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娘咋個不反抗?好歹你們現在都不是活人了。”我這話雖然說的不大好,可也是事實。

這小女孩滿臉難過的告訴我,“那個大壞蛋是會黑巫術的,我們不敢招惹他。”

黑巫術?

黑巫術應該就是指的是陰山派的法術,這村長居然是陰山派的人,我竟然一點也沒發現,難怪他老是想要趕我們走,原來是這樣。

想到這裏,我心裏更是不爽,五里村臥虎藏龍果然沒有說錯,只是這村長正好是陰山派的人,怕是事情就沒那麼簡單了。

小女孩一臉誠懇的模樣看着我,“你會救我娘嗎?”

我想了想,看着她楚楚可憐的模樣,也不忍心拒絕,只好說了聲,“好,不過救你娘之前,你幫我一個忙,和我一起找一下這墳塋附近有個墓室的入口。”

小女孩愣了愣,“你是說純陽子的墓室嗎?”

(本章完) 墨九狸看著寶寶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帝溟寒,雲夏,雪封,風護法,暗護法,花護法三人,還有漆黑的小鳳,和環在她手腕的小騰,一起出了空間……

一行人乘船直接度過玉海,前往聖域……

一個月後,墨九狸等人來到玉海邊,也來到了神界最大的,也是最後一個玉城,這裡也是玉海公會的總會所在第!相比其餘幾域的玉城,這裡更加繁華……

幾人進入玉城后,依舊選擇住進了玉城客棧,墨九狸和帝溟寒都發現,雖然玉城的名字沒有變化,但是玉城內的一切,還是改變巨大的,至少已經找不到當初熟悉的痕迹了……

畢竟,過去那麼多年,沒有改變才不正常的……

幾個人在客棧住下后,花護法和風護法兩個人,就出去打探消息了,墨九狸和帝溟寒也不必到樓下去偷聽了,直接在房間內等著就可以了……

差不多天黑的時候,風護法和暗護法才從外面回來,看著帝溟寒和墨九狸說道:「主子,夫人,我們打聽過了,神界凡是叫做墨綵衣的女人,幾乎都已經被殺了!直到兩年前,大概是因為沒有叫墨綵衣的女人了,那些黑衣人才紛紛收斂,現在那些黑衣人似乎都在主城的神主府居住!而且,我們還聽說一件事……」

花護法看著墨九狸猶豫著該怎麼說,墨九狸挑眉道:「說吧!」

「五年前,墨紫陽的側妃,東華山莊的大小姐夏凌雪,為墨紫陽生下一個兒子名叫墨贏!而且,墨紫陽揚言,聖子妃只有夫人自己,夏凌雪只是側妃而已!」花護法看著墨九狸說道。

結果墨九狸還好,帝溟寒聽到聖子妃三個字,臉上瞬間漆黑無比……

從前到現在就一直肖想他的女人,墨紫陽還真是執著呢……

聞言,墨九狸也十分無語,別說她從頭到尾都沒有喜歡過墨紫陽,就算喜歡,她也不可能跟人分享一個男人,對她來說,如果不能一生一世一雙人,那麼她寧可一個人生活……

對於愛情,她有潔癖,要麼沒有,要麼全部……

「還有嗎?」帝溟寒看著兩人問道。

「回主子,其餘的事情倒是沒有什麼了!」花護法說道。畢竟一天的時間,他們能打探的消息有限。

「九狸,明日我們啟程去一趟東方神尊府如何?」帝溟寒看著身邊的墨九狸問道。

「你想從東方神尊下手?」墨九狸詫異的看著帝溟寒問道。

「嗯,那些黑衣人不可能只利用墨紫陽一個人,相信四方神尊,也在他們的控制之內,需要摸清楚他們的低,我們不如先從四個神尊下手!」帝溟寒說道。

「好,剛好我也有事想問一下四方神尊!」 無罪謀殺 墨九狸聞言說道。

權寵天下:神醫小毒妃 「既然如此,明天我們就先去東方神尊府看看,曾經我去過一次東方神尊府,所以對那裡比較熟悉!」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好,明天我們就先去東方神尊府!」墨九狸聞言點點頭說道。 我皺了皺眉頭,莫非這小女孩知道這墓室的事情不成?

見我對她的問題有些疑惑後,她立即拍着胸脯自信滿滿的告訴我,“這墳塋的事情我可瞭解了,我爹當年可研究過這裏的東西,他以前去過純陽子的墓裏,不過後來我爹從墓裏出來就死了,所以爹孃連婚都結。”

我愣了愣,今天我也聽着村民們說過關於她娘爲什麼一個人的事情,是說她相好的死的早,至於怎麼死的不清楚,只曉得是兩個人還沒拜堂成親。

“你曉得這墓室的入口?”我好奇的問。

小女孩忽然笑了笑,“我爹讓我娘把他就葬在這個墓室的門口,爹說他或者沒能弄清楚裏面的事情,死了要繼續弄清楚。”

原來如此,難怪這小女孩曉得這墓室的事情,我滿意的點點頭,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說,“好,那你帶哥哥進去,出來後我就去帶你找你娘,這個交易行的通嗎?”

小女孩想了一下,“好,你可要說話算話。”

“那必須的,我可是龍虎宗掌教,這點信用難道都沒有嘛?”我得意的說。

話音一落,小女孩就拉着我手,朝着墳塋裏走了進去,這整個五里村,最潮溼的地方莫過於這山頂上了,這一大片的墳塋,腳踩上去鬆軟的很。

就在此時,忽然一個聲音喊住了我,“陳蕭,等我!”

絕斬之帝 我轉身一看,竟然是小胖子,我一臉疑惑的看着他,“你丫的,誰讓你跟着來了。”

小胖子氣喘吁吁臉色慘白,估摸着是一路跑上來的,也多是難爲他這副身軀了,他上氣不接下氣,大口吸了好幾口氣,才緩過來說,“江離讓我跟着你,他說你腦子不大好使,雖然有一身功夫在身上,怕你腦子轉不過彎來,就讓我趕過來。”

我滿臉尷尬的看着小胖子,這江離原話可絕對不是這麼說我的,怎麼到了他的嘴裏就變了味了。

小胖子一臉尷尬的看着我說,“你說你大晚上跑這裏來做啥,也不覺得滲人的慌。”

我皺着着眉頭,極其嚴肅的口吻對着小胖子說,“我懷疑這裏的面的東西,影響了老婦人的身子,不過我已經找到了,應該就是這墳塋堆中的墓室,我打算下去查查。”

小胖子一聽,臉色頓時變得慘白,“陳蕭你大晚上的下墓,瘋了吧?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你曉得那下面是誰的墓,萬一是你都對付不了的咋個辦?”

我告訴小胖子,“據說是純陽子的墓。”

小胖子大驚,“純陽子!”

純陽子可是道教中的大宗師。目前道教全真派北派(王重陽真人的全真教)、南派(張紫陽真人)、東派(陸潛虛)、西派(李涵虛),還有隱於民間的道門教外別傳,皆自謂源於純陽子師祖。

40歲遇鄭火龍真人傳劍術,64歲遇鍾離權傳丹法,道成之後,普度衆生,世間多有傳說,被尊爲劍祖劍仙。

據說當年陰長生在開闢道教的時候,曾給了鬼谷子八枚靈珠子,分別將這八枚靈珠子注入有道法天賦的童子身上,據說這純陽子就是其中一人。另外七人,分別叫,李玄、正陽子、通玄先生、何瓊、許堅、清夫、俏景休。

這八人的事蹟和袁天罡與李淳風頗有些相似,世人皆知他們的身份以及故事,也都曉得這八個人是形影不離。

以前江離曾經跟我提過八枚靈珠子的事情,不過因爲這件事情是交給了鬼谷子,所以江離不太清楚,江離告訴我他也是無意中聽陰長生曾經提起過這八枚靈珠子而已。

小胖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曉,跟着老瞎子更是精通的很,所以當我說出是純陽子的墓室的時候,小胖子的整個臉色瞬間變成了一種興奮,原本他還膽小的很,赫然膽子瞬間就激發了出來,一個勁的衝着我說,“那還愣着幹啥呀,趕緊進去瞧瞧。”

小女孩當然不大明白我們爲什麼對純陽子有興趣,不過我對純陽子的興趣極大,第一是想弄清楚爲什麼這純陽子的墓室會導致老婦人一家子的身體出現狀況,還能讓紅繩子變成黑色,第二我隱隱約約覺得,純陽子和陰長生多多少少有點關係,指不定對陰長生復活的事情知道什麼。

當年陰長生把無字天書交給鬼谷子,八個靈珠子也是交給的鬼谷子,那就證明,這鬼谷子知道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陰長生的那一線生機。

我赫然又一次回想起了老婦人的那些話,他說當年那羣冒充我爺爺的道士,說是來五里村附近找什麼東西,轉悠了半天也沒找到,莫非就是這純陽子的墓室?

難道這純陽子的墓室裏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不成。

想到這裏,我不免聯想起這一切線索,赫然發現,看上去沒有什麼關係的事情,竟然聯繫到了一起,有了新的眉目,這當年老嫗那羣人,應該就是來找純陽子的墓室,如果是找周王妃的墓室肯定沒這個必要,因爲只有劉病病纔可以打開墓室,她就是鑰匙,老嫗是陰司的人,那就肯定知道,所以肯定和周王妃墓室沒有關係。

而如果說是找五里村的什麼人,他們顯然做的事情,並不像是找人,而是刻意多帶上日子,摸清這裏的路子。

可他們找了半個月也沒找到,那是因爲這個入口極其難發現,所有人都在山下尋找,唯獨忘記了這山上一大片的墳塋。

小女孩看了我一眼,一臉猶豫的對着我說,“小哥哥,你會不會也進去後就死了,像我爹那樣?如果你死了,還怎麼去救我娘呢?”

我搖搖頭,“人死了要下去陰曹地府,可我死了陰曹地府不敢

要啊,所以我是死不了的,這個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對了,你爹是道士嗎?”

小女孩搖搖頭,“我爹不是道士,但是我爺爺是全真教的道士,小哥哥你怎麼會問這個問題呀?”

我告訴小女孩,因爲一般人都墓穴不會有這麼深的執着,除非和道教有點什麼關係纔是,我又問小女孩,她爺爺是誰?

小女孩告訴我,“我爺爺在平家院子住着的,可是爺爺不喜歡我……他說我是化生子,就不應該繼續遊蕩在陽間,說就是我剋死了我爹。”

我心裏一咯噔,原來這小女孩是全真七子的孫女。

看不出來這一家子背景竟然如此不簡單,這陰山派的老流氓還敢強搶人家全真七子的兒媳婦,怕是要鬧出事了。

小女孩不說話,只是拉着我手朝着墳塋中間走了進去,赫然來到一個墳塋包前,小女孩指了指這裏,“就是這裏。”

我左看右看,都沒覺得這裏是個入口,完全看不出來這入口在哪裏。

我立即拋出這五帝銅錢一看,這銅錢果然變成了黑色,而卦象上顯示,這裏好像被道門的人設置了一道看不見的結界。

小胖子赫然渾身一抖,“什麼聲音!”

我愣了愣,這小胖子也太疑神疑鬼了,沒病都快被他給嚇出病來了。

隔了一會,我也聽見了奇怪的聲音,猶如電波的聲音一樣,吱吱啦啦的聲音,極其刺耳,弄得人渾身雞皮疙瘩的都起來了,我心裏一愣,這大半夜的整個墳塋就我們兩個活人一個死人,咋個還有其他的聲音。

此時小胖子臉色已經慘白了起來,一個勁的說,“哎呀,有鬼!”

小女孩尷尬的看着小胖子,“你在說我麼?”

我仔細一聽,這聲音是從地底下發出來的,隱隱約約可以聽見還有規律可循,吱吱啦啦的電波聲音,好像就在我們面前一樣。

小胖子渾身一抖,“媽了個雞,是不是遇到什麼邪門的事情了,這到處都是墳塋,指不定有不乾淨的東西。”

我一臉冷靜的看着小胖子說,“你淡定點,說起來你也見過不少髒東西了,怎麼今天害怕了?”

“大晚上的來墳塋堆裏,我又不是神仙,我咋個不怕!”小胖子一臉抱怨的看着我。

我尷尬的聳了聳肩膀,仔細側着耳朵聽聲音放心,好像就在我腳下面傳來的。

“這電流聲,像不像收音機的聲音?”我問小胖子。

“有點像……不過收音機的聲音好像沒這麼嘈雜。”小胖子說。

“電報?”我繼續問。

小胖子也側着耳朵仔細聽,“好像有點像,這……電報是要有人發纔會有聲音,難道這地底下有鬼在打電報!”

(本章完) 一夜無話

翌日,一大早墨九狸一行人退了房間,幾個人乘坐小鳳,直接向著東方而去,前往聖域東部的東方神尊府!

東方神尊名字叫做東方川,東方川是四方神尊中,最特別的一個人,可以說是十分低調的一個人,當初來到東方神尊府,是因為魔界一隻暗黑魔獸跑出來,在東方神尊附近大開殺戒,禍害了不少修鍊者……

然後東方神尊將其抓住,發現是魔界的魔獸,派人前往魔界送信,剛好他從魔界出來,聽聞此事,於是想看看這東方川想做什麼,便跟隨送信的人,來到了東方神尊府……

沒有想到,東方川見到之後,說話十分和氣,只是讓他帶走魔獸,並且希望不要再讓魔界的魔獸跑到神界了,也因此帝溟寒對東方川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從玉城到東方神尊府差不多需要五天的時間,還是不斷飛行的情況下,但是墨九狸等人並不是太急,所以白天飛行晚上休息,大概用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到了東方神尊府的地界了……

「我們是直接去呢?還是潛入進去?」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直接去吧!從前這東方神尊東方川,可是老好人一個,雖然不知道他現在變沒變,但是我想問題不大!」帝溟寒聞言想了想說道。

「好,那我們走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於是一行人趕在天黑的時候,來到了東方神尊府外,看到他們時,府內出來兩個護衛語氣還算客氣的問道:「什麼人什麼事情?」

「兩位大哥,我們半路遇到打劫的,沒錢住店了,不知道能不能在這裡借住?」花護法立即走上前去笑著問道。

「借住?你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護衛聞言皺眉問道。

「知道啊,這裡不是東方神尊府嗎?傳聞神尊大人向來樂善好施,所以我們才敢來問問的,如果不行,那我們就不打擾了!」花護法聞言十分誠懇的說道。

聞言,說話的護衛看了眼花護法,和他身後的墨九狸等人說道:「你們等著,我進去問問管家!」

「多謝多謝了!」花護法笑著說道。

說話的護衛轉身走進去,另一個人守在門口,沒過多久護衛帶著一個老者走了出來,老者看了眼墨九狸等人後,笑著說道:「幾位要借宿是嗎?那請進吧!」

「多謝管家,那我們就打擾了!」花護法說道。

然後墨九狸一行人跟著管家走了進去,東方神尊府的管家十分客氣的給他們安排到一個單獨的小院,還讓人給他們送來了酒菜,因為看到他們身邊有丫鬟和護衛,識相的把小院內原來的丫鬟和護衛都撤走了……

可以說是十分的周到了……

「主子,沒有想到這東方神尊府的人,還真的挺好的,對我們這麼客氣啊!」花護法忍不住說道。

「你看到的不過是表面而已!」墨九狸聞言淡淡一笑的說道。

「啊……夫人,難道有什麼不對勁嗎?」 我轉念一想,這聲音的確有點像是打電報的聲音,可這近些年已經沒有人還使用電報了,而這四周靜悄悄的,全是墳塋,咋個可能還有人在這裏打電報。

一想到這裏我背脊一陣發涼,又不免想起之前說這裏以前有鬼子進來屍體也都是跟着埋在這附近的,莫不是遇到事了。

小胖子見我臉色很是不好,立即就說,“哥,你是不是猜到啥子了?”

我心裏一沉,很是擔心的看着小胖子,“這電報不是這個年代有的東西吧?”

小胖子恩了一聲,極其認真的點點頭,他仔細一想,臉色瞬間煞白了起來,“我去,這地方太詭異了,難不成這墳塋地下趟這個人,正在發電報不成?”

這話一出,和我想的也是一樣的,這事情也太過於邪門了。

小胖子整個人倒吸了口涼氣,臉色很是慘白,一臉擔心的看着我說,“哥,要不我們撤,白天再來,這大晚上邪乎的事情太多了,我體質最容易招惹些不乾淨的東西,我還沒娶媳婦呢!”

我一臉嚴肅的看着他,微微皺着眉頭,“得了吧,等你減肥瘦下來以後,再說討媳婦的事情,我陳蕭好歹也是一名道士,怎麼會被這些東西嚇住了腳,應該越挫越勇,哪裏有怕的道理!”

說實在的,哪裏有不怕的,這人的心理都是會有點緊張,只不過小胖子膽小,我給他壯膽,加上旁邊可還有個小妹妹盯着我們,這要是被人家看出來了,可不出去以後笑話我。

這小胖子突然陰沉着臉,臉色很是不對勁,一個勁的側着耳朵聽着個電報聲音,隔了一會這小胖子語氣沉重的對着我說,“哥,這不對勁,你說就算是那個東西在用電報,它又給誰?給鬼嗎?還是說,這電報是從那個世界的傳過來的?”

我搖搖頭,“不對,這不是電報聲音,雖然特別像,可是你仔細聽的聲音的規律,反覆重複都是一模一樣的,又不是寫歌詞,不可能一模一樣,這一定是因爲這地下的墓室裏,長年累月後發生的異變。”

小胖子皺着眉頭,忽然想到了什麼,抓着我的胳膊就說,“哥,我以前從書上看到過,磁場的原因,可能會記錄一些以前發生的事情,指不定是因爲以前這裏有人發過電報,而恰好當時的磁場問題,把這個情景記錄了下來,因爲反覆的累積,長年累月的,所以就不斷來回重複這一段場景?”

小胖子說的倒也些道理,我恩了一聲,“別管這麼多了,把入口打開

進去看看就是了。”

小女孩一聽,立即說,“小哥哥,你要小心點啊,你要是死了,我娘誰去救!”

這個小白眼狼的,我一臉尷尬的看着小女孩,“別說什麼死不死的,這可是在墳塋裏,你還是討點吉祥話來說說。”

小胖子笑了笑,“哥,你真逗,讓一個小女鬼跟你講吉祥話,你以爲你在唱二人轉呀!”

我仔細看着這個墳包,看上去很是正常,一點也找不到破綻,這小女孩說這裏就是入口,這五帝銅錢也顯示了黑色,證明這裏的確就是入口。

我定眼看了一眼小胖子身上的揹包,“洛陽鏟遞給我。”

小胖子愣了愣,連忙伸手將揹包裏的洛陽鏟拿了出來,我接過洛陽鏟,用力朝着墳塋鼓起的土包上狠狠的插了上去。

這墳包果然是被人動過的,極其鬆散,我連續鏟了好幾下,這墳包就被我鏟開了。

“我擦,這土裏冒血!”小胖子一陣驚呼。

我愣了愣,連忙拿起手電筒往這墳地一照,這被鏟鬆的墳壤赫然冒着紅色的液體,看上去很是像血。

神魔大唐之無敵召喚 墳地冒血可不是一件好事情,這裏面門道就玄乎的很。

我伸手摸了摸帶血的墳土,這血果然有些粘稠,怕是就是血。

這好端端的墳地裏,怎麼突然就冒出了血,莫非是我剛在用洛陽鏟的時候,鏟到了什麼地方。

我立即用這洛陽鏟又是一股子狠勁鏟了下去,這土壤中的血更是冒了出來,越流越多,不一會就把我們站着的位置,全部浸染成了猩紅色。

這小胖子見勢,連忙對着我說,“哥,怕是使不得,這東西太邪乎了,我們還是趕緊撤吧!”

我皺了皺眉頭,實在有些疑惑,這墳塋的土壤咋個會冒血,除非這裏有什麼血屍之類的東西,被我碰到了,所以冒出了血。

我並不理會小胖子,而是一個勁忍着的將這墳包刨開,赫然發現一個屍體,正躺在這正中間,身上被我剛纔的洛陽鏟弄傷,到處是血印子。

我定眼一看,這屍體渾身充血,怕是和之前在林永夜他們鎮子遇到的血屍差不多。

這小女孩愣了愣,立即喊了聲,“小哥哥你傷到我爹了!”

我和小胖子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了句,“你爹?”

小女孩極其認真的點點頭,“對,這是我爹,不過他怎麼看上去像活人一樣,臉色這麼好?”

看樣子,

這小女孩也是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她爹,我低眼一看,這男子看上去約莫三十來歲,眼睛閉合十分安詳,只不過被我掛傷的地方,還在不斷冒着鮮血。

怕是這個血屍,是因爲這墓的原因,導致屍體變了異,此時大概是因爲暴露在空氣中,屍體很快變得有些乾癟。

這種事情來的有點奇怪,我懷疑,這墓裏不僅僅是純陽子這麼簡單,導致挨着這裏最近的住房裏,一家子人都身體不適,還能養屍成血屍,這怕不是巧合了。

我將這屍體挪開,果然這屍體背後藏着的就是墓室的入口,是用一塊塊木條檔住了約莫小半米的位置。

這屍體躺着的時候,正好蓋住了這裏。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