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靖安在卧室里轉了一圈,找到了自己的一個筆記本。

翻看了前面幾十頁。

發現了一個叫安清歡的女孩。

幾乎所有的日記,都是跟她有關係的。

他能得到一個結論——自己很喜歡她。

可安清歡呢?

她現在在哪兒?

為什麼父親說,自己高攀不起她?

難道她是有錢人家的女兒?

傅靖安把筆記本,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轉身出去找父親。

沒看到方樂蓉的身影,只有父親在忙碌的疊衣服。

傅靖安走上前,斟酌再三,開口問:「爸,你剛才說的安清歡,是誰呀。她現在在哪兒?」

傅父聽他提起安清歡,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瓮聲瓮氣道:「不是誰,一個無關緊要的人。我哪裡知道她在哪裡?你把東西收拾一下,明天我們要去崇明市區。」 傅靖安見父親如此避諱,心裡愈發肯定,安清歡與自己關係不同一般,「為什麼突然要去崇明?」

她聽方樂蓉說了,自己的老家就在A市的鄉下。

後來讀書也只跑到了市區。

崇明離A市那麼遠,這麼著急的搬到那邊,難道是為了避開安清歡和慕家嗎?

「爸,是不是慕家害的我失去了記憶?他們為什麼針對我?因為我喜歡安清歡?他們家的兒子或者親戚跟我是情敵嗎?」

傅靖安一連串的發問,惹怒了傅父。

他把手裡的衣服摔在了床上,大喊道:「張口閉口慕家!我看你還是沒得到教訓!的確是慕家把你弄成的這樣,難道你要去找他們報仇嗎?你別自不量力了!傅靖安,咱們是老實本分的命!鬥不過人家!他們動動小指頭,就能把你置於死地!」

「馬上收拾東西跟我去崇明,再也不要回來。不然,你自己留在這裡吧,我不會再管你死活。你也別拉阿蓉下水。她是個好女孩,為了你連命都不要了,你但凡有點良心,都別去禍害她。」

這次,方樂蓉幫他把兒子救回來。

傅父已經覺得虧欠她很多了。

若是兒子再跟慕家有牽扯,並禍及方樂蓉,那他只能以死謝罪。

傅靖安沉默的望著父親半晌。

而後,轉身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傅父也不搭理他。

……

等把行李都收拾好了,傅父給方樂蓉打了電話,問她那邊怎麼樣了。

電話剛接通——

便聽到那邊方樂蓉說,「傅叔叔,我已經到門口了。您跟靖安準備好了嗎?」

「好了。」

傅父走出門,掛斷了電話。

看到方家的幾個孩子,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

方樂蓉把行李放在了客廳里,掃了一眼,沒發現傅靖安的身影,奇怪的問:「靖安呢?他怎麼沒在家?」

「剛才還在呢……」

傅父話說了一半,忽然想起來什麼,不由道:「壞了!」

「怎麼了?」

方樂蓉問。

傅父懊惱的抓了把自己的頭髮,說:「剛才他一直在我耳邊嘀咕慕家和安清歡。我就告訴他,是慕家害的他。他聽完這話,就沒影兒了。我還以為,他出去收拾行李了。樂蓉,你說,他會不會去慕家了?萬一慕家的人看到他……」

那不是羊入虎口嗎?

慕家能放過他一次,怎麼可能放過第二次?

方樂蓉聽言,不由得心慌意亂。

但她還是鎮定的說,「傅叔叔,你別著急,他身上沒錢,咱們先到處找找。實在找不到,再去慕家看看。」

「好。」

幾個人開始找傅靖安。

……

傅靖安離開家,腦子有些疼,扶著牆,站了一會兒,非但沒好轉,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他捂著疼痛的腦袋,一步步的向前走。

不知不覺間,來到一處老樹下。

望著參天的大樹,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個畫面。

但沒等他細想,畫面便消散的無影無蹤。

不行。

他不能跟著父親和方樂蓉離開A市。

既然是慕家把他弄成的這樣,那只有找到慕家的人,才有辦法恢復記憶。 第2108章雙生花:只要發現他,馬上解決

傅靖安沒有百分百的信任方樂蓉,和所謂的父親。所以,自從回到了家裡,他便把藏起來的錢,隨身帶著,沒有給任何人。

眼下,決定離開傅家,他用私藏的錢雇傭了一輛摩托車。讓車主載著他,到了一處地下買賣身份證的地方,買了個偽造的身份證,而後在市區的城中村,租了處房子。

落腳后,他四處打聽慕家的消息。

得知了慕家確切的地址,偷偷地去了慕家好幾次。

只不過,他沒跟慕家的人接觸,而是遠遠地觀望,看他們都在做什麼。

漸漸地……

熟悉了慕家的每張臉孔,他結合自己聽來的消息,將慕家所有人的關係都梳理清楚,並且跟他們本人的照片,做了對比的圖。

但只有這些不夠。

他依然沒發現安清歡的下落。

據說,安清歡是慕家的養女,也是慕家兒子的童養媳,但沒人能說清楚她的去向。

傅靖安在慕家門口,蹲點了半個月,那個謎一樣的女孩,始終沒出現。

她去哪兒了?

難道慕家對她也下狠手了嗎?

傅靖安在安清歡的名字上,打了一個問號。

必須找到安清歡。

她是一切的關鍵。

傅靖安決定買通一個慕家的傭人,跟他打聽,安清歡的消息。可是,他手裡的錢並不多。方樂蓉前去非洲找他,只拿了五萬塊。

除去機票、吃住和其他開銷,剩下了三萬五。

他用了一部分,還余兩萬八。

慕家那麼有錢,傭人的薪資肯定不菲。

想用兩萬多,打動他們,簡直是天方夜譚。

傅靖安思考了一番,還是覺得打工賺錢最緊要。

可手頭的身份證是假的,正式的單位肯定不能去。

唯一能去的,便是體力活了。

傅靖安在非洲過得並不好,跟著方樂蓉又風餐露宿的,也沒緩過來。

肩不能扛,手不能提。

跟那些吃苦耐勞的農民工比,沒有任何優勢。

因此,連著找了工作好幾天,非但沒賺到錢,反倒搭進去了不少。

傅靖安有些氣餒。

也許……

自己不該在慕家這邊耗費太多的功夫,而應該跟著父親和方樂蓉去崇明。

那兩個傻子,肯定願意養著他,不用再受苦了。

當然,這個念頭一閃而逝。

他若是能安安穩穩的做一個失憶的人,也不會逃出傅家了。

早上——

傅靖安照舊出門,想去再找找工作。可天公不作美,剛出門便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他打開傘,向前走了幾步。

改變主意,決定再去慕家一趟,撞撞運氣。

說不定,能碰到安清歡呢?

……

另一邊,慕家——

慕洛琛將報紙放在桌子上,抬眸望向周文達:「還沒找到人嗎?」

「沒有。」

鑽礦方圓百里都搜索了好幾遍,傅家也派人去找了。

但依然沒傅靖安的消息。

他跟方樂蓉好像人間蒸發了,到處都找不到。

傅靖安的身份證,也沒有使用記錄。

周文達覺得,可能這兩人已經死在了非洲。

再也回不來了。

「先生,要不要讓非洲那邊的人停止搜索?出入境記錄那邊,會繼續盯著傅靖安的,只要他一回國,便會發現他的行蹤。」

「可以停止那邊的搜索,但國內的要加強。清歡這幾天要回來了,我不想出任何岔子。」頓了頓,慕洛琛補充道:「這次,不需要再留他的命了。只要發現他,馬上解決。」 第2109章雙生花:擦肩而過

傅靖安就是一個禍害。

他再接近清歡,指不定又要惹出什麼禍端。

所以,這次一定要了結了他。

「是。」

周文達微微頷首,默默地出去傳達命令。

……

天空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空氣中散發著清新的味道和淡淡的花香。

傅靖安躲在大樹後面,用望遠鏡,目不轉睛的盯著慕家的方向。

一輛又一輛車停下、開走。

來來往往的都是熟悉的人。

傅靖安等的有些久了,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垂首,看了眼手錶。

發現不知不覺間,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

該吃午餐了。

傅靖安打著傘,輕車熟路的找到慕家附近的一條小巷子,點了份炒飯,坐在小店裡吃。

在他吃到一半時——

周文達帶著人匆匆的經過店鋪,不經意的瞥了眼玻璃窗,可沒怎麼在意,繼續帶人到周圍,做安裝攝像頭的準備。

最萌撩婚:國民老公限量寵 慕家方圓五公里,所有必經之路上,都會陸陸續續的安裝新的攝像頭。

以捕捉傅靖安的蹤跡。

提防他靠近慕家。

傅靖安乾脆利落的吃完了一碗飯,從店裡出來。

正想往慕家的方向走。

方樂蓉忽然出現,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跟我回家。」

傅靖安擰了眉頭,「你告訴我,我失憶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我就跟你回去。」

方樂蓉眼裡噙滿了淚花:「你就非得知道那些事嗎?靖安,我對你不夠好嗎?我們忘記以前的事,好好地過日子,不行嗎?」

傅靖安沉默。

他不否認,方樂蓉對他好。

可跟她在一起,他總覺得心裡有重要的事沒完成,渾身不舒坦。

尤其是接近慕家之後,這種感覺愈發強烈。

腦海里也不停地回蕩一個聲音,告訴他,趕緊找回記憶。

所以,他不可能跟方樂蓉走的。

方樂蓉見他不回話,心彷彿被刀子剜割了一樣,疼的不行。

緩步走上前,握住傅靖安的手,低聲下氣道:「靖安,慕家沒一個好東西,你被他們發現,他們會殺掉你的。」

「他們不會發現我的,我行動都很小心。」

已經在慕家門口兜轉了很多時日了。

都沒被發現。

可見,慕家的人警惕性也沒那麼強。

「他們會發現你的!我剛才來的路上,看到周文達正指揮慕家的人,安裝攝像頭。這裡很快會進入慕家的監控範圍!靖安,你聽話,別鬧了。」

方樂蓉拉著他的手,想將他帶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