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不知道 我已陷入你的牢

冬天過了而你不再需要我

想你愛你留不住你 親愛的你

我已用盡我的力氣 去愛去接受你

就算你一錯再錯我都會包容你

只要你能聽到我的呼喊 也許能知道

我有多愛你


想你愛你留不住你 親愛的你

我已用盡我的力氣 去愛去接受你

就算你一錯再錯我都會包容你

只要你能聽到我的呼喊 也許能知道

我堅持愛你

沒錯,這就是鄭源的《包容》!

何乃軒渴望站到米可面前說一句:一起去看雪吧! “你能不能不要端着個飯盆在我面前晃悠啊?你冷不冷啊?”

“存心的是不是?”

“丫的,找揍!”

江東語和宋江濤自從被老張導師因爲所謂的“雷鋒事件”被罰清除小廣告後,每天中午都覺得自己過得挺不是個滋味的,別人在打食堂用餐的時候,還要冒着這寒冬臘月的鬼天氣出來在公告欄上刷刷!

這個清除公告欄也不是沒有講究的,學會會的公告,學校的通知一般都保留七天,而社團各個系的公告保留五天,至於其他的一些沒有意義的保留一天左右。當然了,什麼老軍醫,性病之類的半個小時都不能保留。

自從江東語和宋江濤有了這份差事之後,606寢室的人覺得找到了好玩的事情,每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賈也,鄭旭凱他們幾個人端着個飯盆子愣是冒着嚴寒“陪着”他們。

美曰其名:同甘共苦,有福共享,有難同當。

這句話江東語還有宋江濤是萬萬不能相信的,沒錯!哥幾個是要同甘共苦,可你們每個人手裏拿着個雞腿雞爪在那裏吧唧吧唧德啃着,這是幾個意思?還有別老是手裏端着熱湯行嗎?

今天很不巧的是,宋江濤參加足球隊集訓去了,就剩下江東語一個人,賈也這傢伙買了份德克士雞腿,愣是在他面前吃的有滋有味的。

江東語真想把手裏邊的小鏟子砸到賈也的臉上,老大鄭旭凱今天倒是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爲,不過他一直在旁邊插着嘴:“東語,老八這就是存心的,你能忍得下來,我都忍不下來。”

“不是我挑撥離間,你說這樣的人還能是人嗎?他就是你兒子,我孫子!”

“真是兒子可忍,老爸不可忍,哎,哎!別動手,有話好好說。”

“我不是佔你們兩個便宜,真不是……”

幾個人鬧騰着,何乃軒從食堂裏吃完飯出來了,看到江東語在那裏凍着齜牙咧嘴,被賈也這兩個損友欺負着,頗爲痛心的走了過來。

“**,你餓不餓,渴不渴?”

看到何乃軒一副關心的樣子,江東語顯得尤爲感動,何乃軒伸手從兜裏拿出一盒酸奶。

“何哥,還是你好,你看這兩個牲口太混蛋了。”

“真的很餓,很渴!”

江東語可憐巴巴的伸出手去接酸奶,卻看到酸奶繞了一圈到了何乃軒的嘴巴里。

修真界末世指南 餓了就忍着,渴了就將就一會,我也只是問問,你聽聽就好,千萬別當真!”

“……”


夠狠!

賈也還有鄭旭凱都快笑岔氣了,還是老何夠狠,直接將江東語氣的個半死,瞧!喝酸奶居然還吧唧吧唧的。


江東語打定主意不理會這幾個牲口,於是不管賈也鄭旭凱何乃軒三個人怎麼刺激他,愣是不說一句話。

玩了半天的三隻牲口覺得打擊到差不多了,便拍拍屁股揚長而去,看到三個牲口離開,江東語扔下手中的刷子,仰天長嘆:“誰能想到我江東語也有這一天啊,虎落平原被狗欺啊!唉……”

“唉,**吃飯沒?今天食堂有你愛的羊肉胡蘿蔔包子,還有水煮魚啊。”

隔壁寢室的一位牲口打着香噴噴的排骨路過,看到感嘆的江東語順口來了一句。

頓時,殺人般的目光從江東語的眼中露出,他得牙縫裏惡狠狠的冒出一個字:“滾!”

看着咒罵着離開的牲口,江東語越發的覺得自己很餓,他很餓!她也很餓!郭靜也覺得好餓。

郭靜最不喜歡就是講臺上這個中學婦女的講課,囉哩吧嗦的,關鍵是自己還聽不懂,怨誰啊?怨她嘍。

每次上課郭靜總覺得是在進行一場戰鬥,最後自己每次差點就把小命丟掉了。下課之後,感覺自己死裏逃生的郭靜拉着艾靜就直奔學校外面,一口氣請米可吃了一個聖代兩個必勝客的黑森林蛋糕,把米可撐得****之後,郭靜才帶着自己幾乎不離身的米可回了學校。

回到學校門口,聽說寢室的婦女說學校食堂今天居然有她喜歡吃的羊肉包子,郭靜再也無法保持安靜的小心臟,拉着飽的幾乎走不動得米可直奔學校大食堂。

這個時候飯點已經快過,學校食堂就剩下一些殘羹剩飯了,江東語本來想出去吃,可是又不願意動了,於是便舍遠求近直奔學校大食堂。

想到有自己喜歡吃的包子水煮魚,江東語就如同一隻聞見了骨頭香吻的哈巴狗直奔三號窗口。

“來五個羊肉包子!”

“來十個羊肉包子!”


幸福敲錯門 ,第二句話是郭靜,窗口的阿姨停頓了一下,指了指只剩下三個包子的盤子。

江東語和郭靜對視一眼,兩個人眼中火花瞬間炸燃,不約而同的聲音再度響起:“我要!”

米可用手扶着額頭,她知道郭靜的脾氣,看來今天郭靜是槓上了。

江東語本來以爲公告欄的事情就不爽,沒想到吃個飯還有人跟自己搶,瞬間他就越發的不開心了:“哎,妹子,我先來的。”

“說誰妹子呢?說誰妹子呢?”

郭靜火大了,剛剛在課堂上本來就不爽,現在居然有人和自己搶包子?

搶啥都行,就是不能搶包子!

郭靜雙手叉腰指着江東語,憤怒的小臉:“老孃生出來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叫老孃妹子!”

“你……”

江東語本來已經都準備和郭靜好好理論一下了,等他轉過身子看到距離一米處安靜站立的米可,到嘴邊的三字經頓時嚥了下去。

“算你狠!”

江東語扔下一句話,轉身離開了,只不過離開的時候深深的看了一眼米可,他之所以不和郭靜計較都是看在米可的面子上。

而之所給米可這個面子,又是因爲何乃軒,別人不知道,但是江東語還有賈也卻是知道,這個米可在何乃軒心中的地位要重要的很。


重生甜妻︰總裁大人,pick我

“哎,那個人看起來有點面熟啊!”

出了食堂就把自己裹着像個糉子似的郭靜一邊一點也不淑女的吃着包子,一邊扭頭問着一旁帶着棉手套插兜的米可。

米可歪着腦袋想了一下,搖了搖腦袋,看到米可也不知道,郭靜便繼續集中精力對付手裏邊的包子。雖然米可沒有想起江東語是誰,但她想起剛剛江東語深深看向自己的那一眼,不是追求自己的人看自己的眼神,反而是一種略帶說不清的眼神。

這種眼神似乎有些尊重,有些退讓等等,米可不知道爲什麼這個陌生的男生會出現這樣的目光?

“小靜,下個月我可就回去了,你一個人留校確定可以?”

米可略帶不捨看着一旁化身吃貨的郭靜說道,郭靜也感到米可的不捨,她嘿嘿一笑抓向米可的胸前之物,耍流氓的說道:“沒關係啦,我郭靜三歲就將整個小區的狗收拾的服服貼貼,五歲就是大姐大,這點小事算什麼,不過可可,到時候來的時候一定要給我帶好吃的。”

對於郭靜的流氓行爲,米可早已經習慣了,根本不予理會,看着郭靜捏了捏她的胸部,又比劃比劃了自己的小饅頭,發現自己沒有什麼變化,頓時垂頭喪氣起來繼續吃包子。

“好啦,好啦,等你來的時候,我做飛機來,給你帶最愛吃的羊肉乾牛肉乾。”

“我要還吃咱媽媽做的麪包,還有糖炒栗子……”

“我知道了!對了,你去宿管科報名了嗎?”

“報名?報啥名?”

“不回家需要報備的,要不然沒水沒電,大小姐。”

“啊!!” 郭靜風風火火殺到宿管科的時候,宿管科的大嬸非常遺憾的告訴郭靜,人數都已經報上去了,尤其是他們寢室樓,只有兩個女生來登記,這兩個女生還一個在一樓,另一個在八樓。

兩個女生聽說只有兩個人,就都去找別的地方了,所以到時候就沒有人了,直接封樓斷水斷電了,說完之後宿管科的大嬸還很好心的提醒郭靜,像你這麼樣的一個女孩子還是不要留校了,就算登記了,一個人住在一棟女生樓裏也不安全的。

郭靜顯得很憤怒,搞什麼,今天才十二月二十號,距離放假還有一個月呢,至於這麼早統計嗎?

熱情的大嬸無奈的告訴郭靜,今年放假比較早,15號就要放假,而且又要考試又要有一些各式各樣的比賽,而且元旦晚會之類的也有,所以這些其他繁瑣的小事情都是提前安排的。

郭靜很想吼一句對於你們是小事情,對於我們是大事情!姑奶奶憤怒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生活還是要繼續,就像有時候你覺得生活裏面缺了某某某不能活,但是最後才發現實際上少了ta的時候也還是得活下去一樣,更何況郭靜又是一個有時候能讓米可都佩服的堅強的女孩兒。

幾分鐘之後,回到寢室的米可就看到郭靜在拿着手機逐個問候一些小姐妹了。

“美女啊!救命啊!寒假我要留校,結果已經結束登記了!沒地方去了,你該不會見死不救,讓我露宿街頭,你捨得嗎?”

“什麼?你們那宿舍樓裏也沒有不回家的?沒地方躺?那謝謝啊!”

“什麼?你說你男人那?我靠,他那的幾個宿舍,老孃又不是沒見識過,跟個納粹毒氣室似的,一進去出來眼睛都綠了,還能住人麼?”

“善良的姐姐,靠!我還沒說話,你就知道我要幹嘛?什麼你和她在一塊?你都聽見了?沒有?好吧!再見!不見!”

“喂,美女,有木有地方收留一下我在寒假?沒有?古的拜!”

一輪電話之後,感覺心累到家的郭靜終於問到有個婦女答應幫她找地方,婦女對郭靜說:我認識一個小弟放假也不回去,在學校附近。房子是兩間臥室,那個小弟說找個合租的美女,我問過那個小弟他了,本着助人爲樂的精神他表示同意一切美女來住,只是說如果是霸王龍級別的,晚上看到以爲是貞子的不要。我說你是妖豔欲滴的超級美女,反正你要是不怕被非禮你就去那兒吧。

郭靜回頭看了一眼,坐在那裏寫字的米可嘟嘴可憐的說道:“哎,可可,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你說他們非禮我怎麼辦?”

米可將耳朵耳朵旁的頭髮別到後面,翻了翻了白眼說道:“你不非禮人家就好了。”

郭靜頓時大笑兩聲,然後拿起手機:“美女啊,你先幫我預留,我實在找不下了,就去那裏!ok!拜拜!”

放下手機,郭靜將爪子伸進衣服裏邊糾正了着歪了的小內內,得意無比的哼聲說道:“還是朋友廣比較好,我就說嘛!這點小事是難不倒老孃的。”

“行了吧,對了,據說戰將戰隊的孫翰元旦的時候在洛陽打表演賽。”

米可敲着筆記本電腦,然後轉過屏幕讓郭靜看,還在糾結內內位置舒服不舒服的郭靜,頓時撲了過來。

“哇哇!孫翰啊!孫翰!在哪裏?洛陽!我看看,洛陽到晉原要六個小時,不行,我要去!我要去!”

“表演賽票價555!”米可很是合宜的來了一句,郭靜立刻哭喪着小臉盯着米可不說話了,米可頓時打了一下郭靜的小屁股,惡狠狠的說道:“又想打我零花錢的主意?”

郭靜頓時乖巧無比的坐到米可的一旁,把腦袋枕在米可的肩膀上可憐兮兮的說道:“我還要買我最喜歡那件羽絨服呢!還有那雙手套,還有那個鍵盤,都怪空速星辰時空的老闆太二了,打那麼高的名次纔有那麼好的獎勵,我發揮失常了,要不然一定贏……”

“好了,好了,六百!”

“木馬,媳婦,親一個!讓老公摸摸你的處女神聖般的下面。”

“走開,說的你好像不是處女似的,討厭,啊!走開……”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