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大安含糊的說了一聲,沒再吱聲。王淑梅也沒理他,轉頭跟大家說起話來。

「大妮,你多吃點,這時候吃啥都沒事兒了,你這得好好養著了,看這肚子!小柳,你多上點心,這段時間倆丫頭就算我的。她們大點了,也知道好歹了。」

王淑梅叮囑柳叔,一定多關心傅大妮,因為高齡懷孕,雖說平時保養的好。懷了雙胞胎也是危險的。

「大嫂,放心吧,這幾個月我都沒事兒,能陪着她,薇薇和蓉蓉跟着我們也行。倆孩子都上學,也不費啥工夫。」

柳叔知道,這段時間,自己是沒事兒的,有事兒也是去處里開會,研究龍脈的事情。為了低調點,這半年是不會讓自己出差的。

等到大妮生了,穩住了,自己出差也不妨礙什麼了。

「大嫂這是心疼我,大嫂你放心吧,我這身體沒問題的。」傅大妮現在過得好,身邊有人疼,倆閨女也不錯。整個人的氣色十分的好,一看就是養的好。

「大姐這一胎養的好,估計不到足月就生了,我那時候就是八個月生的。」師敏看了看傅大妮的氣色,安撫的說道。

「但願倆孩子能順利,我聽小火的話,每天都繞着院子走呢!」傅大妮說道。

「放心吧大姐,一定會順利的,咱家有老中醫呢!」師敏笑道。

「說到這,我還有事兒要跟你們說,外公要來了。他是來參加小水和小火的婚禮的。

小火已經打了電話,到來的時候會跟咱們說的。」傅大勇把這事兒告訴了大家。

「說實話,長這麼大從來沒見過,也不知道外公長得什麼樣子。厲害不厲害。」傅大安說道。

「小火不是說過,外公挺和藹的。知道倆孩子要結婚,還給捎了料子來。」師敏說道。

「是啊,她倆都做成衣服了。一會兒回來給你看看。還怪好看的!」王淑梅說道。

一家人的話題又轉到了沈國強的身上,一時之間又說起了自己娘,不免唏噓。若是娘還活着,那該多好啊!

「若是娘活着,還能過幾天好日子。哎……世事難料啊!」傅大勇感嘆道。

正說這話呢,就聽外邊跑進來一個人,是田家嬸子,現在各個街道都有電話了,田嬸子就是管着電話的人。誰家有事兒都通知。

「嫂子來了?吃了沒?再來吃一口?」王淑梅招呼道。

「大勇兄弟,老家人打電話,好像挺着急的。你快去接個電話吧,說的是一會兒再打過來,我跟他說半個小時。」田嬸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那是老家有事兒,大勇,你快去接。」王淑梅催促道。

傅大勇站起身就走,傅大壯見狀也跟了上去,傅大安一看也去了。

「大嫂,我這心裏怎麼這麼亂呢!可別是有啥事啊!」師敏說道,她跟王淑梅對視了一眼,心裏都有猜測了。

從家裏走到街道辦,有個十幾分鐘,田嬸子剛坐到了電話跟前,電話就響了起來。

她接起來,那邊果然是傅誠。傅大勇一接電話,就聽到傅誠那邊,扯著嗓子喊,應該是電話不好使。

「大勇,快回來吧,三爺不行了!」裏邊傳來傅誠大嗓門的聲音。

傅大勇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他顫抖著聲音又問了一遍。

「你說誰?誰不行了?」

「三爺讓人給開瓢了,送到縣醫院去了這會兒,老中醫說怕是凶多吉少!大勇,快回來吧!」

傅大壯和傅大安也有點懵了,這是咋回事?怎麼還讓人給開瓢了。

傅大勇還沒來得及問,傅誠那邊就說,打電話的人多,先掛了吧!

這一下子,兄弟三個真是有點傻眼了,看來情況不是不緊急。要不然傅誠也不會打電話來。

在老家,老人要是意外去世了,沒有子孫後代來送,是不吉利的。這就是說,萬一傅老栓去了,全家老少都得回去。一個也不能少。

「大哥……」傅大安着急的想問怎麼辦。

「先回家再說,田嫂子,我用一下電話。」傅大勇拿起電話就給白家撥了過去,今天傅焱去白家,給大院的老爺子們把脈去了。

這邊傅焱接了電話,就知道一定是有着急的事情,要不然傅大勇不會打電話找自己。正好把脈也結束了,就讓白墨宸送自己回去。

「小火,家裏出啥事兒了?」白墨宸不知道傅大勇電話里說的什麼。

「不知道,爹沒說,估計不是啥好事兒,回去就知道了。」傅焱心裏有預感,但她沒說出來。

坐在車上,裝作閉目養神的樣子,其實手指一直在掐算。白墨宸也看到了傅焱的手在動,他沒管,繼續往前開車。

半晌過後,傅焱睜開眼睛,她知道爹叫她回去的原因了。這一次,恐怕全家人都得回去了。

她看了一眼白墨宸,他也逃不了,又得跟老師請假了。

一路無話,到傅家的時候,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正在商量,到底誰回去。

「大壯,你工作忙,這次我跟大安我們倆回去。有啥事就處理了,要是真有不好的,我就給你打電話,你過去也來得及。反正火車就一夜的事兒。」

傅大勇就怕,這次老爺子又有啥想法了,出點啥么蛾子,大家都回去耽誤很多事兒。上次自己回去,老家人話里話外的就是對自己不滿。再作的爹,也是爹。

傅大壯剛想說話的時候,傅焱和白墨宸一起進來了。

「爹,收拾東西吧,我們都得回去。」 這一眼!

就只是這麼輕輕的看了一眼,劉偉瞬間感覺像是一道利箭要刺穿靈魂一樣,劉偉全身都忍不住一陣顫抖。

這是個狠人!

但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一步,劉偉自然也不可能退縮。稍微平靜了一下心情,眼神犀利的朝周圍眾人掃了一眼,冷冷的道,「你們看清楚了,剛才是不是他打了我妹妹?誰能作證,每人獎勵五萬!」

刷刷刷!

但讓劉偉震驚的是,在場差不多有上百個吃飯的顧客,卻無一例外,全都齊刷刷的搖頭,紛紛否認!

就連大堂經理高飛,還有之前的那幾個服務員,也都搖頭。

劉鳳看着眼前的情況都驚呆了,「卧槽!你們都眼瞎了么?剛才明明是那混蛋把我打飛了,你們……你們……」

「我們沒看到這位先生動手,我們倒是看到劉小姐動手將那位美女臉上打開了花!劉家的人都這麼囂張的么?還有沒有王法?」

「對!劉家人太可惡了,應該將他們趕出花都!」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領頭叫喚了一聲,在場的這麼多顧客居然全部站在了燕北這一邊。

由此可見,這個劉鳳在花都的名聲的確咋的,甚至都惹了眾怒。

劉偉也氣的臉色一片鐵青,眼神在大廳里掃了一眼,陡然看到角落裏的幾個攝像頭,嘴角一動,朝大堂經理道,「那邊不是有攝像頭么?把監控調出來一看,豈不是什麼都知道了?誰敢欺負我妹妹,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大堂經理眼皮子跳動了兩下,朝燕北看了一眼,然後一臉淡定的道,「不好意思啊,劉爺,我們大廳里的攝像頭早就壞了,您想要看得監控估計是看不了了!」

「……」劉偉徹底憤怒了,「你……你們是要徹底跟我作對是吧?哼!小子,看來你人氣很高啊,大家不是都護着你么?好!很好!不是說王法么,在花都,我劉家就是王法,你打了我妹妹,勞資今天非要抽回來不可!」

劉偉嘴裏叫囂著,伸手將袖子擼起來,揚手便準備一巴掌朝燕北抽過去。

燕北淡定的站在原地,眼看劉偉的巴掌揮過來也沒有躲閃的意思,而是避開眾人的視線,輕輕將一塊龍紋令牌伸到劉偉面前。

這塊令牌不是別的,正是守夜人組織龍首的令牌!

這塊令牌,權威效果和見到龍首本身一樣!

作為守夜人組織外圍的附庸家族,更是龍部直接領導的家族,劉偉自然認識這塊令牌。也知道這塊令牌現在應該是在燕北手裏,守夜人殿首王翊將龍首的位置交給燕北,那是打算將他培養成下一個守夜人殿首的啊。

劉家之前的確是支持柳雲飛的,但發生了柳雲飛叛亂事件之後,家族經過激烈的討論,決定還是要討好新的龍首!

沒想到,居然在這麼一個小小的飯店裏見到了龍首令牌。

那眼前的青年豈不是……

劉偉嘴唇哆嗦了兩下,手腕硬生生在空中僵硬中,將眼前的形象和腦海里記憶的照片聯繫起來,還有那次大婚輪番播放的畫面,一顆心頓時沉入到了谷底。

噗通!

沒有任何遲疑,劉偉收起手掌,直接對着燕北跪下,沉聲道,「罪人劉偉拜見龍首,不知龍首駕臨,請龍首贖罪!」

劉偉身體微微顫抖著,後背更是被衣服打濕了大半。

這可是燕北啊!

燕北背後有雄霸全球的天殺組織,更是被守夜人殿首王翊內定為接班人,背後還有兵部幾位閣老的支持!別說燕北跺跺腳,就算燕北一個厭惡的眼神,就足夠毀滅一個超級家族了。

劉家居然還在這裏往槍口上撞?

劉偉認出了燕北,但劉鳳卻還沒認出燕北,遠遠的看到縱橫花都的二哥居然當着這麼多人下跪,直接驚呆了。

「二哥,你瘋了么?」劉鳳嘴裏驚呼一聲,快步朝着劉偉這邊衝過來,伸手便想要將劉偉拽起來,「你給他下跪幹什麼?這個王八蛋剛才抽了我耳光啊!」

但劉鳳話才剛說了一般,劉偉站起來一耳光狠狠抽在劉鳳臉上,「跪下,馬上給燕少道歉!」

劉偉這一巴掌,可是真的抽的夠結實!

啪!

沉悶的響聲在大廳里響起,震的眾人心頭都不由一顫。甚至,劉鳳的嘴角都被抽出血跡來了。

「二哥……你打我?你……」劉鳳一臉驚愕的看着劉偉,完全不可思議。

這麼多年,劉偉從來沒打過劉鳳,今天給這個傢伙下跪不說,還當着面抽自己耳光?

「閉嘴!趕緊給龍首道歉!」劉偉有些沒好氣的一把拽住劉鳳,硬生生將劉鳳按的跪在地上,低聲在劉鳳耳邊快速道,「不想死就按照我說的做,他是燕北!看清楚他手裏的令牌!」

嘶!

劉鳳心頭猛然一陣狂跳,渾身瞬間軟了。雖然劉鳳很混賬,但自然是知道燕北的,那是站在劉家之上的那位大佬。得罪了燕北,整個劉家都要完蛋啊。

現在劉鳳終於有些明白為什麼之前看燕北很熟悉了,原來他就是燕北!

「我錯了!燕少,我狗眼看人低,求燕少饒命!」劉鳳雖然混賬,但並不笨,認出了燕北的身份之後,恭敬的跪在地上,二話不說,張開手臂左右開工,狠狠朝着自己臉上抽去。

啪!啪!

左一耳光,右一耳光!

接連幾耳光,劉鳳將自己扇的兩邊臉都浮腫了起來,瞬間腫脹的跟豬頭一樣子。

另外一邊,劉偉恭敬的匍匐在地,連頭也不敢抬,「龍首贖罪,請龍首放我妹妹一把,我一定好好管教!」

如此一幕,讓葉清雅震驚了!

讓在場眾人更是震驚的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

這什麼情況?

劉家權勢滔天的兄妹兩,居然這樣恭敬的跪在地上,朝眼前這個青年求饒?

剛才不是還那麼囂張么?怎麼瞬間慫了?

倒是站在不遠處的飯店經理,看到眼前這一幕,心中倒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知道,自己這一次賭對了,飯店應該算是抱住了一條金大腿!

燕北居高臨下的看着劉偉和劉鳳兩人,淡淡的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 此時整個比賽現場一片寂靜。

沒有人能想到,就在這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的準決賽之中,竟然會出現了在魂師界都少有的器魂真身。

而且發動的器魂還是號稱大陸第一器武魂的昊天錘!

其實,就連唐三自己都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夠發揮出器魂真身的威力。當他的魂力被增幅到七十級以上,手握著昊天錘的時候,他幾乎是下意識的這樣做了。

龐大的力量不斷從自身與昊天錘形成一個奇異的循環,彷彿那些力量要破體而出似的!

舉在手中的昊天錘開始出現了變化,原本黑色的錘體完全變成了燦爛的暗金色,錘身也在飛速縮小,錘柄長約一米五,鎚頭大如水桶時,縮小才停了下來。

此時此刻,唐三自己的身上也覆蓋上了一層暗金的光芒,他與昊天錘身上釋放的氣息,再無分彼此。

是時候了!

感受到體內積蓄的力量已經達到巔峰。

信心爆棚的唐三抬起大鎚,一團暗金色的光影瞬間在唐三身前放大,那是似乎在無限放大的昊天錘錘影。

此時此刻,哪怕是在場的封號斗羅們,眼中都充滿了亮晶晶的光彩。甚至在教皇殿內部的某座大殿之中,數名老者緩緩抬頭,往比賽的方向關注。

這就是七十級展現出器魂真身的昊天錘!

原本單手握住昊天錘的唐三改成了雙手,握著手中的鎚子,控制著那巨錘的虛影。以深厚的魂力配合紫極魔瞳鎖定了對面的對手,確保對手無論逃往何方都躲避不了。

緊接著。

毫不猶豫的當頭一錘砸下!

巨錘虛影未至,那恐怖的勁風就已經壓迫的擂台爆出裂紋!

巨錘下落的速度很慢。

看起來似乎是唐三無法輕鬆自如的控制這柄鎚子,所以速度很慢。似乎砸不中人的樣子。實則不然。

因為此時整個擂台,早已經在巨錘虛影出現的那一刻,就被無形的渾厚魂力包圍籠罩形成奇妙的力場,整個空間彷彿都被凝固!哪怕是同等級的魂聖,也無法輕易打破這魂力封鎖!

在外人看來,現在獨孤求敗似乎只能眼睜睜的望著巨錘當頭砸下。迎來絕望的敗北!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