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過?”威娜驀然睜大眼睛,定定看着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小樓裏,露妮婭和茉菲爾倚在窗前,透過窗戶望向小鎮。

因爲霧氣籠罩,沼澤邊緣的小鎮有些影影綽綽。不過,以她們的眼力,自然也看得出來,此刻小鎮已經整潔有序,大路上馬車來來往往,一些發現了商機的商人到此採購各類魔法材料,也運來了許多這片領地急需的勞力、工具等。

看着這些,露妮婭和茉菲爾不由輕輕嘆了一聲。

“這裏真不錯,雖然看上去偏僻,但現在,這麼興旺了。”露妮婭說道,可還是有些心不在焉。

“是啊。以後就在這裏安家……安靜,也會很安定。”茉菲爾說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露妮婭也會心的微笑起來,笑容又凝了一下,“他怎麼還不出來,三天前不就已經渡過天劫了嗎?”

“他沒事,可能還要休息調整一下。”茉菲爾只能這麼安慰她,心下也有些擔憂。

她被牽連,神魂硬生生捱了一下衝擊,也足足休息了兩天,此刻腦袋猶有些嗡嗡的,實在無力動用神念。

好在,那絲冥冥中的聯繫並未斷開,至少可以表明納爾卡沒什麼大礙。

“威娜姐姐怎麼走了?”茉菲爾隨口問道,也順便轉移一下露妮婭的注意力。


“天劫過後她就去找羅賓,沒一會就出門走了。”露妮婭道,“像是吵架了。不過,他們有什麼好吵的?”

已行至兩人附近的羅賓不得不咳了一聲。

她們回頭,看到羅賓,又把目光直直落在他身邊的納爾卡身上。

“你怎麼樣?”露妮婭奔過去握住他的手。

“還好,再休息兩天就沒事了。”納爾卡輕輕捏了捏她的手道。

茉菲爾也站起來,反覆打量他,慢慢貼近,最後靠在他懷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個夜晚極盡甜蜜纏綿。

“再過一陣子我就去斯堪納求婚,希望新年的時候能舉行婚禮。”納爾卡撫着茉菲爾光滑纖細的腰肢道。

“嗯。”茉菲爾偎在他懷裏根本不想動彈。

“也該帶你回家鄉見公婆了。”納爾卡在露妮婭的額頭親了一下道。

所謂人生圓滿幸福就是如此吧。納爾卡攬着二女,心中不禁這麼想。

不知爲什麼,他突然想到了蘭妮,又頗覺不該,但身子仍不免僵了一下。

“怎麼了?”露妮婭慵慵問道。

“在黑旗軍中,我見到艾琳和蘭妮了。”納爾卡輕輕道。

“對,艾琳早就告訴我她和蘭妮都加入了冰霜師團。”茉菲爾也不擡頭,輕輕道。

“哦。”納爾卡不由沉默了一下。

“蘭妮姐姐她怎麼樣?”露妮婭問。

“她說,過得不怎麼好。”納爾卡實話實說,想了想又補充道,“有天我去參加比試,比試後我們見面說了幾句話。”

露妮婭和茉菲爾對望了一眼,都沒有說話。最後還是露妮婭開口道:“其實,我一直不明白你爲什麼會和蘭妮姐姐分開……”她突然又想,如果不分開的話,只怕此刻自己也不可能在他懷裏了。

“因爲,我做了很對不起她的事。”納爾卡說得有些艱難。

“那蘭妮姐姐還不肯原諒你嗎?”露妮婭接着問,問完又覺得很是多餘。

“那是她的事,”納爾卡字斟句酌道,“我也不會企求什麼,畢竟一切都過去了。或許,彼此眼不見心不煩纔是最好的結果。”


停了一下他又道:“我總歸不希望有什麼舊事會影響到我們,所以纔會說給你們聽。不過,這一切都已經過去好久了。”

“是過去了。可……聽說牛頭人和咱們人類長得很像,是嗎?”露妮婭說着,突然轉了個話題。

“是很像。就是頭上有犄角,另外身量也高大些。”納爾卡回答。

“那牛頭人姑娘好看嗎?”茉菲爾也來了興趣,接着問。

“還行。”納爾卡不想多說。

“嗯,你帶個牛頭人姑娘回來給我們看看也行,我們沒意見的。”露妮婭笑嘻嘻的。

“胡說。”納爾卡不再回應,把她壓在了身子底下。 兩天後,納爾卡提前結束假期,匆匆返回了黑旗軍。

邊境傳來消息,獸人潛過羅馬長城,突襲了某處堡壘,搶走了囤積在那裏的大量糧食物資。

此前的侵襲騷擾雙方都持續不斷,但畢竟是遊蕩在邊境附近的斥候小隊間的爭鬥,而這一次,獸人絕對出動了大股部隊,纔會深入境內,取得如此戰果。

一時間,帝國內部氣氛驟然緊張起來,許多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則興奮不已,紛紛上書要求開戰。

一則廣爲流傳的請戰書上寫道:以當前帝國之盛,子民之衆,餉糧之厚,兵卒之多,與獸人相較,雖三尺童子亦知其非我敵。今獸人挑釁,當遣良將直搗其腹心之地,令其不敢再窺東南。


還有人建議,與蠻荒之地接壤的兩大帝國可同心戮力,劍指西部高原,乾脆佔據了蠻荒之地,一勞永逸解決邊患。

也有人提出,光明聖教素來是人類文明的守護者,並早已發出教諭要求應對獸人帝國,此刻可請求教宗出面,領導大陸上的所有人類,重組光輝軍團西征蠻荒之地,誓要完成昔年路易大帝都未能完成的偉業,將獸人從這片大陸徹底驅逐出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前面不遠就到獸人哨所了。”希姆道。

“好。”海倫淡淡應了一句,目光看着前方,根本就沒轉過來。

獸人侵襲事情發生後,黑旗軍遭受了巨大的壓力,也磨刀霍霍,醞釀進行反擊。

身爲黑旗軍前方指揮官,海倫更決定親身前往偵查,準備下一步的軍事行動。柯本苦勸無果,只得讓莫奇生也加入偵查小隊,自己率師團做好接應準備。

納爾卡曾“縱橫獸人帝國”,自然也被他納入隊伍。

偵查小隊一行十多人,除了他們三人和精心挑選出來的幾位精英斥候外,還有三位女軍官,其中之一居然是艾琳。

艾琳修爲尚未突破六級,但此次畢竟不是大規模作戰,想必也輪不到她動手,主要職責當是發揮天賦來記錄和推算。

其它兩位,一位是八級的女劍士,一位則是七級的女魔法師,身邊還帶着那隻納爾卡從獸人帝國搶回來的異獸。

異獸,據這女魔法師克蘿爾說,是一隻月狐,此刻看到納爾卡,仍有些懼怕地往女法師身後躲。

“明月,不用怕。”克蘿爾護住它,又對納爾卡道,“當初你怎麼嚇它的,現在見了你還怕成這樣。”

“沒怎麼。”納爾卡答道,就和希姆抵前偵查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初抓住它後,納爾卡的確沒怎麼嚇唬,只不過在自己的領域內反反覆覆折騰它而已。這種聰明的小傢伙,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又逃不出自己的領域,自然就服帖了。

獸人哨所戒備相當森嚴,希姆剛靠近了些,哨所裏的月狐就警惕起來,眼睛瞪得溜圓,鼻子吸溜吸溜準備探尋過來了。

眼見不妙,希姆深吸一口氣,撮脣長嘯,卻無聲無息。這是他最爲拿手的無形攻擊,據他說,雖然人聽不到發出的聲音,但聽覺靈敏的動物則會極爲不適。

果然,那月狐頓時趴在了地上,還用爪子護住耳朵,身子使勁發抖。獸人們大驚小怪了一下,把它拎到後邊去了。

兩人放心更靠近了些,觀察一陣子,就回去報告了。

“我們可以悄悄殺過去,端掉這個哨所,留兩個活口看能不能拷問出情報。”聽了報告,莫奇生想了想道。

“不,”海倫冷冷道,“拔了一個哨所又有什麼大用,我們要做的是潛進去摸清對方軍力部署。眼下先不要打草驚蛇。”

莫奇生苦笑一聲,果然是柯本所說的最壞的情況。他看了一眼四周,低低道:“好,那我們下一步怎麼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蒼茫夜色中,衆人越過邊境上的哨所,向獸人帝國內部進發。

只怕這個時候邊境哨所也根本不知道已經有人類在眼皮底下潛了進來。

相比上次潛入的艱難,納爾卡只能感嘆,高級別的魔法師就是能如此舉重若輕,爲常人所不能。

當然,任何帝國也不會爲了防範強者潛入,而在邊境佈置出陣容豪華的哨所。

他和希姆一馬當先,走了很久,都沒發現任何動靜。

一路上,克蘿爾和艾琳不時商量一下,在羊皮紙上畫出簡單的線條,又勾勒兩筆,表明一行人的路線和周邊情況,算是地圖。

到了深夜,莫奇生找了個地方指揮大家紮營。

像他這樣的武者倒還沒什麼,甚至幾日不眠不休也能支撐下來,但魔法師則必須保證有充分的休息,否則第二天行走都是個問題。

大家掏出乾糧,就着清水匆匆吃了,又留下人輪流守夜,就各自休息了。


“獸人帝國怎麼這麼蕭條?”第三天海倫終於忍不住了。

蠻荒之地地廣人稀衆所周知,但衆人所到之處,偶有村莊,也希希落落沒幾個人影。

雖則蕭條,但獸人村莊依舊戒備森嚴,路口隨處可見巡邏的獸人保甲。

當然,這一切在強者面前都形同虛設。莫奇生就率隊去了趟村莊打探,回來後臉色很不好。

可海倫不聽勸,自己和克蘿爾等人也去了一趟村莊,沒多久就幾乎是逃回來的,躲進帳篷半天都不露面。

衆人面面相覷。納爾卡約略猜到了一點,心想,***哪是那麼容易就過去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在沒多久,海倫就和沒事人一樣出現在衆人面前。

莫奇生鬆了口氣,率隊繼續前進。

“真是萬戶蕭疏鬼唱歌。”路上,莫奇生悄悄對納爾卡感嘆,“獸人是出了名的好養能生,怎麼居然會變成這般模樣。”

納爾卡苦笑。他沒有隨莫奇生去村莊探查,生怕自己又忍不住把乾糧掏光給了飢餓中的獸人。


他們摸索着尋了一個方向前進。由於在獸人帝國根本就見不到地圖,據說只有高級指揮官手中才有,他們只能如盲人摸象般的行進。

這種感覺顯然很是讓海倫煩惱,忍耐了兩天後,就開始運用神唸對四周進行掃描。

她神念掃過時,納爾卡身上一凜,莫奇生顯然也察覺到了,和她說了幾句,又怏怏回來,顯然還是沒法勸阻。 強者的神念掃描可以及遠,但也相當於在這一範圍內昭告自己的存在。實力低的根本感覺不到,這倒無所謂,但遇上實力相當的,就和彼此遠遠打了個照面沒什麼兩樣。

若在黑旗軍中,這當然並無不妥,但此刻孤軍深入獸人的古拉格帝國,運用神念掃描就有些冒險了。

不過海倫對莫奇生說的是,獸人帝國廣大無邊,要亂走亂闖到什麼時候才能蒐集到有用的情報;何況這裏已如此蕭條,哪會遇上什麼強者?

她的神念掃過時,似乎在納爾卡身上很是停了一陣子,像是警告,又像是有些不確定,但最終還是算了。

她對納爾卡成見已深,據說原本不讓納爾卡加入隊伍,但實在拗不過柯本。

據莫奇生說,柯本說的是,納爾卡六級時就能孤身一人在獸人帝國趟一個來回,此刻都晉入七級了,當然能在這趟關鍵任務中發揮更大的作用,如果納爾卡都不能去的話,就只有他自己拋下師團一起來了。

海倫這才作罷,默許了納爾卡加入偵查隊伍。

但即便如此,路上她根本正眼都不瞧納爾卡,自然,納爾卡也躲她躲得遠遠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