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對,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就不能確定那個猜測了。”藍海辰聽後有些憂慮的說。

但不知道爲什麼,他的表情卻是笑着的! 蜜蛇有些蒙圈,她看着這個此刻覺不該出現的電話號碼,有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手機的來電顯示上面居然顯示着蒙面這兩個字,竟然是藍海辰的來電!

“這個傢伙,不應該是處於監視之中嗎?怎麼會有機會給我打電話?”蜜蛇實在想不明白,便乾脆接起電話。反正藍海辰這個人做事一向靠譜,沒有把握的話不會隨便打電話過來。

“喂,蒙面,怎麼這時候給我打電話過來?”蜜蛇接起電話問到。

“呵你不也有時間接我的電話?剛纔的事你也遇到了吧?恐怕現在整個體系又已經被打亂了,我想問問是不是你乾的。”藍海辰回答說。

“我乾的?難道……”蜜蛇心中出現一個想法,“難道你們也看到醫生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幫傢伙撒網的面積就有些嚇人了,她還以爲警察只盯住了自己這一組呢。

“你可千萬別追着那個醫生跑啊,那傢伙肯定是假的,是警察故意引你過去想驗你的!”蜜蛇擔心的提醒說。

“什麼醫生,我沒有看到醫生啊?還有你說警察,難道這件事跟警察也有關係?”沒想到藍海辰被蜜蛇搞懵了,直接問了一串問題出來。

“什麼,難道你沒有見到醫生?那你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蜜蛇一聽之下大吃一驚,連忙開口詢問。

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遭遇說給蜜蛇聽。

……………………

事情回到一切還沒有發生之前,各個組聽到那聲慘叫的時候。

當時藍海辰和其餘三人聽到慘叫聲後都很吃驚,沒過多久女特工就建議大家快點離開。

“我覺得那邊肯定是出事了,所以咱們應該儘快離開,而不是在這裏待着。”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女特工說。

“那又有什麼用,要真是殺手得逞了,你現在最該擔心的不是一起逃走,而是原地解散逃命。

否則你就等着被組裏的殺手抓住吧,說不定裏面還隱藏着一個像王天宇一樣的人呢。”這時青衣輕蔑的看着女特工說。

“哦,你瞭解的很清楚嘛,不是殺手不可能瞭解的這麼清楚吧?”女特工針鋒相對的說。

“好了大家都安靜,現在可不是起內訌的時候。我覺得現在還是按兵不動,再等一段時間的好,你覺得呢?”大熊打斷兩女的爭吵,又看向藍海辰。

“我也這麼覺得,現在什麼都還不確定,大家不要先入爲主的猜測,還是再等一段時間的好。”藍海辰也點頭說,同意大熊的意見。

於是衆人便開始在原地等待,結果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什麼變化,醫生也沒有新的指示出現。

“好奇怪,怎麼什麼都沒有發生,那聲慘叫難道是叫着玩的?哪個傢伙思春了?”女特工不耐煩的說。

覆殷商 “不要急,再稍微等一會兒,要真有什麼情況就一定會出現變化。”大熊說。

就在這時,青衣突然一聲驚叫,指着不遠處迷霧顫聲叫道:

“那、那裏,那裏好像有什麼人!”

女神的合租神棍 “什麼?”

“你看清楚了嗎,確定是在那裏?”

衆人紛紛轉過頭去看,但除了霧什麼都沒看到。

“我看到了,就在那裏,是個人影不會有錯的!”青衣十分肯定的說。

衆人聽得有些心慌,便更加仔細的向那邊看去。結果就在這時一個黑色的影子從迷霧中突然出現,一閃而過後又消失了!

“啊!有鬼!”

這下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被那影子嚇了一跳。

“我說,這確實是厲鬼吧,不可能有錯的吧?”大熊湊到藍海辰身邊問到。

“啊,我也這麼覺得,恐怕這次真的麻煩了!”藍海辰雖然不怕,但還是回答說。

“現在敵暗我明,我們可是絕對被動啊,一定要想個辦法才行。”青衣對藍海辰說。

“咱們打也打不過厲鬼,這種時候除了跑還有什麼辦法?

等會厲鬼一過來咱們就趕緊跑,而且要分開跑。至於厲鬼追誰就完全聽天由命吧,逮到誰是誰!”藍海辰對所有人說。

“好好好,就這麼辦,聽天由命!”女特工連忙點頭,她剛纔就想跑路了。

於是場面就這麼一直僵持着,四人圍成一個圈,密切監視着四周的每一處地方,生怕錯過一點變動。

終於,女特工發出一聲尖叫,厲鬼又出現在她那邊。而且這次它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開始向四人這邊接近!

“跑,大家快跑!”藍海辰大喊一聲,一馬當先向一邊跑去。剩下的人也不甘落後,邁開步子向四周狂奔,誰也不顧誰。

就這樣藍海辰越跑越遠,直到確定四周沒有人後,這才悄悄聯繫蜜蛇。

“從一開始我就隱約覺得,那個厲鬼是假的。現在跟你這麼一說,已經可以基本確認了。”藍海辰對蜜蛇說完後感嘆。

“原來是這樣,看來咱們的遭遇確實不太一樣啊。”蜜蛇聽完點點頭說,“那個厲鬼絕對是警察假扮的,還好你沒有反應過度,不像我差點掉到坑裏。”

“你?你怎麼了?”藍海辰忙問。

於是蜜蛇將自己的精力說了一遍,並向藍海辰解釋了警察的整個計劃。

“居然是這樣,這次警察和殺手居然聯合了!”藍海辰聽後說,“這樣的話,丸子是不是也遇到了這種情況,至少應該跟我是一樣的吧?”

“應該是的,等會問一問就知道了。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我之前的一個猜測現在已經不敢肯定。”蜜蛇又說。

“什麼猜測?”藍海辰問。

第一傻 “關於警察的身份,我覺得醫生會單獨找出一個組,一個絕對信任的組,現在看來這一點不一定成立。”蜜蛇回答說。

“方纔經你這麼一說,你遇到那個‘厲鬼’的時間,應該在我之前。

也就是說,醫生完全可以在你們分散之後,再從你的組裏召集可以信任的人,再去對付我。

如此一來,我之前的猜測便成了空想,沒有確鑿的證據支撐。”蜜蛇表示。

“你說的對,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就不能確定那個猜測了。”藍海辰聽後有些憂慮的說。

但不知道爲什麼,他的表情卻是笑着的! 藍海辰在笑,蜜蛇發現的那些他當然也已經想到,甚至比蜜蛇還要早的多。

但他沒有告訴蜜蛇,畢竟藍海辰的目的是不動聲色的將殺手和警察全部殺光。

藍海辰一直在想,醫生和警察會去試探哪個組,沒想到最終選擇了蜜蛇那個。

“本以爲這麼精密的計劃,蜜蛇和丸子應該發現不了,一定會中招。沒想到蜜蛇居然在最後一刻反應過來,我還是小瞧她了,畢竟也是三輪a+評價的人”藍海辰心想。

其實從藍海辰的角度來看,他還是很願意蜜蛇暴露給警察。畢竟從威脅程度上來說,蜜蛇是目前所有玩家裏最高的,能早點幹掉當然最好。

如此一來殺手這邊只剩下一個威脅不大的丸子,藍海辰就可以騰出手全力對付警察,那邊肯定也有高手。

只是現在看來,想讓蜜蛇露餡還真沒有那麼容易,藍海辰必須要再計劃一下,才能達到目的。

想到這裏藍海辰深吸一口氣,又一個計劃出現在他腦海中。這是藍海辰專門爲意外情況制定的,爲的就是應對眼下這種情況。

“雖然有些冒險,但爲了幹掉蜜蛇,還是值得一試的!”藍海辰心想。

“話說蒙面,你覺得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這時蜜蛇又接着問。

藍海辰想了想後開口:

“我覺得眼下最重要的是查清警察的身份。”藍海辰表示。

“查清警察,你是說剛纔對付我的那個警察?”蜜蛇聽後問。

ωωω⊙ тtκan⊙ co

“是的,眼下我們已經不知道醫生的方位,因此最能夠把握的,還是那個警察的身份。

大不了我們查清楚後先不動手,等到以後再殺不遲,但掌握身份對我們並沒有壞處。”藍海辰解釋說。

蜜蛇聽後點點頭,覺得藍海辰說的有道理。

“那好,我一會兒再跟上那幫傢伙,找個機會突然襲擊,將那個警察的身份揭開。”蜜蛇回答說,“這樣就先掛掉吧,咱們行動的時候都一切小心,千萬別再出什麼差錯。”

“好的,等會成功後咱們再聯繫。”藍海辰說着掛斷了電話。

“哼哼,還好之前留了一手,否則現在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藍海辰看了看周圍,此刻的他隱藏在一棵樹後,正趕往某個方向。

而接下來藍海辰的行動,將直接決定蜜蛇和丸子的命運!

再說蜜蛇,她掛掉電話後立刻看向小蘿莉等人消失的方向。

此刻距離他們離去還不算很久,蜜蛇如果追的話應該還追得到。

“現在我已經沒有探查能力了,一定要快一點才行。”

說罷蜜蛇命令厲鬼將自己帶下樹,然後悄悄順着小蘿莉他們離去的路追上去。

沒過多久,蜜蛇便漸漸聽到了說話聲,正是小蘿莉他們,還有那個警察。

“話說這位大哥哥,你難道不想告訴我們你的身份嗎?”小蘿莉一邊走一邊對那名警察說,語氣很是期盼。

“說啊,快說啊,說了我就不用再冒險了!”蜜蛇在後面心想。

“不行,這個是絕對保密的,這也是我們合作的基礎,你難道忘了嗎?”警察搖搖頭回答。

“啊……連這個都不行嗎?只告訴小露露也不行嗎?”小蘿莉抵近那個警察說。

“不行,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險,這點你不會不知道吧。”警察依舊搖頭。

“切,嘴還挺嚴實,看來我不動手是不行了。”蜜蛇聽後十分遺憾,不過好歹已經知道了對方的性別。

接下來,蜜蛇命令厲鬼再次悄悄爬上樹,自己則躲在一旁繼續觀察。就這樣持續了一會兒,蜜蛇見小蘿莉等人的戒心已經逐漸下降,便對厲鬼下了出手命令!

於是只聽得“唰”地一聲,一個黑影突然從天而降,直對着下方的警察落下,正是蜜蛇的厲鬼!

“哼哼,這麼突然的襲擊,就算你再警覺也躲不過去!”蜜蛇冷笑着心想。

蜜蛇的計劃很簡單,就是對警察進行突然襲擊,然後廢掉對方的手臂,讓他不能拿相機!

緊接着蜜蛇就可以悠然的將警察的真面目揭開,然後離開這裏。沒有了相機的威脅,剩下的小蘿莉等人根本不足爲懼!

但誰知厲鬼才落到一半,下方的小蘿莉就突然大喊一聲“小心厲鬼”,然後一把將那警察推到一邊!

厲鬼撲了個空,落在地上有些茫然。後面的蜜蛇也一樣,一時之間根本反應不過來。

“怎麼回事,他們居然躲得這麼快,這不可能啊!”蜜蛇在心中大叫道。

警察躲開襲擊後沒有就此停手,而是一個閃身轉向蜜蛇這邊,快速向蜜蛇跑來。同時他快速伸手入懷,掏出一個什麼東西!

蜜蛇哪能不知道那是什麼,急忙一個轉身往後退去,不給警察機會。

“這些傢伙,難道這麼久了還一直防備着?”蜜蛇邊退邊想,心中驚訝無比。

“哼,果然是想趁機襲擊警察,以爲我們一點防備都沒有嗎?”小蘿莉說着晃了晃手中的一面鏡子,剛纔小蘿莉就是用這面鏡子提前發現的厲鬼。

剛纔他們雖然讓蜜蛇跑了,但後來也漸漸明白了蜜蛇躲在哪裏。蜜蛇以爲他們降低了警惕,哪像他們一直在等着蜜蛇過來!

警察依舊在不斷靠近,企圖拍到蜜蛇的面部,蜜蛇不斷閃躲,最後只得再次召喚厲鬼,想讓厲鬼進行阻攔。

厲鬼接到命令,怪叫着向警察撲去,小蘿莉見狀連忙看向一旁的小鬍子。

“快,攔住厲鬼!”

小鬍子也知道現在不能掉鏈子,忍着恐懼與噁心,大叫一聲撲向厲鬼。小蘿莉不忍的偏過頭去,玩家怎麼可能是厲鬼的對手,恐怕今晚小鬍子又要受傷。

但令人吃驚的是,小鬍子撲上去後居然一把抱住厲鬼的腰,硬是將厲鬼攔下。厲鬼全力掙扎,竟然無法撼動小鬍子分毫!

“我去不是吧,這傢伙居然能跟厲鬼抗衡?!”小蘿莉驚呆了,小鬍子這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本事是哪裏來的,她之前怎麼不知道!

同樣小鬍子自己也很吃驚,他自認力氣距離厲鬼差的很遠,但沒想到今天卻能憑藉己力硬撼厲鬼。

他感覺自己今晚戰力爆棚! 在另一邊,正在躲閃的蜜蛇也同樣大吃一驚。不同於小蘿莉等人的不明所以,蜜蛇作爲厲鬼的控制者很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帝少的獨傢俬寵 此刻這厲鬼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完全是因爲殺手已經成功殺人,厲鬼已經失去了應有的能力!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究竟是誰殺了人,還是在這種時候!”蜜蛇在心中怒吼,恨不得將那個殺人的傢伙千刀萬剮。

先是小蘿莉等人有所防備,再是厲鬼突然失去作用,今晚這些傢伙怎麼就不按套路來呢?!

但此刻最要緊的還是逃跑,沒有厲鬼的蜜蛇戰鬥力直線下降,她必須先躲過眼前這一劫,才能談接下來的事。

“我知道了,殺手一定是已經殺過人了,這才能力下降!這個傢伙現在就等於是普通玩家,千萬別讓他跑了!”

這時小蘿莉也終於反應過來,大喊着說道。小鬍子和警察聽後精神一震,頓時幹勁十足,不顧一切的衝蜜蛇撲去,也不再理會一旁的厲鬼。

眼見警察和小鬍子向自己撲來,蜜蛇只得蹲下身保護自己的面部。小鬍子兩人哪管這麼多,直接跑上去撕扯蜜蛇的袍子,想看清蜜蛇的長相。

蜜蛇一個女孩子,力氣哪裏比得過兩個大男人,手臂瞬間就被兩人掰開。就在小鬍子二人得意之時,一陣“呲呲”聲突然發出,然後就見一團白色水霧突然從蜜蛇手中噴出!

“啊!我的眼睛!”小鬍子捂住眼睛痛苦的大叫,警察也同樣快步後退,眼睛火辣辣的疼。

原來蜜蛇竟從身上取出兩瓶防狼噴霧,對着小鬍子兩人一陣亂噴。小鬍子二人猝不及防當即中招,一時間失去戰鬥力。

蜜蛇哪能放過這個機會,直接扔掉噴霧,從懷裏抽出一把匕首,對着小鬍子的腹部就捅了過去!

既然殺手已經殺人,蜜蛇也就不再怕誤殺,因此使出了全身力量。小鬍子失去視力,哪能躲得開這突然一擊,肚子上頓時被開了個大洞,跪倒在地徹底完蛋。

另一邊警察也好不了,蜜蛇的動作出奇的快,捅完小鬍子後立刻轉身,趁着警察還沒反應過來,同樣一刀捅在警察心口!

“啊!!!”警察心口被捅,立刻發出慘叫。雖然由於遊戲的保護他死不掉,但這一擊的痛苦程度卻幾乎讓他奔潰。

“呸,以爲沒了厲鬼我就對付不了你們了嗎?!”蜜蛇站起身來狠狠的對小鬍子二人說,又眼神冰冷的看向小蘿莉。

小蘿莉哪裏是蜜蛇的對手,見狀轉身就跑。蜜蛇見後冷哼一聲,甩手一把將匕首擲出。

只見銀光一閃,小蘿莉背部中刀,撲倒在地慘叫起來。

“看來昨晚王天宇沒有殺你,你膽子就肥了呀。還敢暗算我了!”蜜蛇走到小蘿莉身邊一把將匕首拔出說。

“你、你不要……”小蘿莉顯然怕了,顫抖着慢慢往後挪動着身體,血流了一地。

但蜜蛇哪能放過她,當即將匕首反握,抓住小蘿莉的衣服一刀刀狠狠刺下!

這次蜜蛇很氣憤,因此下手極爲殘忍。到最後小蘿莉渾身上下幾乎全是傷口,連最敏感的幾個地方都沒有放過。

“讓你接受教訓,別以爲我不敢對你下手!”蜜蛇一把將爛泥一樣的小蘿莉丟到一邊,又走到警察身邊。

“現在,讓我看看你到底是誰!”蜜蛇說着一把揪下警察的袍子,又踢開對方臉上的面具。

一張胖胖的臉頓時出現在蜜蛇面前,居然是胖子。

“原來是你這個胖子,從體型上還真沒看出來。”蜜蛇冷冷的說,但又覺得有些奇怪。

方纔這個胖子雖然披着袍子,但蜜蛇也不至於會認不出來。畢竟胖子那個大肚子實在驚人,就算是袍子恐怕也遮不住。

於是蜜蛇身手向胖子腹部摸去,卻發現比想象中平坦的多。

“原來如此,是有意墊高了肚子嗎?怪不得之前沒有察覺到是你。”蜜蛇點點頭說。

之前蜜蛇就在一些故事裏聽過,一些人通過墊高肚子可以瞞天過海,連續殺人而不被發覺,還以爲太過誇張。

現在看來只要做的夠好,還是很有可行性的。畢竟胖子臉本來就大,在戶外大家穿的也相對比較厚,這個方法完全可行。

“不過現在你瞞不了了,接下來只要安心等死就好!”蜜蛇說着站起身來,邁步快速離開了這裏。

雖然她很想像剛纔一樣,給胖子和小鬍子也來幾刀,但時間不允許,她必須儘快撤離。

蜜蛇悄悄離開胖子三人所在,躲到一處安全地點後便拿出手機。她翻到殺手的羣聊裏,嘴裏罵罵咧咧的發了一段話。

“剛纔tmd是誰在殺人!差點害死我!蒙面是不是你!”

這次蜜蛇真的是氣到了極點,最關鍵的時刻居然被隊友給坑了,她想都想不到。

要知道若不是剛纔蜜蛇反應夠快下手夠狠,現在已經被警察知道了身份!還是不用相機的那種!

要真是這樣蜜蛇得有多冤,這等於是被隊友給坑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