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就這樣堅持了很長時間,蘇慕一直在默默地流淚,一點聲音都沒有出,而凌楓依舊沒有任何動作,直到他的電話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

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他媽媽打來的電話,他本來沒想接,卻沒想到蘇慕竟然示意他把電話接起來。這個時候凌楓雖然不想動,卻又不想違背蘇慕的意願,所以猶豫了半天之後,他才在最後一刻,翻身起來,接起了電話。

蘇慕趁著凌楓打電話的時候,整理好了自己,等到凌楓把電話掛斷,她也剛剛好弄完。凌楓看著她,幾次試圖開口跟她說話,最後卻還是被她搶了先。

「收拾收拾準備走吧,今天可能就只能去上中華文化宮了吧。」

凌楓本以為蘇慕還會趁機指責教育他一番,這是她一貫的行事風格,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蘇慕竟然會如此平靜地和他說了這個。他想解釋些什麼,又想安慰些什麼,可是到最後,他還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口,只是默默起身,去衛生間把自己洗漱乾淨。

蘇慕趁機把之前沒有做的那些事情昨晚,然後給樂多發了信息,告訴她事情都解決了,他道了歉,她不回去了。

樂多看到這條信息的時候,十分清楚,蘇慕的心裡其實並沒有原諒凌楓。她很想要蘇慕別再忍了,快點回來,可是她也知道,現在和她說這些,並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她知道,這些道理蘇慕都懂,她也知道,蘇慕不是那種果斷狠厲的人。如果她是的話,之前那些傷害她都不需要承受,她也不會,答應他的請求,和他在一起,又不停地給他機會。

她以前就特別希望蘇慕能夠離開凌楓,越遠越好,所以她們兩個人總是不停地吵架。可是她看著蘇慕一路走過來受過的這些傷害,聽到她一遍一遍說過的那些話,她又希望凌楓能夠快一點長大,把蘇慕保護好,彌補他曾經對蘇慕的那些傷害。

不是她不想和所有人一樣反對他們兩個人在一起,事實上,她比任何人都反對。可是一想到蘇慕要因為他一個人,和所有人都站在對立面上,沒有人能夠理解她,給她安慰,她就狠不下心來做這些事情。

凌楓確實不值得,但蘇慕值得,她希望蘇慕能夠得到幸福,也更加希望,她能做蘇慕的依靠。如果這段經曆本身就是蘇慕逃脫不了的劫難,她總不能讓蘇慕自己一個人去承受這些事情吧。

雖然她沒有辦法讓凌楓對蘇慕好一點,對得起蘇慕的感情,但如果她能讓蘇慕不感覺那樣孤單,能在蘇慕需要的時候,給她一個依靠,也算值得了。

所以樂多並沒有多說些什麼,只是告訴了她讓她多多保護好自己,如果要回來的話,她可以去機場接她。

蘇慕在看到這條信息的時候,險些沒有忍住哭出聲來。

要知道在最開始的時候,樂多可是最反對他們兩個人的人了,為了能夠拆散他們兩個,樂多甚至用絕交來威脅過她。可是到最後還是樂多選擇了妥協,一遍一遍,在她哭的時候安慰她,在她需要的時候給她安慰和鼓勵。她不知道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能交到樂多這樣的朋友,光是這一點,她就覺得,除了家裡人,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夠像樂多一樣對她好了。

包括凌楓。

凌楓從衛生間里出來的時候,蘇慕就已經把所有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只是沒看地圖而已。凌楓以為沒事了,就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拉著蘇慕一邊往外走,一邊查地圖。

因為離地鐵站有點遠,所以他們兩個人每次都是先騎一段自行車,再去換地鐵,這一次凌楓看著蘇慕穿的長裙,原本想問她是不是不方便騎車,結果她並沒有說話,而是自己先找了車來。

凌楓知道,這是事情並沒有徹底解決的表現,蘇慕這種不想和他說話的狀態,應該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只要接下來他不再犯錯就行,於是他也沒說什麼,就是安安靜靜地跟在蘇慕身後騎著車,時刻擔心她這大長裙子,會出現什麼危險。

提心弔膽地騎到了地鐵口,兩個人總算是平安地下了車。之後凌楓也不管蘇慕是不是願意,拉起蘇慕的手就往地鐵口走。

好在是有凌楓在,所以蘇慕在路上少走了好多彎路,直接就走到了文化宮。

蘇慕一開始對這裡其實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向,但是因為聽說有清明上河圖,所以她就一直想來看看。凌楓也是對這個最感興趣,於是就蘇慕提出這個的時候,兩個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當兩個人站在了動態的清明上河圖前面的時候,要說沒有震撼,那絕對是假的。如果不是因為有點累,還不能坐著,蘇慕覺得自己坐在這看一上午都看不夠。

說實話,有很多類似於這種文物,對於某些人來說,是很少能理解它的價值和美感的。就比如說《千里江山圖》之類的畫作,以及很多書法作品,在直觀上來說,很多人是很難理解它的文化價值和歷史價值的。沒有特定的講解和環境,對於很多人來說,那些和廢紙都沒有差別。

這也是蘇慕每次在聽到有人說,寫字這件事情都要被淘汰掉了的時候特別生氣的原因之一。現在很多人都覺得,寫字很麻煩,有了電腦和手機之後,練不練字都無所謂,因為什麼都可以用拼音打字解決。

蘇慕承認,科技的發展確實是解決了很多麻煩,提高了人類的生活質量,但是這並不代表,文化是可以被科技取締的。或許在未來手寫的需求會變得越來越少,可這並不會讓這種文化失去存在的意義。

蘇慕曾經問過她的媽媽,在現在這個時候,把字寫好還有必要嗎。她一直以為對於總說她練字是在浪費時間的媽媽來說,這是一件完全沒有意義的事情,卻沒想到她竟然會對她說,當然有必要。

那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沒有文字就沒有歷史,你可以不寫,但絕對不能不會寫。哪怕你寫得再不好看,你也不能否認它是文化的根本之一,必須得到傳承。 蘇慕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是她媽媽能說出來的話,因為每次她在練字的時候,她要是看到,就總會說她寫得不好看,而且還浪費時間。蘇慕一直以為她是不接受她練字的,卻沒想到,事實正好和她想得相反,她媽媽會說這樣的話,完全是因為,她是真的嫌棄她的字寫得太丑了,練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什麼進步。

要是換作別人,比如凌楓,要是敢說蘇慕的字不好看,蘇慕都能抽死他,但是蘇慕的媽媽要是說了這句話,那蘇慕只可能覺得,真的是她寫字不好看。

雖然說蘇慕一家人的文化程度都不高,沒有父母沒有上過大學,但是要說寫字,除了蘇慕的姥姥沒有機會練習之外,那字還真就是個頂個的好看。蘇慕的姥爺即便是到了晚年,拿毛筆的手也不會抖,過年的時候還和蘇慕一起寫對聯,沒事還會趁著蘇慕練字的時候寫上兩筆。那字屬實是剛勁有力,根骨分明,蘇慕自認再連個五六年,都練不出那樣的神韻。她媽媽的字也是不用說,娟秀可愛,方方正正,乾淨整潔,絕對是有可以批評她字是亂划拉的資格。最讓蘇慕驚艷的就是她爸,她小時候偷偷翻過他爸爸在部隊的時候用過的筆記本,好傢夥,那字寫的就好像是印刷出來的一樣,無論是鉛筆還是鋼筆,寫的都是一樣的工整有型,實在是和他平時的形象不太相符。

有了這樣的對比,蘇慕一直覺得自己實在是拖了家族的後腿,而且這也給蘇慕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響,那就是遇見寫字好看的人,她就會忍不住地想要親近,同時,會極力否認別人說她寫字好看這件事情。

這不是她不自信,而是她自己十分清楚,那些所謂的好看,只是和普通人做比較,她的字如果認真看起來,缺點實在是多的不行,這也是她為什麼會努力想要學習寫字的原因。

但更重要的,其實是她覺得,文字承載歷史,也承載著文化,她想提高自己的文化素養,文字是必不可缺的一部分。

相比較於文字來說,畫作更是會令人產生很多誤會,但是圖畫其實比文字來得更形象一些,所以也更容易令人接受一些。而且圖畫的表現性也更強,可以從更多的方面做出解讀,這樣就會更加簡單方便地讓人了解。

而蘇慕眼前的這幅3D版的《清明上河圖》,就很完美的讓人理解了,它為什麼會有這麼高的評價,為什麼會成為國寶級的存在。

所以有些東西並不是它本身沒有任何意義,只是沒有機會讓人了解到它的意義而已。

太多太多的文物需要這樣的機會了,也有太多的人,需要這樣的教育。蘇慕在不得已選擇了學習師範類的專業的時候,她想過要為她帶過的每一屆學生,樹立起這樣的認知,認清歷史和文化的重要意義。雖然後來並沒有這樣的機會,她也一直想過要影響她周圍的這些人。儘管可能影響力度並沒有那麼大,但也總比一個沒有影響要強。

畢竟現在有些人的思想實在是扭曲得過了頭了,總不能讓這些思想去影響別人吧。

凌楓當然是沒有蘇慕的這些感覺了,他就只是覺得眼前的這幅畫3D效果做的很棒,竟然可以用這樣的工藝,還原出一整幅清明上河圖。這再度激發了他想要學動漫設計的心,心下想著,也許這也是未來一種不錯的選擇。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慢慢走著,看了很長時間,最後還是凌楓站著太累了,不願意站著了,他才拽著蘇慕出去。蘇慕當然是意猶未盡了,不過凌楓一說有點累,她也跟著覺得腿酸了起來,就只好跟著凌楓一起離開。

看完這個之後,基本上整個文化宮就算是逛完了,在路過文創店的時候,凌楓很難得的和蘇慕相中了一樣的杯子,結果卻因為只有一個顏色,兩個人就只買了一個。

這個時候蘇慕的心情已經好了很多了,所以她並沒有和凌楓鬧什麼彆扭,一路上顯得十分溫順,什麼也沒有多說。這讓凌楓悄悄地吐了一口氣,帶她去吃了她最想吃的麻辣串,也算是討了蘇慕一陣歡心,之後他又帶著蘇慕去了一家書店,這才讓蘇慕徹底從早上那件不開心的事情當中徹底走了出來。

當然,是他以為地徹底走了出來。

等到從書店出來的時候,距離晚飯時間還有很久,凌楓已經走累了,兩人又沒有什麼可去,於是就凌楓就帶著蘇慕去了一家動漫主題的咖啡店。

這是凌楓非常想來的地方了,早前他來過幾次上海,可是因為是和家長來的,所以一直都沒有機會去,這次和蘇慕來了,他總算是有機會去了。而且蘇慕對這些東西也不排斥,還被人拜託要買周邊,所以到這裡的時候,他真的是十分開心。

蘇慕其實對這裡並不感興趣,因為對於動漫來說,蘇慕雖然也看過一些,但沒有凌楓這樣狂熱。不過她知道這是凌楓很喜歡的東西,所以她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喜歡。只是這裡著實沒有什麼她想吃的,喝的也不太合她的胃口,她不知道要怎麼和凌楓說。

豪門小寵妻:闊少的一品夫人 尤其是在凌楓不停地讓她吃的時候,她是真的覺得左右為難。

她實在是不想掃了凌楓的興,又實在是不想吃那些東西。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她想到了一個自認為十分管用的方法。

不停地喂凌楓吃。

反正凌楓也是坐在那裡打遊戲,注意力根本就沒在她的身上,就算是喂他,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吃了些什麼,反正只要掌握好節奏,他是不會發現這些東西都是他自己吃了的,而且他要是發現了也沒事,只要蘇慕自己裝著吃兩口,他也就不會說些什麼了。

所以這也算是有男朋友的一個優勢了吧。

吃不了的和不愛吃的,不用擔心會浪費了。 蘇慕發現自己和凌楓在一起之後,總是會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發現,比如吃不了的東西不用擔心浪費會有人吃,比如以前更喜歡一個人看電影,但是又覺得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可以討論一下劇情的感情也不錯……這些發現好像成了他們每天生活在一起的調味劑,在無聊而又平常的生活當中,為他們增添了一抹色彩。

或許,這就是兩個人在一起的其中意義所在吧。至少單身的時候,從來不可能有這樣的感覺。

不過凌楓在玩完遊戲的時候,也終於反應了過來。只是他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蘇慕並不喜歡這裡的食物,所以他就沒有多問,只是默默地取代了蘇慕,自己開始主動吃了起來。

蘇慕見他如此,不由得偷偷鬆了一口氣,但是她這個動作並有躲過凌楓的眼睛,反倒是一點不差地,全都落盡了凌楓的眼裡。

有那麼一瞬間,凌楓覺得自己真的十分幸運。

而與此同時,他也發現,原來蘇慕並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因為如果她真的那麼喜歡無理取鬧的話,她絕對不會把東西都餵給他吃,生怕他發現她沒吃東西而指責她,反而會和他大吵大鬧,一定要他和她快點離開這個她不喜歡的地方。

所以如果用類比法的話,也許那些次吵架,是不是真的是他太過分了呢?不然的話,按照她現在的這種處世態度,她怎麼可能一點都包容不了他呢?

這是第一次凌楓產生了這樣的想法,甚至於在內心當中,還產生了那麼一絲愧疚。但是他的演技要比蘇慕好些,他並沒有讓蘇慕發現過他內心真實的想法,在表面上,裝作和平常一樣,完全沒有什麼差別。

等到東西都吃得差不多了,凌楓也休息夠了,正好就趕上了晚飯時間。於是蘇慕特別興奮,在要走之前就開始不停地問凌楓,是不是現在就要去胡歌開的那家餐廳了。

雖然凌楓很不喜歡蘇慕對別的男人產生如此大的熱情和興趣,但是在這件事情上,他也不可能對蘇慕說一個「不」字,所以他就只能委委屈屈地點了點頭。

蘇慕一看到這個動作,整個人差點就要歡呼雀躍起來。好在凌楓眼疾手快拉住了她,不然的話,還真不知道會不會嚇到旁邊的那一桌。

在去那裡之前,凌楓還是先帶著蘇慕去樓上的周邊店看了看。畢竟蘇慕答應了人家要給那些人帶著,周邊回去的,而且他自己本身也很喜歡這個,所以總不可能空手而歸。蘇慕經凌楓一提醒才想起來自己還有這麼個任務,於是選禮物的時候才終於肯認真起來。

儘管她其實誰都不認識。

選好了以後,蘇慕終於如願以償地走上了去胡歌餐廳的路線。

說起來,如果問蘇慕最喜歡的國內演員,那她想都不用想,一定會說是胡歌的。

從零五年她第一次接觸仙劍奇俠傳開始,她就被胡歌吸引了。那時候她還在上小學,睡眠質量還是很高的,放假肯定是要睡到自然醒地那種,可是因為有了《仙劍奇俠傳》,她寧可每天早上六點多起,也不願意錯過一集。雖然那個時候她還不明白這些劇情,當然也不知道其實這部劇也被罵的挺慘,但是她就是十分喜歡看。要知道那個時候能讓一個小學生在暑假裡六點多鐘起床,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像蘇慕這種不喜歡和朋友出去玩的,在家一呆就能呆一天,根本就和起床無緣,由此可見,蘇慕對這部電視劇是有多麼喜歡了。

而且十年期間,光是這一部電視劇,蘇慕就看是十好幾遍,電視上重播的時候看,買了cd來看,有筆記本了還要看,哪怕台詞她都太背下來了,有機會的時候,她也要看上兩眼。

於是就這樣,蘇慕喜歡了胡歌十幾年的時間。

有很多人說過,蘇慕喜歡的不是胡歌,而是李逍遙這個角色。誠然,李逍遙的人物形象確實是蘇慕會喜歡的類型,但是脫離開這個角色,胡歌本身,他的形象,在拋卻了演員的身份之後顯露出的性格,也是蘇慕會喜歡的類型。

踩一捧一這種事情蘇慕做不出來,她也不會拿胡歌和任何人做比較。在她眼裡,胡歌就是值得她喜歡,她也就只是單純地喜歡,喜歡看他的臉,喜歡看他分享生活,喜歡看他演的戲,於是就這樣過去了十幾年的時間。

她也很努力的,想要和他靠得更近一點,哪怕是看一本同樣的書,看一部同樣的電影,也可以讓她歡呼雀躍上很久。她甚至還想過,如果自己的小說能夠大賣,她一定要請他來做自己的男主角。

換成是任何人,不,就說是換成凌楓,他都不敢保證自己能讓蘇慕喜歡這麼長的時間,所以當他聽到蘇慕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這間接地也讓凌楓對胡歌產生了興趣,總想知道蘇慕為什麼會喜歡他這麼長的時間。

其實有的時候蘇慕自己也覺得十分奇怪,像她這種顏控,那真是見一個愛一個,只要對方長得好看。可是胡歌就好像是個例外,她甚至沒覺得自己喜歡了他多久,結果一轉眼就過去了這麼長時間。

或許所有的喜歡都會變成一種習慣,但蘇慕一直相信,哪怕是習慣,在特定的時間和特定的場合,曾經讓她心動的,也一定會再次讓她心動。也許胡歌就是這樣一個例子,還有好多個這樣的例子,可凌楓,再也不會變成這樣的存在了。

原來蘇慕只覺得,感情這東西,時間久了雖然會歸為平淡,但至少還會有習慣。比起感情,習慣才是最難以割捨的東西。也正是因為有了習慣,在失去新鮮感以後,兩個人才可以長長久久地在一起。後來蘇慕才發現,習慣其實應該是個貶義詞,因為有了它的存在,所以她才一直在痛苦裡掙扎,反反覆復,怎麼也逃不出去。 在幾經周折之下,兩個人終於找到了這家店。等到點餐的時候,蘇慕看了菜單好久,都不知道要吃些什麼。

日料這種東西,蘇慕就和她媽媽一起去吃過一次,還是店裡配好的套餐,根本不需要自己點菜。這單獨把菜單交給她,她看得一臉茫然,有那麼一瞬間,甚至好像連菜單都看不懂。

值得慶幸的是,凌楓對這方面還是比較了解的,所以在她有些猶豫的時候,凌楓基本上已經幫她把能選的都選好了。

於是蘇慕第一次感到,帶凌楓出來,還是有點用處的。

點完餐之後,自然到了拍照發朋友圈的環節。凌楓以為蘇慕一定會拍拍拍拍個不停,可是沒想到,蘇慕並沒有這樣做不說,甚至於在他拍照的時候,她都無動於衷,連張照片都沒拍。

「咋的,不拍照紀念了?」

從書架上翻來了一本用胡歌做封面的雜誌,凌楓一邊拍照,一邊問蘇慕。蘇慕借著來拍了一張,就放下了手機,聲音很輕地對他說道:

「這裡我來過就好了。」

「那別的地方你怎麼不這麼說?」

蘇慕很想吐槽凌楓在某些時候,情商真的很低,但這種情況下,她實在是不想說這些話,便就一直沉默著,並沒有再做任何解釋。

有些話是不用說明白的,因為就算說明白了,也不一定會有人理解,再說,也不一定要所有人都理解,只要自己覺得沒問題就好。

凌楓見蘇慕沒有再說下去的想法了,也就沒有再繼續追問。等到餐品都上好之後,他和蘇慕一起拍了照片,然後就開始把蘇慕點的壽司里的蔥花一點一點都挑了出去。

他的動作熟練且迅速,等到他都挑出好多之後,蘇慕才反應過來。要說不感動那絕對是假的,有那麼一瞬間,蘇慕都覺得自己心臟漏了一拍,可越是這樣,蘇慕心底的恐懼和懷疑,就越是不斷加深。

她會害怕,害怕他這樣的好都是因為習慣和他的教養,與喜不喜歡她無關,她也會害怕,害怕他在沒有她的時候,也會對別的女孩子這樣細心又溫柔。她害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也害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臆想。她像是掉進了一種奇怪的漩渦之中,被謊言和虛假吸引,她拚命地掙扎想要逃脫,又不斷地被重新捲入進去。

沒有人能夠救她,包括她自己。

她不知道他們之間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這個樣子,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心理。不過目前為止,有一件事情她可以確定,那就是她本身,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

每每到這種時候,蘇慕反倒要比一些人更加清醒,她會非常坦然地去接受這些事情,完全不會逃避,也不會害怕。所以當她有這些發現的時候,她腦子裡第一個想法,就是找醫院去把這件事情確定下來。

這種事情蘇慕是不會和凌楓說的,倒不是所謂的刻意隱瞞,而是她知道,就算是和凌楓說了,他們兩個人的關係也不會變得怎麼樣。凌楓一定不會覺得,蘇慕變成這樣是因為他給了她太多的傷害,並且他會覺得,這些都是蘇慕自己沒有處理好,是蘇慕不夠成熟、沒有能力的表現。

生活對於蘇慕來說已經很難了,她不想在自己出現問題的時候,還有受到一堆地埋怨,儘管說起來,最根本的問題確實是出在她的身上。

如果她沒有給凌楓機會,他是不可能有機會傷害她的,如果不是她一直容忍著凌楓的錯誤,在發現問題的時候沒有一遍一遍心軟,她也不會受到這樣的折磨,如果她能夠當機立斷,只為自己考慮,她一定會活得瀟洒自在。

可這些她都沒有做。

儘管她全都明白。

所以她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可值得可憐的地方,因為所有的一切,她也算是罪魁禍首了。她自己都不珍惜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有人來珍惜她呢?在凌楓認真而努力地幫蘇慕挑著蔥花的時候,蘇慕滿腦子都是這些東西,但是這並沒有影響她其他的行為,比如拍照發朋友圈,證明凌楓對她的用心,比如發完之後還要和凌楓說上一句,他這個男朋友做得還算稱職。

好像她所有悲觀的思想都沒有影響到她的正常生活,所有的一切在這種悲觀之下,看起來又好像有那麼一些幸福。

蘇慕時常在想,是不是就是因為這種反差,讓自己的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後來她才覺得,有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她自己給自己添麻煩。

但知道了又怎麼樣呢?有些東西不是說不能就不能,說可以就可以的。比如有人會和她說讓她不要在意那麼多,讓她靠工作來轉移注意力,沒事多看看電影、看看書、聽聽歌,順便還可以多做些運動,她當然知道這些都是解壓的方式,因為很久以前她就是這樣做的,可是當她真的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所有的這些可以幫助普通人緩解壓力的方式,對她來說都毫無用處。

就像有的人不會用筷子,有的人不會騎自行車,她也因為這些經歷,失去了一些能力。

比如快樂。

這是很難被別人理解的,如果蘇慕沒有親身經歷過,她其實也很難理解這樣的事情。

怎麼可能會有人不知道怎麼快樂呢?這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

可她卻是真的不知道了。

她嘗試過讓自己變得快樂起來,讓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往好了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讓她的選擇性遺忘,能夠選中那些所有不開心的回憶。

但她做不到。

沒有人會理解,為什麼她會毫無徵兆地哭出來,也沒有人會理解,為什麼她對所有人的靠近都抱有一種本能的拒絕。包括她自己都不能接受,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但現實就是,她確確實實出現了這樣的問題,並且好像因為這件事情的出現,引起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她曾經以為,解鈴還須繫鈴人,是凌楓把她變成這個樣子的,那麼能夠讓她重新變好的,也應該是凌楓。於是她就好像那些賭徒一樣,把所有的籌碼都壓在了凌楓的身上,越輸就越想賭,越賭就越輸,輸到最後一無所有,卻還是不肯認命。長久以來她腦海中都是最開始凌楓追她時的樣子,哪怕走到最後一步,她都不願意相信,那個哭著說要娶她的人,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她會自責,覺得自己在這段感情中也沒有做好,才會讓凌楓變成這樣,如果她足夠強大的話,或許是可以等到凌楓長大的。只是她周圍沒有一個人同意她的這個理論,如果蘇慕和他們說了這些,那麼他們全部都會覺得蘇慕的腦子有什麼問題。

只有凌楓不會這樣覺得。

等到凌楓把蘇慕不吃的東西都挑揀出去之後,蘇慕抱著這一大碗,不知道從何下手。凌楓看著她迷茫的眼神就有些想笑,然後好心提醒了她一句,可以拌勻以後再吃。蘇慕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看著這種規規矩矩的東西,就很難下手,於是她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一口一口,一快一塊地,挑著把她喜歡吃的口味都吃掉。

眼見著蘇慕小心翼翼地吃著碗里的東西,生怕動作大一點會把周圍弄亂的樣子,凌楓突然之間覺得她這樣子好像也不是幼稚,甚至有那麼一點點可愛。他偷偷拍了一張蘇慕的吃飯的照片,本來想著發一條朋友圈,但是思來想去,他還是把手機收了起來。

已經發過很多關於蘇慕的朋友圈了,她想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既然如此,他也沒有必要再做這些事情了吧。他本來就不是喜歡發朋友圈的人,為了蘇慕已經改了很多了,沒有必要再把這種事情當做一種習慣了。

凌楓一邊想著這些,一邊默默地把自己的東西吃完。他原本以為自己能夠趕在蘇慕前面,卻沒想到,九宮格的擺設,蘇慕挑著吃了三塊,就放下了筷子。

「怎麼了,是這個不好吃嗎?那你吃我這個。」

凌楓說著便把自己面前的盤子端給蘇慕,卻在空中被蘇慕攔了下來。

「不是,挺好吃的,我很喜歡吃,但是我吃飽了。」

「你才吃了這麼一點就說你吃飽了?咱倆來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凌楓真的怕極了蘇慕說這句話,一聽到她這樣說,他就和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直接炸毛。但好在這裡是飯店,他多少還知道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並沒有大聲喊出來,只是儘管聲音不高,他語氣里的焦灼和氣憤,卻是半點沒有被掩藏掉。

「我是說我會努力多吃一點的,那我真的是努力了啊,可是吃飽了也是真的。」

「是不是不喜歡?要是不喜歡的話,我們去別家店吃。」

聽到蘇慕的話,凌楓還是不願意相信,依舊想要嘗試著讓蘇慕多吃一點,然而蘇慕只是不停地搖頭,對著凌楓十分認真地說道:

「我是真的吃飽了,不想吃別的了,你快點吃吧。」

蘇慕這麼一說完,凌楓是半點胃口也沒有了,他堵著氣本來還想再多吃一點,可誰知道就吃了兩口,他就覺得有些反胃,於是他直接叫了服務生來結賬,也沒有再吃一口。

蘇慕知道,凌楓這樣做是被自己攪了胃口,並不是真的不餓了。她也知道,自己這樣做實在是有欠考慮,在正常情況下,她至少要等凌楓吃得差不多了的時候再說這樣的話。以前她確實也是這樣做的,但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她就突然轉變了想法。

或許是因為她想測試一下凌楓是不是真的會用心,也或許是因為她就只是想知道凌楓是不是只會對她一個態度,又或許她只是想要扯住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

至於結果,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要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在這之後,蘇慕做了很多類似的事情,她一遍一遍地想要證明凌楓是在乎自己的,又一遍一遍用極端地方式想要結束他們的關係。她就好像瘋子一樣做著許多不合常理的事情,別說凌楓不能理解,就連她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無法接受。

但結果終歸也算是好的,因為至少在最後的最後,他們兩個人都選擇了放棄,放棄了曾經所有的誓言,放棄了曾經所有的堅持,以及對未來所有的期望。

儘管凌楓態度並沒有很好,不過他對待蘇慕的動作還是一樣的溫柔,並沒有因為生氣或是怎樣,就在動作上也暴力起來。蘇慕因此覺得有些慶幸,也在偷偷地安慰自己,凌楓看起來還是值得繼續和他交往的。

畢竟他也不可能對所有人都這樣,發著脾氣卻還是可以忍耐,依舊想要滿足她的想法。

不過蘇慕並沒有同意凌楓的想法,她並沒有再吃些什麼,直接和凌楓一起回了酒店。

凌楓根本就沒有吃飽,但好在他臨走的時候選擇了把雞翅打包,所以等蘇慕睡著了的時候,他把剩下的雞翅都吃完,然後看著睡著了的蘇慕,整個心情都十分複雜。

如果她能一直這樣安安靜靜地有多好啊,沒有對他有任何要求,給他最開始他就擁有的自由,那他也不至於覺得喘不過氣,才努力想要改變這種相處模式的吧。他也一定會像以前那樣對他好,一定給她她想要的一切,也不至於讓她像現在這樣,好像個瘋子一樣。

真的還有必要繼續在一起嗎? 璀璨城13科的吉恩 他明明已經很努力地想要對她好了,但是好像一直都沒有達到她的那個標準,他都已經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這樣下去,他們兩個人真的會幸福嗎?

是不是蘇慕說的都是對的,他們兩個本來就不應該在一起,是他自不量力,總以為只要自己努力,就可以改變這樣的現實?

可是,真的就改變不了嗎? 他承認,在這段關係之中,他做錯了很多事情,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真的和蘇慕以為的一樣,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如果真的沒有喜歡過的話,那他現在也不會出現在這裡,同樣,他也不必為兩個人的關係這樣苦惱了。

蘇慕總說他沒有為他們之間的關係努力過,一直都是她在想辦法解決問題,他就總是逃避,甚至不覺得這些問題是問題。可是這怎麼可能呢?如果他不覺得這些是問題的話,他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苦惱了。

他是真的想要讓她留下來的,也是真的想要給她幸福的,可是現在他真的不知道怎樣去做了。而且他也十分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因為她的存在,而要自己做出這麼大的改變,簡直就好像是要把他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

所以蘇慕是真的愛他的嗎?是愛他,還是愛她想象中的那個人呢?

想到這裡,凌楓覺得一陣煩躁,卻不知道如何排解,他恨不得把蘇慕整個人都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好像只有這樣,才能圓滿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就這樣,凌楓一直看著蘇慕睡著,實在無聊的時候,他就看一會兒手機,一直等到時間差不多了的時候,他才試圖把蘇慕叫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出現了問題。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