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見一戴着口罩的男人,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慕安安的面前,直接將她打橫抱起!

慕安安一點也不慌,甚至還主動抱住了對方的脖子。

雖然對方戴着口罩,但她還是一眼認出了。

這人、是她的阿御!

因此,慕安安的語氣裏帶着幾分小女孩的撒嬌。

「你幹什麼呢?」

「不是讓你在房間休息?」

宗政御語氣很嚴肅,看着慕安安的眼神,卻是充滿了溫柔。

慕安安拿臉蹭了蹭他,說道:「我要研究出67T病毒到底什麼東西,找到解決它的辦法。」

「現在沒有什麼事比你的腿更重要!」他直接將人帶走,「我剛成立了新的醫學小組,你現在馬上跟我去做全面檢查。」

「可是,我這邊還沒好。」

「一切等檢查完再說。」

完全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慕安安看着他。

腦海里回想起昨天晚上她聽到的那段對話。

宗政御說,要等她腿好了,才肯接受治療……

想到這裏,慕安安抱緊了宗政御,故作輕鬆的說道:「好!」

「乖。」

宗政御笑了笑,本能的湊過去,想親一下他的小姑娘。

但還是克制住了。

慕安安眼神暗了下,昨天的她只覺奇怪。

但現在她明白了,她的阿御不是不想親她,而是在保護她。

可是,她不想再被保護了。

她要當的,是能夠跟宗政御並肩作戰的人!

當她被寧修遠軟禁時,是宗政御救了她。

這一次,換她來救宗政御!

思及此,慕安安主動湊過去,隔着口罩,用力親了宗政御一口,鬥志昂揚的說道:「走吧!」

宗政御身子僵了下。

雖然顧書卿已經跟他表明過,普通的親密接觸,並不會感染病毒,但他還是有些擔心。

他那麼用力的保護的小寶貝,並不想因為自己這邊而遭受到任何傷害。

可即便心裏這邊想着,宗政御卻將情緒隱藏下來,不讓慕安安看出問題。

他直接抱着人去做全面檢查。

顧書卿站在原地,看着兩個人離去的背影,心裏是說不出的情緒。

有些泛酸。

兩個人走的太難,一路荊棘。

可顧書卿也因此而羨慕過。

兩個人彼此陪伴,即便是滿路荊棘,也是想着護對方周全,為對方奉獻上自己的一切。

此生得一情感,死而無憾。

……

慕安安十分配合的做了全面檢查。 「這下呢前輩?」

他再次急切地問道。

「嗯,這次看清了。」

葉不朽淡定回答。

他從一開始就看到了這上面的字。

他有些好奇盧布怎麼會問她這種白痴的問題。

「上面寫着:盧氏黃金瞳本源於…」

「這是啥東西,被刮掉了一塊。」

葉不朽很應和著盧布的這個智障問題,並將上面的字跡讀了出來。

不過看到這樣的石碑他還是忍不住吐槽一下,他面前的這個石碑上面不僅表面坑窪不平,甚至還有的字跡已經被磨掉了。

「嗯….卧槽!」

盧布似乎被葉不朽的話嚇住了,一蹦三尺高。

「你沒事吧!」

葉不朽越發覺得他是個智障了。

想想以往他在家中做客,以及在水鸞宗的那種瘋狂的勁頭。

這個男人不正常!

「前輩真的看到了這裏的符文!?」

盧布的身體也湊了過來,葉不朽很嫌棄地避讓。

聽說人的傻氣會傳染。

「你說的什麼符文?」

葉不朽一臉不解。

「這上面的符文啊!」

盧布很興奮地講到。

他們族人在覺醒了黃金瞳后隨着修為的增加,黃金瞳的濃度也就編的更加純正。

而純正的代表就是眼睛中紅色的血絲。

只有含有紅色血色的黃金瞳才能看到這塊石碑上面遺留下來的符號。

而且盧布也聽先祖告誡過他們,這塊石碑上面刻印的他們家族重大的秘密。

他這一生則更是致力在破解自己所看到的符號,怎麼就被葉不朽這個剛得到沒有幾天黃金瞳的外人看到了?

他不僅看到了符文,更是有能力識別裏面的意思!

對了,前輩昨天晚上不是還施法在靈碑上刻畫了兩個神奇的符印嗎!

看來前輩果然恐怖啊!

盧布心中想着,看向葉不朽。

「前輩可以讀懂這些符文的意思?」

解讀符文?什麼鬼?

葉不朽不解。

但他的腦袋很靈光,思索著這件事,突然開朗。

他所說的符文不會就是這上面的漢字吧!

葉不朽莫名有些無語。

他也不覺得盧布真的這麼不正常,不過人在激動的時候的確有可能將思維降到零。

他不會是以為我解讀了這上面的漢字而感到激動吧。

葉不朽再仔細看了看石碑上面的文字。

的確沒有符印,妥妥的數行漢字啊!

工整的隸書字體。

葉不朽雖說來到這個世界一萬餘年,可一來就依靠着系統躺平,對於這個世界的文化,尤其是漢字文化。

接觸的少之又少。

「哦,這樣啊,沒錯,很神奇吧。」

葉不朽搪塞著說道。

「前輩,那您可不可以再幫我解讀一下這上面的意思?」

盧布祈求道。

他花了大半輩子來解讀,就解讀了葉不朽剛才說的那幾個字。

如今葉不朽竟然能夠看懂,自然要討教前輩一二。

「可以。」

葉不朽跳過那一塊破損的地方往下看。

「本人盧氏,在紀元大戰時不幸與軍隊走散,故此來到這個荒古流大陸苟延殘喘……如今年歲已高,幸在早年已於大陸女子相婚,生子十位。雖有傳人但我盧氏血統卻稀釋甚多,念其屬於……故而設立此碑,供世人觀看,知我根源。若有朝一日世界重連,必要去往……」

紀元本是指著葉不朽一萬年前經歷的那次大戰,在那次大戰中各個地方的人們損失慘重。

在戰鬥結束後為了慶祝從大戰中得生,並且為了安定下來的人們,新作了一個年表。

葉不朽原原本本地將上面的話讀給盧布聽。

不過看着上面的話,葉不朽覺得好像跟沒有看一樣。

說了個啥他也不知道。

盧布聽完若有所思。

他早就聽宗中長輩說過,他們其實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