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雲吸完最後一口奶茶,不慌不忙地起身。

“說的也是噢,那我還是和你保持距離爲好,下次吃火鍋不要蘸調料哦!” “哎哎!有話好說……你別走啊!”

傅雲沒有回頭,邊走邊說道:“我忙着呢!基礎這麼差,再不努力的話,等着被人吊打啊?”

“你、你、你停下!我幫你選就是了!”

傅雲停下腳步,轉回頭,微笑着看向一臉怒容的小悠:“遵命,巡查者大人!”

……

既然答應幫忙,小悠也不含糊,首先便要查看下傅雲的人物屬性信息。

不料,一個彈窗“噔”地一聲跳了出來,把傅雲嚇了一跳。

定神看了兩眼,傅雲立時放棄了。

上面列着幾行他完全看不懂的奇形怪狀的符號。

見小悠看着彈窗眉頭蹙緊,傅雲忐忑問道:“這上面寫啥了?不會是寫我沒幾天好活了吧?”

小悠抿着嘴,投來同情的目光:“只有三日了。”

傅雲白了她一眼:“你乾脆說我馬上就要掛了得了。”

小悠錯愕,奇道:“咦?你怎麼看出來的?我覺得裝得還挺像的呀!”

“這還用說嗎?我隨便一猜就猜對了,這世上哪有這麼巧的事?”

“好像有那麼一絲道理,但又覺得哪裏不對勁……”小悠思索起來。

傅雲連忙提醒道:“喂喂!沒忘了正事!”

“哦哦,這上面說的是,系統升級中,升級時間大約48小時。”

傅雲驚得眼睛都快彈出來了。

“這啥破系統啊,一升級就升這麼長時間,簡直比暴雨娛樂的《竈石傳說》還要坑啊!”

小悠擺擺手:“不過這個也是常規操作了。主要還是因爲你的角色改變了,讓整個世界線發生了一些變化,所以系統需要時間來重新調整。”

“角色改變?我變成啥了?”

“這個要等系統升級完了才知道,反正肯定不會是炮灰了唄!”小悠頓了頓,“說起來,我還沒恭喜你呢,恭喜你死裏逃生啊!”

“呃,謝謝啊!”傅雲撓撓頭,“不過也沒什麼好恭喜的啊,以我的能力肯定能做到的嘛!只是普通操作啦!”

小悠捂着嘴,努力不讓自己笑出來。

“你臉皮還真是挺厚的,不知道選拔賽前幾天,是誰一邊練習一邊不停地嘀咕祈禱菩薩保佑來着?”

“哇!你居然偷聽我的自言自語,太過分了!”

“誰讓你說的這麼大聲啊,門外的丫鬟都能聽見了!”

“不可能!”

……

吵鬧一通,傅雲不情不願地退出了虛擬空間。

沒有人物屬性作爲參考,小悠也不好貿然給他建議,只有等兩天再說了。

“正好趁着有空,去膳房看一下。”

傅雲穿越過來之前便是個投資經理兼廚師,投資經理說到底只是個混飯吃的職業,廚師纔是他的愛好。

來到了一個新的環境,職業可能因地制宜發生變化,愛好卻沒那麼容易丟掉,否則他也不會在來到這裏的第一日便去坊市品嚐風味小吃了。

對城中的飲食文化有了粗淺的瞭解,接下來便是要去看下膳房也就是廚房了。

由於傅府實在太大,傅雲剛來時便讓趙三整張全府的平面圖出來。

待到傅雲選拔賽比完,總算是搗鼓出來了。雖然紙上的線條不夠齊整,至少能大致看出全貌了。

傅雲循着平面圖的標記,一路摸索,總算是找到了膳房。

雖然在心裏也有過一些猜想,不過當他看到膳房的真實模樣時,他還是大吃了一驚。

這、這、這到底是廚房,還是物流倉庫啊?

青翠欲滴的竹林環抱間,一棟加大加長版的平房坐落其間,其佔地面積都可以蓋兩座傅雲的雲林院了。

平房近三米高、五米來寬的大門前,十多名穿着統一白色服裝的廚子正在長長的桌板上一字排開,宰殺、處理着各種活禽魚類。

見傅雲走來,一名青衣管事模樣的中年男子連忙上前,滿臉堆笑拱手道:“雲少爺!怎麼今兒個有空來這裏啊?”

傅雲事先已打探清楚,膳房大管家是傅江長老,不過平日裏很少在,一般管理現場事物的是三名值班管事。

眼前的這位,便是今天當班的值班管事傅崇興。


當即拱了拱手,微笑道:“崇興叔,我就是來隨便轉轉。”

傅崇興看着不由心頭一跳。

隨便轉轉?

傅府這麼大,你偏生上我這兒來轉轉?

雖然傅雲穿越之後並沒有再惹是生非,但無奈他的前身名氣太盛,所以即便在選拔賽上大放異彩,大多數人對他的感官並無多大改善。

恰恰相反,不少人甚至更加心生恐懼。

戰五渣的傅雲不可怕,但武力值爆表的傅雲就有點嚇人了。

實力飆升的傅雲,在他們眼中,其可能造成的破壞力與以前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因而比賽過後,大家都極其關注傅雲的動向,想看看哪一家會成爲他第一個目標。

對於自己抽到此等“大獎”,傅崇興內心鬱悶至極,咬着牙指了指那些廚子:“雲少爺,不瞞您說,我這膳房血污橫流,只怕髒了您的鞋底,要不……您還是上別處看看吧。”

傅雲奇道:“沒關係啊,他們殺他們的,我上裏面看看去。”

他此來的目的,一是要看看膳房廚子的手藝,二是想領略下那些珍稀食材。

說完,便擡步走進了膳房大門。

傅崇興沒想到他如此雷厲風行,阻攔已是不及,只得連忙跟了進去。

進門之前隨手拉了一名廚子,讓他快去通知長老前來救場。

進到膳房內部,環境立即變得無比干淨整潔。

其實這也在傅雲意料之中,在他看來廚房原本就該是這樣的,像宰殺動物、水產初加工這種髒活自當闢出一塊專門區域來操作。


廚房可是做菜的地方,環境衛生與否會直接影響出餐的品質,影響着食用者的身體健康。

傅家可是擁有着數百人的大族,這麼多人每日三餐都是從這膳房送出去的,連個衛生都搞不好的話,這管事還想不想幹了?

只見上百名廚子正低着頭全神貫注地做着各自的活兒,彷彿標準化流水作業一般,忙而不亂,井然有序。

即使他們進來,廚子們大部分依然自顧自忙碌着,只有一部分人擡頭瞄了一眼,就又低下頭繼續幹活了。

傅崇興急匆匆追進來,便見傅雲負手看着膳房運作,頻頻點頭。

不由奇道:“雲少爺,您這點頭是啥意思啊?”

傅雲看了他一眼:“是誇你呢,管得不錯。”

傅崇興不由暗暗鬱悶:你個小毛孩子屁都不懂,裝得像知道這膳房該怎麼管似的。

不過只要傅雲不惹事,他倒是懶得反駁他,隨他說去便是。

這位雲少爺在房間內走走看看,在一些比較珍稀的靈獸食材前駐足良久,一幅興致盎然的樣子,看着傅崇興心驚肉跳,就怕他做什麼什麼驚人之舉。

不過幸好,他還真的只是看看,在膳房兜了一圈並沒有什麼出人意表的舉動,更沒有干擾廚子工作。

就在傅崇興暗自鬆了口氣之時,傅雲突然伸手一指,帶着興奮的語氣讓他嚇了一跳。

“那是什麼?” 順着傅雲手指的方向望去,便見到位於膳房角落的一處水缸。

缸裏,一隻只看起來和小龍蝦模樣相似的生物,每隻差不多都有普通小龍蝦兩隻那麼長,周身披掛幽藍色的厚甲,它們身前兩隻巨大的鉗子一張一合,鉗尖鋒銳處點點寒光閃動。


這是小龍蝦的藍皮膚親戚?

傅崇興看了一眼水缸,連忙道:“雲少爺,這是前幾日他們去青雲湖捕撈豹紋魚時順便撈上來的,喚作藍鉗蝦。原本捕撈時撈上來的其他魚蝦是要放生的,但由於它們性情特別兇猛,對我們飼養在湖中的魚類構成很大威脅,所以準備剁碎了當雞飼料。”


看着水缸裏一隻只膘肥體壯的“大龍蝦”,傅雲忍不住口水直流,一聽頓時連連搖頭。

“這個當雞飼料是不是太浪費了,你們不會用來做菜嗎?”

傅崇興一愣:“做菜?可是大家都不會啊。您是不知道,這東西體內有很多泥沙雜質,做出來的菜根本難以入口。”

他和另外兩位管事一開始倒真是確實考慮過將這些藍鉗蝦入菜,但嘗試了幾次均不成功,纔不得不放棄。

傅雲聞言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不過就這麼當飼料也怪可惜的,崇興叔,要不你把這些小龍……藍鉗蝦給我拿回去試試吧,正好我最近對烹飪比較感興趣。”

傅崇興一聽,二話不說便答應了。

反正他留着也沒用處,不妨做個順水人情。

“行啊,回頭我讓人送過去。不過這東西鉗子端的厲害,雲少爺你練習時可要千萬小心。”

“謝謝叔,我知道了。”

送走傅雲,傅崇興暗暗鬆了口氣,連忙命人將那些藍鉗蝦撈出來送到雲林院去。

待他安排妥當入得膳房來,見幾個廚子正在交頭接耳低聲討論着什麼,不由皺眉,走上前去。

“你們幾個,不好好幹活在幹嘛呢?”

廚子們聞聲擡頭,見說話的是管事,連忙散了開來,回到了各自工位。

傅崇興見說話的幾人都是爐竈組的,爐頭老張也在其中,便招手將他叫到一邊。

“老張你可是我們膳房的元老,凡事要以身作則啊!”

“大人我知錯了,”老張連忙低頭道歉,“不過我們俱是好奇,剛纔那位真是家主的少公子云少爺?”

“當然,老張你何來此問?”

“可是我們聽聞這雲少爺是……性情中人,不拘小節,這看着不太像啊!”

傅崇興愣了愣,隨即笑道:“什麼性情中人,你聽到的應是頑劣成性吧?”

老張連連擺手:“小的可不敢這麼說。”

他們這些廚子與傅崇興不同,可不是傅家子弟,皆是膳房從外面僱傭來,與傅府簽訂了服務契約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