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起來,速度又慢效果又差,還不如沒有功法直接自己瞎練來得快,簡直是事倍功半的典範;

關鍵是崔護衛他們進入秘境之後,應該將這些基礎功法收集的差不多了,

自己搶別人自己已經有的基礎功法,既能得罪人,還不會提升湮滅閣的實力,簡直完美;

甚至在進一步,回去之後,讓屬下全都去修行這些基礎功法,

今後有啥高檔貨也全都藏起來不給他們練,

如此還能在拖延一下大家的修行進度,為湮滅閣的毀滅埋下禍根,想想就美得很。

打定了主意,吳泉連忙招呼茶壺和崔護衛他們,堵住了秘境入口,

並一馬當先攔住了那剛剛跑出來的幾道人影身前,

開口喝到:「給我站住,把秘籍交出來!」

「叮……,檢測到宿主正打算搶劫,有作姦犯科的嫌疑,請宿主馬上停止搶劫行為,或給出合理解釋,否則系統將執行制裁……」

聽著腦海突然傳來的提示聲,吳泉心裡暗暗叫苦,

這系統監管還真是嚴格,搶劫還要找個借口,簡直離譜;

只是天大地大系統最大,還指望系統幫自己證道大羅金仙那,

吳泉頭腦高速運轉,很快就想起了一個只能騙傻子的借口:「我我……我這不是在搶劫,我這是在幫助他們保護秘籍,

你想啊,這些人剛從秘境出來,一看就是大肥羊,誰見了都想搶兩下,

與其如此,不如直接將秘籍放在我這裡,由我替他們保管,

這樣,其他人看到他們的秘籍都被我搶了,自然就不會在去找他們麻煩,

而我也會將自己的詳細地址告訴他們,

待事後,他們可以悄悄來找我,我在把秘籍還給他們,

他們也就因此能保住性命和財富,一舉兩得啊!多好。

我這哪裡是在搶劫,我這分明是在做好人好事啊!」

系統:……

看到系統恢復了沉默,吳泉不由鬆了口氣,隨即囂張的切了一聲,

這並不是系統第一次提示他有作姦犯科的嫌疑了,都被吳泉隨口編的借口給應付了;

這系統還是很好糊弄的,

不管幹什麼事,只要能有說得過去的理由,就不怕被系統監測;

當然,吳泉這也不算是欺騙系統,

等自己搶劫過後,若是真有人找上門來要,吳泉就把從他那裡搶來秘籍還給他,

不過,吳泉很清楚,除非腦子有包,不然是不會有人敢到他這裡來拿被搶走的秘籍的!

就算是來,那也是來找自己報被打的仇,而不是來找這些垃圾基礎功法!

閑話少敘,在說那幾人剛出秘境就被攔住,當下頓時一驚,

當先一人隨即怒道:「你知道我是誰嗎?竟敢攔我?」

吳泉白眼一撇,囂張道:「那你知道我是誰嗎?」

「自然知道,湮滅閣閣主吳泉!」那人冷聲道:「你在此攔路搶劫,就不怕我事後回來找你報復嗎?」

「既然知道是我吳泉,那你還敢不把秘籍交出來!」吳泉呵呵一聲,

隨即揮手道:「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給我打!」

「是,公子!」崔護衛眾人聞言連忙面露獰笑,圍了上去,對著四人就是一陣圈踢,

很快那當先之人就受不住傷痛,高喊投降道:「住手,快住手!我服了,秘籍我交出來,交出來還不行嗎!」

說罷,只見其滿臉心痛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本秘籍,遞給了吳泉:《清風隨影》,竟是一本遁法神通;

崔護衛見此,頓時喜形於色,難怪這小子鬼鬼祟祟,還不捨得交出秘籍,原來是得了本遁法!

吳泉接過秘籍,卻是勃然大怒,一把將其摔在地上,怒罵道:「誰要這本破遁法,

你當老子是拾破爛的?其他秘籍那,全都拿出來!」

「沒了啊,吳爺,我們在秘境內就得了一些破爛,就這一本值錢的秘籍,真沒了!」

幾人說著急忙將身上的東西全都掏了出來,

「誰說沒了,這不就是!」吳泉雙目一瞪,從地上將他們掏出來的五本基礎功法撿了起來,

然後怒罵道:「一看你們就不老實,給我在打一頓,然後拿著你們的破遁法,趕緊滾!」

「啊?」那四人見此紛紛震驚的張大了嘴巴,心裡有一股說不出的酸楚,

還說你不是收破爛的,這些基本功法不就是破爛嗎?

你早說你要這些基本功法,我們不就老老實實的配合了嗎,也不至於挨這一頓毒打!

崔護衛心中也很是不解,這些基礎功法他們都看過,都是些沒什麼實用價值的破爛功法,

丟出去都沒人要的那種,少爺要這些幹什麼?

而且既然搶了,乾脆一塊搶回來算了,幹嘛要把那本遁法還回去!

只是看看吳泉,發現他沒有更改想法的意思,只能滿臉心疼的又揍了四人一頓,然後將那遁法還給他們!

「多謝吳爺,多謝吳爺!」四人抱著遁法頓時驚喜過望,對著吳泉連連鞠躬,

一時之間,甚至還有些感動:「好人啊,竟然不搶我的秘籍,真是好人!」

「這幾人是不是被打壞了腦子,為什麼被搶了還這麼高興?」

崔護衛望著感恩戴德離開的眾人,心中很是有些不理解,

隨即不免心生感慨,或許這就是少爺特有的獨特人格魅力吧,

自己這些平常人是理解不了的!

吳泉見此也很無語,不過在一想,這畢竟只是個別現象,

總不能所有人都有珍貴的寶物碰巧腦子還有問題。 「什麼!」

「她怎麼會選酒玄峰!」

「難道就是因為酒玄峰弟子最少?」

「我們拿出眾多寶物爭搶半天,酒玄峰連句話都沒說,憑什麼!」

王夢瑤這話一出,各大峰主就不樂意了。

搬山峰峰主更是臉色鐵青的站了起來。

「王夢瑤你可要考慮清楚,酒玄峰修行資源匱乏,根本不夠支撐你修行所需,莫要誤了自己的前程!」

音潮峰峰主也開口勸道:「夢瑤,酒玄峰峰主常年都不在,你加入進去怕是連修行都沒人指導,不如來我音朝峰,一切修行所需全由我包了。」

就連宗主李長生也忍不住開口問道:「事關日後前程,你可要慎重考慮啊。」

王夢瑤眼神平靜,面對眾人的勸誡她內心毫無波動。

修行資源?

身為武帝,她其實留下了不少寶庫,根本不缺任何資源。

至於天元宗的修行功法,她更是看不上眼。

這次之所以來到天元宗,也不過只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合理的修行者身份罷了。

至於為何選擇加入酒玄峰,其實也是看中了酒玄峰弟子最少。

她原本就是武帝,一路走來什麼風雨沒有見過。

弟子眾多的主峰,宗門分配的修行資源雖然看似很多,但那麼多弟子平攤下來其實也剩不了多少。

弟子越多,必然的競爭就會很激烈,接踵來而的麻煩當然也會很多。

更何況她轉生的這具身體,膚白貌美,十四歲便出落的前凸后翹亭亭玉立……

長得實在是太好看了!

這就更加麻煩了,紅顏禍水的事情王夢瑤以前可沒少見。

她如今只想安心修行,早日登臨絕巔,不想因為這些麻煩事耽擱自己的時間。

所以她選擇了弟子最少的酒玄峰,這樣自己就可以安心修行了,不用擔心被人輕易打擾。

蘇白也從閉目養神的狀態驚醒,詫異的開口問道:「你真要入我酒玄峰?」

王夢瑤輕輕點頭:「是的。」

「既然如此,那從今日起,你便是我酒玄峰的第三位弟子了。」蘇白微微頷首,內心卻有些竊喜。

原本也沒抱什麼期望能夠收到弟子,卻沒想到這個女帝自己腦袋抽風主動選擇加入酒玄峰,完全是意料之外的驚喜。

不過驚喜之後,蘇白就有些惆悵了。

這下自己每天就要做三個人的飯菜了,這可讓他這條慵懶慣了的鹹魚感覺很是不爽。

看著蘇白不太好看的臉色,王夢瑤不禁眉頭微挑。

這傢伙什麼個意思?

我堂堂轉生女帝,滿資質的天才!

主動加入你酒玄峰,你不應該感到高興么?

為何擺出一副嫌棄的表情?

這傢伙長得倒是比女人還好看,可惜了是個修行廢柴,聽說是被酒玄峰峰主看中了這張臉才破格收入了門下。

莫非真如傳聞那般,這傢伙和酒玄峰峰主真有那等苟且之事?

要不然酒玄峰一直不收弟子呢,這次我選擇主動加入酒玄峰他還一臉嫌棄之色,恐怕……

這是怕我加入之後會打擾到他們的二人世界吧!

是了,肯定就是這樣!

王夢瑤一雙眼突然開始放光,彷彿發現了盲點,自動腦補了各種畫面。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