有些慘痛,但是結果是好的。

“沒有失敗嗎?爲什麼我一點都想不起來了。”既然沒有失敗,那自己總應該想起一些什麼纔對,爲什麼一點事情都不記得了。

“你修爲提升,暮邪奪舍了你的身子,差點將獸皇給殺了。最後那對聖尊火獅出面,才阻止了暮邪擊殺獸皇。不過代價不輕,將你抹殺了一次,最後我出面,逼着米舒抹去了楠兒身的烙印。所以現在在這片大陸的人眼裏,你現在是一個已死之人。”暮塵將過程解釋了一番,林寒臉色煞白,忽然想起那日自己快要突破時,體內的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然後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等等……暮邪,他也姓暮?”林寒頗爲吃驚,那個吞噬邪魔,也姓暮?

“對不起林,那是我的弟弟。”暮塵一臉內疚的低下頭開口回答。

“你的弟弟……”我的天,這都是什麼關係,暮塵封印了那麼久的吞噬邪魔竟然是他的弟弟,還真是看不出來,暮塵是這麼大氣滅親的人。

“原來是你弟弟,我說這小子怎麼這麼強。”暮楓的聲音傳來,衆人循聲望去,發現暮楓一臉不爽的盯着暮塵。

“你幹嘛?”這種眼神,實在看的人瘮得慌。

“你小子怎麼晉升這麼快,已經是超聖了。”原來是這個,暮楓是越想越憋屈,怎麼這小子已經晉升成了超聖,自己卻還在聖皇徘徊,連個聖尊都沒有突破。

“超聖有什麼好的……我此番是要跟你們商量一個事情的,我可能要去層仙境了,屆時,暗黑族沒了依靠,我怕那古獸族跟光明族會藉口對你們下手。”原來暮塵擔心的是這個。

“我們三族之間,大戰遲早都會來的,這根本不是什麼問題,如果是爲了你好的話,那你去吧!”去了層仙境,應該會有更大的際遇,所以他離開了過去也會是一件好事。

“這個東西給你,若是又遇到困難,記得捏碎它我會趕回來。”不管那層仙境跟下層仙境之間的結界有多麼難,他都會努力突破,回到此處幫助他們。

“我們總不能總是依靠你,想要擺脫這個地方最好的辦法是修煉到聖皇。唯有聖皇階品可以自由來回這兩個地方。”人活在世,求人不如求己。 “去容易下來難,暮邪你答應我,不要再犯殺孽了,等修爲恢復了來層仙境,我在那裏等你。”分別的日子始終還是來到了,林寒的身體也恢復了,暗黑族衆人對暮邪的誤會也解開了。

暮塵即將離開之際,最放心不下的還是暮邪,他的修爲還沒恢復巔峯時期,跟火獅一戰害的他修爲跌到了準聖階品,想要重新恢復聖皇階品,沒點時間是不存在的。

不過暮邪待在暗黑族還是有好處的,暮邪之名可以震懾住那些對暗黑族虎視眈眈的人,一定程度還是能夠保護暗黑族的。

而且他們還有底牌,那是煉丹學院的藥皇太長老,暮塵打算回到層仙境之後去找一趟藥皇,讓他注意一下光明族的動向,以防萬一。

“面有什麼好玩的,我纔不要去,我在下面待着也挺痛快的。”暮邪哪裏還捨得回到面去,他現在想做的是一直陪在林寒跟小楠的身邊,這些天的時間累積,讓他跟小楠的感情越來越好了。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起。至於暮林,他好像因爲次的事情對他的誤會很深,都不怎麼願意跟他接觸。

都是合租惹的禍 若不是有小楠的話,他怕是要鬱悶死。

“暮塵,我們會努力一起去面跟你匯合的。”林寒看着暮塵,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嗯好!”層仙境是下方的大陸更是大千萬倍不止的世界,那個世界,有着各種各樣的種族,等到他們啓動傳送陣法去的身後,都不知道傳送陣法會將他們投放到哪一處地方,除非聖皇階品可以來回穿梭這兩個世界,別的階品是做不到的。連暮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去了層仙境之後會被送到哪一處的地方。

“再見。”暮塵也捨不得離開,他恨不得留下跟林寒一起,但是沒有辦法,離別之際,總是來得那麼快。

暮塵揮手跟林寒告別,踏入了那傳送陣法之。

這傳送陣法是由十二塊紫色靈石組建而成的,紫色靈石珍貴稀有,暮塵這一次的傳送幾乎用了暗黑族一大半的庫存,所以暗黑族接下來的任務是去尋找紫色靈石。

紫色靈石珍貴之處自然不僅僅只是這些,還有別的,如在修煉,一塊紫色靈石能爲一個真仙階品的修行者一年的修煉靈氣,這相較於別的靈石,是遠遠不的。

林寒在得知紫色靈石的作用之後,再想想自己之前這麼敗家,有種分分鐘想要自盡的衝動。

不過這紫色靈石如此珍貴,他自然要去多幫暗黑族弄到一些。

所以接下來林寒打算去挖靈石礦,畢竟自己有火蜂,火蜂能夠帶着自己找到很好的礦源,遠自己費勁去找要方便的多。

“小楠,咱們走吧!”送走了暮塵,暮邪毫不留戀的拉小楠要走。

“你們去哪兒?”暮邪此人亦正亦邪,這讓剛剛意識到自己也是一位母親的楠兒有些不安,開口問了一句。

“暮邪叔叔說要帶我去尋寶,媽媽,我可以去嗎?”小楠滿眼期望的看着楠兒,一聲媽媽叫的楠兒心都酥了。

“去吧。”楠兒發現自己對這個女兒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她盈盈一笑,目送女兒跟暮邪離開了原地。

“你對暮邪可真夠放心的。”林寒沒好氣的開口,可能是因爲之前的事情,他對暮邪是好不起來。

“我能感覺到,他不會傷害咱們的小楠。”楠兒笑意盈盈的回答,女人的直覺在一定程度還是很準的,“我聽暮楓說,你打算去挖靈石礦,考不考慮,帶我一起去?”

楠兒一邊說,一邊黏到了林寒的身旁,擡手輕輕的拂過林寒的臉頰,滿眼柔情的開口問道。

“那裏太危險,可能還會碰到古獸族跟光明族的人,我不願意讓你冒險。”林寒一把抓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執起她的手,靠近自己的嘴脣,輕輕的落下一吻。

楠兒眼底蓄滿了柔情,靠進了林寒的懷裏。

“我不怕危險,我只是不希望總是讓你一個人置身在危險之。”楠兒說的有些傷感。

“我不會有事的,到時候還有一些聖人階品的長老跟我一起去,我只是去充當一下探靈人。”說到底林寒還是有私心的,他的空間裏還有一大筆的紫色靈石礦,但是想想自己身旁的那麼多人飛昇都需要用到紫色靈石,他若是這麼大方的拿出來送給了暗黑族,豈不是自己人都用不到了嗎?

況且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紫色靈石,恐怕這風聲會直接傳出去,屆時會給暗黑族招來無盡的禍端。

“那你快去快回。”楠兒不願跟林寒分開,但是有時候,還是不得不分開。

“我知道了。”林寒點點頭,低頭在楠兒的額頭落下一吻。

“暮林長老,有人來訪。”那日的事情過後,林寒這個人從大陸被抹去了,林寒換回了自己的前世的名字——暮林,也被暮楓提拔成了暗黑族的核心長老之一。

儘管他修爲不高,但是勝在他的煉丹能力十分強悍,不管是鬼丹還是正統的丹藥,他都手到擒來。

外人只知暮林是暮皇暮楓的親哥哥,卻不知道暮林的來路到底是什麼。

“是誰?”林寒不解,怎麼會有人認識自己。

“是我。”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林寒有些驚愕。

“霓裳長老。”怎麼會是她?

“還有我。”林池的聲音也出現在了霓裳的身後。

“哥!”林寒異常驚喜,一聲哥喊得很是激動。

“你小子,差點嚇死我了。別人都說你死了,妖妖那丫頭還哭了好幾天,幾度都快隨你去了。不過我發現這族長有些過分淡然了,所以勸住了妖妖,那丫頭吵着要來,你見不見她?”林池開口問了一句林寒。

林寒微微一愣,下意識的轉頭看了一下楠兒。

楠兒雖然有些不高興提起這個人,但是沒有辦法,她跟自己一樣深愛着林寒,況且自己已經認可她了。

【想想不太對,還是六更較妥當……還是一天六更吧!雖然雞蛋會累很多,但是值得。】 “見。”林寒這纔想起近來的一些事情將自己忙的又將妖妖的給忘了,不由心裏升起一抹愧疚,點了點頭,自然是要見的。

“算你這小子有良心。”林池笑了出來,心念一動,將藏在空間裏的人放了出來。

“妖……妖……”林寒本以爲還是看到妖妖小男孩的模樣,卻沒有想到此時的妖妖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樣子,跟前世的樣子差不多,但是少了狐族的魅惑之氣,看起來舒服了許多。

“你不在我身邊的兩年,我拼命的修煉,總算突破了仙尊階品,重新選擇了自己的性別。現在,你再也不能將我推開了。”妖妖眼底含淚,天知道這些天她是怎麼活過來的。在聽到林寒的死訊之後,她幾度哭暈了過去。感覺自己的世界都塌了一般。

若不是林池勸自己冷靜下來,她怕是不能冷靜。

她無法接受自己辛辛苦苦的修煉付諸東流,她那麼努力的修煉是爲了能夠提升修爲,以一個女人的姿態和模樣出現在了林寒的身邊。幸好,天垂憐,讓她成功了。

一恢復了女兒身之後,她求着林池將自己帶過來找林寒了。

“咳咳!”看到他們兩人如此郎情妾意,楠兒的心裏感覺都快要酸死了。

輕咳了一聲,她故意引起了衆人的注意。

“楠兒姐姐。”妖妖很是識趣,她款款前,主動跟楠兒打了招呼。

“嗯。”楠兒輕哼一聲,但還是做不到給對方好臉色。

林寒有些尷尬了,看着這兩個女人,左右站誰那裏都不對。

“我聽說你要去挖靈石礦,我同你一起去吧!”林池的話適度的緩和了現場尷尬的氣氛,對林寒的處境也是深表同情,因爲起他,自己不知幸福多少。

他花了一年的時間讓霓裳接納了自己不說,還讓自己手下的兩個女人相親相愛,而他坐享齊人之福,簡直不要太幸福了。

“好,我們出去商量商量。”林寒覺得這屋子裏的氣氛都快要將他壓抑死了,他連忙提議出去。

林池自然不會猶豫,連忙跟林寒一起離開了。

剩下三個女人在屋子裏面面相覷。

“白妖妖,你可真是好手段,趁機介入我跟林寒的感情。”林寒一走,柳楠兒對白妖妖發難了。

這一點白妖妖早想到了,她也不生氣不辯解,只是對着楠兒微微笑着。

這給人的感覺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一點勁兒都沒有。

“你這丫頭怎麼以前的火爆脾氣一點都沒了?”如此溫柔的模樣,別說林寒一個男人不能抵抗,連自己這個女人都無法抵抗。“現在林寒也不在,你不用作秀給誰看。”

“我沒有作秀,介入你跟林寒的感情,是我不對。但是楠兒,我情不自禁,沒有辦法,我愛了沒辦法撤退了。”她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但是她做不到控制自己的心不去想他愛他。“哪怕豁出自己的命,我都控制不了自己。”

最後那兩個字纔是真正觸動了柳楠兒的,這女人爲了林寒犧牲了太多太多。

“你們兩個還真是想不開,林寒相對於別的男人來說已經好太多了。”見這兩個女人吵的不可開交,霓裳終於忍不住了,開口爲林寒說了一句公道話。

“嗯?”兩人一臉困惑的對霓裳。

“起他的那個花心大蘿蔔哥哥,他已經好很多了。你們可知,當初我爲什麼會回來這個地方嗎?”霓裳其實根本沒有忘掉在那個世界的記憶,只是因爲太生林池的氣,所以乾脆裝作自己不記得他了。

修真奶爸海島主 可是人啊,一旦愛了,怎麼可能說捨棄捨棄。

這不是他三言兩語搞定了自己,況且在緊要關頭,他對自己的不離不棄真的感動了她。

“不知。”兩人如實搖頭,還不約而同的露出了八卦的表情。

霓裳對他們的表情自然是知曉她們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趣,無奈的長嘆一口氣。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她說說吧!

“當初我發現林池身邊,不止有我一個女人。林池跟林寒不同,林寒至始至終,都只對你們二人專情,但是林池,他將他的愛分給了太多太多人。他可以跟任何的女人發生關係,在他眼裏,女人是生活的調劑品。在有了我之後,他依舊這樣,我忍受不了,有碰巧碰到了能夠回到這個世界的契機,選擇離開了。我以爲自己可以徹底忘掉他的,但是他一出現,我還是失敗了。甚至荒謬的爲他找藉口,起這個世界男人的三妻四妾,林池已經算是深情的。”對這個世界的男人而言,女人簡直衣裳都不如。妻子死了,可以隔日扶一個年輕的妾室位,這個世界的男人,眼裏利益大過感情。

林池起這個世界無情無義的男人來說,已經算是有情有義了。

“霓裳姐姐,也是你能忍啊!換成我,他玩幾個女人我弄死幾個女人!”楠兒聽完霓裳的話,簡直對霓裳佩服的五體投地。

“弄死女人有什麼用,林寒要是敢跟除了我跟楠兒之外的女人在一起,我剁了他的子孫根!”起楠兒,白妖妖更是語出驚人。

直接將楠兒跟霓裳都驚呆了。

“對,你這想法不錯,要是林寒還敢招惹除了我們之外的女人,我滅了他!”沒想到這麼一番對話成功的化解了兩個女人之間的火藥味,變成了統一聯盟。

“你看,從這一點,至少林寒找女人的口味是挺統一的。”霓裳含笑的看着這兩個女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白妖妖跟楠兒羞澀的對視一眼,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數百年前她們不曾結怨還是好姐妹的時候。

“對了,妖妖,你娘真的不是我殺得,我當年纔是什麼修爲,能殺你娘纔有鬼了。”柳楠兒忽然想起了什麼,開口跟白妖妖解釋了一句。

“我知道,我爹爹都告訴我了。只是我心裏不痛快,讓你當了替罪羊,對不起楠兒。”兩人誠摯的道歉,說完之後,笑容越發的深刻了。 數日後,

“林,你我有福氣多了。 ”南方傳來訊息,說有靈石礦的蹤跡,暮楓下令讓族內的大長老和二長老帶林寒跟擎天出發了。

林池原想要跟的,但是突然霓裳身體不適只能停下了。

不過讓林寒意外的是,這次竟然還讓林弘跟阿荼跟他們一起去。這也是這麼多年來林寒跟林弘第一次見到阿荼。暮楓對阿荼保護的很緊,基本不讓她離開修煉的地方,因爲這樣日夜不懈怠的修煉,阿荼此時的修爲已經超越了自己跟林弘。據說是暮楓將一種快速提升修爲的功法傳給了阿荼。看來是對阿荼報以重望。

只是阿荼出來之後感覺像換了一個人,不僅不認識自己,連林弘都不認識了。

無限造物主系統 這讓林弘很鬱悶了,轉眼看着林寒,一臉羨慕的說道。

因爲暮楓的吩咐,現在暗黑族下都只叫林寒爲暮林,連林弘都改了一個稱呼,剛開始還有些不習慣。不過叫的多了,習慣了。

“怎麼說?”林寒倒是有些不明白,這些天他都快被自家的兩個女人給折騰死了。一時一刻都不讓他離開他們的視線,還說讓他少跟林池相處,說林池會帶壞自己。

林池無辜很多了,他覺得自己對這兩個弟媳婦還不錯,怎麼會被她們這麼仇視呢?

“你深愛的女人,至少在你的身邊……”林弘意有所指的開口說了一句,將目光停留在了距離他有些位置的阿荼身。

“你不也一樣嗎?出任務還能一塊,我幸福多了。”林寒笑着回答,伸手指了指阿荼。

林弘不語,眼底寫滿了落寞。

“你們在聊什麼?”擎天實在無聊的緊,乾脆放慢了腳步,融入到了他們的對話。

春華秋時 “聊阿荼,爲什麼她好像不認識我了。”林寒問暮楓,暮楓不願意說,但是擎天總知道事情的原委吧!

“她不認識你很正常,她現在修煉的功法是絕情絕愛的,她忘掉了一切,現在的她是一個修煉機器。”擎天開口回答。

他的回答讓林寒跟林弘的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

“族長逼她這麼做的?”林弘直接想到了是否是暮楓逼她這麼做的。

“不是,是她提出的。她說只有強者纔不會被人欺負,她想要成爲最強的人,保護她想要保護的人。不過現在她估計連自己想要保護誰都記不清了。”擎天惋惜的長嘆一口氣。

阿荼的存在只有暗黑族核心長老才知曉,身爲暗黑族的聖女,她身所肩負的使命她想象的還要重很多。

“弘,你可不能放棄,她若是將你忘了,你努努力,讓她再想起你。”林寒覺得林弘挺悲劇的,他跟阿荼本十分相愛,卻落得近在眼前不能相認的結果。恐怕是個人都無法接受吧!

“這可不行,她若是有了情愛,對她修煉的功法不好,會成爲她的牽絆的。”聽到林寒的話,擎天連忙開口制止。

林寒跟林弘都無言以對了。

林弘眼底覆了一層霧氣,擡眼看着阿荼,“其實不用那麼麻煩,只要能夠跟她在一起,再多的苦,也是甜的。”不管她是否能夠想起自己,只要在一起,夠了。

“你看,林弘的覺悟你高多了。”擎天打趣到。

“你們在聊什麼?”這些男人聊天聊的這麼如火如荼,想讓人聽不清都難。

阿荼停下了腳步,轉過頭,清冷的眸子對了他們三人。

三人連忙揮了揮手散開了,“在商量坐哪輛車,林弘,你跟阿荼一輛,我跟擎天有話要說。”林寒直接將林弘推了出去。

林弘雖然甘心默默無聞的守在阿荼身邊,但是林寒還是替林弘不值。修煉雖然重要,但是更加重要的還是感情。一個人如果連自己要守護什麼都忘了的話,那修煉又有什麼意義?

“不……”擎天一聽覺得林寒荒唐,連忙要開口阻止,卻被林寒一把捂住了嘴巴拖到了另一輛馬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