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輸了。”夏東強平靜的說了一句。

見裏面沒有了聲響,那些小弟們纔敢進來。見自己的老大被夏東強打倒在地,一羣小弟紛紛拿出棍棒,看樣子是要跟夏東強拼命了。

“住手。”躺在地上的無情伸出左手製止道,在兩名小弟的攙扶下勉強的站了起來。

無情瞥了眼夏東強,隨後說道“從今以後他就是你們的老大。”

那羣小弟面面相覷,私下裏小聲議論着,一時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從今以後我已經不是你們的老大了,以後你們都聽他的。”此時的無情完全沒有以往的威風,耷拉着腦袋。

夏東強先是打量着這羣混混,“以後除了我,無情還是你們的老大,你們誰要是不聽他的話到時候可別怪我不客氣。”

無情驚訝的看着夏東強,如果獲勝的是自己無情一定會將夏東強殺了,但現在自己敗在他的手下,夏東強竟然這樣對待自己,他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

“大家要是還不明白的話我就在說清楚點,無情是我的兄弟,除了我他就是你們的老大。都明白了嗎?”夏東強大聲的說道。 夏東強剛講完新幫規,那些個小弟私下議論開來。

“你說,這不讓搶不讓偷,也不能收保護費,這以後可怎麼過啊?”馬仔A說。

“最近聽說***在擴招,待遇優厚,月薪7000左右,要不咱哥倆投靠他們?”馬仔B用手捂着嘴偷偷地說着,生怕被夏東強聽到。

“要是真的實施這些法規我們還是黑社會了嗎?這要是被同行發現還不被笑死。”

。。。。。。

夏東強微閉雙眼,那些馬仔私下議論的話其實他都聽得一清二楚,但夏東強依然紋絲不動。

無情見狀,趕緊走到夏東強面前,輕聲的說道:“大哥,弟兄們人心不穩,要是真的實行這些幫規的話,青龍幫怕是會解體吧。就算能夠實行下去,又不讓弟兄們收保護費,我們拿什麼來養活這些兄弟?要是弟兄們吃不飽就會另尋他路。”


夏東強忽然睜開雙眼,輕聲的咳嗽了幾下,擺了擺手,那些馬仔立即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這些法規對你們是嚴格了點,但這樣做並不表明我們就不是黑社會。我在市中心開了本市最大的一家KTV,供給青龍幫的開銷不是問題。我先把醜化說在前頭,不管是誰,只要違反了幫規,一律按照幫規處置。”夏東強大聲的說道。


臺下鴉雀無聲。就在這時,有幾個馬仔站了出來。

“你讓我們聽你的?我們憑什麼聽你的?要聽我們也只聽無情大哥的。”其中的一位馬仔說道。

“哦。”夏東強饒有興趣的說道:“既然你們不服從我,那我需要怎麼做你們才服呢?”

“很簡單,我們哥幾個一起上,要是你能夠打敗我我們就聽你的。”那位馬仔邊說邊脫掉了上衣,渾身肌肉暴露。

夏東強食指指着那名馬仔說道:“好,就按你說的,要是一分鐘之內我不能將你們幾個打倒我就退出老大的位子。”

夏東強擺出右手,作出應戰的姿勢。

幾名馬仔大叫着向夏東強衝來,個個揮起拳頭,向夏東強砸去。

夏東強雙腿一瞪,一個箭步,如疾馳的駿馬,只覺一陣強風颳過,空中一個連環踢,伴隨着幾聲哀叫聲,幾名馬仔倒在了地上。夏東強瞬間秒殺,觀看的那些馬仔個個瞪大雙眼,這些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畫面沒想到今天就出現在眼前,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夏東強雙腿輕巧落地,快步走到幾名馬仔身前,蹲下身子,關心的問道:“幾位兄弟沒事吧?”

“大哥武藝高強,小弟心服口服,今後願誓死追隨大哥。”幾名馬仔異口同聲的說道。

“願爲大哥效勞,願爲大哥效勞。。。。。”其餘的馬仔也跟着應和着。

夏東強站起身,舉出雙手,示意停止。

“我夏某掌管青龍幫,那就要爲青龍幫做點事情。在這附近一共有四股勢力,從人數上以及財力上,青龍幫可以說毫無優勢,但我需要大家都要銘記一點,那就是我們青龍幫遲早有一天會統一這邊,稱霸a市。”夏東強霸氣的說道。

聽着夏東強那充滿激情的話語,那些個馬仔個個雄赳赳,氣昂昂。整個房間頓時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既然我們要統一他們,那我們就要有這個實力,下面我就講講對青龍幫的一些具體的調整。

首先是編制上面的調整,目前我們一共有42名弟兄,每6人爲一組,一共7組,前6組,每組設組長一名,兩組爲一隊,設隊長一名,三名隊長直接聽命於無情。

剩下的一組作爲特戰隊,專門負責我跟無情的人身安全,必要時刻跟其餘小組一起執行人物。

第二,就是平時日常事務的安排。每天一隊練習武功,一隊巡邏我們所管轄的範圍,另一對去我的KTV負責維護KTV的安全。每天輪換制。

逐天大帝 ,是大家最關心的工資問題,下面我就具體的講講,組長以下級別每月工資4000,組長每月工資5000,隊長工資6000。

最後一點,我將講講我們的升遷機制,幫會一定時間將會進行論功行賞,獲得一次一等功或者兩次二等功及五次三等功,升一級。犯錯嚴重者,降級。我們將會根據平常任務中大家表現的情況進行評級。

暫時對幫會作出這些調整,另外我想說的是,過去你們的一些好的習慣也要保持下來。首先是每次集合需在十分鐘之內完成,今後去KTV的可稍微延遲。其次就是執行任務時,我希望大家能夠穿戴一致。別忘了,你們代表的不是個人,而是青龍幫的整個團體,是代表青龍幫的形象。”夏東強慷慨激昂的講着。

聽完夏東強的一席話,那些馬仔個個是大眼瞪小眼。這哪是黑社會呀,如果再給每人配備一把95式步槍,就是一正規軍了。

“大哥,咱是匪,不是軍隊。你剛剛所進行的那些改革兄弟們包括我怎麼都覺得咱們好像是一支武裝的軍隊呀?”無情尷尬的說道。

“你們每個人現在都覺得我們好像是一支部隊,不錯,我就是要讓青龍幫成爲一支精銳之師。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要具備狼的血性。”夏東強嚴肅的說道。

“那大哥能給我們每個人配把衝鋒嗎?”一名馬仔笑着說道。

“槍?你們每人不都有一把嗎?難道你的那把不行?”夏東強幽默的說道,引得那些個馬仔一陣哈哈大笑。

夏東強看了看時間,已是下午三點,不知不覺到這邊已經有四個小時了,不成,得趕緊回去。雖然倭寇不敢明目張膽的劫走子怡,但自己沒跟她們說一聲就出來了,到時指不定那兩小妞要說自己什麼呢。

“好了,會就先開到這邊吧,今天無情將會將編制安排好,明天大家就按我說的做事。”夏東強說道,那羣馬仔整齊的走了出去。

“真得感謝你啊,無情,這樣的黑社會真是百裏挑一啊,我夏東強這次可賺大了。”夏東強微笑這對無情說道。

“大哥,您現在是不是要回去?我馬上派人送你。”無情說道。

夏東強擺了擺手,“不必了,我這個人比較喜歡低調, 極品小村醫 。待會我走後你就把編制的事情做好。特戰隊隊員必須是我們青龍幫中精銳中的精銳,明天早晨你讓他們到操場上等我。”

“好的。”無情回答到。

夏東強向門處走去,快要走到門邊時,夏東強忽然轉身說道:“對了,我們的特戰隊員在服裝上面儘量隨便,免得引起別人注意,不然就暴露了。”夏東強說完走了出去。 夏東強走了大半天也沒回到學校,這邊的戴雪妮反而心急如焚了起來。倒是子怡顯得很淡定。

中午吃飯時,面對豐盛的飯菜,戴雪妮完全沒有了胃口。

“雪妮姐,我們學校的飯菜可好吃了,你怎麼不吃啊?”子怡問道。

快穿之直播:干掉女主角 哦,你先吃吧,我不餓。”戴雪妮看上去六神無主的樣子。

wωw ¤тt kan ¤C○

“呵呵。”子怡詭笑着,“我知道雪妮姐的心思了,是不是東強哥沒有回來,雪妮姐擔心了吧?”


戴雪妮沒有直接回答,只是低頭拿着筷子不斷的撥弄面前的飯菜。

“雪妮姐該不會是喜歡上東強哥了吧?”子怡繼續追問道。

戴雪妮聽後忽然臉紅了起來,“去!去!去!小丫頭片子可別亂說啊。我纔不會看上他呢。像他這麼不正經的人誰要是嫁給他誰倒黴。”

“東強哥還是蠻有安全感的,要是我能有個像東強哥這樣的男朋友多好啊。”子怡羨慕的說道。

雖然戴雪妮嘴上雖這麼說,心裏卻充滿了矛盾感,說討厭吧也談不上,說喜歡吧但是覺得夏東強有時的某些行爲確實讓她反感,那種感覺自己也說不出。

在跟夏東強相處的這麼多天,戴雪妮到目前爲止還沒有發現夏東強跟採花大盜有什麼直接的聯繫,她有時甚至想放棄調查重新回到警局工作,但又捨不得離開他。女人的那種糾結日復一日的在心中盤踞着。

“雪妮姐,在發什麼愣呢。待會咱們到學校外面逛逛吧,反正距離中午軍訓的時間還早。”子怡提議道。

“還是就在學校吧,萬一待會夏東強回來找我們怎麼辦。”

“看來雪妮姐真的是看上東強哥咯。”子怡捂嘴偷偷的笑道。

算了,喜歡就喜歡吧。隨子怡怎麼說,戴雪妮並沒有進一步的狡辯。

其實她拒絕跟子怡去校外逛街的目的並不是怕夏東強回來找不到他們,最讓她擔心的是上午站在操場面那幾位鬼鬼祟祟的人員。


憑藉女人靈敏的直覺,戴雪妮知道那幾位神祕人是衝着子怡來的。

昨晚的事情戴雪妮雖然不是很瞭解,但能肯定的是現在有一批人正在打子怡的主義,要不是學校目前駐紮着一堆教官,那些人肯定會伺機將子怡帶走。

子怡見戴雪妮不願意陪自己逛街,表現出一副不悅的模樣,坐在那邊撅着個櫻桃小嘴。這富家小姐的脾氣還是很犟的。

“好啦,我們就在學校超市附近轉轉吧,這學校裏面的商業小街跟外面也沒啥區別。”戴雪妮趕緊說道。

在她看來,白天的校園還是比較安全的,儘管被那些人跟蹤,但諒他們也不敢興什麼大浪。

“恩,那我們現在就去吧。”子怡興奮的說道。

兩人在學校商業小街上慢慢的逛着,一個是軍訓小妹,一個是清純女生。雖然經過軍訓的洗禮,但還是抵擋不住子怡那充滿誘惑的臉蛋。兩朵“鮮花”走在學校的大道上,回頭率不還是很高的,並時不時的有男生上前搭訕。但都被戴雪妮婉拒了。

通過眼睛的餘光以及女人的第六感,一個不經意的轉身,戴雪妮隱隱約約的察覺到那幾名神祕的人物正緊跟在他們的身後,並與她們保持一定的距離。

還沒走完主幹街道,戴雪妮拉着子怡的手說道:“子怡,你不是對你之前的那位教官有好感嗎?我帶你去見那位教官吧。”戴雪妮實在是想不到什麼辦法能夠讓子怡脫離危險,只好借看教官之名來擺脫這羣神祕人,儘管她知道子怡是很討厭教官的。

“別跟我提那位教官啦,我很討厭他。”沒等子怡說完,這戴雪妮就拉着子怡的手往教官宿舍樓走去。

“雪妮姐,你怎麼啦?子怡不想去的。”子怡有點不高興的說道。

戴雪妮不管子怡的情緒,反而更加抓緊子怡的右手,加快了速度向前走去。

當她們經過一棟教學樓處時,由於學生中午下課,原本熱鬧的教學樓卻顯得異常的平靜。

那幾位神祕人見抓住機會,加快了速度向戴雪妮她們靠了過來。

戴雪妮忽然緊張了起來。“雪妮姐,怎麼你手心上都是冷汗啊?”子怡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趕緊走吧。”戴雪妮故作鎮定的說道。面對身後幾名神祕的人員,戴雪妮自知不是他們的對手,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那羣人得手之前趕緊帶子怡教官那邊。雖然那些教官不是那些人的對手,但畢竟是國家軍隊人員,還是能夠震懾的住他們的。

“雪妮姐,我發現後面好像有人在跟蹤我們。咱們趕緊走吧”子怡緊張的說道。

戴雪妮暈了,到現在子怡才發現被跟蹤啊,這自我安全意識也太差了吧,難怪社會上不少女性被一些色狼得逞,最主要的是她們沒有一點安全意識。

“快跑。”戴雪妮低聲說道。兩人同時加快了腳步,向軍官樓跑去。

幾名神祕分也加快了腳步,追了上來。

當兩人跑到教學樓的拐角處時。“哎呦。”子怡大叫一聲,倒在了地上。

“你沒事吧?”一雙大手向子怡伸了過來。

子怡拉着那名男子的胳膊站了起來。

子怡這臺擡起頭,一張熟悉的面孔展現在自己的面前,是自己的前任教官。子怡雙臉通紅,低下了頭。

一旁的戴雪妮累的氣喘吁吁,雙手叉腰。

“這大白天的你們跑什麼呀?”教官問道。

“你沒看到一羣人追着我們嗎?”戴雪妮回答道。

“哪有啊?我到現在只看到你們兩個人,並沒有其他人的出現啊。”教官說道。

戴雪妮走到教學樓的拐角,朝着教學樓的另一個方向望去,道路上空無一人,奇怪,剛纔那些人哪裏去了?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如果一個人眼花看錯了還有可能,但剛剛子怡也看到的啊。戴雪妮滿腦子的疑惑。

自從上次那位教官對子怡做出那樣的事情之後,子怡就對這位教官失去了好感。當教官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子怡看都不看一眼,轉身就欲離開。

“兩位美女,這麼着急走幹嘛。相撞也是一種緣分,現在距離軍訓時間還早,不如我請你們到校外去喝一杯飲料去去火氣?”教官說道。

“你不認識我們了?上次發生的那件事情你忘記了?我發現你們男人還真是健忘唉。”看着臉皮厚的教官,雪妮語氣略帶生硬的說道。

“上次那件事情?是哪見事情?”教官撓了撓頭。

“裝傻是吧?子怡我們走。別跟這種人計較。”戴雪妮邊說邊拉着子怡的手向前走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