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個老傢伙,本來我還是想在臨走之前和你來敘敘舊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下逐客令了。”

話是這樣說,可是呼韓邪沒有任何的不快,還是按照孟掌櫃所說的,站起了身,慢慢的走出了酒館,向孟落日的房間走去。

酒館中只剩下了孟掌櫃祖孫兩個人。看來他們祖孫的關係並不是非常的和睦,在有外人的時候,若離還像是在酒館中一個普通的打雜的,可是當只剩下了他們兩個,氣氛立刻變得非常壓抑。

過了好一會兒,孟掌櫃的才輕聲的對若離說道:

“若離,我知道在你的心裏非常的恨我,這麼多年了,我們也一直沒有好好的在一起說過有關我的事情。你願意聽麼?”

若離臉色非常的陰沉,幾乎可以滴出水來,沒有說什麼,但是還是坐在椅子上,並沒有離開的意思。

“在我小的時候,匈奴入侵中原,戰火連綿,我所這的村落也在戰火中受到了波及,我和家人都被匈奴人抓住。都說匈奴人殘暴,可是我遇到的匈奴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那個人沒有爲難當時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我,給了我們吃的,讓我們離開了。那個匈奴人的首領,就是現在呼韓邪的父親,老單于。”

若離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只是靜靜的聽着這些話。畢竟時代過於久遠,在她的腦海中,這些事情好像和她的關係不大。

“這是第一次,第二次,我張大了,成爲了一個士兵,爲了大漢抵禦匈奴戰鬥,可是最後竟然被大漢自己的官員陷害,導致自己深陷匈奴大軍中,成爲了俘虜,我不服,當時呼韓邪親自在領兵作戰,就和我賭鬥,結果,我險勝,呼韓邪沒有爲難我,話負前言,將我放走了。我在心中就產生了疑惑,到底是匈奴人是好人,還是漢人是好人。”

“第三次我隨着將軍剿匪,可是土匪強悍,我受了重傷,躺在了死人堆裏。我的袍澤丟下我不管,我只能躺在死人堆裏等死,正好呼韓邪領兵經過,還是他救了我,之後我投降了匈奴人,受到了單于的器重,並和單于兄弟相稱。”

若離靜靜的聽着,沒有說話,這些事情從前她也有所耳聞。真正讓她怨恨自己的爺爺,並不是因爲爺爺是漢人的叛徒。

“你的父親很了不起,也成爲了邊疆的一個將領。但是無論是將領還是普通的士卒,只要上了戰場,就都要有馬革裹屍的覺悟。他所在的隊伍,被我所在的隊伍擊敗,他在亂軍中身受重傷的事情,我並不知情,只是等到他的死訊傳到了我的軍營的時候,我才大吃一驚。是的,是我自己殺死了我自己的兒子。可是,假如領兵的不是我,而是其他匈奴的將領,在當時,你的父親也很難生還,他犯了領兵的大忌,冒進。”

若離的臉上終於出現了悲慟的神色,父親的死,是她一生的痛。

“之後心灰意冷中我辭去了所有的職務,在我的心中我只效忠於呼韓邪這個人,而不是匈奴,江湖中拼殺,也算是闖出了自己的一番成就,但是我也因此失去了自己的雙腿。在這個時候,還是單于救得我,仔細算下來,我這條命,早就已經不屬於我的了,就像你一樣,假如不是單于,你也一樣早就不再這個世界了,難到不是因爲這個,你在死心塌地的追隨呼韓邪,而沒有效忠於匈奴的麼?”

孟掌櫃說了這些話,顯然已經很累了,他慢慢的將頭靠在了牆壁上

。眼睛中失神的看着放在桌子上跳動的火焰。

若離依舊沒有說話,慢慢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向客棧的院子中走,當她走到了靠近門口的地方的時候,忽然聽到背後孟掌櫃的低聲的說道:

“我已經決定了,放棄現在所有所擁有的,不論呼韓邪單于去什麼地方,我都會追隨着他離開。現在,我要做的是爭取另外一個人的同意!”

若離沒有回頭,抹了一把已經留到了腮邊的淚水,然後大步的走了出去。

孟落日非常的氣憤,可是有火還沒地方發,先是讓若離這個小女子給小小的調戲了一下,剛剛用自己的強勢挽回了一點劣勢,還沒有把被窩捂熱乎呢,重重的敲門聲再次響起。

一邊小聲的抱怨着,一邊來到了門口,當門分左右的時候,一陣凜冽的寒風衝外面吹了進來,讓他忍不住接連打了幾個哆嗦,看到門口站着的人的時候,他已經到了嘴邊的破口大罵,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您怎麼來了,這麼晚了還不睡覺。”

雖然沒有大發雷霆,可是字裏行間已經表現出了非常的不滿。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呼韓邪沒有因爲孟落日的口氣有絲毫的不滿,呵呵一笑:

“睡不着!”

孟落日雖然讓開了進門的路,把呼韓邪讓到了房間中,可是在心裏可是暗自的埋怨:

“妹的,你們一個個的睡不着覺,都跑到我的房間中來幹什麼。”

可是之前來的是美女,現在來的是剛剛卸任的單于,再多的不滿也只能在心裏了,嘴上什麼都不能說。

“想要問問你,我們到了中原之後,是不是馬上就可以到達你說的地方,離開這個,呃,對了,按照你的說法,應該是,這個世界?”

孟落日就鬱悶了,簡單的一句話的問題,幹嘛還非要現在問,就是明天在路上也有的是時間。再者說,按照歷史上的記載,你還有兩年的壽命,現在着的什麼急啊……

(本章完) 第2991章

重要的是,這次出來他身邊的另一個中年人,可是他們余家的二少爺余華偉,是他們余家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子,說不定可能是余家下一任的家主!

這次也是余家二少爺余華偉帶著自己出來,為余家老爺子生辰,尋找天財地寶當作壽禮的,卻沒有想到遇到了萬虎兄弟兩人!

此刻,余家大長老偷偷看了眼,一邊正在奮力躲避萬虎兩人攻擊的二少爺余華偉的臉色無比難看,大長老的心裡也是顫抖不已!

從遇上萬虎兄弟兩人開始,余華偉就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想盡了辦法要至對方萬虎兄弟兩個人死地,但是實力的差別卻是讓他們這邊三人,慢慢處於下風……

「大長老這樣下去的話,二少爺他出事該怎麼辦啊?」另外一個余家的長老,看著大長老小聲的問道。

「我正在想辦法,你必須保護好二少爺!」大長老聞言道。

而對面萬虎兄弟兩人配合默契,他們只想殺了余家人,才不管什麼大長老什麼二少爺的!

一時間,余家人這邊被萬虎兄弟連人打的幾乎只能防禦,毫無還手之力了!

余家大長老看著眼前的情況,一咬牙,從懷裡拿出一個瓷瓶,直接丟向萬虎兄弟兩人,瓷瓶被對面的萬虎一道靈力打破!

接著一股難聞的味道從瓷瓶內傳來,余家大長老立即拿出丹藥遞給其餘兩人,三人每人吃了一顆丹藥,那股難聞的味道瞬間消失了……

而對面的萬虎兄弟兩人聞到難聞的味道,想要閉氣已經晚了,很快萬虎和萬山兩人的臉色就變成了青色,顯然是中毒了……

「萬虎,萬山,今天就是你們兩個人的死期,能讓老夫把這珍藏的毒藥,用在你們的身上,也算是你們的榮光!」余家大長老等著萬虎兄弟兩人惡狠狠的說道。

「卑鄙,你竟然下毒!」萬虎怒道。

「下毒也是你們逼我的,我也不怕告訴你們,你們的妹妹萬曉婉早在三天前就已經死了,你們想知道她是怎麼死的嗎?哈哈哈哈,我告訴你們,她是被我們余家的下人給玩死的,想到她死前的哪個悲慘的樣子,和被狗撕咬后的模樣,真是想想就反胃……」余家大長老看著萬虎兄弟兩人中毒后,肆無忌憚的諷刺道。

「啊……我殺了你!」萬山聞言怒的吐出一口鮮血,接著直接沖向了大放厥詞的余家大長老。

就連余華偉和另一位余家長老都沒攔住,直接讓萬山破開兩人的防衛衝到了余家大長老的面前,一道靈力將余家大長老的腦袋砍了下來……

接著不顧身後余華偉的攻擊,用力的從余家大長老的屍體內扯出對方的靈魂,手裡用力捏碎了對方沒來得及逃走的靈魂,最後余家大長老一聲慘叫,徹底消失在世間了……

「大長老!」另一位余家長老見狀驚呼道。

余家大長老不是一般的長老,還是他們余家的煉丹師,這樣死了就算是二少爺回去也沒法跟家族交代啊! 孟落日連坐下來的意思都沒有,成功的在若離的面前擺脫了自己的弱勢地位之後,現在心情大好,連睡意都有了:

“我會直接帶你到我們的地方去,但是我們不能馬上離開,按照昭君姑娘的意思,我還要幫她送她的家信。”

“她人都出來了,還要你送什麼家信?”

“呵呵,昭君姑娘說了,既然他已經離開了,就相當於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不打算回去看家裏人,免得橫生枝節,尤其是,她的兄弟聽說現在也在漢朝做官,還是小心一些好。萬一暴露了自己,影響他的家人是小,如果再次引發了匈奴和漢朝兩國的爭端,事情可就大了,所以她還是希望我能夠幫助她,把家信送到她的家人的手上。”

呼韓邪嘆了口氣,臉色變得非常的凝重:

“要快一些啊,我的時間不多了!”

孟落日輕笑了一下,非常輕鬆的走到了自己的牀邊,心裏暗自嘲笑這個戰場衝殺的馬上帝王,也太惜命了吧:

“沒事,按照歷史的史實,你至少還有接近兩年的壽命呢,哈哈有什麼來不及的!”

“恐怕,我沒有兩年的時間了,而我的弟弟,現在冒充我坐上了單于寶座的呼韓邪,他也許只有兩年的壽命!”

“什麼?!”

孟落日差點從牀上摔下來,躲在被窩中的齊天也呼的一下把被子掀開,從裏面跳了出來:

“老頭,快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難道你自己更加的清楚自己的壽命?”

這小子剛纔還說要睡覺呢,可是看到他現在兩眼放光的樣子,還哪裏有一點的睡意。孟落日不禁搖頭苦笑,腦海中響起了人們經常說的那句話:

“當災難發生在別人的身上,那是故事,當發生在了自己的身上的時候,纔是事故。”

看齊天現在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小孩子聽說了自己的感興趣的故事了一般。

呼韓邪抓起了放在桌子上茶壺,給自己倒

www⊙ ttКan⊙ ¢o

上了一杯溫水。這老單于在結束了單于廷錦衣玉食的生活之後,這麼快就能夠適應新的環境,還真是讓孟落日感到由衷的欽佩。

“這些年我就感到自己的身體每況愈下,隨時都又可能會躺在王座上,奔赴天國。我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但是我的弟弟,他的壽命卻是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

孟落日吃驚的睜大了眼睛,看着呼韓邪。

“在我弟弟小的時候,就患上了某種奇怪的疾病,經過了無數名醫的診斷,都說他的壽命不會超過五十歲,呵呵,今年他剛好四十八歲,所以當你在單于廷說,我的壽命只剩下兩年之後,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我,反而是他。”

孟落日和齊天如何知道這樣的祕辛,他們只是愣愣的看着呼韓邪,本來孟落日還以爲自己把呼韓邪帶走了,是否能夠保住呼韓邪的命不知道,但是至少匈奴的歷史將爲止改變,因爲不會新的單于不會那麼巧的就在兩年後故去,但是現在看來,好像這已經是註定的事情了。

“在你說過我只有兩年的壽命之後,我一直在想,會不會是我還沒有到兩年的時候,就魂歸天國了,而我的弟弟爲了維持匈奴暫時的穩定,同時將我的兒子扶上了正位所以不得不暫時冒充我的。因爲這個時間太巧了,兩年,不是我的宿命,而是我兄弟的宿命。”

看到孟落日和齊天兩個人都張大了嘴巴看着自己,呼韓邪笑了笑,只是這笑容中更加的無奈:

“我知道,我很丟人,堂堂的一個單于竟然怕死到了這個程度,可是當一個人知道沒有希望改變自己的命運的時候,也許會坦然接受,但是,當一個人發現自己還有一線生機的時候,他真的會不惜一切代價的爭取。所以當知道了我有可能和你們一起遊走在時間的隧道中,從而讓自己擺脫死神的光臨的時候,我的心真的動了!”

在呼韓邪的眼神中露出了一種乞求的光芒,在生老病死麪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誰比誰更加的高貴。當死神

光臨到他們牀邊的時候,無論是平民百姓,還是千古帝王,都沒有其他的選擇。在看到死神的身影的時候,沒有人會能夠依然淡定。

呼韓邪佝僂着自己的身子,慢慢的走出了孟落日的房間,隨着房門被打開,冷風再次吹進來,讓孟落日打了一個冷戰。也在瞬間清醒了過來,但是他沒有喊住已經走到了門外的呼韓邪,只是在他的眼神中帶着一絲堅定:

“儘快,我一定儘快完成手上的事情,一起離開這個世界,也許在新的世界中,能夠讓你擁有新生。”

齊天也看着老頭的背影,聳了聳小鼻子:

“這老頭,膽子太小啦,呵呵。”

孟落日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

“就你膽子大,咦,你不是困了麼,現在怎麼又精神了?”

“困了,又能怎麼辦,看現在的樣子,這注定是個不眠之夜。”

孟落日把自己的身體扔到了牀上,懶洋洋的說道:

“那你自己不眠吧,我睡覺了!”

“喂喂,剛纔我想睡覺,你不讓我睡,現在竟然自己去睡覺,你給我起來!”

齊天一下跳到了孟落日的牀上。使勁兒的蹂躪着孟落日的腦袋。

孟落日一下把騎坐在自己身上的齊天扔出去,大聲的喊道:

“如果不睡覺小心我……”

張了半天嘴,孟落日也不知道應該警告這小子小心什麼,也把他點住扔在外面喝西北風麼,好像自己還沒有這個本事。

只好嘆了口氣,用棉被捂住腦袋,在心中暗自爲自己感到悲哀,對付這個小東西,自己看來還真是沒有好的辦法啊,有機會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必要也學習一下點穴的功夫。

齊天不屑的撇了撇嘴巴,搖晃着走向了自己的小牀:

“想要收拾我,嘿嘿,還是等你學會了點穴這門奇妙的本事再說吧。”

孟落日在被窩裏被這小東西的話,噎的差點背過氣去……

(本章完) 第2992章

於此同時,以為萬虎兄弟中毒,動作緩慢而得到喘息的余華偉看到余家大長老死後,也是心中一驚,直接對著還沒轉身的萬山攻擊而去!

萬虎見狀急忙衝過去想要阻攔,但是卻被另外一名余家長老攔住了,而萬山察覺到身後的攻擊,想防禦也來不僅了,因為剛才他是憑藉著一股憤怒衝過來,殺死了余家大長老的!

這會兒察覺到身後的襲擊,也無法抵擋了,只能將靈力全部凝聚到後背,腳下往邊上一滑,企圖躲開對方的攻擊,但是余華偉早就看出萬山的心思,攻擊鋪天蓋地的落下來……

哪怕萬山借勢倒在一邊,也依舊沒能躲過余華偉得攻擊,不僅如此余華偉因為余家大長老的死,也徹底怒了,攻擊更是一擊即中,一擊又跟著落下!

重傷之下的萬山根本無可躲,看著余華偉的攻擊落下,青紫的臉龐,帶血的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身體不斷的膨脹了起來,顯然是準備拉著余華偉一起去死……

「大哥……不要啊!」萬虎見狀瘋狂的大喊道。

自己的妹妹已經慘死了,他不能再讓大哥死了!

「二弟,你要好好活下去!」萬山轉頭看向自己的弟弟萬虎,笑著說道。

余華偉也被萬山的自爆嚇傻了,想要收回攻擊躲開已經來不及了,驚恐的看著萬山的身體瞬間膨脹,第一次感覺到死亡如此的靠近自己!

就在這時,一道白光閃過,萬山原本膨脹的身子,就給泄氣的氣球似的,瞬間憋了下去,而對面的余華偉和另一位余家長老也眼前一黑昏倒了。

萬虎和萬山一愣,回過神來就看到面前多出一個鶴髮童顏的老者來,正在一臉糾結的看著地上的余華偉和余家長老!

萬山本來以為自己死定了,卻沒有想到竟然活下來了!

而此刻兩人也因為中了余家大長老的毒,身體再也無法支撐的倒在了地上,看著從一邊走出來的墨九狸還有悟雲兩人,萬虎兄弟眼中滿是警惕!

他們知道自己現在中毒了,面前兩人哪個女子看起來實力很低,但是那名老者的實力根本看不透,剛才應該是對方出手救了他們的!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對方的目的,所以一時間也不敢開口說話,只能防備的看著墨九狸兩人!

「嘖嘖嘖,你們兩個小子被我救了,難道都不謝謝我嗎?」悟雲看向萬虎兩人不滿的說道。

「謝謝前輩出手相救!」萬虎聞言回神,看著悟雲說道。

「不用客氣,剛才那些人為什麼要殺了你們?」悟雲看著萬虎兩人問道。

「前輩,我們原本兄妹三人……」萬虎聞言,也沒有隱瞞,將他們兄妹三人根余家之間的事情說了一遍!

墨九狸和悟雲也大概了解到了事情的真相,其實就是萬虎兄妹三人無依無靠一直是三人相互依偎生活著,而城主看中了萬虎兄弟兩人的實力,想要招攬他們兄弟兩人! 清晨,孟落日走出了自己房間,眼前的情形讓他愣了一下。

院子裏兩個小夥計正在準備一輛寬大的馬車,兩個人都忙活的已經汗流浹背了,看他們認真的檢查着馬車是不是結實的樣子,好像是要出遠門一樣。

在單于廷,孟落日他們準備了兩輛馬車,都是非常堅固的,根本用不着再弄個備用的了,可是在塞北客棧中,一個巴掌就能數過來的這幾個人,還有誰要出門呢。

另一邊若離和王昭君也從房間中走了出來,兩女有說有笑,看他們的樣子,相處的還非常融洽。

“好了,都起來了。”

若離看上去心情大好,用手指了指正在忙活的兩個夥計:

“小五小六,你們兩個都想好了?這一去,恐怕可就再也沒有機會回來了。”

“想好了。”

一個夥計連頭都沒擡,另一個年紀稍微大一點的夥計把肩膀靠在了車棚上,笑呵呵的看着若離:

“若離,平時看你像個爺們兒一樣,怎麼現在這麼墨跡啊,一大早上這句話你都已經問了我們八遍了,煩不煩啊!”

若離衝着天空中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拉着王昭君:

“昭君姐姐你上車去,我親自給你駕車。”

王昭君也是奇女子,根本不在意那些繁文縟節,呵呵一笑:

“那就有勞妹妹了,不過沒關係,等出了匈奴的地界,我替換你,哈哈。”

這個時候,孟掌櫃也從前面的酒館中走了出來,這老爺子好像是在酒館中愣是坐了一個晚上。

看到掌櫃,兩個夥計連忙停下了手裏的活兒,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孟掌櫃的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點了點頭,徑直登上了車,從他的行動中,絲毫也看不出他的腿上有什麼不方便的。

回頭看到王昭君和若離也都上車了,孟落日總算看出點苗頭來,連忙喊道:

“喂喂,那個,你們也要跟着我們一起走?”

若離咯咯一笑:

“怎麼,不行麼?腳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想要去哪裏難道還要聽你的?”

他的話音剛落在孟掌櫃的車篷裏傳來了孟老頭的聲音:

“即使腳沒有在自己的身上,也不用聽他的招呼。”

若離和兩個夥計都是知情的,聽到了老頭的話,都笑出聲來,把孟落日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過對於這些人來說,自己還真的沒有辦法。武功的強悍程度,都要比他高。

不過想想也無所謂了,一路上增加了這幾個高手,也正好可以保證他們的安全。

齊天看到了孟掌櫃的大車非常的寬敞,屁顛屁顛的也跑了過去:

“哈哈,這個車子寬敞,我也要坐這個車子。”

可是小傢伙的腳還沒有放倒車轅上,就感到一陣大力撲面而來,小傢伙在半空中一個空翻躲開,如同小燕子似的輕輕的落在了地上。車裏再次傳出了孟掌櫃的聲音:

“自己找駱駝或者找馬騎去,我可沒工夫總看着自己的錢袋子。”

一句話把有讓衆人爆笑出聲來,就連孟落日都忍不住笑了。

一行人重新上路,自始至終孟落日看到的也是這個客棧中的四個人傾巢出動,還真沒有其他人的影子。

“我說哥們,你們都走了,這客棧咋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