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人感覺怎麼樣啊?”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兩個姑娘直接對着他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沒有任何問題!我感覺還可以。”

“是的,是的……我也感覺還行吧,這個味道沒有想象的那麼難吃。”

“主要問題這個東西長得確實太難看了,有些不敢往嘴裏送,其實吃進去倒也感覺很不錯。”

兩個姑娘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完了這句話。

當兩個姑娘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一邊點頭,一邊對着兩個姑娘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指。

“不錯不錯……這纔是我想要的結局,這樣子也挺好的,你們大家稍微準備一下,我給你們生火做點飯吃,大力……你去那邊弄點芋頭過來。”

大力輕輕點了點頭,轉身就離開了原地。 過去了大概10多分鐘左右,於樑帶着幾個姑娘和大力,就這樣圍在了火堆旁邊,一個個吃了一些烤芋頭。

“我希望今天晚上回來,咱們能夠吃一頓真正的野外大餐,也把這羣傢伙好好的饞一饞,我覺得還是很不錯的啊。”

行踏天涯

而且從幾個人的表情之中就能夠十分清楚地看得出來,大家對於接下來的探險還是非常有自信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接着伸了個懶腰,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挺無所謂的。

總裁爹地,媽咪又跑了 ……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如果我們要是確定進去的話,一定要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嚴肅了不少,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幾個人,對着幾個人一字一頓地開口說道。


“大力,待會兒進入到叢林之中,你一定要守好了***,我把***交給你了,絕對不能讓她出任何差錯!到底能不能辦到?”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大力重重地點了點頭,此時此刻看着對面的於樑,表情之中充斥着滿滿的堅定之色。

沉默了片刻之後,對面的大力就這樣對着於樑重重地點了點頭。

“放心好吧,老哥!這件事情交給我,絕對不會出任何岔子,我自己心裏有數。”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大力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直接對着面前的大力伸手比劃了一個大拇指的手勢。

“沒問題,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就這麼着吧,至於沈怡你就一直待在我們中間,我相信你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吧。”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沈怡輕輕點了點頭。

“你放心好吧,這個我心裏是清楚的,自然不會給你們拖後腿,我承認自己確實不是什麼厲害女子,只是你別讓我吃什麼蟲子就可以了。”

當沈怡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一個沒忍住,整個人直接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對着沈怡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可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幾個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裝,接着就全都朝着山林的位置去了。

“爲什麼我感覺自己看着他們進去比我自己進去還要緊張?”

此時此刻直播間裏面突然之間有個兄弟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這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畢竟都已經這樣了,出現了這種問題,其實大家的心裏都是很明白的!”

“說的不錯……反正怎麼說呢!我倒是覺得吧……這一切的一切既然都已經這樣了,接下來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講的!”

“你們大家也能夠感覺得到吧……其實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困難,而且再怎麼說,有樑爺跟他們在一起,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周圍的衆人就這樣你一言我一句。

等大家說完了這些話之後,於樑也帶着對面的幾個人直接進入到了叢林之中。

當他們進去之後,於樑下意識左右看了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因爲他突然之間發現,這裏所發生的一切,似乎要比自己之前想象的更加麻煩。

照理來說,這裏只不過是一片海島,可是爲什麼裏面竟然如此的悶熱?

這種奇怪的天氣似乎只會在原始森林裏面纔會出現,可是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原本海島的山林之中應該會時常有大風颳過,不過這裏可能是因爲樹木太過於茂密的原因。

至於這裏的樹木爲何如此囂張,那就不得而知了。

***一直都走在人羣的最中間,而且話說回來,其實如果真的講起來,其實沈怡的膽子還是要比***稍微大一些的。

最起碼這點確實無話可說。

幾個人走了大概得有10多分鐘左右,於樑一下子就變得開心了不少,整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們大家看!這裏有幾顆椰子樹!而且上面的椰子應該已經成熟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下意識盯到了前方,當他們看清楚眼前這些椰子的時候,一個個臉上的表情似乎都變得嚴肅了不少。

“我靠……這種地方還有椰子樹啊!椰子樹一般不應該都是在沙灘或者熱帶雨林嗎?”

大力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大力說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笑呵呵地搖了搖頭。

“這個就是你功夫沒下到吧,我實話告訴你……其實根本就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現在各地都會有一些椰子樹,只要總體的溫度不會太低,而且這是野椰子!”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對面的大力這才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沉默了片刻之後,大力輕輕點了點頭,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對着於樑輕聲開口。

“原來是這種情況啊,那我現在上去給咱們弄下幾個,今天晚上咱們就可以喝椰子汁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大力這傢伙沒有絲毫猶豫,順勢就準備提槍上馬。


只不過還不等大力衝上去,對面的於樑便連忙一把拽住了大力的胳膊,就這樣一臉無奈的盯着他。

“我說你這傢伙能不能穩着點來啊?沒有什麼好擔心的,我的意思是你先好好待在這兒,聽到了沒有?”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一臉懵逼,似乎完全搞不清楚於樑剛剛這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沉默了片刻之後,大力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我說老哥,你這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嗎?剛剛你不是說這椰子已經熟了……” 當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對着他微微一笑。

“我說你這傢伙啊,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講纔好,你着什麼急呀?咱們今天的任務是探索這片山林,你說我們纔剛剛進入到這裏,咱們一人手裏抱個椰子,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突然之間就明白過來了。

也就在這時,大力整個人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沉默了片刻之後,大力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明白了不少。

“鬧了半天,原來還是這麼個情況啊!那我大概就清楚了。”

大力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輕輕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的尷尬了。

“實在不好意思啊,老哥,我確實有些搞不清楚,之前是我的不好,你不要生氣啊,我也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只不過是沒有考慮到這點罷了。”

此時此刻對面的大力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沒想到大力這傢伙情緒還是挺高漲的。

也就在這時,於樑下意識轉過頭看着對面的大力,對着大力微微一笑。

“沒關係…… 紙婚厚愛:薄情CEO別鬧了 !”

對面的兩個姑娘轉過頭對視一笑,一個個似乎都挺開心的。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直接轉過頭,手裏拿着自己唯一帶上島來的那把軍刀。

順勢便在椰子樹的樹身上刻下了一個十字架的圖案。

直播間的衆人一個個一臉不解。

“樑爺,你這是幹什麼呀?”

“樓上的腦子不是有病吧?難道你看不清楚嗎?人家這是在做記號!”

“感謝一生所愛送來的30個鮮花……”

“感謝小狐狸送來的一架飛機。”

於樑下意識轉過頭,看着對面的幾個人。

“你們大家不要擔心,待會兒咱們直接從這裏往西走,我們只要能夠記住方向就可以了。”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大力等人一個個都是一臉不解的表情。

“我說大哥,我知道你有本事,不過這大白天的,咱們又沒個指南針,咋能知道哪邊是西呀?”

“就是就是……這個可搞不清楚啊。”

於樑微微一笑。

“難道你們覺得我只會夜觀天象嗎?今天我就來給你們演示一下!”

說完了這番話之後,於樑順時從自己的兜裏拿出來了一根銀針。

這就是普通的繡花針。

對面的幾個人微微一愣。

“你說用這根針就能找到方向嗎?”

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順勢走到了樹枝旁邊,直接拿出來了一根兒極其袖珍的空樹枝。

這是一個空管。

接着於樑轉過頭看着對面的沈怡,對着沈怡輕聲開口說道。

“咱們不是帶了一些淡水嗎?你把這些淡水放到缸子裏。”

沈怡輕輕點了點頭。

只見此時此刻的於樑順勢拿起了那根繡花針,不停的在自己的腦袋上進行摩擦。

摩擦過後,順勢就把這根繡花針放進了剛剛採摘下來的那個空樹枝上。

幾個人都是一臉懵逼的表情,誰都搞不清楚於樑到底是在做什麼。

下一秒鐘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於樑順勢便將這根繡花針放進了水缸之中。

繡花針一直在不停的緩慢偏移着,當繡花針停留在水面上的那一瞬間,於樑直接指着幾個人的正後方。

“那邊是正南,咱們直接朝正西方向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