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

廖九公閉上眼,平靜道。

“自今日起,世上再無丐幫!”

“你解脫了!”

秦羿平靜道。

“多謝!”

廖九公拱手深深一作揖。

秦羿點了點頭,手指一勾!

唪!

大鼎落了下來。

廖九公沒有去擋,也擋不住了!

他老了,疲了,倦了,終於可以徹底的與丐幫隔絕聯繫,再無你我!

鼎落,人亡!

廖九公倒在了青石廣場之上,鮮血流了一地。

唯獨那張蒼老的臉上,掛着欣慰的笑意,在血水中是如此的刺眼! 廖九公死了!

五羊宮廣場上一片死寂!

那殘破的青石廣場與九公的屍體,無不提醒着所有人。

粵東的一代傳奇老宗師,丐幫奇俠廖九公敗在了江東新銳之王之手,橫死當場!

在所有人的恐懼、敬畏中,那個青衫少年巍然如山,渾身一塵不染,雲淡風輕的走回了座位之上。

“厚葬!”

秦羿端起茶杯,泯了一口,對柳仲道。

“是,大哥!”

柳仲恭敬道。

“觀主,煩請把我的上等楠木棺材擡來,送九公最後一程!”

柳仲走到主持大會的五羊觀主身前,肅然拱手道。

“秦侯、柳先生有心了,無量天尊!”

五羊觀主唸了聲道號,立刻有弟子自觀中擡出一具氣派的金絲楠木棺材,觀中弟子滿懷敬畏,爲廖九公收屍。

嗵嗵!

炮響聲響起!

五羊宮弟子擡着廖九公的屍體,邁着沉重的步子,走進了觀中。

誰都知道丐幫已經惹的天怒人怨,但這絲毫不會影響每個人對這位曾經的老英雄致以崇高的敬意。

這就是江湖!

不管是你是誰?

英雄還是奸雄,正義之師,又或者惡罪之徒,總有被江湖淘汰的一天。

曾經的輝煌終究是過眼雲煙,化作墳頭苦酒一杯!

“完了!”

“九公也敗了!”

“喬幫主,你,你可得想法子啊。”

柳明權父子最先回過神來,他們最擔心的是家主之位!

“媽的,這個老廢物,居然敗了,太讓我失望了。”

喬三斤對師公沒有絲毫的留戀,破口啐罵道。

皇天戰尊 “今日,當着粵東英雄的面,本侯以兩江之主的身份,向南廣武道界中人以及全體市民通告罪詔書!”

“柳仲!”

秦羿一拂長衫,霸氣走到場中,朗聲道。

“是!”

柳仲面色一凜,拿出一卷黃色詔書,雙手攤開,正然大喝:“奉秦侯之命,通告南廣丐幫幫喬三斤等人罪行,昭告天下!”

“丐幫自喬三斤繼任以來,不修德行,荼毒百姓,天怒人怨,共犯有上訴十三宗大罪!”

“其一,殘害百姓,以暴力戕害民衆,令民爲殘乞。”

“其二,黑心斂財,強徵土地,打壓商會,毫無公義之心!”

“其三……”

……

“江東秦侯奉天承民意,今向南廣百姓通告丐幫喬三斤等人罪行,處以斬刑,以震懾天下罪徒邪心!”

“但有不從詔者,殺無赦!”

柳仲鏗鏘有力的逐一痛斥喬三斤等人的十三宗大罪。

詔畢,粵東武道界衆人無不震驚。

在武道界卻是有過宣召除賊的先例,昔日武神燕九天就曾頒佈罪詔書,痛斥羅剎門裘無敵之殘暴,最後引來武道界所有修煉之人的呼應,團結一心,最終除賊。

如今秦羿頒佈通詔,卻也是合情合理,喬三斤在粵東無法無天,雖然不像當年裘無敵禍害整個武道界,卻也是粵東一地的毒瘤。

以通詔鎮殺,可震懾整個南方不正之風。

但更深層次的意義在於,一旦通詔,就等於秦侯向粵東宣主了。

粵東若是接受,此後便可獲得他的護佑,若是不從,便是與他爲敵了。

一時間,粵東武道界衆人盡皆大驚,紛紛交頭接耳,不知道如何是好。

詔書氣勢如宏,字字如刀,威嚴肅殺。

喬三斤等人聽得入耳,無不心驚膽顫,渾身發抖,差點沒給跪了。

“父親!父親!”

“你幹嘛,咱們還沒敗呢!”

“別自己嚇自己啊!”

喬統山連忙扶着喬三斤,用眼神示意四周二千虎視眈眈的污衣堂弟子。

“對對!”

“我還沒敗,必敗的是他姓秦的。”

喬三斤回過神來,長吁了一口氣。

“喬三斤,你等還不伸長脖子,侯斬嗎?”

柳仲正氣凜然的大喝道。

“哈哈!”

“哈哈!”

“可笑,可笑,太可笑了!”

“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敢宣老子的詔!”

“你們不覺的很可笑嗎?”

喬三斤仰天長笑了起來。

他本身也是宗師高手,自然能看出來,秦羿已經戰到筋疲力盡,而他還有鄔顯光與兩千精銳,上萬幫衆,無論如何也是穩操勝券的一方。

“好笑?這麼說,你是不服了?”

秦羿笑問。

“秦侯,別裝啦,這裏是粵東,你一個江東人有什麼資格發號施令?”

喬三斤抻着結着血痂的腦袋,哂笑道。

“爲天下誅邪,不分地域!”

秦羿正然道。

“好一個正人君子,你還能打的動嗎?”

“你看看你,就倆三人支持!”

“我這裏有兩千弟兄,個個都是好手,你怎麼跟我玩?”

“該伸長脖子挨砍的人,是你纔對吧?”

喬三斤虎目一沉,冷森森道。

“誰說我只有倆三人?”

“要論人多,你遠遠不如我。”

秦羿淡然道。

“是嗎?請恕我眼拙,你的人在哪?”

“在哪啊?”

喬三斤手搭涼蓬,拉着腔調,怪叫了起來。

“我自有神兵天降!”

“人來!”

秦羿大喝之餘,秦幫圖騰煙花沖天而起。

霎時!

但聽到五羊宮外,傳來咚咚的戰鼓響聲。

緊接着密密麻麻的腳步嘈雜入耳,旌旗四閃,自五羊宮大門,爭相列隊小跑而來。

“嵩山派掌教梵烈率領親銳弟子一百,前來爲侯爺、柳少助陣!”

隨着一聲大喝,當先一行打着黑色旗幟的人,率先而來。

領頭一黑色華服漢子,拱手向秦羿拜道。

“嗯!”

秦羿淡然點頭。

“武當派執事青松道長率兩百弟子,前來爲侯爺、柳少助陣!”

“西江省彭家家主率門徒三百,前來助陣!”

……

唰唰!

一個個華夏武道界名門、大派、世家紛紛派遣精銳而來。

原本柳仲一脈空曠的座位,很快就坐滿了武道界的名流!

帶來的弟子更是足足有五六千人之多!

這些人不僅僅是江東門派,更有不少是北方門派。

秦羿現在掌控了丹藥,只要他一聲令下,但凡有求於他的,無不應召。

就在昨晚,他令張大靈在石京向武道界連夜發出召令,衆人都是連夜撥了快車,一夜奔襲至粵東,生怕來晚了,爲秦侯所忌。

“多謝,多謝!”

柳仲頻頻拱手致謝,歡喜不已,望着那坐的滿滿當當的各派、各世家的要員,他知道今天這家主之位是坐牢靠了。

當真是蒼天不亡柳氏,合該喬三斤這幫惡魔好日子到頭了。 噬帝重生 “柳華,這會兒咱們誰的人多啊?”

“我說的沒錯吧,秦侯的能量不是你能想象的,與賊爲伍,多行不義必自斃!”

柳仲眼眶通紅,收起雜思,指着柳明權父子,怒然喝道。

“呵呵,呵呵!”

柳華就像是吃了死蒼蠅一般難受,父子二人愣在原地傻笑着。

衆人坐定後,密密麻麻的幫衆,整齊的站在廣場上,虎視眈眈的雄視丐幫羣賊。

這些邪人平素就敬畏名門大派,藏着躲着,此刻見大半個武道界都來了,無不心驚膽顫。

“侯爺,我等集合完畢,請指示!”

一個門派的執事,拱手請問道。

“降者,不殺!”

秦羿清冷的聲音,飄蕩在全場。

喬三斤望着黑壓壓的人羣,透心窩子的涼,他知道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但就這麼引頸就戮,他有些不甘心!

“父親,大勢已去,投降吧!”

喬統山嚥了口唾沫,顫聲道。

“不,我纔是南廣之王,在粵東所有人都得聽我的!”

“咱們外面還有上萬的弟子,只要一擁而上未必,沒有勝算!”

喬三斤雙目通紅,不甘心道。

“父親,那些烏合之衆怎麼可能是這些人的對手!”

喬統山勸道。

“秦侯,我投降,你會放我一條生路嗎?”

喬三斤冷然相問。

“放你一條生路?”

“好啊,我可以考慮你去當殘丐!”

“你禍害了這麼多人,我想南廣人會很樂意見到這一幕的。”

秦羿摸了摸鼻樑,玩味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