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像那層風圈一般,溫柔而炫目。”

沙立轉過頭,凝視着凱風的雙眼。

“還……”

“還什麼?”

凱風微笑着問。

“還細心的,護着我。”

凱風凝視着沙立,許久之後,側過了臉。

“呆瓜!”

凱風紅脣微翹,似是輕嗔了一句。

“凱風!”


“嗯?”

“從今以後,我想,護着你。如果你是那月亮,我,就是那風圈。”

凱風深深凝視着眼前男子那漆黑的眼瞳。在那裏,她只看到了自己,以及她從未見過的堅定。

“我要成爲島衛,我要變得強大起來。你說過,你很喜歡自己長大的奇元島,要守衛着它。而我,只想守衛着你。”

凱風盯着沙立,久久不語,兩人就這麼對視着。也不知過了多久,是凱風先打破了沉寂。

“真是個呆瓜。”

凱風站起了身,背對着沙立。

“明日寅正三刻,你到練功房找我。”

說完,她藍色的背影便消失在長廊盡頭。

沙立先是一愣。等他回過神來,早已不見凱風的蹤影。

他伸出手掌,仔細凝視了數息,接着緊緊攥起了拳頭。

這是自他甦醒以來,除了尋回記憶之外,唯一真正想要做的事。

尋回記憶之事,或許永遠是虛妄之想,然而凱風卻是真真實實的在他身邊。

是的,他要變強,他要保護她,呵護她,就像當時她對自己做的一般。

“我知道了,凱風。”

沙立對着凱風離去的方位似是迴應,似是自語。

長廊轉角處,冰藍色短髮的少女倚柱而笑。

寅時,陽氣上升,陰氣下沉,天地相交,是一日中靜坐修煉的最佳時段。

沙立依着凱風的話,寅正三刻便已出現在練功房。

他看到凱風盤坐在蒲團上,上身挺直,雙眼微閉,似是沉睡。一雙玉手的手背搭在膝上,手指似是隨意捏了個形兒。

沙立揉了揉眼睛,以爲自己還未從睡意中脫困而出。他分明看到,凱風的藍衫上,隱隱有一層淡淡的光包裹着。

他一開始誤以爲是因爲月光的緣故,可現在月光並沒有直接傾瀉在她身上。

然而幾息之後這層光又消失了,彷佛從未出現過。過之數息卻又再現,隱隱約約,若有若無。

沙立的視線一直定在凱風身上,不想錯過半分。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好像感覺不到凱風的存在,但好像又無處不在,偏偏視線中她一直盤坐在那。

約莫一刻鐘後,他注意到凱風的雙手輕輕翻轉,掌心貼在膝上,直挺的上身給人感覺也鬆懈了不少。

隨後,凱風緩緩睜開了雙眸。不像平日裏的晨星閃耀,此刻她的眼裏更多的是一種沙立未曾見過的空靈。

她的目光聚在沙立身上,星眸又恢復了平日裏的神采。

“你來了。”

“你讓我來,我能不聽話嗎?”

沙立說完這句似乎覺得哪裏不妥,卻又覺得也沒什麼不妥,只得憨憨笑了起來。

“呆瓜!”

“對了凱風,你找我來是由什麼事嗎?還有,你……這是在做什麼?”

沙立想從這有些詭異的對話氛圍中抽離出來。

“我在靜坐,你也可以稱之打坐,這是我們島衛最常見的修煉方式。”

“修煉?修煉什麼?”

沙立腦海中浮現出這個名詞,《春秋禮記》中對這個詞的解釋是對個人道德的培育,顯然和此刻情景不符。

“沙立,你有想過這個世界是什麼樣的嗎?是怎麼來的?”

“我,想過。”

他當然想過,一覺醒來,記憶全失,但也是其意識最爲純淨的時候。

他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裏來,爲什麼會在這裏,這是個什麼樣的世界,自己爲什麼會存在這個世界。

當一個人失去所有記憶,一切彷佛都回到了原點,也和這個所處在的世界更貼近了些。

“這個世界,由水,土,火,木,金五大五行元素構成。

“這五大五行元素,並不是某些特指的東西,而是你在日常中,所看到,所觸及的東西,他們的基本構成都可以歸到這五行元素裏,或者由五行元素衍生。”

“那,我們聽到而看不到的聲音,看見卻又觸不到的月光,都是五行元素嗎?”

沙立表示疑惑。

“是的。你看不到,摸不着,並不代表不存在,那是因爲他們存在的方式,現在的你無法感知。”

“我說過,五行元素不是指具體的東西。比如,元素火,它既是你看到的篝火,柴火,卻又不是篝火,柴火。”

“這個世界上所有存在的東西都會帶着一些共性與特性。”


“共性是這種存在可以與其他存在產生關聯的關鍵,特性卻是其自身能夠標識自我的關鍵。”

“但不管一種存在有怎樣的特性,它只要在這個世界存在着,都可以歸屬爲五行元素。”

沙立似懂非懂,卻好像又真的懂。但心中卻在想,這跟修煉有什麼關係嗎?

“然而,五行元素所構成的世界,並不是完整的世界。”

“因爲單純由五行元素所構成的世界,是沒有變化的,可以稱之爲靜止世界。”

“在一個靜止世界裏,你是看不到潮起潮落,斗轉星移,花開花落的。你之所以能看到這些,是因爲這個世界在變化。”

“變化?”


沙立想起自己甦醒的這段日子,所看過,聽過,觸摸過,嗅着過的所有東西,這些東西確實在變化着。

只是他習慣這一切後,理所當然地覺得世界本來就是如此的。

“而導致這種變化的,是陰陽二氣。”

“這個世界的所有存在都有着兩面性,陰性與陽性,你自己也不例外。”

“陰陽的本質其實是兩種截然不同類型的氣。他們此消彼長,共同推動整個世界變化着。”

“你甦醒的時日很短,很多東西沒有見過。”

“不久之後,你會看到四季的演變。春天的萬物初生,冬日的寒冷肅殺,那都是陰陽交會的結果。”

“陰陽二氣要在總體上保持相持之勢,任何意外導致的陰盛陽衰或者陽盛陰衰都會破壞原本的平衡,從而引發難以想象的異變。”

“嗯!”

沙立在想,聽起來真的很有意思,可這跟你要說的修煉到底有何關係啊凱風。

“然而,五行元素與陰陽二氣所構成的世界依舊不是這個世界的全部。”

沙立:“居然還沒完……”

“你可知,你爲何會活着,而不是像那石頭般,像朽木般毫無生機可言?”

凱風神情忽然鄭重起來。

沙立瞬間一愣,是啊,自己爲何是活着的。

“是因爲你的體內,有一種東西,卻又不是東西。它看似存在,但沒有人真正知道那是什麼,但卻又真實的存在着。”

“如果某一天它消失了,你,也就死了。”

“到底是什麼?”

沙立第一次迫切想知道。

凱風雙眼凝望虛空。

“以太。” 以太?

聽到這個名字,沙立的心頭像是被什麼東西重重地撞擊,識海里竟也是一陣轟鳴。但都持續了很短時間。

他確信這是他甦醒後第一次聽到這兩個字,可這若有若無的熟悉感卻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凱風沒有注意到沙立的變化。

“以太,是這個世界最虛無縹緲的東西。既看不見,也摸不着,然而卻真真實實存在着。”

“在你身上,在我身上,在魯魯身上,在山間的花草果樹上。當它在你身上時,你才能叫活着。當它消失時,你,便死了。”

“這個世界由衆多生靈組成,而以太,就是構成靈的東西。花草的生魂,鳥獸的覺魂,還有我們人類的靈魂。”

“生魂,覺魂,靈魂……”沙立輕念着。

“以太不僅是我們生命的根源,藉助它,我們可以將身體內外的五行元素與陰陽二氣長久的留存在體內,維持它們之間的平衡。”

“並藉助特殊的手段將他們一起最終轉化成一種新的東西。”

“這種藉由以太爲引,陰陽爲料,五行爲養,身體爲爐,最終熔鍊出來的新東西……”

凱風伸出玉白的素手。

“被稱爲,元氣。”

一抹藍光憑空浮現在凱風的指尖。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