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不認為青和希菲爾能夠和自己對等,所以他難免會懷疑這名千夫長是否想出了解決這一切的可行辦法。

「你當然沒有辦法了,光影,可這並不意味著我也沒有辦法。你還記得嗎,我能夠鎖定容顏的原因。如過讓她們兩個知道了這一點,那她們就拿住了我的把柄,一個足以致命的把柄。那樣一來,我和她們就對等了。」

光影聽到這裡,他愣了一下。光影當然知道這名千夫長維持容顏的原因,他很清楚如果這個原因被組織的其他人知道了,這名千夫長會陷入很糟糕的境地。可即便如此,光影也不認為這原因足以要了這名千夫長的性命。因為要是真的到了那種境地,光影和將都會出手庇護這名千夫長。

不過,光影轉念一想,自己是因為知道真相,所以才不認為這名千夫長的理由具有很強的說服力,而對於不知道真相的希菲爾和青來說,這理由足以讓她們信服了。 “怎麼可能……我、我有魔神賜予的魔種,我、我不可能敗……”

天狼淒厲的哀嚎者,但是十拳劍根本不管他是否是什麼狗屁魔神的面子,冰冷無情的將天狼整個身軀都給封印了,甚至連些許精魄都難以逃脫這悲慘的命運,一同被封印入碧玉葫蘆之中,蟲王嘶鳴不已,上百名魔傀面露紅光,猩紅無比,團團聚攏過來,竟然企圖威脅秦守,拯救它們的蟲王,但是秦守冷哼一聲,十拳劍將蟲王一併無情的封印了。

葫口被封住的一剎那,所有的魔傀眼中的血紅之色少有退卻,沒有了蟲王的音波干擾,其子嗣噬神蟲的操縱能力大大被削弱,聖域高手畢竟是聖域層次的高手,哪是那麼容易輕而易舉就被操縱的,上百名殘存的魔傀劇烈的掙扎起來,渾身顫抖不已,從頭頂冒出嗤嗤作響的白煙。伴隨着淒厲的蟲聲尖鳴。

秦守淡淡的掃了一眼,擡手一招,天狼手中最後一枚淡黃色的聖魔光珠被自己納入手中,秦守摩挲着,臉上帶着意味深長的神色,讓人捉摸不定,冷月三人見到秦守大發神威,竟然直接幹掉了幾乎不可能戰勝的天狼之後,大喜過望,敬畏中帶着濃烈的驚喜。

“或許還能救他們!”冷月驚喜道。

“的確有辦法。”秦守淡漠的說道,猩紅的萬花筒寫輪眼閃爍着駭人的冷光,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秦守通靈之術召喚出上百條小蛇,每一隻的蛇瞳都冰冷滲人,尖牙冷冽,一口就毫不客氣的照着每一名聖域高手的脖頸咬下,蛇口離開之後。各大勢力的聖域高手脖頸上都留下了不同的咒印。

天之咒印、地之咒印……

至於爲什麼留下咒印,那其中的意思就耐人尋味了。

並且小蛇注入的毒素雖然見血封侯,但是對於聖域高手那百毒不侵的體質。幾乎沒有致命的效果,但是蘊含仙術查克拉的加持。就足以讓其短時間麻痹不已,其中蘊含的仙術能量可以幫助他們祛除體內的噬神蟲,但凡是被小蛇咬到的聖域高手頓時渾身顫抖不已,隨後在仙術能量的包裹下,體內的噬神蟲淒厲的慘叫不已,紛紛的冒着青煙的從七竅中竄了出來。

也就是直到這個時候,化身魔傀的聖者們才幽幽的轉醒,那死灰色的皮膚才重新變成正常的顏色。與此同時,滿都是血絲的雙眼才得以恢復清明,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當他們看到面前嗤嗤叫喚不已的噬神蟲的時候,頓時大爲駭然,連連動手剿滅,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是堅不可摧的甲殼竟然隨手擊破了,所有人頓時精神一震。

“奇怪,我不是被噬神蟲操縱了軀體了?”

“莫非是十聖至尊及時趕到救回我們了?”

“天助我也!”

諸多勢力的聖者紛紛驚疑不定。冷月此時緩緩的走上前來,面帶些許敬畏之色的將秦守與天狼的戰鬥給所有人都說了一遍,所有人驚訝、讚歎、疑惑、怪異的表情不一而足。這個時候重新恢復了清明的雷族四長老聽聞之後,面色鐵青,不陰不陽的說道:“要說是秦守救了我們,老夫第一個不信,他若是有能力戰勝天狼,那爲何之前在老夫的面前節節退卻?”

“此人似乎修爲進入了聖域!不過要說能再聖魔光之下還能動用力量,恐怕也是血脈傳承神靈的奇才,也未嘗不能戰勝天狼。”有觀察細緻的人叫到。

海皇殿和雷族的人對秦守完全沒有半點兒好感,要說秦守救了他們的命。他們是萬萬不相信。

海神學院的副院長加列奧陰陽怪氣的說道:“之前觀看此子不過是星辰階位頂峯,但是短短的幾日而已。竟然步入聖域,即便是帝漿雨恐怕也不見得有如此顯著的突破。而且再加上天狼消失不見這並不存在的證據事實,要說是你救了我們,恐怕難以服衆,其中定然有貓膩。”

雷族四長老沉聲冰冷的說道,眼神帶着恨意和冷然:“我看此子很有可能是魔族的奸細,與那天狼設計一出裏應外合的圈套,沒準是想要打入我們大陸戰力內部,方便徹底瓦解!要想驗證一下那的確是簡單的很,抓住此子,然後進行搜魂,一切就都清楚了。”

“這……”有人面帶不忍,猶豫不定,有人漠然冷眼旁觀,有人心頭冷笑,蓄勢待發。

“你們莫要欺人太甚!”冷月怒聲呵斥道,從來沒有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竟然反咬一口,“秦守救了你們所有人的命,你們卻這麼反過來對他,可有半點兒道義可講?!分明是你公報私仇!”

雷族四長老冷笑連連:“這倒是新鮮事,是不是魔族的奸細,等抓住之後一試便知,到時候如果真是他救了我們,我雷族自然會奉上歉意賠罪。”

這話說的倒是輕巧,但是其霸道和蠻橫已經人盡皆知,搜魂是什麼概念,那可是會殘留下永久難以癒合的靈魂創傷,很可能讓秦守就此止步,而且任由他人搜魂,那豈不是束手就擒,引頸就戮?!

“諸位!”雷族四長老高聲大喝,“此人極有可能是魔族奸細,必定身懷重寶,還請各位齊心協力,共同抓住此人,他所掌握的瞳術和血脈極有可能是魔族的魔皇精血,待我搜魂之後,重寶精血均分!而且此人還掌握空間魔法,我們各族的香女都在其手中,哪有不要回來的道理?!只是精魄要待會我雷族,交予雷祖親自過目審問!”

聽到這明目張膽的分贓勾當,人性的貪婪統統都暴露出來了,那裏顧得上秦守是否真的是救命恩人,不由得一個個面露怪異貪婪火熱的神色,冷冰冰的作壁上觀,蓄勢待發,基本上大部分人都知道的確是秦守救了他們,但是在絕對的利益之下。又有誰在乎所謂的公平道義呢,要怪,恐怕就怪秦守鋒芒太露了。那威震第一天才大皇子龍傲天的絕世血脈和瞳術、身懷不知名的重寶、來於何處傳承的祕密無一不是對各大勢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現在有人揭竿而起帶頭做這個惡人,那麼有好處撈,他們自然樂得跟隨,更何況這件事情上百名聖者同時參與,天大的真想也將會被隱瞞,一瞬間原先羔羊一樣的百名聖者,此時面帶冷笑,不懷好意的掃向了秦守和冷月三人。冷月等人花容失色,氣的七竅生煙,怒聲呵斥道:“你們簡直無恥之尤!”

“果然是一隻不折不扣的老狗,裝的一手好逼。”秦守氣定神閒的淡淡的開口道,聲音平靜不帶半點兒波瀾,自信滿滿,勝券在握的樣子。

雷族四長老那張鶴髮童顏的紅潤面孔上帶着一抹猙獰,想到一會兒就能借由上百名聖者的力量徹底幹掉秦守,得到其血脈和精魄的祕密,心頭不由得激動不已。他獰笑一聲:“魔族的奸細,休得猖狂,速速束手就擒吧!”

“你們也是這個意思?我救了你們。你們卻恩將仇報,良心上過得去?”秦守眼神冷的如同臘月飛雪,面無表情的說道,那妖異的萬花筒寫輪眼一個個掃過所有人的臉龐,將其醜陋貪婪的面孔盡收眼底。

“秦守,你還是放棄抵抗吧,你放心,你是不是奸細,讓雷族的名宿一試便知。若你真是無辜,那麼我們自然會賠罪的。”有聖者心虛的推出一張遮羞布。高聲喊道。

其他人紛紛附和道,冷月三人氣的渾身都在顫抖。恨不得直接一巴掌劈碎這些小人作爲的混蛋。

“哦~”秦守拉長了聲音淡淡的說道,“我可是跟雷族有仇的,萬一這位雷族長老故意對我下死手,那可怎麼辦呢?”

其他聖域高手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只道是秦守頂不住壓力,被迫妥協了,這位剛纔開口的尖嘴猴腮的聖者連忙打着包票,大方的保證道:“這你大可放心,我們這麼多人作爲見證,想來他們不敢明目張膽的動手,若你信不過他,也可以讓我來代勞……”

此人心思頓時活泛起來,心頭暗喜不以,若真是這樣,那麼秦守的大祕密恐怕自己就先知道了,若是把這個重要的消息告知族內,那該是多麼大的豐功偉績!

“這倒是不錯的主意。”秦守貌似同意的點了點頭。

“太好了,那咱們現在就開始吧!”尖嘴猴腮的聖者大喜過望,連忙說道。

“開始尼瑪個頭!”

秦守立刻換上了冰冷的面孔,冷笑連連,那冰冷無情的查克拉狂暴的席捲爆裂開來,須佐能乎的肋骨連帶着一方鎧甲武裝的右臂探出來,燃燒着熊熊黑色天照火焰的太刀不知何時已經將其身軀洞穿,尖嘴猴腮的聖域高手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這樣被穿透了身軀!

“啊——”

慘叫聲淒厲的響徹雲端,冰冷的力量在其身體中蔓延,他震驚的發現自己完全無法調動半點兒力量,與此同時,其脖頸上的咒印開始發揮效力,仙術能量瘋狂的在其身體中爆裂,以他的身體作爲戰場激烈的戰鬥,造成了完全無法動用力量的場景,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被天照的火焰燒成虛無。

天照的黑色火焰的恐怖震懾了所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此人被天照燒成了虛無,這火焰實在是太可怕了,更讓人震驚的還是秦守一瞬間秒殺的恐怖力量,直到此人最後一絲精魄被燒成灰飛,這時候反應過來的聖域高手面色瞬間慘白,齊齊的倒吸一口涼氣。

“下一個是誰?”秦守淡淡的說道,氣定神閒。 光影明白了,對於一無所知的希菲爾和青兩人來說,這名千夫長給出的理由擁有極強的說服力。如此想來,千夫長所說的對等關係就真的可以建立在不可能對等的四人之上了。

『雖然只是表面對等,但也只有她能夠建立這種表面對等的關係。如果她沒有跟過來的話,我可能就真的要動用武力解決這一切了,而那樣一來,事情就會變得無比麻煩。

頭疼啊,這算是她幫了我嗎?我是否還要找個機會感謝她一下呢?』

光影如此思考著,他並沒有發言,而是盯著女性千夫長,等待千夫長對希菲爾和青說出她那令人信服的理由。

「抱歉讓你們兩個等了這麼久,我們現在就結束這一切吧。那個傢伙剛才跟你們說了,我們需要藉助你的治癒能力去救一個人,但他並沒有告訴你,你要救的那個人究竟承受著什麼樣的傷勢。你要救的那個人在一場戰鬥中斷了脊椎,以我們現有的醫療水平根本無法治好她,只有擁有治癒能力的你才能降下奇迹,你是我們的最後希望了。而據我所知,你也經歷過相似的傷痛,我想你應該能理解她現在的痛苦。」

女性千夫長這麼對希菲爾說著,她停頓了一下,快速掃了一眼希菲爾和青臉上的神情,然後又繼續說了下去。

「我知道,你們不會輕易相信我們,那麼,就讓我也說出一個屬於我的秘密吧,也許當你們知曉了我的秘密后,你們會改變之前的想法。不過,在那之前,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女性千夫長蹲了下來,以便能讓自己的視線和希菲爾的視線保持在同一水平線上。而希菲爾見女性千夫長問自己的名字,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茫然的轉頭看向了青。

青想了一會,她認為把希菲爾的名字告訴這傢伙也無妨,於是就對希菲爾點點頭。

「希菲爾…」

「作為交換,你也要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吧。」

希菲爾說出了自己的名字,而青則趁機追問了女性千夫長一句。

「我的名字?抱歉,身為組織一員的我,已經沒有名字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在組織內的代號。」

千夫長在說到『組織一員』時,轉頭瞥了光影一眼,然後緊接著就回過頭來對希菲爾和青露出了難以捉摸的笑容。

「我是個善變的人,以前也擁有過許多代號,而我正在使用的代號,是『零』。哎呀,不知不覺間,我就又說出了一個秘密,畢竟組織曾經規定過,自己的代號不能輕易外傳呢。那麼,閑話不多說了,我們都想早點結束這一切,那我就進入正題了。」

女性千夫長說出了自己的代號,她沒留給希菲爾和青吐槽的時間,接著又說起了那個足以讓希菲爾和青信服的秘密。

「希菲爾,我想你也感覺到了,我是個特殊的人。實話告訴你,你想的沒錯,我正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異類。」 “他……他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這……或許,他真的是斬殺了天狼也說不定!”有人開始動搖了,心頭產生了敬畏之心。

“慌什麼!我們既然已經得罪了此人,哪裏還有和解的可能!”雷族四長老陰沉着老臉猙獰的吼道,“諸位隨我一同聯手!斬殺此人!否則就只能被逐個擊破!”

“雷族和海皇殿的人一個都無法倖免,不過其他人可以活命。”秦守淡淡的說道,瞬間打臉。

雷族和海皇殿的八大高手聚攏在一起,虎視眈眈警惕的看着秦守,而其他的聖域高手則是陷入了觀望的態度,兩不相幫,這些牆頭草着實可惡,秦守內心冷笑着,面無表情的捏碎了手中的聖魔光的珠子,頓時所有人被籠罩在了黃色的光幕中。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這光芒所有人都不陌生,這就是聖魔光,剝奪他們所有聖力的可怕光芒,再次被籠罩在其中,他們頓時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變成了任人宰割的肥羊,不由得所有人齊齊臉色大變,雷族四長老猙獰的吼道,還不忘此時往秦守的身上潑髒水:“你竟然有聖魔光,還說你不是魔族的奸細!現在被老夫拆穿,想殺人滅口了吧!不會讓你這奸細陰謀得逞的!”

“難道說……此人真的是魔族奸細?”其他搖擺不定的聖者紛紛臉色大變。

“聒噪的老狗,是與否,對與錯,一切不過是勝者書寫的,口舌之利罷了,毫無用處。”秦守淡淡的說道,單手輕輕掐印,之前埋下的伏筆頓時起到了應有的作用,在場的一百五十多名聖域高手脖頸處的咒印統統都亮了起來。一個個慘叫連連的如同普通人一樣痛苦不堪的在地上打滾,咒印皮膚處冒着白騰騰的煙,嗤嗤作響。在聖魔光的作用下,他們一個個只是凡人。咒印的反噬極爲可怕,他們現在成了一隻只試驗用的小白鼠,開始承受咒印的侵襲。

聖域高手統統都是脫胎換骨後的身軀,基本上是百分之百能夠抵擋住咒印的侵襲,但是在場的三分之二的人都是神血世家的子嗣,體內的神血與咒印攜帶的仙術能量產生了激烈的碰撞,紛紛以他們的身體作爲戰場進行了戰鬥,能抵擋得住這兩種反噬而不爆體的。恐怕數量少得很。

“這……這是什麼!”

雷族四長老、加列奧等海皇殿和雷族的長老紛紛的臉色慘白,駭然驚叫,發現黑色火焰似的紋耀纏滿了身軀,痛苦無邊的噬咬、火燒等觸感侵襲着身軀的每一個角落,他們在聖魔光之下,如同普通的凡人一樣承受着極爲恐怖的侵襲,而且更爲不妙的是,這進入身體內的莫名能量,開始極端挑釁着他們體內的精血,此消彼長之下瘋狂的侵襲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仙術查克拉源源不斷的供給着,但是神血就是那麼多。而且在聖魔光的壓制之下,戰鬥力大減,處於被蠶食的狀態,每個人虛弱到了極點。

最爲難纏的恐怕只有雷族四長老了,赤流光無視着聖魔光的影響,不斷的抵抗着仙術咒印的力量,竟然隱隱有克服咒印的趨勢,對此秦守可不會像正人君子一樣的對他留手,須佐能乎毫不猶豫的揮拳將其瞬間重創。口鼻溢血的慘叫着被須佐能乎的長劍貫穿身軀,這並不是十拳劍。只是普通的凝聚的劍刃罷了,雷族四長老重創受傷之後。秦守並不急着殺他,順便清掃其他幾名海皇殿和雷族的高手,八人統統都痛苦的倒在了秦守面前。

“咻咻咻!”

咒印的力量周而復始的變得極爲強大起來,一步步的將其神血蠶食乾淨,所有人開始口鼻溢血,瘋狂的噴出鮮血,那些鮮血嫣紅且鮮豔,流淌着光澤,那是他們體內的精血,所有潛能的來源,但是就這麼硬生生被咒印的力量逼出了體外,相當於直接剝奪了半條命。

咔咔咔……

雷族、海皇殿等諸多大族以及各大傭兵團的團長紛紛駭然變色,因爲他們族內的所有象徵其長老的生命靈牌紛紛碎裂了,一般情況下,這就代表着他們徹底的魂飛魄散,族內的高層齊齊的震驚不已,連續召開緊急會議,一時間噩耗傳遍了全族,傭兵團的諸多團長更是焦急不已,他們聖域供奉的精血契約竟然紛紛碎裂了,這也是代表着他們的死亡!

很快消息傳遍了整個大陸,舉世震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陸竟然一夜之間死去了近兩百名的聖域高手!!這震撼的消息不亞於驚天的噩耗,整片大陸陷入了深深的惶恐之中,各大勢力都被震動了,而且十聖至尊也聞聲而動,甚至有個別至尊已經開始着手大規模調查了,一切的一切,肯定與魔族的動靜密不可分,有着極爲密切的聯繫,甚至嗅覺敏銳的人,已經聞到了陰謀的氣息,氣氛變作風雨欲來的山嶽壓落般的沉重。

這一舉動,不啻於偷天換日,仙術的力量幾乎是改寫了他們所有人的命運,給他們每個人以仙術力量重新塑造了一遍身軀,從此之後,所有人的力量統統都來源於咒印!

“噗噗!”

其中有三名聖域高手因爲無法承受體內的神血和仙術的對撞反噬而爆體了,其他的聖者統統都扛了過來,所有人都如同剛剛從水裏撈出來似的,大汗淋漓,虛弱至極的睜着眼睛,痛苦的哀嚎不已,感受着身軀的變化,驚叫連連:“秦守!你……你對我們幹了什麼?!”

秦守淡淡的說道:“沒什麼,只是幫你們換了一下血。”

直到這個時候,他們才猛然發現,自己體內的所有神血統統都不見了,聖域的實力也蕩然無存,統統都變成了廢人,對一名聖域高手來說,最大的痛苦不是死亡,而是曾經一怒滄海寒,伏屍百萬的力量被剝奪了!這簡直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我、我的修爲都被剝奪了!”

“神血……神血世家的榮耀,我體內的精血都沒有了!”

“好狠毒的心,讓我們所有人變成廢人……你……”

冷月三人心驚膽戰的看着秦守冷漠的表情,不由得心頭髮顫,秦守一出手竟然廢掉了百名聖域高手的修爲,難不成他單純的只是爲了報復?這也太狠毒了,這恐怕比殺了他們還難受,高高在上的聖域高手的力量被剝奪,不啻於將他們從皇帝的位子趕下來變成乞丐一樣!

“你們現在並不是廢人!”秦守淡淡的說道,“我把你們曾經的力量都剝奪了,但是我賜予了你們新的力量,具體如何運用,你們恐怕不需要我來教吧!”

秦守這話簡直是天籟之音,所有人頓時精神一震,連忙潛心感受一下身軀的變化,好像秦守真的沒有說謊,雖然原本體內的神道精血已經沒了,相當於自身已經從族羣中被剝奪了名位,但是看似空蕩蕩虛弱的身體內卻多了一股聞所未聞,前所未見的力量,這股力量純正浩大,而且彷彿無邊無際,動用起來,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龐大的彷彿沒有界限,用之不盡,取之不竭!

黑色的怪異不同的紋路遍佈全身,如同火焰的紋耀,但是帶來的是極強的力量,原本還是普通凡人的他們此時重新擁有了聖域的力量,而且還是仙術的力量,感受不到一點兒魔氣,並不是魔族的所謂奸細,這一點毋庸置疑,所有人心頭都不由得吃了定心丸,鬆了口氣。 「也許你已經感覺到了,我和一般人不同,但你卻無法準確說出不同之處。我想,你現在已經猜測起我的真實身份了。你猜的沒有錯,我正是異類,是你的同族。」

女性千夫長——零道出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她的這番話讓希菲爾和青都睜大了雙眼。而光影此時則顯得很平靜,因為他早就知道零的真實身份。

「口說無憑,你該怎麼證明這一點?你至少展示一下你的能力吧。」

青很謹慎,她並沒輕信零的話,反而質問起零的能來。

「我已經很久沒有使用過能力了呢,你說對吧,光影。讓我想想,我該用什麼方式向你們展示我的能力。」

在聽了青的話后,零回頭吐槽了光影一句,然後思考起該如何將自己的能力展示出來,畢竟她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使用能力了,她幾乎忘記了使用能力的感覺。

而光影本來想提醒零不要在這兩個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代號,但他想到之前零在和自己對話之時已經說出了自己的代號,於是就收回了到嘴邊的話語。

「我的能力不強,你們可要看仔細了。」

零這時也想好了展示能力的辦法,她伸出手指捲起一撮頭髮,輕輕一扯,將那縷髮絲仍在地上。一秒過去了,什麼也沒有發生,青剛想質問零剛才到底做了什麼,她就發現地上的頭髮變了顏色,原本呈棕色的頭髮此時竟被漂白了。

零注意到了青眼中的驚訝,於是她就輕輕捏起了地上的那一撮頭髮,不過,當她剛把那一縷髮絲平舉到自己眼前,一陣風吹來,就把她手中的頭髮吹散了。一根根白髮隨著風化成了無數片細小的灰燼,飄在周圍的空氣中漸漸失去了蹤跡。

零所展現的這一幕讓青和希菲爾有點發懵,她們思考了一會,但卻依舊沒有想明白零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這就是你的能力嗎?我不明白,這究竟屬於什麼能力?」

希菲爾質問著零,她想不明白零剛才到底展示了什麼能力。

「先別管什麼能力,你先說,你承認這是能力嗎?你承認我是你的同族了嗎?」

零反問道,她故意設了一個懸念。

「雖然有點詭異…但我能感覺出來,這的確是我們的能力,你和我的確同屬一族。那麼,你也該回答我的問題了吧,你究竟擁有什麼樣的能力?」

「既然你承認我是你的同族,那我究竟擁有什麼就不重要了,希菲爾。我不會告訴你我的能力,我的能力除了我自己以外沒人知道。即便組織里有那麼一兩個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但他們也不知道我所擁有的能力。

不過,縱然你們不知道我的能力,你們也有機會把我逼到絕境中了,因為你們掌握了我的真實身份。你們知道,組織對於異類一向是不留情面的,如果你們在組織的時候感覺我或者他背棄了承諾,你大可向其他人說出我的真實身份,讓我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這樣一來,你們就拿住了我的軟肋,我們就對等了。

那閑話不多說了,你們也該做出選擇了。」 “這股力量名爲仙力,如你們所見,絲毫不亞於神力,擁有了仙力,可以與神力一樣,免疫聖魔光,而且還能無視神靈場域的威壓,更是能給你們源源不斷的力量補充!而且你們現在不過是咒印一的狀態,等你們進入咒印二的時候,將會獲得超越你們巔峯時期的力量!”秦守無不蠱惑的說道。

真正的實地感受就是最大的招牌,失而復得的力量重新回到身體之中,頓時讓所有人喜極而泣,上百名的聖域高手心中的大石頭落下了,心驚膽戰的聽着秦守的話,當聽到秦守親口承諾他們的力量竟然能超越自己的巔峯時期,不由得紛紛心動不已,同時又頗爲疑惑,不知道秦守到底打的什麼算盤。

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有人小心的問了出來:“不知道閣下,到底想要我們怎麼做?現在我們不過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閣下宰割,還請閣下說一句明白話。”

秦守微微一笑,說道:“很簡單,我希望你們從今以後,歸入我的麾下,成爲我的下屬,爲我效力!”

“這……”衆人面面相覷,心頭驚顫,沒想到秦守竟然如此大魄力,竟然要求他們所有人爲其效力,不論是大陸哪一方的實力,都不曾擁有百名以上的聖域高手啊!秦守這是想一步登天,一躍成爲大陸第一勢力啊!不過現在細細想來,似乎……秦守真的有這樣的能力!

秦守可是揮手之間,就製造出一百多名聖域高手,還賜予了他們不弱於以前巔峯時期的力量,相當於脫胎換骨,這樣的能力,恐怕即便是十聖至尊也很難做到啊!他們當然不知道。秦守只不過是施展了咒印,仙術力量是來自於大陸的自然力量,而且還與他們本身的聖域修爲有着密切關係。秦守基本上什麼都沒做。

“現在你們身體中的神血都被排出體外,相當於你們徹底的身死了。恐怕大陸上已經傳遍了你們死去的噩耗了,你們現在等於是被逐出了族羣,除了我這裏可以容納,你們已經無路可走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們現在擁有了我的力量,知道了我的祕密,我不允許自己的底牌被外界知曉。所以,你們也無從離去,因爲你們的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間!”秦守冷冷的說道。

果不其然,所有人統統臉色驟變,沒有人懷疑秦守說話的真實性,秦守既然有能力賜予他們如此強大的力量,又如何做不到輕而易舉的收回呢?到時候他們成了普通人,想要殺滅那只是彈指之間,真的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小命被秦守捏在的手中,他們不由得如履薄冰。

“況且跟着我。你們也並非沒有自由,只要不暴露身份,天下之大那裏都可去的。而且跟着我,我還會賜予你們更深層次的力量,超越你們曾經的巔峯時期的力量!仙術的力量是與神靈的力量等同的!”秦守拋出了最大的籌碼,誘.惑的說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站在大陸的最頂峯!”

大棒加甜棗,外加上根本沒有退路的強行威壓下,所有人統統都被迫臣服於秦守的淫威之下,恭敬的跪倒在地。齊聲道:“我等願意臣服”

“叮~提示,得到聖域高手的臣服。信仰力加1w。”

“叮~提示,得到聖域高手的臣服。信仰力加5w。”

“叮~提示,得到聖域高手的臣服,信仰力加8w”

“……”

秦守面無表情的踱着步伐,並沒有讓這些人起來的意思,默不作聲的打量着,其實是在接納信仰力,並且通過信仰力的多少來鑑定其忠心程度,全部收攏完畢,秦守一口氣收穫了四百五十萬信仰力,果然修爲越高,信仰力越是雄厚,這些人良莠不齊,而且也沒有什麼忠心可言,但是被壓迫之下,同樣會奉獻信仰力,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嚐到了足夠的好處之後,信仰力自然會源源不斷的提升上來。

“你,站起來!”

秦守拍了拍跪在自己面前的一個白衣中年男子的肩膀示意他站起來,中年男子濃眉大眼,有些受寵若驚的站起身來,頗爲恭敬的看着秦守,秦守看了他一眼,此人賦予的信仰力竟然足足有十萬,已經算是相當忠心的程度了,側面說明此人徹底認命了,至少不會有二心。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墨霜,飛雪傭兵團的聖域供奉!”被稱爲墨霜的中年男子朗聲迴應道。

秦守點點頭,說道:“從今以後,你就是他們的統領了,我會賜予你超越你巔峯時期的力量。”

“我?!”墨霜有些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驚訝不已的長着嘴巴。

“沒錯,就是你!”秦守點頭道,隨後淡淡的說道,“你們不久之後就會明白,仙力是可以擁有強大感知能力的力量,我雖然看不穿你們內心的小心思,但是卻能感受到你們的忠誠和虛僞,勸你們不要有半點兒小心思!從今天起,他就是你們的統領!”

秦守遞給墨霜一個黑色的藥丸,赫然就是催化進入咒印二階段的‘醒心丸’。

墨霜眼睛中閃過一絲遲疑,但是隨即一想反正都山窮水盡了,不見得秦守會加害自己,於是張口吞了下去,隨後就有了極大的變化,通體冒着黑色的煙霧,彷彿要魔化似的身軀在劇烈的燃燒着,秦守擡手爲他灌注下仙術力量幫助消化藥力,如此一來,就跳過了假死狀態,不一會兒就消化完畢。

“嗷嗷嗷!”

不似人聲的野獸般的嚎叫聲中,墨霜身體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秦朔這才發現墨霜同樣是天之咒印,整個人身體拔高了三尺,彷彿黑麪岩石巨人一樣,頭髮瘋長,迅速變成了灰白,雙眼變成了棕褐色,指甲更是鋒銳難當,其身體內流淌着爆炸式的力量,赫然進入了咒印二狀態。

與此同時,墨霜身體中爆發出聖域頂峯的力量,從聖域初級直接跳到了聖域頂峯!!頓時讓所有人目瞪口呆,震驚的同時心中還帶着濃濃的羨慕和火熱,墨霜和他們起點一樣,甚至根本不如他們,若是他們也能得到那樣的藥物進入更高層次,豈不是修爲能得到更恐怖的提升,甚至……進入尊者也有可能?! 「聊了這麼多,你們也該做出選擇了。你掌握了足以讓我喪命的秘密,而我也掌握了你們的生命線,我們是對等的。所以我想,現在的你們應該沒有理由拒絕我們了。」

零不打算繼續和希菲爾兩人聊下去,她認為自己透露的消息足以讓希菲爾和青做出正確的選擇了,於是她就站起身來,後退一步,以放鬆的姿態倚在桌旁,等待著希菲爾和青兩人做出回應。

「希菲爾,這傢伙沒有說明自己的能力,她真的是你的同類嗎?我們能相信她的話嗎?」

青是最為優秀的治安官之一,可她卻無法從零那平靜的臉上判斷出零的真實情感,這讓青感覺,零的內心就像是深淵一般難以觸及。加上青並沒有接觸過太多的異類,她沒法做到憑感覺識別出異類,所以她不能夠確認零所道出的身份是否真實。正因如此,青才不能夠相信零的話,她總覺得零對自己隱瞞了什麼,她總覺得零隨時會對自己和希菲爾下黑手。

青也知道自己無法判斷零的話是否為真,所以她就詢問起希菲爾的看法。希菲爾畢竟是異類,而她對於異類的感覺自然比青更為準確。如果零也是異類的話,希菲爾是能夠感覺出來的。

「青姐姐…這傢伙的確是我的同族。我知道青姐姐不相信她,可是現在我們除了相信她之外,還有別的路子可走嗎?這傢伙說得沒錯,如果她的身份一旦暴露,那她的性命就必然會受到威脅,而我們正好可以抓住這一點,以此自保。

而且,這傢伙本可以強行帶我們走,可她卻冒著喪命的危險與我們達成了平等關係,所以我想,我們還是能夠相信她的話。」

希菲爾這麼回應著青,她認為零的態度還是足夠真誠的。而青在聽了希菲爾的話后,則陷入了沉默。

「不愧是我的同類,居然這麼快就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人類有時候就是太固執了,你說對吧,光影。」

零見希菲爾做出了肯定的答覆,她難免會藉機吐槽了光影一句。

「如果你想說我固執,你大可不必用暗諷這種手段。」

光影無奈的搖搖頭,他並沒有回應零太多話語。光影的目光始終聚集在青臉上,他在等待青做出選擇。

『掌握了足以讓那傢伙喪命的秘密,我們倒是可以免受一死,可在一切結束之後,我們的生活真的還能重歸平靜嗎?我們知道的太多了,那些傢伙必然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即便他們沒法奪取我們的性命,那他們也會各處安插眼線來監視我們,我們會徹底喪失自由。

也是啊…倒頭來我們都處於不利的那一方,只是我們的處境稍微好轉了一些罷了。如果反抗,就必然會在此喪命;如果順從,至少還能和希菲爾繼續活下去,繼續創造回憶,即便不像以前那樣自由了,但只要和希菲爾在一起,自不自由也都無所謂了。』

青思考了有一會,才終於開口了,她說出了自己的選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