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話要說:澤斯同學,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有木有……

蘇華同學,你太偉大了有木有……

話說,今天剛知道腦補和腦撲的區別,我一直以爲自己想象都是腦撲,這次在另外一篇文的評論裏才知道自己想象是腦補,不是腦撲,這麼多年我都用錯了,真是淚奔啊…… 方雅哭了好久,哭著哭著就在唐宋懷裡疲憊的睡著了。

低頭看她淚痕滿滿的憔悴臉龐,唐宋相當心疼,輕柔的擦拭了一下細嫩的臉龐,這才把她抱起來。

胸口衣服已經被淚水浸濕,但他並沒有感覺難受,反倒覺得可憐。

方雅這個人就是這樣,平時話很多,實際上內心世界太豐富,不願意跟任何人分享。相反,方怡雖然高冷,可她反倒懂得釋放自己的內心……

轉過身,卻見方怡捧著一束鮮花從下邊走上來。唐宋楞了一下,沒有將方雅放下,只是有點尷尬。

心裡剛想到她,她就出現了。尷尬的是,他正抱著跟她一模一樣的親妹妹,還這麼親昵……

走上來,方怡很平靜的看了他一眼,並沒有說什麼,將鮮花放到媽媽的墓碑前邊,然後側頭沖著爸爸的墓碑輕聲道:「爸,媽,我來看你們了。」

唐宋側頭看著她,忍不住柔聲道:「你……瘦了。」

千言萬語,最終只能變成這兩個字。她真的瘦了,雖然沒有方雅那麼誇張,但看得出來真瘦了不少,也憔悴了不少。

其實唐宋挺自責的,在她需要的這兩天沒能陪著她。雖然任務是一個原因,但更多的原因還是,他不想。

方怡轉過身來,上下審視了他一眼,冷峻的臉上忽然露出溫柔的笑容:「我沒事。她,才是大問題。兩天兩夜,跟發瘋一樣,我很無奈。」

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方雅,唐宋嘆了口氣,壓低聲音:「其實,她心裡很敏感……」

「我知道。」方怡打斷他的話,微微搖頭,「我跟她的事,遲早會解決,也並非你能插手,不是么?」

這話讓唐宋更是暗嘆,兩姐妹之間,終究還是有隔閡。這一層隔閡什麼時候能撤掉,確實不是他能決定,而是她們自己……

沉默了一會,方怡才轉移話題:「先送她回去,等下到我家,把爺爺交代的後事處理一下吧。」

唐宋點點頭,抱著方雅下去。其實,他挺擔心方怡會責怪自己,畢竟方雅是她親妹妹。只是看樣子,並沒有。

方怡沒有急著離開,目送著唐宋的車子遠去,轉過身看著墓碑,臉上又露出笑容,低聲呢喃:「爸媽,你們放心,我會照顧好小雅……」

重新回到家,方雅依舊沒有醒過來。唐宋將她抱上樓,放到床上。唐心跟劉欣然已經出去了,當然,暮雪自然跟著出去。

去廚房煮了一點稀飯,正忙著,忽然聽到外邊有聲響,唐宋趕忙跑出來。果然見到方雅從房間踉踉蹌蹌出來,扶著門差點沒摔倒。

快步走過去扶著她,唐宋苦笑:「起來幹嘛,回去躺著。你的身體,已經快虛脫了。」

方雅甩著腦袋,嘴唇有些蒼白:「我,我想上廁所……」

說完便倒在他懷裡,低血糖暈過去了。

唐宋哭笑不得,扶著她蹲下,給她輸送了一點天象之氣,卻又不敢過多輸送。兩天兩夜不吃不喝,沒死算不錯了。

不多會,方雅重新睜開眼。眼神都還很迷離,掙扎的又要起來:「我要上廁所,快忍不住了……」

沒等把話說完,唐宋已經將她抱起來,快步朝著衛生間飛奔而去。可是進去之後,唐宋就發現有個大問題了。

她現在渾身發軟根本蹲不了,家裡又不用馬桶,怎麼尿?

低頭看到她那艱難忍受的樣子,唐宋心頭一橫,一隻手扶著她,一隻手扯開她的褲子,直接將紐扣給扯掉,然後快速把褲子脫下。

褲子剛拉下,方雅就憋不住噴出來了,讓唐宋差點沒吐血。

黃成這樣,是忍了多久!

顧不得多想,趕忙從後邊抱著她,然後蹲下,讓她靠在自己的雙腿上。然後雙手抓住她的雙腿抬起來,微微打開她的雙腿,讓她尿對位置。

方雅意識有些模糊,她只知道很疲軟,也漸漸舒坦了。

唐宋感覺,自己就是在哄一個小孩撒尿,特別有意思……

這把尿可不是一般的大,難怪她這麼難受。好一會才結束,唐宋抱著她往後退,微微探頭看了一下,褲子跟大腿上都是尿。

放下她一條腿,將濕漉漉的褲子徹底脫掉,然後才打開熱水。淋濕浴巾,再溫柔的給她擦拭。

風景很辣眼,但唐宋並沒有什麼非分之想,更多的是心疼。她這兩天,一定是過得跟鬼一樣……

處理乾淨,唐宋才抱著她出去。方雅意識始終模糊,兩眼迷離,腦子昏昏沉沉的。

總算又把人放到床上,唐宋鬆了口氣。剛要轉身離開,方雅忽然拉住他的手,吃力呢喃:「不要丟下我一個人,我害怕。」

唐宋一怔,抿著溫柔的微笑:「別怕,我去廚房給你弄點米粥,很快就來了。你休息一下,很快就好了。」

方雅卻沒鬆手,眼皮微微顫動,嘴裡依舊發著虛弱的聲音:「不要丟下我,我不要一個人,我害怕……」

看她這般模樣,唐宋由衷的心疼。掙開她的手,起身從衣櫃翻出一件寬大的睡褲給她穿上,然後把人背在後背上,這才朝著廚房走去。

一直背著她,就像是背著小孩一樣。好在她的這點重量對於唐宋來說,真不算什麼。

趴在他的後背上,方雅感覺很安全,很舒心,慘白的臉上露出幾分笑容。

不多會米粥弄好,唐宋盛了一碗,然後背著她回到房間。還是把人放到床上,半躺著,然後輕輕吹著米粥,再送到她嘴邊:「吃一點,你現在缺乏能量。」

方雅都沒力氣睜開眼了,嘴唇顫動了一會才張嘴。米粥送進去,很溫暖,暖得讓她眼淚莫名翻滾而下。

看到她忽然落淚,唐宋不由皺眉,輕柔的給她擦拭:「別想那麼多好嗎,吃一點,然後睡一覺就好了。放心,你還有我在,有你姐在。」

溫聲細語,從未有過,讓方雅心頭更是暖和。眼淚依舊翻滾,嘴巴張開,唐宋便將米粥送進去。

吃了好幾口,方雅才感覺有了點力氣,睜開眼模糊的看著跟前的男人,喉嚨哽咽:「你這樣,我會愛上你。」

唐宋一怔,笑道:「愛就愛,只要你好,怎麼愛都可以。來,再吃一點……」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蘇華終於慢慢地恢復了知覺。他只覺得全身沉重無比,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腦子也昏昏沉沉的。

“主人,主人。”腦海中傳來輕微的呼喚聲,聲音無比輕柔舒緩。可就算是這樣,蘇華仍然覺得腦海裏像是忽然掀起了狂風巨浪,高達數米的海浪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直接拍打衝擊着他的腦神經,脆弱的腦神經被不停地拉伸……

“呃……”蘇華忍不住呻吟出聲,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簡直沙啞得不成樣子。

蘇華不得不放棄了一直以來出聲與小鐵皮交流的習慣,只能在腦海裏默默地溝通。

“主人,你醒了就好,我差點以爲你醒不過來了。”小鐵皮的聲音帶着哽咽。

“小鐵皮,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蘇華剛醒還有點迷糊,說到這裏忽然反應過來,“伊恩呢?伊恩怎麼樣了?”

“伊恩殿下已經沒事了,我已經重新激活了銀,對了,銀就是伊恩殿□上的ⅰ號芯片。銀會慢慢替殿下修復身體的,不會有生命危險了,只不過……”小鐵皮頓了一下,話題一轉,“現在有事的是主人你,你的能量被我抽取過多,細胞在短時間內代謝了數年的分量。”

蘇華壓根沒注意小鐵皮的欲言又止,他滿心只聽見伊恩已經沒事了。沒事就好,其他的都可以之後再說。蘇華不再出聲,嘗試着挪動了一□體,遍佈全身的刺痛漫延開來,蘇華忍不住悶哼出聲。

痛,簡直是太痛了!

沒有一處骨頭不在叫囂着疼痛,沒有一處神經不在經受着折磨,每一條肌肉都在絲絲地刺痛,甚至血液流經血管的時候都能感受到血管壁被衝擊被彈開的那種膨脹感。就好像身體的所有感覺都被放大了。

這種刺激讓剛剛醒來的蘇華恨不得直接再昏過去,實在是太難受了!

蘇華連睜開眼睛,咬牙抵禦疼痛的力氣都沒有,只能默默硬抗。好在這陣疼痛並沒有持續多久,來得快消失得更是迅速,很快蘇華除了還能感覺到有些虛弱,身上就只剩一些輕微的刺痛感了。蘇華知道這是小鐵皮隔斷了一部分痛感神經,心裏再次慶幸自己有小鐵皮這麼一個萬能的存在。

蘇華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藍得發黑的夜空和掛在天上的一輪明月。蘇華掙扎着坐起身來,從身上扶起一直躺在自己身上,仍然處於昏迷中的伊恩,就着月光低頭細細地觀察起來。

伊恩的面色已經不像之前那樣蒼白了,身體雖然還有些涼,但是的確是溫暖的,蘇華緩緩地把手觸上伊恩的脖頸,強勁的一下一下的脈搏跳動傳遞到手上。

蘇華長吁了一口氣,終於,救回來了。

蘇華仔細地看着伊恩的臉,除了在視頻中,他們已經大半年沒有像這樣面對面地見過面了。伊恩臉上沒了那副從不離身的黑框眼鏡,整個臉的輪廓深刻了許多。

“你還是不戴眼鏡更帥點。”心情一放鬆,蘇華忍不住用手輕輕拍了拍伊恩的腦袋,語氣輕快衝着伊恩自言自語。

可是等蘇華扶起伊恩,眼神落到伊恩缺了一截的左腿和左臂,心下又是一陣黯然,稍微有些歡快的心情也重新沉了下去。伊恩救了回來,可再也不是完整的伊恩了。想到兩人目前的身份,蘇華心底更是苦澀異常,也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蘇華一步三晃地回到一直停在一旁的機甲艙裏,把預備的所有純水和濃縮食物,一股腦地兜上爬回了伊恩身邊。蘇華躺在伊恩的身旁,一邊就着沒什麼味道的水吃着營養價值很高味道卻不敢恭維的戰時壓縮食品,一邊默默地發着呆。

伊恩仍在昏迷,一時半會估計醒不過來,看來必須找個地方暫時安頓下來了。蘇華側頭看了看旁邊的藍白色機甲,想到了機甲艙裏舒適的座椅和密封的環境,斟酌了幾次還是放棄了。伊恩既然是紅色機甲,那就肯定與螺旋塔脫不了關係,不管自己與他私人的關係如何,代表地球最高核心技術的藍白色機甲內部都是不能讓他看見的。

蘇華吃飽喝足,躺在沙灘上休息了片刻。天空剛剛發白,就無視小鐵皮的瘋狂叫囂,背起伊恩開始尋找合適的暫居之所。

這個島嶼不大,但是植被卻很茂盛,藍白色機甲就藏在島上茂密的森林裏。蘇華不想太過深入,沿着沙灘走了許久,沒找到什麼好地方。眼看着日頭越來越高,氣溫越來越熱,蘇華本就不多的體力也逐漸流失,他終於在完全走不動之前找到了一顆合適的大樹。

等到蘇華在樹上簡單地搭起了一個藤條和木塊建成的木窩之後,天色已經變得有些昏暗了。蘇華守着仍然沒有絲毫醒轉跡象的伊恩,終於抵抗不過疲憊的侵襲,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蘇華是被驚醒的,周圍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異動,蘇華是被自己的感覺驚醒的。他的心裏涌現出一股深重的不安,可是被驚醒的蘇華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蘇華坐起身,看着仍然黑黑的四周,與臨睡之前沒有任何不同,心底那份不安卻越來越重。他擡手摸了摸躺在身旁的伊恩,觸手卻一片火熱,伊恩發燒了。

“小鐵皮,伊恩發燒了,怎麼辦?”蘇華這才明白心底的不安從何而來,沒想到原來只會對自己的危險起感應的第六感覺,現在居然對伊恩的危險也有了感應了。

“果然……”小鐵皮卻沒有半分驚訝,顯然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情形,“之前我就怕會有這樣的情形,沒想到真的……”

“別感嘆了,快說該怎麼辦吧。”蘇華的焦急顯而易見,發燒是受傷後常見的併發症,一旦開始發熱,十有八.九凶多吉少。

“主人,伊恩殿下的情況雖然有些危險,但並不是沒辦法。在說出這個辦法之前,我必須先告訴你伊恩殿下他究竟發生了什麼。”

“長話短說!”小鐵皮不疾不徐的口氣卻並沒有讓蘇華鎮定下來,蘇華勉強耐下了性子催促道。

“正如主人有我一樣,伊恩殿□體裏面有銀,只要銀有足夠的能量,沒有被毀滅,那麼只要伊恩殿下沒有缺胳膊少腿,沒有收到致命傷,*的傷害都能治好。可是,也有銀治不好的地方,那就是神經組織,確切的說,是精神。”小鐵皮頓了一頓,似乎在組織語言。

“伊恩殿下之前似乎在極短時間裏強行把機甲的融合對接程度提高到恐怖的程度,把機甲裏所有的能源調用一空,導致精神失控。他現在的精神狀態,大概在失控之後瀕臨狂暴之前。總之相當危險,如果就這樣發展下去,可能會徹底失控,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狂暴瘋子。”

蘇華彷彿又看到了那架紅色機甲瞬間激發出厚厚的粉紅色能量罩,能量罩大得把自己的藍白色機甲也整個包裹在了裏面,隨着激光束的瘋狂攻擊,能量罩的光芒逐漸暗淡,卻又總會瞬間變亮,反反覆覆幾次之後,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變成了碎片。

“小鐵皮,你說過有辦法,那個辦法對我有危險是麼?告訴我,我有分寸。”蘇華很鎮定,他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

“嗯,主人,那個,也不是很危險,嗯,應該說是一點都不危險,對的,一點也不危險。”小鐵皮突然變得扭捏起來。

“別廢話!”蘇華開始不耐煩,小鐵皮什麼都好,就是既脫線又話癆。

“是,主人!其實就是必須要由主人去引導伊恩殿下的腦電波。主人想辦法與伊恩殿下的腦電波頻率儘可能地靠近,然後我和銀會想辦法再把它們微調到完全同步,主人就可以引導伊恩殿下的腦電波慢慢平靜,恢復正常。”

蘇華想了想,完全找不着頭緒,這怎麼做?每個人的腦電波都不同,沒有儀器,他怎麼知道伊恩現在的腦電波是什麼波段,又怎麼控制自己的腦電波去靠近那個波段呢?這簡直太難了!

“具體要怎麼做?”

“嗯,那個……我知道人類有一個特殊時刻,那個時刻的腦電波都差不多,只要你和伊恩殿下同時到達那個時刻,再進行深刻的身體接觸,我和銀就可以百分百地讓你們同步。”

小鐵皮的聲音既扭捏又有些詭異的戲謔,蘇華莫名有了點不好的預感。

“那是什麼時刻?”

“嗯,就是人類那個,嗯,爲了繁衍,嗯,做那個時候,那個快感最濃厚的時刻。”

蘇華的腦中轟隆一聲,像是滾過了一列火車,他做足了心理建設,甚至做好了犧牲性命的準備,卻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樣離譜。一絲紅暈從蘇華變得蒼白瘦削的臉頰開始蔓延,蘇華喃喃地低語:“難道要我們兩個同時達到性高.潮嗎?”

作者有話要說:開v第一章,晚上會有第二、三章,後面情節嘿嘿,有點渣渣湯喝 一口接著一口,每一口唐宋都先吹過,用嘴唇試探一下,確認不燙了,這才送到她嘴裡。

方雅細心地吞咽著,定定的看著跟前這個男人。沒了眼淚,只有暖心。

這男人,為什麼總能讓人著迷……

不多會,一碗米粥吃完,方雅的臉色有了一點好轉。這種飢餓導致的低血糖恢復很快,一顆糖就能解決問題。只不過唐宋為了顧全她的身體,不想用緊急辦法而已。米粥,可以給她暖胃,也能讓她恢復元氣。

把碗放到旁邊,唐宋起身抱著她慢慢躺下,柔聲道:「睡吧,等睡起來再吃。別怕,我會陪著你。」

方雅沒有說話,安心的閉上眼,臉上泛起了幾分幸福的微笑。她承認,自己真的愛上這個男人了,愛得一發不可收拾……

趁著她閉眼,唐宋又用紙巾擦拭她臉上的淚人。然後把手放到她的胳膊上,示意自己一直都在。

方雅很快就睡著了,她太累了……

唐宋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等了大概有十五分鐘,確認她真的徹底熟睡,這才給她蓋好被子,起身離開。

脆弱的心靈需要呵護,他不希望她的心破碎……

給唐心打了電話,唐宋才開車去方家。方雅這一躺下,估計得睡上一天一夜才能醒來。

整個方家還籠罩在悲傷之中,到處都還能看得到白色,空氣中散發著讓人發憷的氣息。

走進大廳,一群人坐在裡邊,倒是出乎唐宋的預料。方怡方明國這些人自然不用多說,除此之外還有好多陌生臉龐,看樣子估計是方家之下的人吧。當然還有熟悉面孔,於明。

一見到唐宋,於明立馬站起來,兩眼放光,就好像見到寶貝一樣,恨不得立馬衝過去。

那綠油油的眼神,看得唐宋一陣惡寒。也就幾天不見,這丫不會變成喜歡男人了吧?

不過看樣子精神了不少,應該是真禁慾了……

走到方怡身旁,唐宋肆無忌憚坐下,輕聲道:「需要怎麼處理?」

旁邊的方明國嘆了口氣,指著眾人:「唐宋,這些都是跟方家有關的股東,或者重要管理層。具體我就不多介紹了,今天你回來,正好我們把事情交代一下。」

唐宋微微聳肩:「老爺子說了,方家所有財產由你掌控,我想遺囑上說得很清楚。」

方明國卻搖頭:「遺囑是這麼說,但我不想這麼做。」

這話讓唐宋頗為驚愕,有些迷糊了:「什麼意思?」

沉了口氣,方明國站起來。掃視人群,鄭重的說道:「方家所有股權,全部轉交給方怡。我,不幹了!」

噗!

唐宋差點沒吐血,之前為了跟方怡爭奪掌控權,沒少折騰。現在到手了,居然說不要了?

一群人也是議論紛紛,就連方怡都擰著眉頭,顯然都很突然。

嘴角抽搐,唐宋翻著白眼:「鬧哪樣呢,說好了都給你,你這讓我很尷尬。我已經答應老爺子,方怡方雅兩姐妹退出方家,這個家,以後靠你。」

方怡也是擰著眉頭附和:「我已經處理好轉交手續,方正集團和中經醫院,都已經轉交……」

不等說完,方明國搖頭:「不管老爺子怎麼說,反正現在我要這麼做。當然,我需要一些錢,足夠我維持生活就行。剩下的,我真不想管了。」

一句不想管,就這樣完事了?

唐宋臉色一黑,張嘴想要反駁,忽然又想到什麼,還是選擇閉嘴了。

看樣子,方誌那小子的情況不太好……

方怡略顯不滿的站起:「可我也不想管,我現在,只想好好休息,然後結婚生孩子。」

這下尷尬了,一群董事面面相覷。誰能告訴他們,好端端的怎麼就成了燙手山芋?

不對啊,雖然老爺子去世,可這段時間方家蒸蒸日上,怎麼會忽然一個個都不願意要了?

其實,很多股東都想站起來大聲的說一句,我要……

眼見著方明國要說什麼,唐宋忽然伸手拉住方怡的手,柔聲道:「聽他的吧。」

方怡細眉擰緊,低頭看著他,疑惑的坐下。

方明國頗為感激,沖著人群微笑道:「方怡的實力,相信你們也都清楚。她接替我,不會有任何問題。我知道很多人心裡都不滿,覺得她年輕。我只能說,希望你們以前怎麼跟著我,就怎麼跟著方怡,對方家的集團始終如一。我,謝謝大家的支持!」

深深鞠躬,讓眾人更是懵逼。這是,真退了?

這會議開得,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通知的時候,說是來讓方怡轉交股權,然後交代後續事情,怎麼現在反而變成了,方明國轉交股權?

啪啪啪!

唐宋忽然大力拍了一下手,喊著:「我插幾句,想退出方家的,現在也可以提出。方家,之後一定會有很大的調動,這一點你們都很清楚。走還是留,你們有自己的選擇,不用顧慮太多。就這樣,會議結束,先回去吧。」

這下眾人更是議論紛紛,想要說什麼,方明國已經擺手,示意他們離開。

不多會,客廳就剩下幾人,於明愣是沒走!

側頭白了一眼,唐宋鄙視道:「咋,你找我有事?」

於明一機靈,慌忙站起來:「我,我最近精神很不錯,是不是可以教我了?」

「可以。」唐宋爽快的點頭,「回去準備,周一我找你。」

於明喜上眉梢,高興的蹦出去,跟個神經病一樣。這幾天他真是渴望得很,以前一直都不爽唐宋,可這些天查了很多唐宋所做的事情,越發讓他覺得,自己以前就他媽是個傻逼。跟這樣的人作對,不死算幸運!

於明這個人其實沒那麼複雜,雖然是個大明星,但他深知這世界的規則。實力,才是裝逼的根本。越是了解,越發現唐宋的實力恐怖到讓人發麻……

等於明離開,唐宋才將目光落到方明國身上,皺著眉頭:「方誌的情況很糟糕?」

方明國楞了一下,苦澀的點頭:「不太樂觀,我想,我盡職了。從小到大,我沒陪過他哪怕一天,現在我這當爸的要是再不騰出時間……」

「這就是你放棄的理由?」方怡擰緊眉頭,「你完全可以暫時放假……」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