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發明的那個沙盤遊戲啊?”鶯鶯燕燕們一下子就給傅孤白指了指旁邊的那個棋盤,嘖,果然是上次發明。

“……”這個遊戲對孽龍來說會不會有些高難度了啊?

“孽姐姐我給你介紹一下怎麼玩。”紫兒小手拉着孽龍,鶯聲細語的給她講解起遊戲的規則。

而孽龍則是是懂非懂的點點頭,不懂就問,一看就是乖寶寶,好學生模樣。

就在遊戲即將開始的時候,不知道第一昆吾什麼時候跑了過來,滿頭大汗的看着傅孤白。

“唷,聖上什麼時候來的,有失遠迎啊。”傅孤白的這一句打趣,簡直弄得他好像這裏的主人一般。

“傅愛卿過來一下,朕有要事和你說下。”第一昆吾朝着傅孤白招招手,臉上看來是急得快要哭出來泐。

“什麼事啊?”傅孤白眼看遊戲要開始,這個第一昆吾還閒得蛋疼的樣子,煩死人了。

不過傅孤白想了想,還是走了過去。

第一昆吾一看傅孤白來了,趕緊將他拉到一個角落裏,心虛的看了孽龍的方向一眼。

“你怎麼把那個煞星給我帶來了!到時候整個乾都赤地千里你連住的地方都沒有了。”

“我還以爲什麼緊急的事情,原來是這種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不要來找我!”傅孤白懶洋洋的說了一聲,正要離開,沒有想到第一昆吾立刻涎着臉探了過來。


“這個危險分子在我這邊不安全,你把她帶走吧,我的寶貝女兒可都在那邊,到時候一個怒火可就沒有人給我送終了!”

“怎麼會那麼容易出事?什麼送終,你現在的實力再活幾千年都沒關係,你女兒都不一定有你活得久。”傅孤白不管這個賣萌的老頭子,自顧自的走了。

而傅孤白這樣造成的結果就是第一昆吾被傅孤白亮在一邊,連鶯鶯燕燕們問他要不要一起玩都流着冷汗拒絕了。

“算了,我們玩。”傅孤白可不在意第一昆吾是怎麼想的,這丫的情商明明看起來很高的,怎麼看不出孽龍的情商低呢?

遊戲很快就開始了,傅孤白和孽龍一隊,還有澄澄那個丫頭,而其他人則是分爲兩隊,現在是三隊的大混戰。 九人三隊的混戰,怎麼取勝,自然要採取合縱連橫之術,這個比兩隊難度要高點,不過不知道情商變態的孽龍是要如何做?傅孤白很好奇。

“衝啊!”孽龍還沒有動作,同是一對的紫兒就先出手了,一個人隨便選了一個營地,哇呀呀的衝了過去,嘖嘖,以後絕對是女漢子的料了。

“我說你啊,怎麼不動手啊。”孽龍現在已經被傅孤白冠上了心理變態的名稱,但是這個一動不動是怎麼回事?

“古語有云,靜觀其變。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孽龍老神在在的說道,這丫哪裏學來的?

“喲呵,還會來幾句這種了,你哪裏看的兵法我怎麼不知道?”傅孤白記得這個世界肯定沒有孫臏的孫子兵法的。

“當初在世間,我雖然爲天地間的第一縷孽氣,但是也是經過了不知道多少年才得以化形,而正是世界的戰爭使得我的修爲快速,對於兵法我已經瞭若指掌。”孽龍靜靜的觀察着四周的動靜,終於開始走了幾步,都是在另外兩方的地形上標註着一些記號。

“嘖嘖,不錯啊!”傅孤白嘖嘖連聲,這傢伙智商明明很高啊,看來這一次可以休閒了。

“先藏起來!”不過現在容不得兩人繼續打屁聊天了, 耳邊不一會兒就傳來了一陣動靜,傅孤白將孽龍拉到旁邊的草叢,現在各自的一方都已經發兵了,來的是一羣小兵,不過那六個鶯鶯燕燕竟然沒有選擇先打回來?按理說這邊不算是最強對手嗎?


“現在你決定咯,我可是沒有什麼好主意呢。”傅孤白現在鐵了心思要當打醬油的觀衆,想看看孽龍要怎麼使用變態心理打破這個三隊混戰的僵局。

“紫兒回來了。” 孽龍耳邊突然傳來的通訊,是紫兒的通訊聯繫了過來。

“回來了?這麼快?我倒是沒有看見啊?”傅孤白東張西望,紫兒的實力在他不在的那段時間已經有所長進了嗎?

“已經死亡一次了。”孽龍淡淡的說道。

“嘖嘖,原來還是沒有什麼長進啊?” 傅孤白看到站在復活地點哭喪着臉的紫兒,走過去摸摸她的腦袋安慰了一下。

“沒事,多死幾次就習慣了!”傅孤白哈哈一笑。

“嗚嗚,姐姐們每次都不留情!” 紫兒撲在孽龍的洗衣板身材上哭訴着。

“有你孽姐在,什麼都可以料理的!”傅孤白現在對孽龍很有信心,不露本事是真人啊,說不定這個心理變態還真有什麼特殊技能也說不定。

“紫兒妹妹,你剛纔去看到什麼情況了?” 孽龍好生安慰了一下紫兒,才問道,看來她的情商也不是很低嘛。

“姐姐們都已經達成協議,打過來了……”

“靠!好狡詐!”傅孤白到沒有想到那羣丫頭會先達成協議,打算先滅了他們,早知道當初就把魔天叫來,不要玩混戰的了。

“我說,啊孽啊,你有沒有什麼辦法?”現在還是看孽龍比較順眼,就她上吧,要是剛開始就去打野怪,說不定現在就可以將那些丫頭全部潦倒,可惜現在看來發狠要來推塔,怎麼打也不可能打贏啊?

“我怎麼知道,我纔剛剛接觸這種東西,我還感覺不錯呢。”可惜孽龍的話好像一壺涼水給傅孤白來了個透心涼,想要表示她也沒辦法。

丫的,沒辦法你剛纔還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原來是根本不擔心啊!

傅孤白心理狠狠的鄙視了一下這丫,然後視線中已經可以看到那幾個丫頭合力推塔了,六個人的攻擊,雖然說幾隻小兵都是不夠分的,連推塔的速度都十分的快速,一座塔還不夠一分鐘,嘖嘖,這個結果還用說嗎。

沒辦法了,現在只能夠靠傅孤白了,傅孤白微眯起眼睛,輕聲道:

“我要使用必殺技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必殺技?孽龍和紫兒眼前一亮,沒有想到傅孤白竟然會有起死回生的招數,看來這一仗完全是仰仗他了。

“準備好了!”兩個女孩也神色嚴肅了幾分,認真道。

“好,我們認輸了,不玩了。”傅孤白說完,首當其衝的就退出了遊戲。

“傅孤白你耍賴!”一退出遊戲,整個遊戲立刻就解散了,大家都回到了現實之中,但是那羣鶯鶯燕燕們可不會這麼容易就善罷甘休的,抓着傅孤白的衣袖不依不饒的搖着。

“你們六個打我們三個要怎麼打?”傅孤白雙手一攤,都認輸了還不行?你們一定要虐爽了才罷休嗎?

連旁邊的紫兒都不知道爲啥還氣鼓鼓的,這樣不好嗎?難道我真的做錯了?

“哼!”妹子們都不說話了,的確想要好好的虐殺一番傅孤白心理纔會痛快的,孽龍和紫兒都不是她們的目標之內。

“好了好了,你們和孽龍分兩隊玩,這種事情我就不參合了,我找你們父皇喝茶去。”傅孤白爲了趕緊脫身,免得這羣丫頭繼續糾纏不清,直接起身走到第一昆吾的身邊,胳膊捅了捅。

“朕就和傅愛卿先走一步了。”第一昆吾示意,剛纔他冷汗冒了很久,現在看來沒事,終於緩和過來了。

“喂,我說啊,你不要走的那麼急好不好。”傅孤白看着第一昆吾拉着自己,肥胖的身子跑的飛快,真不知道在跑什麼。

“你快把那個煞星給我帶走,算我求你了好不好,那傢伙在這邊一天我都不安生啊!”第一昆吾臉色是哭喪着,完全是哀求傅孤白的聲音了,哪裏還有一副一國之君的樣子,而且聲音還壓低了,一副害怕被人聽到的樣子。

“不是玩的很開心嗎?爲什麼要走,叫你來玩你也不要,還在這邊要趕人家走,你丫不厚道啊!”和第一昆吾走到一個偏殿,傅孤白大刺刺的做了下來,隨意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

“這個可是域外魔神啊!這種大名鼎鼎的存在,到時候一個不爽直接把我這邊給滅了,我找誰哭去!”第一昆吾現在沒好氣的說着,傅孤白死活都不帶孽龍走,心驚膽戰到現在,要不是剛纔沒出事,現在早就爆發了。

“你丫不要那麼死板嘛,當初我們一起去找域外魔神的時候,你可沒有這副嘴臉啊,現在怎麼就變化這麼大呢?嘖嘖。”傅孤白搖頭晃腦的嘆息着,反正這種事情是一點都不必要害怕的。

“把一個危險分子放在家,怎麼可能會安全!算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把這個大災星帶來我這了,我怕死啊,我還有女兒啊!”第一昆吾現在完全是放低姿態了,只求把孽龍這個煞星送走。

“你女兒和她玩的很開心,擔心個屁,而且我有沒有什麼事情,不來你這玩我去哪裏玩啊?”傅孤白對於第一昆吾的這種想法完全是嗤之以鼻的,眼光要放長遠!

“我給你找點事情做就是了。”第一昆吾看到不能夠傅孤白離開,只好這麼說了。

“你還給我找事做?靠,我平時都是睡覺睡到自然醒,你給我找事做?”

傅孤白眼睛一瞪,這貨腦殘了嗎?沒事找事啊!

“……”第一昆吾想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又覺得傅孤白不會管這種屁事的,還是直接說出來好:

“天脈論武知道嗎?”

“我只聽說過華山論劍。”傅孤白怎麼可能去了解那些破事。

“千年一次的天脈論武就要開始了。”第一昆吾繼續說道,只希望自己的這些消息能夠引得他離開就是了。

“哦,這個華山論劍,不對,是天脈論武,是幹嘛的?”傅孤白心中已經有一些計較,忍不住的問道。

“爭奪天下第一!”第一昆吾說道這的時候眼中放出火熱的光芒,天地第一,這個名頭哪個男人不想要獲得的?

“哈哈,和我猜的差不多嘛。”傅孤白想了想,自己要不要去呢?這種旅遊景點應該會有很多人去的吧?

“你就帶孽龍去那邊旅遊去吧,不要再來這邊煩我了!”第一昆吾有些嫌惡的揮揮手,傅孤白現在已經給他帶來很大的麻煩,都不想在見到他了。

“嘖嘖,你這話說的,你那些女兒們知不知道這個消息。”傅孤白嘆息了下,問道。

“你什麼意思?不要把我女兒也拖下水啊!”第一昆吾急了,胖皇帝警告道。

“說什麼的,我是那種誘拐未成年少女的樣子嗎?那種配角絕對是一出來就領便當了,不會那麼做啦,我是說,你女兒的性格這麼不安生,這種天脈論武的情況,你確定不會跟着去玩鬧一番?”傅孤白可是爲他的那些鶯鶯燕燕們擔心啊,這種事情,那些愛湊熱鬧的傢伙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傅孤白說的這話很有可能性的,因爲,這天脈論武早就已經傳得衆人皆知,也就傅孤白這樣不問世事的睡覺大俠纔會不知道,他的女兒們說不定早就謀劃好了,這種事情要是去了,說不定又遇上傅孤白,到時候怎麼樣才能夠安生下來?

“靠,你丫給我說那個消息,不會現在又說不要去的好吧?”傅孤白大爲反感,那羣鶯鶯燕燕的沒腦智商肯定是遺傳這傢伙的,目標沒有長遠啊!

“……”第一昆吾的一張胖臉漲得通紅,他的那羣不安生的丫頭,和傅孤白的性格差不多啊,要是旅遊的話,想到一處去的心思倒是十之八九啊!

“我說你這樣很沒意思啊,小孩都會長大的,你不要都當成小寶寶來呵護了,情商都長不高的。”傅孤白拍拍第一昆吾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說道。

“算了,你們愛去哪裏去哪裏,我女兒要是少一根汗毛我就和你算賬。”第一昆吾還是讓傅孤白代爲照顧了,不過還是神色嚴厲的說道。

“靠,這麼毒?” 傅孤白惡寒了一下,這傢伙這個胖子的形象什麼時候要去改觀下?

“那我先去玩了,還是你也來參一腳?那羣丫頭肯定喜歡虐菜的!”傅孤白話還沒有說完,第一昆吾的鞋子就飛了過來,傅孤白趕緊溜了,丫的,有腳臭啊!

……

“啊哈,玩的怎麼樣了?”傅孤白重新回到那羣丫頭那邊,笑着問道。

“這次我要和孽姐姐一隊!”

“我也要!”

沒有想到那羣丫頭都是要打算和孽龍一隊,到底是用什麼手法來征服這羣萌妹子的呢?

“看來玩的很開心嘛?”傅孤白已經看見了孽龍臉上的笑容,丫的,贏了很有成就感嗎?

不過看來是因爲另外一個原因,有這些沒有絲毫心機的萌妹子陪着,孽龍完全沒有當初那種滅世的寂寞情懷啊。

“嘖,這是算是情商上漲了嗎?”傅孤白嘆息了幾句,這樣不好忽悠了啊,才緩緩的走了進去。

“啊,傅孤白你喝茶完了嗎?”鶯鶯燕燕們看到傅孤白來了,頓時規矩了一些,還幾個來扯他的衣袖,皺着眉頭說道:“帶我們去玩吧,你那個K歌的都沒有新歌了,不好玩啊!”

“不好玩?什麼好玩啊?”傅孤白搖搖頭,整天玩遊戲會長不大的:“作業做完了嗎?功課做完了嗎?考試考的怎麼樣?”

“人家最討厭那些問題了,你不要問,不給你說。”鶯鶯燕燕對於傅孤白的這個問題氣哼哼起來。

“好好好,不說不說啊!”傅孤白還是很溺愛這羣小蘿莉的,反正他老爹是皇帝,做什麼都是衣食無憂,何必擔心那些問題呢?

“你是來帶我們出去玩的吧?”澄澄期待的問道。

“傅孤白肯定是帶我們出去玩的!” 其他鶯鶯燕燕更是贊同道,連孽龍都側着耳朵認真的聽着,傅孤白的確是給他們帶來了許多樂趣啊,要是沒有他,說不定什麼時候寂寞得無聊又要毀滅世界也說不定呢。

“啊哈,被你們猜中了啊!”傅孤白嘻嘻一笑,指了指一個方向:“這回,哥帶你們去看看天脈論武!”

“天脈論武?好啊好啊!”鶯鶯燕燕看來早就一副知道什麼是天脈論武的情況了,開始拍手叫好,也只有孽龍比較無知點,不過看那些蘿莉開心都忍不住的跟着開心起來了。


“可是那邊有很多妖獸,我們還沒有請護衛呢。”不過紅兒比較有頭腦,皺着瓊鼻說道。

“不怕,你們孽姐姐是天下第一高手,等我們去了將那些什麼參賽選手打敗!”傅孤白拍拍孽龍的肩膀,呵呵笑道。

“哇,孽姐姐好厲害啊,傅孤白說的是真的嗎?”一衆鶯鶯燕燕聽到傅孤白的話,頓時睜大眼睛,滿懷期待的看着孽龍。

“算是吧。”孽龍淡淡的點點頭,倒是很有一番的高手做派啊!

“哇哇,孽姐姐好厲害啊!”那羣鶯鶯燕燕頓時將孽龍圍了起來,開始的說了起來,傅孤白耳尖,還聽到說要去哪裏搞破壞。

完了,有孽龍這個大殺器撐腰,那羣小丫頭肯定是無法無天,嘖嘖,第一昆吾肯定又要頭疼了。 “傅孤白!我們什麼時候去天脈看看啊,人家好想看看孽姐姐把那些高手打趴下的樣子啊!”鶯鶯燕燕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傅孤白他們去旅遊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