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不少人身上的傷勢還不輕,但此刻心情都還算是不錯。

「從此以後,咱們就在這縱情享受生活了!」崔慶輕笑一聲。

「哈哈,親愛的,我回來了!」庚俗幾人更是大笑。

在這,他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有牽挂的愛人。

林楠輕笑。

「都去吧,以後有事,就來這裡找我好了。」

「哈哈,那還客氣什麼,走了!」庚俗等人大笑一聲,直接逍遙自在去了。

就連洪辰等人打了個招呼,也各自離去了。

回到地球,這是他們的家園,總算可以好好放鬆一番了。

之前接連五天的大戰,所有人傷勢都不輕的。

回到家,爹娘都在,周穎關悅徐曉雯三女也在新城家裡,林楠的歸來,讓他們高興。

林長河夫妻第一時間走進廚房準備起來。

不多時,熱騰騰的飯菜端上桌。

難得的,林楠拿出靈酒仙釀,一家人靜靜的坐在一起喝了起來。

沒幾天了!

一旦確定,林楠就要離去了。

雖然分身還在,但終究只是分身,不是本尊。

倘若是本尊真的隕落輪迴之眼中,分身也將最終消散。

混沌晶魂,最多維持五十年的時間而已。

林母看齣兒子的心事,但都沒有多問,周穎三女早就知道一些,上次林楠的突然間歸來,就是因為心事。

而今,又是如此。

靜靜的,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聊天。

和諧,幸福的家庭。

若是沒什麼事,林楠真希望這麼一直延續下去。

但眼下,不行!

他必須去做,否則地球這座仙神墓地的復甦,太過可怕了,地球擋不住!

死傷無數!

晚上,四人回到鳳凰山下的仙宮中,攬著懷中的愛人,四人坐在一起。

突兀的,林楠有著一個想法。

「我們要孩子吧。」

頓時,三女齊齊一愣。

「嗯?」

這個念頭,之前他們並沒有真正考慮過,只是林母他們在催促而已,而今從林楠口中說出來,還真是有些猝不及防。

「你確定?」周穎看向林楠。

林楠鄭重點頭。

關悅徐曉雯二女這一刻也都看向林楠。

這可不是頭腦一熱的決定。

這一刻,三女沒有驚喜,有的只是擔心。

「會很危險嗎這次?」周穎靜靜開口問道。

林楠點頭,隨即將這次的事情道了出來,對於他們不需要什麼隱瞞。

當聽聞林楠要進入輪迴之眼,可能再也回不來的時候,三女的臉色可想而知。

哪怕是還有一具分身在,也是林楠他自己,但依舊不一樣。

而且,可能會死,再也回不來了!

要孩子,這一刻她們也理解了。

「好,那就讓我們給你都生一個孩子好了,你以後不回來,我們就天天欺負你兒子!」徐曉雯賭氣的說道。

林楠聞言,頓時輕笑一聲。

「傻妮子!」

這一晚,林楠很滿足,沒有任何的控制,甚至動用特殊手段配合,想要一個孩子。

他的時間不多了。

五天!

與此同時,此刻地球上,八大分身都在坐鎮各地。

其中一座空間屬性分身正在悄然間煉化混沌晶魂,這是林楠準備留下的一具分身,也是林楠的最強分身。

雖然本尊離去,但這具分身擁有林楠的一切,算是他在地球的一種延續,一種特殊守護。

同時,另外幾具分身也沒有閑著。

坐鎮的坐鎮,忙碌布置的,在開始布置起來。

本尊這邊,林楠儘可能的想陪著家人。

這是最後的時間,就那麼幾日。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要趁著這個時間,安排好一切。

大量的珍寶,林楠交給了陳聽雨,交給了周穎,蔣鑫他們。

他們將是守護地球的主力。

自己這一走,守護的任務便落在了他們身上。

空間屬性分身儘管還在,但基本上無法出手,否則會加快混沌晶魂的消耗。

很明顯的,林長河夫妻二人都能感覺到一些,這幾日林楠就圍繞在他們身邊。

白天,在家。

晚上,在仙宮造小孩。

緊張,溫馨,而美妙!

終於,四日一晃而過,在林楠看來,太快太快了。

該交代的,該留下的,都留下了。

自己也該動手了。

他沒有給爹娘說什麼,但他們都明白。

崔慶洪辰蔣鑫林鵬等人都到了。

他們知道一些事情,雖然嘴上沒說,但擔心異常。

他們能做的,就是這一刻起替林楠鎮守好這個世界。

鳳凰山腳下,仙宮外,不少人都趕了過來,要送別林楠。

「好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我會徹底封鎖這個世界!」林楠開口。

眾人默默點頭。

隨即下一刻,林楠再沒有耽擱。

心中微動,無盡的皇道之氣湧現而出。

剎那間,在整個地球的上空,一尊巨大無比的虛影神像展露而出。

人皇像!

全世界各地,一座座人皇神像顯露神威。

「我林楠,以人皇之名,今日塵封地球百年,防外敵入侵,需要無數地球子民的協助!」

一道沉喝,在天地大地綻放開來。

林楠的聲音,直接響徹在地球數以百億人的耳邊,心底!

這一刻,無數人齊齊一震。

隨即,毫不遲疑的,無數人放下手上的一切,靜靜看著高空中的神像,獻身最虔誠的禱告。

「拜見人皇!」無數人發出吼叫聲。

恭敬之極!

「人皇萬歲!」

「人皇無敵!」

一道道最虔誠的話語,顯露著林楠在地球人民心中的地位。

這一刻,大量的皇道之氣湧現,齊齊朝高空中涌去。

原本就浩蕩的皇道之氣,這一刻更為濃郁,更為壯觀,遮天蔽日。

而且,還在增加! 此情此景,萬一被蕭姨碰見的話會是什麼反應?

方逸天簡直是想都不敢想,說起來他沒跟蕭姨見過面,彼此間不認識,而他一個大男人的卻是在林家別墅後院的泳池中游泳,到時候該怎麼解釋?

說自己是林淺雪的保鏢?

這天地下有哪個保鏢在任職期間還有閑情的跑下泳池中游泳的?說得過去嗎?肯定說不過去!

更重要的是,此刻的他可以說是一絲不掛,由於是本命年之故,他身上還很拉風騷悶的穿著條紅色底褲,要是就這麼跟蕭姨見面肯定是把對方給嚇壞了。

更嚴重的,指不定蕭姨會二話不說的打電話報警說什麼有陌生的男子在非禮女性意圖不軌等等,這麼一來可就遭了!

方逸天心中不禁暗暗叫苦,責怪自己剛剛不該表演什麼後空翻轉體360度跳水,自己一跳之下動作非但沒完成,而且還直接砸在了水面上引起了巨大的轟響,而恰巧這時候蕭姨剛好回來所以聽到了這聲巨大的聲響於是便以為林淺雪在泳池裡游泳。

不過這時候再怎麼後悔也沒有用了,方逸天已經在心裡做好最壞的打算,萬一被蕭姨發覺自己在游泳也只好聽天由命,百口莫辯了。

關鍵時刻方逸天鎮定住了自己的情緒,他目光一瞥,看到了放在泳池的椅凳上的衣服,暗想趁著此刻自己趕緊上岸然後飛快的穿上衣服,按照自己穿衣服的速度,最多只需要幾秒鐘就搞定了。

打定主意之後方逸天正準備悄悄的走出泳池,可這時,蕭姨那甜美膩人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小雪,好呀,你不回答蕭姨的話是吧?那蕭姨就過來找你嘍,今天也挺熱的,正好蕭姨也想游泳清爽一下!」

「什麼?」方逸天心中一驚,「噗!」的一聲,口中含著的池水噴吐了出來,腦袋轟然炸開,暗想蕭姨也要過來游泳?天吶,那豈不是……要直接被她撞見了?

接著,方逸天便聽到了一陣輕微的朝著泳池便走過來的腳步聲,這時候要想上岸穿衣服是不可能的了,方逸天只好潛水游到了泳池池壁的陰暗面,意圖躲避蕭姨的目光。

隨後,方逸天便看到一條窈窕的白色身影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跳下了水中,「撲通」一聲,水花四濺。

顯然,蕭姨已經跳下了水中,與此同時方逸天也潛下了水底下,在水中他便看到兩條修長白皙的腿在水面下滑動著。

她泳裝之下的身材略顯豐腴但卻又不失其苗條,身上的泳裝完全勾勒出了她那豐滿玲瓏的曲線,雪白晶瑩宛如凝脂般的肌膚像是在向世人詮釋著什麼才是冰肌玉膚,完美至極!

光是從身材以及肌膚上看去,這像是一個少女身上的肌膚,可是蕭姨既然是林淺雪的二姨那少說也有三十多歲了,而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卻能保持如此的身材以及肌膚,如果不是方逸天親眼所言他是決計不敢相信的。

方逸天突然慶幸的發覺蕭姨跳下水時是背對著他的,所以一時間蕭姨還沒有發覺他的存在,趁著這工夫,方逸天又細細的大量並且觀賞蕭姨穿泳裝時的傲人身段,一邊看還一邊不住的點頭,心中忍不住暗道了聲——

「光看著背面便知蕭姨絕對是個極品美女級別的女人,因為上天是公平的,如此完美的身材、肌膚老天爺絕對不會讓它配在一個醜女的身上……天吶,蕭姨還如此的凶氣側漏?該死,這至少也得有E吧?」

就在方逸天正在驚嘆之際忽見水底下的蕭姨雙腿一曲一伸,雙臂一劃,頓時整個人便來了個180度的轉身,方逸天整個人猝不及防,還沒來得及躲開就與蕭姨正對面而視了!

可想而知,這一刻,蕭姨臉上的表情是如何的驚詫與震驚,她本以為自己轉身過去后看到的是自己的侄女林淺雪,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看到的人卻是一個陌生的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的目光還來不及從她的身上上移開!

當下蕭姨想到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報警,竟見她奮力劃出水面,那種倉促的動作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半路上碰到個攔路打劫的色狼一樣!

方逸天那一刻也怔住了,天地良心,他可是沒想到蕭姨會驟然之間轉過身來,要是知道的話他雙眼的目光也不會顯得如此的無恥了。

看著奮力劃出水面的蕭姨,方逸天心中暗叫不好,心中禁不住苦笑一聲,這誤會還真是鬧大了!

「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我要去報警!」

蕭姨浮出水面之後驚慌失措的說著,那張艷若桃花般的臉蛋早已經緋紅一片——無端的在泳池中撞見一個陌生的男子,任是蕭姨這種見過大風大浪的女人也禁不住面紅耳赤起來!

「報警?」

方逸天心中一驚,心知絕不能讓蕭姨走上去報警,不就是這點小誤會嘛,當面解釋一下不就好了,何必要報警鬧得天下皆知呢?要是鬧開了,可想而知,他指不定要背上個跳下黃河也洗不清的罪名。

當即,方逸天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潛水飛快的遊了過去,在蕭姨驚慌失措的眼神中,這廝很是無恥的一手捂住了蕭姨那精巧艷紅的櫻唇,一手緊緊地攔住了蕭姨的雙臂,讓她暫時動彈不得。

這一刻,蕭姨心中的震驚之色可想而已,這點可以從她那雙水汪汪的充滿了驚詫之色的桃花眼中可見一斑,這些年來她哪裡無緣無故的被一個陌生男子如此緊緊的抱住過?

天吶,那一刻,她心中更加堅定她是遇人不淑碰上猥瑣下流的色魔狂了。

蕭姨在池水中拚命的掙扎著,雙腿在水底下拚命的划動著,妄圖掙脫開方逸天的擁抱,可是,在方逸天那有力的雙臂之下她任何形式的掙扎都是徒勞無功的。

看著蕭姨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桃花臉上的憤怒之色,以及她緊皺著的柳眉,方逸天心中不又嘆息一聲,這麼一來這個誤會只怕要是更加加深了。

他也想放開蕭姨,可是擔心一旦鬆開手后蕭姨大喊大叫把別人引進來,那真是玩完了。

沒辦法,方逸天只好繼續毫無人性的緊緊控制住蕭姨的身體,深吸口氣,說道:「你好,我叫方逸天,想必你就是蕭姨了吧?介紹一下,我是你的侄女林淺雪的私人保鏢,我是怕你產生誤會要去報警之類的所以才不得不這樣做。」

「事情的前因後果是這樣的,你的侄女林淺雪開車去機場接你,而我一個人在別墅里覺得悶熱就來游泳了,說實話我絕對沒有料想到蕭姨你會回來這麼快,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會跑來游泳。我剛下泳池游泳你就回來了,我一個陌生男人怕你見到了會產生誤會就本想一直躲在泳池裡,沒想到你也下來游泳,不巧的是還被你撞見了,所以怕你亂喊亂叫我只好捂住你的嘴巴!」

「你放心,我絕對沒有別的什麼企圖,從上幼兒園到小學我都是拿『三好學生』獎狀的,對於我的為人品質你放心,我不會對你怎樣,我只是怕你報警啊亂叫啊什麼的所以一時情急之下才會捂住你的嘴巴!」

方逸天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蕭姨的臉色,當他看到蕭姨的臉色較為緩和之後他繼續說道:「你聽明白了嗎?明白了就點點頭,要是聽不明白就眨眨眼睛。」

蕭姨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著方逸天,聽了方逸天的話之後她的眼睛竟是不由自主的眨個不停。

方逸天見狀后心中頓時鬱悶不已,撞牆的心都有了,他心想:「難道自己的表達能力就這麼差?說了半天她還是不明白?想當初我寫作文的時候最低的一次也就是得到個65分而已,從沒有在60分以下,難道自己說得還不夠明白?」

沒辦法,方逸天唯有繼續解釋道:「呃,是這樣的,我呢,是你的侄女林淺雪雇傭的保鏢,不是什麼私闖民宅翻牆作案的登徒子採花賊之流,請你千萬不要誤會!從小到大我可都是三好學生!其實我也不想這樣捂著你的嘴巴,如果你答應我我鬆開手后你不大喊大叫那麼我就鬆開手,聽明白沒?」

方逸天說完后一看,蕭姨依然是眨巴眨巴著一雙大眼睛,這些方逸天徹底懵了——干他娘的,到底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還是這位蕭姨的理解能力有問題,怎麼從頭到尾一直見她眨眼睛?

「你、你還不明白?意思是要我再說一遍?」

方逸天語氣已經顯得很無奈,這可是有傷自尊的事,解釋了半天對方還是一個勁的眨巴著眼睛,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語言表達能力出錯了。

這時忽見蕭姨猛然搖了搖頭,口中「唔唔」著示意方逸天鬆開捂住她嘴巴的手,方逸天暗嘆一聲,便稍稍鬆開了捂住蕭姨嘴巴的左手。

蕭姨這才美目含煞的看著方逸天,憤聲說道:「我是眼睛進水了,所以才眨著眼睛,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只顧自己在說啊說啊的,一點都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快放開我!」

方逸天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蕭姨的眼睛進水了刺疼之下才會一個勁的眨眼睛,看來並不是他的表達出了問題。 濃郁的皇道之氣,這一刻瘋狂湧現而出!

這一刻,人皇親自顯化,需要億萬地球子民協助,為了守護地球,雖然不知道為何要如此,但他是人皇,是所有人醒信賴的守護者。

義無反顧的,給以全部的信任支持!

無數人的能量,是恐怖的。

與此同時,林楠體內儲存的無數皇道之氣,這一刻也同樣井噴而出,齊齊在高空中顯化著。

不是一時半會,這種情況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之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