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完這一切,他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我已經讓會長派人來了,馬上一個分會的人會來這,到時候直接剿殺他們。」

說着,阿扁信心滿滿的捋了下頭髮。

是不是小題大做了,至於來一個分會嗎….黒牙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靦著臉「副會英明」、「副會有見地,小的學不來」。

阿扁得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敢惹我們森林木,老子直接叫一個分會的人來干他們,看特么以後誰不給咱們臉!」

說完,阿扁猖狂的笑了起來,先前的擔憂一掃而盡。

黒牙愣了兩秒,思考着這個時候狗腿子該有的表現,於是也尷尬的跟着笑了….兩人似乎都很開心。

樹上,湯某人很無語。

臉不是靠別人給的,臉是要自己掙的,強取豪奪還有理了?

他冷笑一聲,把目光投向戰場。

煙幕煙花的效果散去不少,整個山洞外的平地也不是那麼模糊,至少湯慶能看清到底發生了什麼。

森林木的玩家強度還是有的,哪怕素質再水也不能否認這一點,

戰鬥打到現在,減員不超過五人,而豬突炮王….在湯慶的視野中,它渾身帶血,身上幾乎插滿了弩箭,獠牙也斷了一根。

估計血量已經被壓到一半以下了。

但是它此刻眼睛血紅,渾身的涌動氣息並不比出來時弱多少,甚至隱隱約約要超過。

野獸就是野獸啊,浴血而戰,獸性反而更加強大….湯慶思忖。

奇怪,為什麼不跑呢?就算獸性再猛也扛不住眾人的板磚啊。

吼嗷!!!

豬突炮王在一個急轉后發動衝鋒,但側過的箭雨依舊有幾根刺入了它的屁股,豬王吃痛怒吼,衝刺的速度更漲。

尖銳的獠牙帶起破風聲,它巨大的身形如山崩襲來!

然而下一秒,一個身材高大的玩家立刻出現在它的面前,他身形微微前傾,雙手伸出,擺出摔跤對敵時的奇怪姿勢。

摔跤手一階主動技能【格鬥架勢】:強化下一次攻擊,無視防禦並減少即將到來的傷害!

哧!

豬突炮王的身形猛地一滯,瘋狂加速間把那人撞開。

摔跤手玩家被轟飛數米遠,生命大減卻沒有直接死亡,周圍的醫生立刻進行治療。

這是摔跤手的特性,高防高生命,近戰大爹,缺點是無法使用大部分的人類武器。

另一邊,其他的摔跤手如法炮製,紛紛補位抗住豬王的衝鋒。

豬突炮王的勢態越來越疲軟,終於沒有頂飛第四個摔跤手,一人一豬瘋狂僵持,周圍的弩箭和子彈迅速襲來,在豬王的身上叮出幾個血洞。

豬王吃痛暴怒,大力下把面前的摔跤手頂開,然後朝着別的方向跑去。

其他玩家立刻壓上集火,豬王不斷的逃竄,移動範圍死死的被限制在山洞外的一塊土地。

原來是這種方法….湯慶捏捏下巴,眼裏難得閃過驚訝。

看來是真的有研究的,或者說他們提前做好了準備工作,把豬突炮王的底褲都給看透了。

這樣打下來,他們應該真能幹的掉豬王,而且最後傷亡也不算太大。

這樣太好撿漏了….湯慶皺眉,原本還打算給阿扁添添堵,這可咋辦?

豬王真拉胯,相比鬼蜜瓜母簡直不是一個級別的,三四十個玩家就能給他打趴下。

說歸說,其實湯某人忽略了一點,現階段玩家和麥稈NPC士兵的強度相近,而且配合下的戰力肯定要勝過散兵游勇。

打趴一個豬突炮王並不奇怪,畢竟都磨了有近一個小時了。

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機會,精英級怪物畢竟是精英級怪物,雖然打法被克制到死,但它本身必定有壓箱底的技能。

這是星級精英怪的必備特性。

就像是提斯隊長的【死搏】、還有鬼蜜瓜母的召喚小弟技能,都是可以在瞬間改變戰局的強大技能。

所以,豬突炮王身上必然也有這種技能,只是看什麼時候用,或者它決定不決定用。

樹上,湯某人決定繼續觀望。

然而樹下的阿扁卻動了,他走入戰場,對着周圍大喊道:「兄弟們,給個面子,最後一刀讓我來!」

周圍的玩家頓時看過來,一個個臉色有些變化,卻沒有太多意外。

湯慶一愣,然後笑了。

精英怪級boss擊殺經驗分配不是平均的,一般是最大DPS和尾刀佔大頭。

尤其是後者,不管輸出多少,只要是補最後一刀,就能直接拿走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經驗。

非常霸道不講理。

而且具體多少要看怪物特性,比如生物類的精英boss,尾刀就能拿到50%的經驗。

原本他還好奇誰會拿到最後一刀,現在不用想了,阿扁直接跳出來強佔了。

缺德啊,湯某人心中調侃。

在場不少人也是這個意思,卻沒人表露情緒。

當然強佔歸強佔,人是副會,權大名大,也沒人敢攔著,周圍反而是一堆狗腿子的叫喊:

「太好了,原本我還打算問問扁哥,沒想到扁哥有數的啊。」

「我也想讓扁哥摸最後一刀!扁哥的人品,沒的說,肯定能出紫!」

「快來快來,扁哥我來奶你,有我在你就不會死!」

阿扁臉上閃過得意,一呼百應的感覺讓他非常舒服。

「往這邊引,分出三個醫生去奶扁哥,摔跤手不要反擊,留血量給扁哥殺!」立刻有小隊長開始指揮。

「扁哥來這!」

阿扁笑笑,立刻突入戰場。

忽然,一個人影擋在了他面前。 時隔半年,黑骨星盜團用了整整半年的時間去調查和分析,最終得出了結論,那就是不存在有暗中勢力在針對許平。

至於許平在遠征血甲界時遭遇的人族強者,極有可能是東荒星域某座異世界的土著人類,而且那座異世界距離血甲界並不遠。

也就是說,在血甲界的附近,一共還有四座異世界,這個意外驚喜讓許安元、許慶峰他們激動不已。

經過半年時間的準備,許安元毅然決定要開拓東荒星域,傾全團之力去尋找和遠征那五座異世界。

於是,兩艘空天母艦帶著數千艘戰艦殺氣騰騰的傳送進了東荒星域,向著血甲界的虛空坐標全速推進。

半個月的傳送航行,讓許安元他們所率領的黑骨星盜團成功抵達目的地,也就是血甲界之外的一片無名虛空區。

黑骨一號空天母艦之上,許平陪在許安元的身邊,指著母艦探索儀上浮現的猩紅巨蛋圖紋,說道,「大哥,你看,那就是血甲界了。」

「好好好,太好了。」真的找到了一座異世界,許安元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來了,付出了這麼多,也該到收穫的時候了。

拍了拍許平的肩膀,許安元的臉上,總算是有了笑容,「老三,你立功了,立大功了。」

許平也跟著笑了笑,看了一眼許安元,見他情緒很好,才敢把心中忍了許久的話問出來。「大哥,我們這次傾巢而出,黑骨大星那裡不會有問題吧?」

此次黑骨星盜團可謂是全員出動,黑骨大星就沒留多少兵力,萬一被外人闖入,那後果將不堪設想。

許安元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道,「能有什麼問題,就算真出問題了,那就直接放棄黑骨大星。」

瞥了一眼許平,低聲說道,「我得到內部消息,帝星聯邦即將大力開發這片東荒星域,我們只要能在這裡掌握先機,那還要黑骨大星幹什麼。」

這個驚人消息,讓許平久久不能回過神來,原來,許安元是早就準備要放棄黑骨大星了。

想了想,許平覺得還是問清楚點比較好,畢竟事關重大。「大哥的意思是,我們要把大本營搬到東荒星域來?」

許安元沒有隱瞞,直接點頭說道,「沒錯,奪下四座異世界,我們黑骨星盜團就能改頭換面,也學飛雲劍宗那樣,建立一座道統宗門。」

「到時候,我們也是一宗之主,教化眾生,得無量功德,哈哈哈…」

星盜團終究不是正道,四處得罪人不說,還要到處東躲西藏,稍有不慎就會被聯邦軍圍剿,可以說是危險係數極高。

開闢道統宗門可就不一樣了,是正道,受帝星聯邦的律法保護,不僅有功德,還能得聯邦修鍊資源的補貼,簡直是美好的不行。

建立道統宗門,成為一宗高層,得萬民敬仰,享受聯邦福利,這事許平想想都覺得高興。

恰在這時,黑骨二號母艦傳來了通訊消息、許慶峰的聲音在一號母艦響起,「大哥,下命令吧。」

許安元點了點頭,看了看一臉期待的許平,說道,「老三你在這吃了大虧,必須給他們一個血的教訓。」

猙獰一笑,語氣中充滿了殺意,「嘿嘿…黑骨遠征,死亡降臨。」

「莫非大哥你是要…」許平心中一動,隱隱猜到了許安元將要下達的命令。

因為他知道,許安元這次遠征,可是把黑骨星盜團的家底都帶上了,其中就有數量巨大的核彈。

果然,許安元接下來的話,證實了許平的猜想是對的。「哈哈…老三你猜對了,就是要給他們來個核彈洗地。」

「核…核彈洗地…大哥這會不會太狠了點?」儘管猜到了,可當事實真正來臨的時候,許平還是被嚇了一跳,「這事要是被聯邦知道了,那可是死罪。」

坐鎮二號母艦的許慶峰也被嚇到了,「是呀大哥,聯邦嚴令禁止對新發現的異世界使用毀滅級的武器,其中就包括了核彈。」

核彈威力巨大,且是無差別轟殺,一經使用,會讓無數無辜生靈遭難。

秉承人道主義,聯邦一直都是嚴令禁止對新發現的異世界使用核彈的,一經發現,必定嚴懲。

當然了,對一些敵對勢力還是可以使用的,比如聯邦軍在遠征元央界海的戰役中,就曾大規模使用過核彈。

那一戰,一座異世界中直接就下起了核彈雨,無盡的毀滅之力直接就轟碎了一座世界。

可那是得到聯邦高層許可的情況,跟黑骨星盜團可沒關係,為了一座血甲界,冒險去動用核彈,許平覺得有點不值得。

許安元卻是滿不在乎的一揮手,「怕什麼,聯邦暫時還不會關注到這座新星域。」

「告訴你們,我得到內部消息,聯邦正在集中力量跟元央界海大決戰。」

許平先是一愣、接著很是驚訝的問了一句,「這麼快就要大決戰了,我們這次跟元央界海的戰爭才持續了百年不到,怎麼這麼快就要進行大決戰了呢?」

帝星聯邦實力強大、是無垠宇宙中的五級文明,可這並不代表帝星聯邦就沒有敵人。

在浩瀚宇宙中,無論多強大的勢力,也會有敵對勢力存在的,帝星聯邦也一樣。

帝星聯邦的附近也有一個五級文明,還是異族一脈的,他們掌控著元央界海,跟帝星聯邦是死敵。

兩大五級文明,從發現彼此到現在,一共進行過不下十萬次的入侵和反入侵戰爭,持續數千年的大戰役也有過不少。

像百年之內進行大決戰的戰役,還是比較少見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