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對我說的那家公司,現在的狀況如何。”慕尊收起笑容,突然問道。

同時回過神來的珈藍嘆了一口氣搖搖頭道:“雖然我們掌握着公司的絕大部分的股份,但是卻沒有興趣去管理,所以找的一個人幫忙管着。而現在據我瞭解公司的發展並不順利,情況不太樂觀。”

“不樂觀?那我要是下手的話,想必可能還會比較容易一些了啊。”慕尊饒有深意道。

“你是想接管公司,踏足商業?”珈藍微微一愣,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你不是說那家公司又送給我當做見面禮了嗎?讓它這麼頹廢着,太浪費了。”慕尊微微一笑,他爲這件事情已經準備很久了。

珈藍點點頭,現在明白了他爲什麼會在意那個青年了。

慕尊看了她一眼,有些不着邊際道:“其實我有件事一直都很想知道,你們四人的姥姥,她只是讓你們幫助我,而沒有說別的了嗎?”

“別的?…”珈藍不解,有些跟不上慕尊這跳躍性的思維。

“是啊,我就是想知道這個‘別的’所包含的內容。”慕尊揚起個開心燦爛的笑容,提示道。

“沒…沒有別的啊。”很快想到那件事情的從未在慕尊面前失過態的珈藍,意外的變得結巴起來,潔白無瑕的臉頰稀奇的浮現出兩片紅暈。

“呵呵,其實我也是聽你們其中一個人無意中說道的,剛知道的時候自己還偷偷樂了好久呢。”慕尊嘴角掛着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陰謀道。

“不可能,這件事情是我們商量…你..你竟然騙我,套我話。”珈藍下意識的解釋道,可是剛說了一半便突然發現慕尊正忍着笑,一下子便反應了過來。

“你不用這麼看着我,我這也只不過是瞎猜,沒想到還真有,呵呵。”慕尊雙臂環胸,好整以暇道。

“果真是個狡猾的男人。”珈藍嘟噥了一句,這還是她第一次對慕尊如此‘不敬’。

下一刻,慕尊轉身,在她的臉上狠狠親了一口,壞笑道:“哈哈,其實我是個無恥的男人,既然你們闖進了我的生活裏,那我自然不會讓你們給溜了。”

被慕尊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弄得珈藍羞得直接從臉蛋兒紅到脖子根兒,此時更加別有一番韻味的她,讓慕尊的看的不禁一呆。

心慌意亂珈藍努力讓自己跳動加快的心臟平復下來,突然見到前面一輛速度着很快的車歪歪斜斜的朝着她開了過來,眼瞅着兩輛車就要撞在一起。

大驚之下的珈藍趕緊踩剎車,可是一旁的慕尊卻一把握住方向盤,猛地一個原地掉頭。

“哧~~~~~”車輪在地面劃過一道距離,堪堪避開了撞來的汽車。

心有餘悸的珈藍拍了拍胸口,要不是慕尊冷不丁的動作,她不會搞得如此狼狽。

遞過去個抱歉的眼神,走下車想去看看這是誰開車這麼不要命。慕尊轉過身來,見到那輛差點撞過來的寶馬車,撞翻了路邊的一個垃圾箱,停在了那裏。

走到車邊,慕尊敲了敲玻璃窗,可是車主卻沒有動靜,而車門也是鎖上的。慕尊有些不爽的拿出一根鐵絲,打開車門。

“恩?”慕尊看到趴在方向盤上的是一個漂亮女人,但是讓他詫異的,她竟然是在公安局有過一面之緣的蘇璇。

慕尊聞到她身上有一股濃重的酒氣,伸手把了把她的脈搏,還好沒有什麼事情,而是睡着了。

這時珈藍也走了過來,見到慕尊奇怪的表情,不由問道:“尊少,這個人你認識?”

“恩,以前見過一面。”慕尊點點頭,有些沒好氣的搖搖頭道:“這女人的膽子還真夠大的,喝了這麼多酒還敢開車,這會兒又睡着了?!真是拿她沒辦法。”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珈藍接着問道。

“恩…..算了算了,她以前幫過我一次,那我今天也幫她一次,就當還她人情了。”慕尊嘆了口氣,他總不能見死不救吧。把安全帶打開,將她半抱着抱出車放到後排的位子。

慕尊又從珈藍的車裏拿出幾本書,說道:“我去把她送回家。”


珈藍有些猶豫的像是想說些什麼,可是卻遲遲不開口。

見到她這個樣子的慕尊,笑道:“呵呵,放心,我沒有壞心思。”

珈藍沒有作聲,只是點了點頭,雖然她不怎麼相信慕尊會老實,不過也沒有提出異議,只是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

慕尊坐進寶馬車裏,發現裏面掛着各種各樣卡通裝飾品,不禁有些好笑。

“你們這些男人都是混蛋,滿腦子都是些骯髒不堪的東西,都是混蛋,混蛋。”躺在後面的蘇璇突然說起了夢話,皺着眉頭罵道。

慕尊輕笑着搖搖頭,透過後視鏡看了她一眼,見她穿着一身職業裙裝,沒有絲毫贅肉的小腿露在空氣中,因爲酒精的作用白皙的臉蛋兒上泛着紅暈,顯露出一股入骨的嫵媚,女人味十足。而嘟起的小嘴,又平添加了幾分可愛。

“喂,你住在哪裏,我送你回去。”慕尊沒有在她的包裏找到地址,只好問向迷糊不清的她。


“在..在清和小區,七棟十一號。”蘇璇含含糊糊的說道。


慕尊也不確定他爲什麼會留下藍玫瑰反而來送她回家,知道這都有些不妥,畢竟相對而言他們兩人的關係其實很一般。

“還人情?應該是吧。”慕尊自言自語道。

來到蘇璇的小區公寓,將車停好後,蘇璇兩條胳膊死死地摟着慕尊,幾乎整個人都要掛在了他的身上,而且還稀裏糊塗的說這些什麼。慕尊也沒心思和一個喝醉的女人囉嗦,無奈之下直接攔腰將她抱了起來,手上還真沒有趁機搓油的動作。

打開家門,蘇璇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一下子掙開了慕尊的環抱。踢掉腳上的高跟鞋,一步三晃的喊道:“大咪咪?大咪咪?大咪咪你在哪裏。”

慕尊突然一愣,額頭不禁冒出一排黑線,一字一頓道:“大咪咪?!那是神馬?”

Wωω☢Tтkǎ n☢Сo

“喂喂,你先乖乖上牀睡覺,要不然小心我要了你的大咪咪。”慕尊見她腳一軟,趕緊伸手扶住她,沒好氣的說道。

“哼,我的大咪咪是我的,對我最好了,誰也別想搶走。”蘇璇歪着頭,十分認真的說道。

可惜慕尊卻沒理會,將她扶進臥室,過了一會兒終於見她睡着了,心裏也鬆了口氣。這女人的酒品不咋地。

回到客廳,慕尊坐在打量了一下屋子裏的裝飾,多少知道點她身份的慕尊並沒有見到那種暴發戶的特點,取而代之卻是一種簡約而不簡單的感覺,很有那種小資的情調,不過又更加精緻一些。

自顧自的從酒櫃裏拿出一瓶年份不錯的紅酒,倒了一杯,悠然道:“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兒,讓你變得這麼狼狽。”

第二天,一縷陽光穿過窗戶照進了書房內。看了一整晚書的慕尊伸了個懶腰。幾天幾夜不睡覺對他來說都是稀鬆平常,熬個夜仍然精神抖擻。

慕尊摸了摸趴在書桌上睡覺的一隻純白色胖胖的貓,手託着下巴有些好笑的說道:“原來你就是那個大咪咪啊。” “鈴鈴鈴~~~”牀邊的鬧鈴定點響了起來。

正睡得的香的蘇璇皺着眉頭,伸出一隻手看也不看直接把鬧鐘摁停,又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睡了起來。可是剛一轉身,整個人突然坐了起來,驚慌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原來在自己家裏。感覺到頭疼的厲害,揉了揉太陽穴,她只記得昨晚喝了很多酒,剩下的都想不起來了。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還穿着昨天的衣服,疑惑的自言自語道:“難道我是自己回來的?”

蘇璇換了身超短連衣休閒裝,修長的美腿就這樣暴漏在空氣中,在半透明裙裝的印襯下,裏面的春光若隱若現,迷迷糊糊的走出臥室。

“啊~~~~~~~~~”一聲異常刺耳的尖叫聲響起。蘇璇見到家裏竟然還坐着個陌生的男人,這不能怪她變得不淑女起來,也許這種表現已經很客氣了。

而在餐桌旁吃着早飯的慕尊,已經提前用指頭堵住了耳朵,顯然早料到了她會有這個反應。有些好笑的就這麼看着她。

尖叫聲持續了足足有半分鐘,可惜,出乎蘇璇意料的是,她的聲音並沒有引起這個不速之客哪怕一丁點兒的反應。

“叫累了?真夠持久的啊,不知道的還以爲你以前是練美聲的,天生一副好嗓子。”慕尊悠哉的喝着牛奶,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

“你..你到底是誰,爲什麼你會在我家裏?”蘇璇遠遠地站着,有些害怕的說道。同時眼睛在客廳裏巡視着,想要找個‘武器’能夠自保。

“哦,這個啊,你昨晚不是喝醉了嗎?我剛好遇見就隨手…不是,是好心的把你送了回來。你住的地方也是你自己告訴我的。”慕尊聳聳肩,淡淡的解釋道。

“我..那個…是你?”蘇璇雙眼死死的盯着這個男人,想要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些破綻,可是盯了半天仍舊一副不鹹不淡的樣子心裏暗道:“好像如果真的是小偷的話,應該不會這麼鎮定吧。”

慕尊點點頭摸着趴在自己腿上的大咪咪輕笑道:“大咪咪,你只吃素都能吃這麼胖,還真是一隻大懶貓。”這胖傢伙‘喵’了一聲,似乎有些不樂意慕尊這麼說它。

“大咪咪,快來姐姐這裏。”蘇璇見這個傢伙抱着自己的寶貝,頓時衝它大聲喊了聲,可是心裏本能的不安卻讓她不敢靠近。

可是這傢伙卻好像賴上了慕尊一樣,用小爪子撓了撓慕尊的手,繼續趴下修身養性,對自己主人的話充耳不聞。

“呵呵,它好像喜歡我多過喜歡你啊。”慕尊有些好笑的看了蘇璇一眼,有些遺憾她現在還沒有認出他來。

慕尊將這隻懶貓抱了起來,起身朝着蘇璇走去。無視她防備的眼神,直接將她手裏當成‘武器’的抱枕給拿了過來,將它送到了她的懷裏。

“大咪咪?昨天聽到你醉得一塌糊塗喊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差點搞出個大烏龍。不過沒想到你倒是挺會取名字的,不錯,挺貼切,惹人遐想。”慕尊壞壞的說道,調皮的輕眨了下眼睛。

“我…你…這個…”蘇璇被他的動作臉不禁一紅,一愣一愣的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麼目的,往常的引以爲傲的智商似乎一下子降了幾十個百分點。

“不用這麼看我,我要是使壞的話,不會等到現在的,昨晚機會可是容易多了哦。”慕尊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我們是不是認識?”蘇璇見慕尊這麼解釋,也就稍稍放下些心,近距離觀察了下他的樣子,忽然感覺自己曾經在哪裏見過,可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呵呵,你還是貴人多忘事啊,我就是凌晨雪的男人,慕尊。”慕尊搖搖頭,解釋道。

“你是慕尊?”蘇璇睜大美眸,一臉的難以置信。眼前的這個英俊氣質獨特的男人,竟然會是當初見過一面的那個小男生?如果不是長相有些相似,她還真難將這兩種感覺聯繫在一起。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我也要去上課了。桌子上有一杯醒酒茶,還有早點。”慕尊沒有多解釋什麼,看了下時間提醒道。

“慕,,慕尊,你等一下。”蘇璇猶猶豫豫的喊住了正要離開的慕尊。

“恩?還有什麼事情嗎?”慕尊定住腳步,問道。

“我..這個..謝謝你送我回家。”蘇璇也不知道攔住他應該說些什麼,但是心裏總是接受不了他這個有些難以覺察的冷漠樣子,飛快的整理了下凌亂的思緒,像是無話可說般說了聲謝謝。

“沒什麼,以前你幫過我一次,你有事情我也不會袖手旁觀。”慕尊擺擺手微微一笑,建議道:“哦,對了,以後不要在喝了那麼多酒後再開車,尤其你還是獨自一個人。如果昨晚換了個人的話,你可能就不會這麼完好無缺的站在這裏了。到時候,我想我不說你也應該能明白吧。”

“昨晚我一定很失態吧…”蘇璇一聽,眼神不禁閃過一絲黯然,有些自嘲的說道。

“差不多,不過挺可愛的,哈哈。再見了大咪咪,哥哥以後有機會再來看你。”慕尊注意到她的變化,卻沒有說什麼,反而衝着那隻胖貓揮了揮手告別道。

大咪咪也和慕尊混熟了,竟然也伸起爪子示意了一下,‘喵’了一聲。

慕尊離開,蘇璇過了好一會兒纔回過神來,如果不是餐桌上擺着的早點早茶,她都懷疑自己還在做夢。走到桌邊,將懷裏的胖貓放到了桌子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它。忽然有些神經質的問了起來:“昨晚他都和你說什麼了,他有沒有對我做什麼壞事情?”

可是大咪咪卻把注意又投向了食物,想要伸爪子去抓。蘇璇有些沒好氣的拍掉它的爪子,氣鼓鼓的再次問道:“想吃的話必須先回答我的問題。”

大咪咪有些討好般的舔了舔蘇璇的手背,已經快小到看不見的眼睛可憐巴巴的盯着她,似乎它不知道該怎麼表達。

“唉,算了。”蘇璇嘆了口氣,自己這樣子還真夠白癡的,對這隻貓傻乎乎的問問題,它要能回答上來指不定會被直接嚇暈過去。將那份三明治遞到它跟前,看它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惡狠狠的說道:“吃吧吃吧,一天到晚除了吃就知道睡,一點事情都不幫我,真是白把你養這麼胖了。”

端起一旁的一杯醒酒茶,剛要喝下,她見到杯底下還放着一張紙條。蘇璇有些好奇的拿了起來,看到上面寫着:“現在是不是覺得,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混蛋了?”

下一刻,蘇璇莞爾一笑,終於有些明白他爲什麼會如此表現了。

回到唐淑穎的別墅已經是早上七點了,慕尊步入房間時見唐淑穎還沒有起牀。睡得很淺的她,朦朧的睜開眼睛,語氣中帶着些醋味的說道:“回來了?比我想的似乎要早了很多。”

慕尊拍拍她那小臉蛋,好笑道:“沒想到我們的唐大小姐竟然也會吃醋啊,讓我很意外哦。”

唐淑穎臉一紅,不客氣嫵媚的白了他一眼道:“我在你面前只不過是個小女人,見到自己的老公夜不歸宿,我可高興不起來。”

慕尊無辜道:“我這眼前的大美女還沒有拿下呢,哪好意思在外面拈花惹草類?即便真的找,也得先和你共赴巫山啊。”

唐淑穎還真被他的厚臉皮給打敗了,羞道:“就你的歪理多,這個時候竟然還想着佔便宜,告訴你,休想!”

“哈,看來今天我得重振夫綱了,不給你點厲害,還真不知道你老公的能耐。”慕尊說完,一個餓虎撲食便將唐淑穎壓倒在身下,眼中浮現出一抹不懷好意的意味,促黠道


“你…你想幹什麼?”唐淑穎有些怕怕的直視着他的眼睛,慌張道。

“幹什麼?馬上你就會知道了哦。”慕尊燦爛一笑,一下子吻住了她嬌豔的紅脣。

十分鐘的晨練,慕尊在她身上佔足了便宜,盯着佳人那火熱的身軀,尋思着是不是到了推倒的時候了。

回到學校,接下來一天的時間慕尊沒有再去教室,連中午飯也沒有吃,一直呆在學校的那個耗費巨資建設的圖書館裏,似乎在等在着某個時刻的到來。

夜晚一陣微涼的清風吹起,慕尊站在門口,點了一支菸,望了望天空,似乎今天是個不錯的日子。

突然一道帶着熟悉氣息的身影鬼魅出現,身上透露出一股冰冷的氣息,站在慕尊身後的曼妙身影恭敬問道:“尊少,有什麼事情叫我來。”

慕尊吸了一口煙,嘴角微微懸起,道:“看看熱鬧。”

“熱鬧?”

“是啊,看來我是有些高估王子謙了,一個盟會都管不住。現在我已經沒有耐心再停留在一個小小的臨山市,今晚就要讓同盟會和這個盟會消失,看看靈鷲宮的那些人水準如何。”慕尊邪笑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