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不用隱藏了,姑娘。”

蘇然面色輕緩,口凝輕語。

女子一愣,心裏暗道,我隱藏實力的祕法乃宗內所傳,晦澀無比,他怎麼可能看穿?

見這女子不動,蘇然又說道,“雖你是養魂境八階,卻不要以爲我王平會怕你。”

女子驚愕,隨即卻是展顏一笑。


“原來你叫王平!”

她一揮手,就現出她本來的身形來。

雖身體被男裝所裹,但還是可以看出其凹凸有致,身形傲美。而面龐,小巧精緻更是透露着一股莫名的妖媚。

若是身着女裝,再施以淡妝,必定不會輸給如同李清婉一類的女子。

“說,從何而來?爲何糾纏於我!”

蘇然低沉,不爲女子之容所動。

“從何而來……”女子指了指遠方,“東海之濱。”

女子又輕笑,露出潔白的牙齒,“哪有糾纏啊!只是看你一個人喝酒,顯得極爲傷感,心升憐意而已。”

話語輕柔,猶如清風拂面。細聽之下,竟有一絲沉淪之感。

蘇然冷哼一聲,“你我並不相識,速速離開吧。”

原本蘇然打定心思,要和這女子一戰,好突破自己的境界的。

可這女子舉手投足,透露着幾絲我見猶憐,竟讓自己放棄了這個心思。

“並不是不相識啊,我可知道,你叫王平,對麼?”

女子身姿搖曳,來到了蘇然身邊。

她接着說道,“還有,我叫冷芳菲。如今你也知道了我的名字,不用趕我走了吧?”

蘇然沉然!

冷寒獨來,自來芳菲。

“你不走,我走。”

暮然,蘇然轉身踏步。

“你怎麼能這樣!”

冷芳菲身形一閃,又一次攔住了蘇然的去路。

“你就忍心,讓一個姑娘家,在這荒郊野嶺之上麼。萬一有什麼虎豹材狼,我怎麼辦?”

蘇然嘴角抽搐,就算有什麼虎豹材狼,它們,也會躲你到遠遠的。

蘇然一指一個方向,“你朝這邊,飛行三百里,就可以看到一座城了。”

“我突破在即,沒時間和你在這裏糾纏。”

蘇然一時間,拿這女子,沒了辦法。

或者說,這女子,和劉若雪李清婉他們完全不同。

“突破在即麼?”

冷芳菲看了看蘇然,“我知道可以讓你馬上突破的辦法,你可想要?”

“若相告之,王某必將酬謝。”

說着,蘇然手舒成掌,拿出了不下百萬顆萬石。

“我纔不要這些東西呢。”

沒想到冷芳菲卻看都不看這些元石之物,而是嘴脣一努,“只要你要我跟着你,我就告訴你!如何?”

蘇然苦笑,卻想不明白,這叫做冷芳菲的女子,如何像狗皮膏藥一般,纏着自己。 距離天魂境就那麼一膜之隔,要想捅破,卻也並不容易。

修行講究的境界和心中感悟,二者,缺一不可。


心中感悟,也就是心境。此時的蘇然,心境怕是已經達到了歸元初階的水平。可境界未到,卻也無用。

其實蘇然想要突破,也很簡單。找一個實力略高自己的修士,經歷一次生死之戰,激發自己的修武之氣,便可突破。

可一時間,這樣的人並不好找。就算找到了,也不能無故攻打別人。

“說吧,只要能讓我突破,可以讓你跟着我。”

許久,蘇然衝着冷芳菲,低語道。

冷芳菲嘿嘿一笑,一舔朱脣。

雖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顯得極爲魅惑。

“王平,你可知道天寶樓?”

蘇然心思一沉,點了點頭。

在傲來境,一些修士爲了獲取更多的資源,便僱傭了一些凡人,收購,挖採藥草,尋找異石怪寶,再將這些東西兜售給其它所需修士,換取元石,元丹,以助自己修行。

這種模式,慢慢形成了組織,構成了商會。

這種組織,有的比一些三流宗門都還富裕,極爲財大氣粗。

而這天寶樓,便是這種組織的佼佼者。

他在傲來境,到處都有分會。其元石之物,可謂多如繁星。

其更是佔據了傲來境一條少有的元石礦脈,享盡其財。

有傳言稱,它將是傲來境第四大宗門。

冷芳菲接着說道,“天寶樓將會在不久之後,聯合這附近的千座城池,舉行一次巨大的拍賣會。”

“而這次拍賣的物品,有一樣,你若得到,就可以馬上突破境界。”

說着,冷芳菲眼睛一閃,飄出一道粉色的異光。

蘇然一個機靈,問道,“什麼東西?”

“潤魂石!”

冷芳菲垂眼低笑,看着蘇然。

……我這魂,滋養得太慢,千年都不可能奪舍重生。你如果找到了潤魂石,我的魂寄在其中,那倒是很快就可以奪舍重生……

蘇然呆住,那個聲音又在他的腦中響起。

“龍宇,你之恩情,我蘇然何時能報……”

蘇然依稀能看到,那個白袍少年,帶有微微留戀的神色,看着自己。

“怎麼,沒聽過這等異寶吧!”

冷芳菲吐了吐舌頭,喚着蘇然。

她接着說道,“這潤魂石,可是天地之間,難得的異寶。相傳,只要有一絲殘魂,只要將其放入其中,不久魂魄就可以完全復原!”

“而且,天魂境的修士只要得到它,就可以感悟到歸元境修士的意境,很快,就可以踏入歸元呢!”

冷芳菲說着蘇然,詳細的解說道。

蘇然略帶苦笑,擺了擺手,“這潤魂既然這麼神奇,姑娘爲何要告知在下。”

冷芳菲嘿嘿一笑,“對我而言,我對你的興趣比對那潤魂石要大。”

蘇然沉然,不再理會這冷芳菲。

目射遠方。喃喃一語,“龍宇,放心吧,你出來之日,不遠了。”

天寶樓舉辦的拍賣會在一座名爲天水城的城池裏進行。

這天水城,倒也算是傲來境西方的一座大城,因爲這次拍賣會的原因,顯得極爲熱鬧。

蘇然一落到這天水城,就覺得自己被數十道神識鎖定,顯然是其它修士在探查他的實力。

蘇然輕哼一聲,將自己的氣息壓得很低,這次拍賣會,怕是引來了不少強者。低調一些,還是好的。


“這些人真討厭!”

冷芳菲跟在蘇然後面,不由皺眉。

“冷姑娘,我們先找地方住下來吧。”

蘇然凝聲輕笑,卻是悄悄的散出一股神識,化爲了數十根細絲,飛了出去。

在場之人,不過是一些養魂境五階以下的修士,像要竊取他們神識的信息,還是極爲容易的。

“這小子,不過養魂境五階的實力,卻有一個養魂境八階的小妞相伴,莫非是牛郎?”

“我得告訴少爺,又出現了一位天魂境的修士。這次拍賣會,斷然不會平靜。”

“這二人一副窮酸相,哪能和我靈水門少宗主相比。這次拍賣會,我靈水門必將大放異彩。”

…………

蘇然細細品味着這些消息,心裏冷笑不已。

“敢窺探我蘇然,可得付出代價才行!”

兩人走了很遠,蘇然手旋成圓,一股股旋轉的氣勁,便射向了剛剛那些發出神識窺探的人。

幕然,人羣裏發出一陣騷亂,卻是數十人,正躺在地上,痛苦的**。

冷芳菲面相蘇然,露出疑問之色。

蘇然淡笑,“給他們一些教訓而已!”

而在一處高樓,一個尖須道人打扮的人和頭頂光亮和尚打扮的人並肩而立。

“那青衫小修,好狠的手段。”

那頭頂光亮的和尚修士,打了一聲佛號,輕輕沉吟。

“禿驢,別嚷嚷了。那小娘皮找了這麼一個幫手,我們想要抓她,可不是那麼容易了!”

尖須道人一揮袍袖,不耐煩的說到。

……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