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歆有氣無力的白了她一眼,心說你還知道啊!

傅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兩人拎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往會走。

穿過來時的巷子時,裡面明明滅滅的亮著幾盞燈,還有一些擺攤的小商人正在準備收攤。

兩人都不由的加快腳步,快到巷子口的時候,從巷口外面轉進來的幾個人,一邊走一邊唱著不知名的歌。

傅歆和傅曦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想從幾人中間穿過去。

眼看著傅歆已經出了巷口,傅曦也緊走幾步,猛然撞上了一堵肉牆。

幾個人圍住了傅曦,說著她們都聽不懂的語言,還有人伸手去抓傅曦的耳墜和項鏈。

不得不說這幾個人還是有點眼光,傅曦身上帶的幾樣首飾,不管哪一樣也夠他們揮霍好一陣子了。

傅曦就是再蠢,也知道是自己帶的這些首飾惹了禍,她已經完全慌了,急得大叫:「姐姐,救我啊!」

傅歆見到這種情景也有些慌,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迅速掏出手機,撥通了莫琰的電話,還沒接通,就聽見傅曦又大叫起來。

她來不及等電話接通,往衣兜里一揣,扔下手裡的東西,沖了進去,推開伸手要去扯傅曦項鏈的男人,擋在傅曦面前試圖用英語和他們交涉。

慶幸的是他們中有人會英語,通過交流,傅歆知道他們要那些首飾。

她轉身把傅曦身上帶的東西都摘下來遞給那個看似是領頭的人,傅曦心裡在滴血,但是也無可奈何。

傅歆只能在心裡祈禱電話一定要接通,那個人把那些首飾拿在手裡掂了掂,對其他人又嘰里咕嚕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傅歆怕又有什麼變故,拽著傅曦就跑,還沒跑幾步,就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緊接著就是傅曦尖叫救命,她回頭一看,原來是其中一個人抓住了傅曦的頭髮。

傅歆眼尖的看到前面地上有一根廢棄的木棒,她衝過去抓起來。

「小歆,傅曦!」同時聽到莫琰和金睿的聲音,傅歆激動的大喊起來:「在這裡,快來啊!」

話音剛落,就見一個黑影沖了過去,一個人從後面拉住了她。

「小歆,你沒事吧?傅曦呢?」 這筆有毒 金睿喘著氣問道。

傅歆指了指裡面,金睿把她往外一推,喊了一聲:「出去報警!」

傅歆這才回過神來,邊跑邊掏出手機報警。

她心急火燎的站在巷子口等著,聽見裡面時不時的傳出骨頭卡巴的聲音,還有慘叫聲,她的心都在嗓子眼,但她剋制自己不能進去添亂。

突然聽見傅曦驚叫一聲:「小叔,小心後面!」

傅歆再也控制不住了,她正要不顧一切的衝進去,就聽見一串口哨聲,警察終於到了。

警察把所有鬧事的人都帶走了,傅曦的那些首飾失而復得,莫琰被其中一個人用匕首化破了手臂。

他打個電話,通知他的私人醫生儘快趕來,另外通知他的秘書去警局處理今天的事情。

四人回到酒店,傅曦紅著眼睛執意要等到醫生趕來確認莫琰無事她才回自己房間。

金睿無奈,也只能隨著她。所幸醫生很快就來了,檢查之後確定只是皮外傷,打了一針防止感染,上了葯,包紮了之後開了幾天的消炎藥囑咐了句不要碰水就離開了。

傅曦還在小聲啜泣,她今天真是太意外了,她沒有想到莫琰竟然會保護她,她的心裡感動萬分,小叔也不是那麼冷酷無情么!

傅歆拿了紙巾給她擦淚,勸道:「好了,傅曦,今天咱們都嚇壞了,好在有驚無險,回去好好休息吧!」

金睿扶著傅曦站起來,傅曦睜著已經哭腫的眼睛看向莫琰。

「小叔,今天謝謝你了,要不是你我估計就回不來了!」

莫琰只是微微點了下頭,「一家人,應該的,回去休息吧!」

傅歆把他們送出門,回來坐在莫琰身邊。

「對不起,害你受傷了!」她輕輕撫上莫琰的傷口。

莫琰露出一抹邪魅的笑,看的傅歆心驚膽戰。

「既然這麼對不起我,那就罰你今晚給我洗澡!」

傅歆拒絕的話語還未出口,莫琰似乎知道她要說什麼,再次開口:「你別忘了醫生說不能碰水,所以你不能拒絕!」

傅歆哭喪著臉,什麼話都被他說完了,她還能說什麼!

不過對於莫琰來說,讓傅歆幫他洗澡可就不只是單純的洗澡了,自然是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原本計劃的第二天回國,但是由於突發的事件不得不推遲。

昨晚莫琰借口自己受傷,是病人,傅歆不得拒絕他所有的要求。

於是傅歆從上到下,從左到右被翻過來吃,翻過去吃,就連她苦苦哀求也不管用,最後被逼的破口大罵莫琰是禽獸。

一直折騰到快天亮莫琰終於滿足的抱著她睡了過去,她迷迷糊糊中聽到莫琰呢喃了一句「我這麼努力,為什麼你的肚子就沒有消息呢!」

不過她已經沒有精力再去想,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一陣接一陣的門鈴聲終於將沉睡的人兒吵醒,傅歆推了推莫琰,沒反應,無奈只能坐起來,披了件浴衣揉著眼睛去開門。

門外,傅曦端著一個瓷盅,散發著陣陣香氣,傅歆一下子被香氣勾引,清醒了不少。

傅曦看到傅歆裸露在浴巾外面的脖頸和前胸處深深淺淺密密麻麻的吻痕,心裡嫉妒的快要爆炸了。

臉上卻掛著溫柔的笑,「姐姐,你和小叔還沒有吃飯吧!小叔昨天為救我受了傷,我心裡過意不去,就借用了酒店的廚房親自燉了一鍋雞湯,拿來給小叔補補!」

傅歆狐疑的看著她,並沒有伸手去接。

傅曦眨眨眼睛,故作狡黠的笑了一聲。

「現在看來,姐姐你和小叔昨晚應該大戰一場吧!你也可以喝啊! 緋聞纏身,不可活! 趁熱喝,裡面我可是加了幾味補氣血的中藥!」

傅歆微微有些臉紅,抬手拉了拉浴巾領口,這才伸手接了過來,道了聲謝。

她把瓷盅放在桌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瞪著,腦子飛速轉動了起來。

傅曦平時最討厭的就是做飯,今天怎麼這麼殷勤,難道僅僅是為了報答莫琰?

她打開蓋子,頓時香氣四溢,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拿起湯勺舀了一勺看了看。

傅曦的目標一直就是莫琰,如果自己一直不給她機會,她的花樣還會層出不窮。

如果這個雞湯確實有問題,那倒不如趁此機會一次讓她死心,只是想到莫琰,她又有些不確定,畢竟他們的感情……

「什麼東西,這麼香!」還未睡醒的慵懶嗓音更顯得性感無比,傅歆一想到昨晚的瘋狂臉更紅了。

「是雞湯,你要喝嗎?」

莫琰坐了起來,趴了趴有些凌亂的頭髮,眯著眼睛問:「好喝嗎?」

傅歆還在天人交戰中,聽到他這麼問,狠了狠心,說道:「當然啦!我已經喝過了!」只能賭一把了。

「你不是不喜歡喝雞湯!」

「我要確定一下能不能喝啊!」

「那你喂我!」剛睡醒的莫琰有些耍賴的意味。

傅歆拿了個小碗盛了碗雞湯,坐到床上,一口一口喂他喝。

「等下我去下藥店!」傅歆邊喂邊說。 莫琰此時已經清醒,握住她的雙肩,有些緊張的問:「你哪裡受傷了?昨天醫生在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我給醫生打電話!」說著就要去拿手機。

傅歆拉住他,扭捏的道:「不是啦!還不是你昨晚不知道,我……」

莫琰低沉的笑聲傳來,傅歆惱羞成怒的把碗往他手機一塞,拿起包包就要走。

莫琰又說了句:「回來我給你上藥!」

看著傅歆倉皇而逃的背影,莫琰笑的更大聲了。

傅歆敲響了傅曦房間的房門,給傅曦說自己要去藥店買些葯,讓她幫忙照顧一下莫琰,傅曦自是連連答應,叫她放心。

正在等電梯的時候,金睿走了過來,說傅曦昨天受了驚嚇,夜裡睡覺有些睡不安穩,想去藥店問問看有沒有孕婦能吃的葯。

傅歆已經能確定傅曦送的雞湯肯定有問題。

和金睿來到酒店對面的一家藥店,傅歆買了自己需要的藥膏,金睿卻沒有找到適合傅曦吃的葯。

到了第二家藥店還是同樣的結果,傅歆估計著藥效發作時間差不多了,當即阻止了金睿,把他拉回了酒店。

站在酒店大廳,金睿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她,又要往出走。

傅歆嘆了口氣,終於下定了決心。

「金睿,你以為傅曦是真的讓你下來給她買葯嗎?」

金睿愣了下,「是啊!她昨天夜裡確實睡得不好!」

傅歆搖了搖頭,苦笑一下,金睿你還真是相信傅曦。

「傅曦一大早給琰送了一鍋雞湯!」傅歆看著他。

「我以為什麼事呢!傅曦跟我說過了,昨天小叔為她受了傷,她這麼做也是應該的啊!而且雞湯我也喝了,還挺不錯的!」金睿解釋道。

「那你知不知道雞湯裡面下了葯!」傅歆又問。

金睿怔住了,隨即他搖頭,「不會的,雞湯我也喝了,沒事的。小歆你誤會傅曦了,傅曦是誠心改過,小歆你不應該這樣說她,我不會相信的!」

「其實傅曦一直都想得到莫琰,既然你這麼相信它,你敢不敢跟我一起上去看看她現在在幹什麼?」

傅歆轉身向電梯走去,金睿站在原地,他看著傅歆如此確定的態度,突然變得有些不確定了。

傅歆站在電梯門口直直的望著他,他搖頭自嘲的笑笑,在心裡對自己說,不會的,傅曦不會再次背叛我的,我應該相信她。

電梯里異常的沉默,傅歆打破了沉默,又扔出了一個炸彈。

「金睿,還有一件事,傅曦根本就沒有懷孕,她是騙你的!」

金睿瞪著她,突然一把把她推在牆壁上,掐住她的脖子,傅歆也不反抗,就那麼看著他。

「你再說一次,傅歆,不要以為小叔在,我就不敢動你!」金睿惡狠狠的瞪著傅歆。

「昨天在小巷,傅曦受到了多大的驚嚇,難道你都不會想想,為什麼孩子一點事都沒有?」

「那也不能證明傅曦是假的!」金睿還是不信。

傅曦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手機,打開。

「其實我啊!根本就沒懷孕,當初要不是為了騙金睿那個傻瓜,我怎麼可能說我懷孕了,」

金睿慢慢的鬆開了手,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

昨天他衝進去的時候,傅曦被一個男人拽著頭髮在地上拖著走,這樣的情況孩子怎麼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狂亂的搖著頭,慢慢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拚命拍打。

他對這個孩子的到來充滿了希望,結果現在有人告訴他這個孩子從頭到尾都是一個騙局,他怎麼能接受。

電梯到了,金睿是被傅歆拽出電梯的,一路來到她的房間門口。

正準備開門,金睿制止了她,抽出她手裡的房卡。

傅歆讓開位置,金睿努力剋制內心的慌亂,顫抖著雙手打開房門,似乎那天在戴文門前的一幕再次上演。

兩人悄無聲息的穿過前廳,來到卧房。

房門半開,金睿的腦袋「嗡」的一聲徹底炸開。

傅歆走後,莫琰把碗里剩下的雞湯一口喝掉,起身進了浴室。

傅曦看著傅歆和金睿進了電梯之後,她回房去找出傅歆借給她的那件外衣穿在身上,然後拿著傅歆給她的房卡進了莫琰的房間。

進到裡面卧房,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床頭柜上的空碗,之所送雞湯,也是因為她知道傅歆不喜歡喝雞湯。

傅曦抽泣著道:「小叔,你難道都不記得了,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我都沒有臉見人了!」她好像很委屈,不再往下說。

「傅曦,不要把自己說的那麼無辜!」傅歆靠著沙發,冷冷的看著她。

「姐……姐姐你在說什麼?」傅曦閃躲著目光就是不敢直視傅歆。

「傅曦,你一直都在覬覦莫琰,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發誓要得到他。」傅歆不給傅曦反駁的機會,直接說了出來「你拿來的雞湯裡面下了葯!你忘了擦乾淨瓷盅邊上的粉末!」

金睿一抬手,一個小藥瓶掉在了傅曦腳邊。

「這個你不會不知道吧!我剛從你包里翻出來的!」

金睿對傅曦已經完全失望,他不會再相信這個女人了,他覺得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為什麼要跟這樣一個讓人噁心的女人浪費那麼多時間。

金睿站了起來,面部僵硬了很久,大約一刻鐘,臉色才恢復平靜,冷冷的看著傅曦,說道:「傅曦,我們分手!」

傅曦故技重施,撲到他跟前抱著他的腿哭道:「金睿,你聽我說,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她頓住,咬了咬嘴唇,瞟了眼傅歆。

「我……我只是嫉妒姐姐!」

「呵嫉妒我所以這樣不要臉?嫉妒我所以完全不顧及倫理綱常?」

金睿一腳踢開她,冷冷的說道:「傅曦,在你眼裡我是不是真的那麼好騙?你真的把我當傻子嗎?」

傅曦再次跪到他面前,拉著他的手,淚水橫流。

「金睿,不是的,我是真的只想報復姐姐!就算你們不來,我也不會讓小叔得逞的,我愛的人只有你!」

「夠了,傅曦,我不會再相信你了!」金睿甩開她走了出去。

傅曦從地上爬起來追了出去,房間內頓時安靜了下來。

莫琰沙啞著嗓音問道:「沒有什麼要和我說的?」

傅歆低著頭不敢看他,搓著手指,說道:「琰……」

正要開口,莫琰已經來到她身前,拉起她拽進了卧房。

把她推倒在床上,拿起旁邊放著的一條領帶把她的雙手迅速綁在床頭。

傅歆驚恐的看著他,掙紮起來。

「琰,你要幹什麼,你聽我解釋!」

莫琰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傅歆覺得羞憤難,想要躲避他的視線。

莫琰一手握住,用力的捏住揉搓出各種形狀,傅歆忍不住的叫疼。

「琰,你聽我說,傅曦一直都想得到你,我只是想藉此機會讓她死心!」

「所以你明知道雞湯有問題還拿來給我喝,你明知道傅曦的目的你卻從來不告訴我,你竟然還帶著金睿一起來捉姦,其實你根本不是為了我,你是為了讓金睿對不對?你怕他繼續被傅曦欺騙對不對?」

傅歆留著眼淚拚命搖頭,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五年前,你為了他背叛我,不管他對你多不好,你還是一心為他著想,我算什麼,只是你感情的調劑品?」

「在海島上我聽到金睿對你的懺悔,你心軟了是不是,說,你們在海島是不是就背著我在一起了?」

傅歆看著眼前盛怒的男人,就像一頭髮怒的猛獸,她知道她現在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了。

莫琰見她不說話,以為她是默認了,這一刻,他的怒氣已經達到了頂端。

最後每到一處,他都會重複那一句問話。

而傅歆只能搖頭,喊著:「沒有,沒有!」

傅歆咬牙忍著,莫琰看著她那隱忍的模樣更為惱火。

他捏住傅歆的下巴。

傅歆始終咬著牙忍著,不發一語。

傅歆稍稍鬆了口氣,轉過身體背對著莫琰,默默的流淚。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