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合作就合作,多沒面子?

偏偏地藏王來了,讓葉知秋別上當!

而葉知秋的心裏,又不服地藏王,所以反其道而行之,偏偏要和老魔談一談!

——你讓我不合作,我就不合作,多沒面子?

地藏王很失望,驚愕之後,合掌低頭唸佛。合作不合作,那是葉知秋的事,地藏王也沒轍。

老魔自然神色大喜,衝着葉知秋一抱拳:“請!”

“你們都留着這裏,我和老魔單獨談談。”葉知秋衝着柳煙等人點點頭,和老魔一起,走向遠處的山嶺。

青丘國主剛好趕了過來,看着葉知秋和老魔的背影,迷茫不已。其實,青丘國主的心裏有些擔心,怕葉知秋把青丘狐國給出賣了。

葉知秋和老魔並肩向前走,一邊在心裏琢磨,要不要趁着老魔不注意,取出混沌法天圖,給他一下子?

可是混沌法天圖能否收了老魔,葉知秋心裏也沒底。

萬一收不了他,老魔一定會發飆!

老魔似乎有讀心術,忽然說道:“葉知秋,我們既然合作,就要有誠意,你不能暗中偷襲我。”

“呃……我現在還沒答應跟你合作。”葉知秋心裏一驚,說道。

老魔站住腳步,說道:“你一定會答應的。”

葉知秋嘻嘻一笑:“你爲什麼這麼自信?”

老魔點點頭,說道:

“如果不合作,你和九天玄女,同時對付我和西王母,根本沒有勝算。最後,只能是兩敗俱傷,所有的籌謀,都是一場空。甚至,我和西王母合作,翻手之間……滅了你和九天玄女。”

葉知秋聳了聳肩:“我膽小,你別嚇唬我。說吧老魔,如果合作,你是不是應該拿出誠意來,先讓青丘狐國的入魔者,都恢復正常?”

兵不厭詐,葉知秋想哄着老魔,先解了幼藍等人的魔咒。

其實葉知秋也擔心這個老魔,真的和西王母合作。

都市沒有戀愛 如果他們兩方狼狽爲奸,那麼,葉知秋和柳雪的處境,將會空前危險!

所以,葉知秋先來個緩兵之計,哄一鬨老魔,試探一下他的底線。

沒想到,老魔非常爽快,說道:“這是自然的,否則,你也不會相信我。只要你願意合作,我不但會解除這裏所有人的魔咒,還會幫你們解決十二神女,進入日月神山,奪回雲頂天宮!”

葉知秋驚愕:“你連日月神山和雲頂天宮也知道?”

“我經歷過當年的斗轉星移,當然知道。”老魔傲然一笑。

葉知秋點點頭,抱拳道:“那好,老前輩先把大家的魔咒解除吧。”

既然合作了,葉知秋也就變得禮貌起來,不再稱呼老魔,而改口老前輩了。

老魔狡黠地一笑,搖頭道:“你讓我拿出誠意,可是,你的誠意在哪裏?我解除了大家的魔咒,你拿什麼來表現誠意?”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

“說實話,你要在青丘狐國樹立威信,可不是一天倆天的事,得從長計議。你先解除大家的魔咒,我再去和青丘國主商量,先在青丘狐國……宣傳你的本事,將你一番神話。然後,再給你塑造神像,讓大家奉獻香火……”

老魔兩眼放光,問道:“要多久,纔可以辦到?”

很顯然,葉知秋描述的場景,讓老魔非常心動。

“這個嘛……”葉知秋抓抓頭皮,嘆氣道:

“老前輩,你千不該萬不該,和狐國鬧翻臉,造成了這麼多的狐國子弟傷亡。如果在三天前,你來找我合作,那時候很好辦。可是現在,青丘狐國自相殘殺,死傷太多,大家的心裏,都恨你啊!所以,你要給我時間,我慢慢解釋,讓青丘狐國的人放下對你的仇恨……”

老魔皺眉,沉吟不語。

他也知道葉知秋說的有道理,自己對青丘狐國造成了嚴重的傷害,現在讓青丘狐國供奉自己,實在有些難。

葉知秋繼續忽悠老魔,笑道:“對了,青丘狐國的人,都聽九天玄女的。如果你真心幫助我們,到時候,九天玄女一句話,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身在青丘狐國,心繫巫峽十二峯。

葉知秋牽掛着雪兒,所以,真心希望忽悠老魔,先把十二神女幹掉!

老魔仔細想了想,神色大喜,點頭道:“好,我聽你的安排,先解開這裏的魔咒,再去對付十二神女!”

葉知秋心中狂喜,鼓掌道:“好,只要老前輩言而有信,我一定力挺你,做六道之神!”

老魔點頭:“咱們話不多說,我們先去解除那些人的魔咒!”

“請跟我來!”葉知秋大喜,帶着老魔轉身就走。

萬萬沒想到,老魔竟然這麼容易忽悠,立刻答應了自己的要求!

帶着老魔走回來,青丘國主和地藏王菩薩都還在這裏。

葉知秋讓老魔在一邊稍等,自己上前,對青丘國主低聲解釋了一番。

青丘國主神色一喜:“此話當真?”

“當真!國主,現在就讓老魔,去解除那些入魔者的魔咒吧。”葉知秋說道。

“好,你帶着老魔去吧,入魔者都在壺天大陣前。”青丘國主急忙說道。

解除魔咒,對青丘狐國沒有任何損失,青丘國主自然求之不得。

葉知秋點點頭,招呼老魔一起,前往壺天大陣。

衆人隨行。

地藏王知道葉知秋和老魔達成了協議,也不能反對,只是合掌唸佛。

不過,地藏王並不知道葉知秋和老魔的協議具體內容。

……

來到壺天大陣前,葉知秋讓夭桃集中所有入魔者,並且將幼藍也放了出來。

老魔二話不說,立刻開始行動。

只見老魔的身影漸漸虛幻,散而爲氣,一絲一縷地吹入了入魔者的陣營中。

那些入魔者的麻木表情,漸漸有了些變化。

地藏王終於忍不住,輕輕扯了一下葉知秋的衣袖,低聲問道:“葉施主,你和老魔之間,達成了什麼協議?你承諾了什麼,老魔才願意給大家解除魔咒?”(7.29日,第三更。)

今天三更完畢,明天繼續。 葉知秋一笑,半真半假地說道:“也沒什麼,我只是承諾,力挺紅山老魔,爲六道至高之神、唯一之神……”

“什麼?你竟然……以魔爲神?”地藏王駭然變色,問道:“葉施主,你這麼做,置你們道家三清老祖於何地?你這樣做,豈不是自甘魔道,欺師滅祖?”

承認紅山老魔爲至高神,還是唯一的神,那麼道家三清,往哪裏擺?

這就等於,葉知秋拋棄了道門的信念,拜入老魔的門下了!

地藏王當然吃驚,他覺得葉知秋不是這樣的人,做不出來這樣的事!

如果葉知秋真的這麼做了,那麼,他不僅僅是背叛了三清道門,更是背叛了整個六道。

葉知秋的神色很無所謂,說道:“有奶就是娘,我家三清老祖不管我的死活,我又何必供奉他們?如果他們真的有靈,何不立刻顯靈,滅了紅山老魔,了卻我等的麻煩?”

地藏王一愣,合掌唸佛:“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有罪過的不是我們,而是那些被我們供奉的神靈。他們只管享受香火供奉,卻不管我們的死活,還要我們維護他們高高在上的神位。這很諷刺。”葉知秋自嘲地一笑,又說道:

“地藏王菩薩,我看你家如來佛祖也是,只管自己的香火,不管你的死活。普渡衆生,慈悲爲懷?青丘狐國血流成河,他怎麼不來施展無邊佛法,制止悲劇,展示自己的慈悲?”

地藏王氣得臉上一抽,轉身而去,口中道:“葉施主,你已經入魔,及早回頭吧,否則必定萬劫不復!這紅山老魔果然厲害,讓你也瞬間入魔,唉……”

“多謝菩薩關心,有沒有入魔,我自己心裏明白。”葉知秋搖頭一笑。

地藏王頭也不回,身影忽然縱起,消失在青丘狐國。

看來,葉知秋的話,讓這老和尚徹底絕望了。

柳煙就站在葉知秋的身邊,對葉知秋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也非常擔憂地看着葉知秋,問道:“知秋,你不是……真的入魔了吧?”

“如果我真的入魔了,你問我,我也不會承認的。好比醉酒的人,是不會承認自己醉酒的。”葉知秋笑道。

柳煙微微點頭,眼神中卻有一絲憂慮。

葉知秋伸手握住了柳煙的手,低聲說道:“別擔心,我有分寸。”

柳煙嗯了一聲,竟然沒有抽回手來,任憑葉知秋握着。

壺天大陣前,那些入魔者都已經漸漸清醒。

幼藍忽然化作人形,揉了揉眼睛,茫然地看着葉知秋和柳煙等人。

“幼藍!”柳煙從葉知秋的掌心裏抽出手,奔了過去,將幼藍摟在懷裏,連聲問道:“你現在怎麼樣了,記起我們了嗎?”

王晗和杜月娥也一起走過去,關切地詢問。

總裁大人,你被徵用了! 幼藍愣了片刻,這纔開口:“柳姑娘,我……經歷了什麼?師公,什麼時候來的?師父在不在這裏?”

“好了好了,你終於醒了!”柳煙開心地一笑,拉着幼藍的手,回到葉知秋身邊,將她入魔之事,大概說了一下。

幼藍皺眉聽着,漸漸想起了入魔前的事,恢復了正常。

紅山老魔走到葉知秋的身前,說道:“葉知秋,我答應你的事,都已經做到了。”

葉知秋點點頭:“前輩言而有信,我們可以繼續合作。下一步,我們去巫峽吧,對付十二神女。等到那邊的事了結,九天玄女纔可以迴歸青丘狐國,爲你樹立威信。”

忽悠老魔解除了青丘狐國的魔咒,葉知秋繼續忽悠老魔。

至於和老魔的合作嘛,嘿嘿……我承認你是六道唯一神,管用嗎?最後還要看別人服不服,比如西王母,比如無崖宮主。

老魔很敞亮,立刻點頭:“行,我可以陪着你們,立刻前往巫峽!”

“我也去。”柳煙說道。

姐妹情深,柳煙掛念着姐姐。

葉知秋搖搖頭:“你們都留在青丘狐國,哪裏都不要去,我和前輩去巫峽就好了。”

人多了,行動不便,萬一和老魔翻臉,柳煙等人修爲不夠,就會拖累葉知秋和柳雪的行動。

柳煙雖然不樂意,卻也沒有堅持,只是嘆了一口氣,說道:“好吧,你自己小心,那邊的事了斷以後,就和姐姐一起回來。”

葉知秋點點頭,辭別大家,帶着紅山老魔,轉身出了青丘狐國。

……

出了青丘狐國的結界,葉知秋一回頭,卻發現紅山老魔消失不見了。

總裁奪情:霸寵甜妻抱入懷 “老……前輩,你去哪裏了?”葉知秋扭頭四望,大聲喊道。

老魔鬼一樣冒出來,說道:“我就在你身邊,你不用管我,該出現的時候,我自然會出現。”

葉知秋嘻嘻一笑,說道:“前輩,我們既然合作,就結伴同行吧,你不要隱身,我們邊走邊聊,也不寂寞,對吧?”

“好。”老魔點了點頭。

葉知秋風遁而起,招呼老魔跟上,一邊斜眼打量老魔的身法。

老魔的行走方式,完全不同於任何修煉者和靈體。

他是消失在原地,然後又瞬間出現在某地。

葉知秋的縱地金光,也可以做到,但是總有金光可循。

而老魔的移動,卻看不到任何軌跡和預兆。

葉知秋試探着問道:“前輩道行很深,修煉的什麼功法?”

老魔淡淡地說道:“我們的功法完全不一樣,說了你也不知道。”

葉知秋繼續試探,點頭說道:“我知道,你沒有本體,只是靈體,自然和我不一樣。但是我覺得,你和鬼修也不一樣,這是怎麼回事?”

老魔冷笑:“你們六道之中的鬼魂,散而爲氣聚而成形,這一點和我一樣。可是我乃先天之氣,並非你們六道後天之氣,所以不同。”

“先天之氣?難道前輩來自於混沌之外?”葉知秋問道。

上次的混沌魔君,說自己來自於混沌;

沒想到,紅山老魔更會吹牛逼,說自己來自於先天之氣。

在葉知秋的理解中,先天,就是混沌未開之前的狀態。

如果紅山老魔來自於先天之氣,那麼他該有億萬歲了。(7.30日,第一更。)

晚上還有兩章。 華夏神話中,也有先天一氣的很多說法。

流傳最多的版本,說混沌未開之前,有一股氣流生成,成爲開天闢地之盤古。盤古開天而身死,一氣化三清,纔有了太上老君、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

也有另外的說法,說先天一氣就是‘道’,就是創始元靈,後來一分爲四,利用造化神器,成了鴻鈞老祖、陸壓道人、女媧娘娘和混鯤祖師。

其中鴻鈞老祖,又收了三清爲弟子。

紅山老魔說自己來自於先天之氣,難道,他就是那個創始元靈?

誰知道,老魔大模大樣地點頭,說道:“我當然來自於混沌之外,只是落在你們人間道,靈力耗盡,一時間回不去了。”

“如此說來,真的是老前輩了……”葉知秋打哈哈,又問道:“前輩可否給我說說,我們這個六道之中,都有哪些大能啊?”

老魔搖搖頭:“我落在此地,就被你們的崑崙諸神封印,對你們的六道大能,並不知曉。我只知道,當年封印我的人,有西王母和九天玄女,還有道門三清,和接引道人、準提道人。”

葉知秋驚愕,笑道:“你也真有本事,竟然得罪了這麼多人!”

剛纔老魔提起的這些人,都是四大高靈的弟子。如果四大高靈不在六道之中,那麼他們就是六道中最厲害的大能。

這麼多的靈界大能,一起對付紅山老魔,老魔也可以吹牛逼一輩子了。

老魔神色黯然,搖頭說道:“我從來沒有得罪他們,只是因爲道不同,所以受到了他們的集體打壓。總之,你們六道之靈,蠻不講理,只要是不同道的,就被你們稱之爲魔。”

葉知秋聳聳肩,笑道:“我還小,我不知道你們當初的是是非非。不過我感覺到,你要想成爲六道唯一之神,肯定不容易。我和九天玄女沒問題,可是西王母那些人,就難說了。”

葉知秋知道老魔的心願難以實現,所以先留個退路。以免到了最後,老魔抱怨自己。

老魔卻很有信心,說道:“只要你和九天玄女幫我,我就可以對付西王母他們。到時候,我回歸混沌之外,把六道留給你們,大家都不吃虧。”

“感謝前輩這麼慷慨,把六道拱手相讓。可是我不明白,你最終要離開六道,爲什麼還要來爭這個六道唯一的至高神位?”葉知秋問道。

現在拼死拼活地去爭,爭來了,自己又要離開,這不是智障嗎?

好比一個人,辛辛苦苦地造反打江山,打下來以後,卻把江山留給別人,自己去國外流浪,這該有多麼閒的蛋疼!

老魔搖搖頭,說道:“你不懂,我想離開你們的六道,就需要很大的能量。我道行不夠,只能凝聚六道衆生的念力,纔可以離開,明白了嗎?”

“原來是這樣?明白了!”葉知秋恍然大悟!

上次,葉知秋和雪兒在虛空結界裏,遭遇天罡雷陣,就是藉助青丘狐國的念力保護,最後平安迴歸的。

難怪老魔要從青丘狐國入手!

因爲青丘狐國的人非常單純,子弟最多,只信奉九天玄女一人,念力的凝聚最爲容易。

老魔只要在狐國子弟的心裏,取代了九天玄女的位置,就可以獲得強大的念力,道行瞬間提升!

其實柳雪最近的道行,也有很大進益,只是太忙了,不能在這裏安心享受香火,接受狐國的念力。

如果老魔從人間道入手,那就不行了,因爲人間道太亂,人心不齊。選個村長都能打得頭破血流,親兄弟都能拳腳相向,統一信念,難似登天!

老魔笑了笑,說道:“想必你也知道,青丘狐國的子弟,靈性很高,又非常單純。我從這裏入手,見效最快。”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要先控制青丘狐國,再控制日月神山和瑤臺山,再逐步擴大道整個六道,讓自己變得非常強大,最後成爲六道至高,對吧?”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