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凱文看着垃圾桶裏的套.套,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

“凱文哥哥你聽我說,那不是我的,那是……”吳思思慌忙解釋,真是的,龍大少也不知道收拾一下。

啪!

何凱文一巴掌就甩出:“賤人,你還要騙我是吧?你不是說你是處.子之身嗎?。”

何凱文後怕不已,趕緊低頭檢查自己身體,還好還好,幸虧沒發生,不然怕是會被傳染吧。 吳思思羞憤欲死,死死瞪着徐林,恨不能吃了這個基佬。

徐林上前扯住何凱文:“走,跟我回家,要是還有下次,我就不管你了,由你全身潰爛,生瘡,發臭。”

“徐祕書求你了,別說了,你別說了行不行,我快崩潰了。”

何凱文真怕自己會嘔吐,褲子都沒穿好,就往外跑。

“凱文哥哥,你不要走,別走。”

吳思思喊個不停,可恨,差一點她就能完成任務。

跑出酒店,何凱文大大鬆了口氣:“徐祕書太感謝你了,你兩次拯救我於水火之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要不……”

徐林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要不什麼?凱文你冷靜一下。”

他是真的有些慌,這個凱文不會真喜歡自己吧?看他動手動腳的,哎,怎麼還摸上來了。

何凱文對着徐林耳朵吹氣:“徐祕書,你不是一直都喜歡我嗎?女人都是大豬蹄子,我算是看透她們了,只有你對我是真心的,雖然你是男人,但是我不介意。要不,我們去酒店吧。”

玩脫了,玩大了。

徐林毛骨悚然,自作孽不可活啊。

“凱文你先鬆手,別摸那裏,該死的,你弄疼我了。你聽我說,不能這樣,別。”

“徐祕書你別想逃,你可是說過,有事祕書幹,沒事……嘿嘿嘿。”

蘇氏大廈,林絕辦公室。

“就是這樣的林總,這個祕書我幹不下去了,何凱文就是個死變態,基佬,男同,再做他的祕書,我清白就要不保了。”


徐林衣衫不整,胸口處的襯衣都破了一大塊,被手撕的。

林絕強忍住笑:“徐林你還不能走,你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徐林情緒有些失控:“林總你說得好聽,再呆下去,何凱文非得生吃了我,我喜歡得是女人,不是男人。”

林絕差點噴笑:“可是這是你一手造成的,當初你扮成人妖調戲人家,現在人家被你真情打動,你反而不幹了,這有些說不過去吧。”

“我……”

徐林還想說什麼。

“徐祕書,你跑哪兒去了,過來我有事找你喲。”

何凱文曖昧的叫起來,衝到林絕辦公室,拽起徐林就走。

“徐祕書,現在是上班時間,你不要亂跑好嗎?害人家好找,跟我回去,我要打你的屁股,看你乖不乖。”

徐林生無可戀,拼命掙扎:“放手,你莫挨老子。”

啪!何凱文對着他屁股就是一巴掌。

“你一個溫柔的祕書,怎麼能說老子這個詞,真不像話。”

徐林作絕望的掙扎:“林總,救我,救我啊。”

砰!

林絕直接關門。


酒店中,龍飛揚陰沉着臉,一言不發。

吳思思怯聲地低語:“龍少,事情就是這樣的,原本就要成功了。但何凱文那個祕書突然殺進來,就把他帶走了。”

龍飛揚冷聲道:“何凱文怎麼能逃過你的誘惑?”

吳思思大罵道:“何凱文根本就對我不太敢興趣,他可能是個死基佬,和他那個男祕書搞在一起了,我看他兩人還摟摟抱抱的。”

龍飛揚沉默了。

事情不對勁啊,何凱文他調查了好久,很確定對方不喜歡男人,反而很好色,所以才用美人計這招。

“你現在聯繫何凱文,就說約他出來玩。”

龍飛揚不信邪:“大老爺們,我就不信真能掰彎了,見鬼。”

吳思思依言給何凱文打電話。

何凱文接通就破口大罵:“賤人,請你以後別再騷擾我,我家徐祕書會不高興的,我只愛我家徐祕書,你休想橫刀奪愛,滾蛋。”


嘟嘟……

聽着那掛斷的嘟嘟聲,龍飛揚一臉不可置信。

“媽的,這個林絕身邊的人,都是奇葩玩意,死基佬。”

“不過,以爲這樣我就對付不到你們了嗎?我龍飛揚的人脈,不是你們能想象的,李登天的結義兄弟已經趕過來,等着吧林絕,對我龍家的侮辱,你要以血來償還。”

撇了一眼牀上春光無限的吳思思,龍飛揚又撲上去放縱了。

最近家族那邊對他很不滿意,一肚子的邪火壓抑得難受。

蘇氏醫藥部的成立,很快就傳揚出去,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很多頭版頭條都刊登了蘇若雅的玉照作爲封面,標題紛紛歌頌她這個女強人。

職場女皇帝……

商業界的奧黛麗赫本……

一個坐擁億萬財富的女神。

辦公室中,正陪着蘇若雅瀏覽雜誌的林絕笑道:“老婆,你現在可是很出名啊,整個東海市,怕是誰也沒有你的風頭盛。”

蘇若雅白眼道:“這些算什麼,當年我和你結婚時,風頭比這還大,差點捅破天。”

林絕尷尬道:“那肯定不一樣,當年你找了一個上門女婿,八卦和流言蜚語肯定很多。不過,那時風頭最盛的不是你,而是我。人們都像圍觀傻瓜一樣來看我。”

蘇若雅溫柔道:“那你當時害怕嗎?我當時其實不煩你,反而有些好奇,老爸給我找的這個男人,怎麼臉皮這麼厚,面對衆多壓力,一點反應也沒。”

林絕聳肩道:“那肯定啊,一羣跳樑小醜,我當然視而不見。我當時注意力全在你身上,心想發達了,居然撿到這麼個美麗的老婆,肯定幸福死了。”

蘇若雅俏臉暈紅,“林絕,以你這麼優秀,在遇到我之前,就沒遇到美麗的女人嗎?我相信很多女人都很喜歡你。”

林絕趕緊證清白:“在我心裏,只有你一個,其他的都是浮雲。”

女人啊,說什麼都能扯到前塵往事來,林絕有些招架不住。

這時趙雅走了進來,道:“蘇總,林總,御龍集團明天要召開產品發佈會,給他們即將上市的保健藥打基礎。”

蘇若雅看向林絕:“你怎麼看?我們兩家的產品看來要碰上了,有點麻煩。”

林絕冷哼道:“方家父子肯定是見不得蘇氏醫藥部發展起來的,但我們偏偏不讓他們如願,既然他們明天開發佈會,那我們也開。正好踩着方家的名聲,一舉登頂,將蘇氏醫藥名聲打響。”

蘇若雅沉吟不決:“可是,這樣太冒險了。我們的醫藥部,當前生產的只是一般藥品,***這塊還沒開始呢。再說,我也不想和御龍正面碰上。”

林絕嘆道:“生意場如戰場,你現在不碰上,遲早也要碰上的。對了,有件事忘了告訴你,何凱文被一個酒吧女勾引,配方差點就泄露了,這件事還要感謝徐林,這小子機靈,將何凱文這頭色豬拉回來了。”

蘇若雅臉色一沉:“我知道了,事後會酌情處罰何凱文,太不像話了。那就按你的說,趙雅你安排下去,明天我們蘇氏醫藥部也開產品發佈會。” 林絕道:“今晚我親自去一趟醫藥生產部,以防方家豪這些人搞鬼。”

很快,蘇氏明天也要召開發佈會的消息就刊登上了網絡。

激烈的討論隨即引發,許多人都覺得,蘇若雅這個冰山總裁太冒險了,怎麼能和老牌的御龍集團正面碰撞呢,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方家別墅。

方家豪一拳砸在辦公桌上,咆哮了:“蘇若雅這個臭女人,居然敢和我家一起開發佈會,這不是明擺着挑釁我們御龍嗎,欺人太甚。”

蘇浩不陰不陽道:“方少此言差矣,蘇若雅女強人的名頭可不是蓋的,既然她敢做這個決定,說明就有一定的實力,方少你可要小心了。”

方家豪怒極:“你們蘇家的人都不是好東西,特麼的,一個個阻老子的路,遲早要將你們全送上西天。”

蘇浩臉色陰沉了:“方少你這話什麼意思?是威脅要我的命嗎?來來來,別說我怕你,我現在就在你家別墅,你敢動我一根汗毛嗎?”

方家豪眼神狠辣:“夠狂啊蘇浩你,很好,保鏢呢,進來給我弄死這個蘇家的賤種,什麼破玩意,不過是小媽生的,跟我耍橫。”

蘇浩紅着眼吼道:“方家豪你以爲你高大上?你還不是被林絕給嚇得屎都拉出來,懦夫垃圾而已,裝什麼逼。還想追蘇若雅,我看你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做夢吧。”

方家豪睚眥欲裂:“你這個賤種,我要你死。”

“夠了,都給我閉嘴。”

坐在主位的龍飛揚怒喝一聲:“像什麼話你兩個,就知道吵,兩個都是廢物,真想把你們舌頭割下來。”

兩人不敢吭聲了,還有些後怕,龍少隨時都能要他們的命,能不怕嗎?

龍飛揚眼神晦暗:“今晚李登天的人過來,你兩和我去接一下。那個林絕,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方家豪大喜,試探問道:“龍少,風雲會會長派來的這人,應該很強吧?”

龍飛揚終於露出一絲笑容:“強是肯定強的,這人是個瘋子,打起架來不死不休,那個林絕死定了。說來,這還要感謝蘇浩,你家的股份賣的很好,這次來的可是大人物。”

蘇浩笑得比哭還難看,心裏怨恨頗深。

夜幕降臨。

林絕驅車已經到醫藥生產部,吩咐虎子戒嚴,林絕一頭扎進工作車間,明天發佈會的產品,他必須親自過手。

與此同時,東海機場。

龍飛揚帶着方家豪和蘇浩等着,一個戴墨鏡的男子緩緩迎面走來。

蘇浩突然打了個寒顫,後退兩步,心頭驚駭。

來人給他的感覺,如同一頭下山的猛虎。

方家豪也好不到哪裏去,冷汗就下來了,有一種被野獸盯上的感覺。

龍飛揚巍然不動,哈哈笑道:“麻二當家的,勞駕你親自走一趟,我龍某真是過意不去。”

麻熊咧嘴,牙齒像猛獸的犬牙:“龍大少還是一樣的虛僞,不,是你們京城龍家的人都是一樣的虛僞。聽說你弟弟死了,死得好,嘎嘎嘎。”

龍飛揚陰沉道:“拿人錢財,替人銷贓。麻二當家還請馬上辦事吧。”

麻熊哈哈笑道:“這小小的東海市,卵蛋大的地方,老子呆着還翻不了身呢。帶路吧,解決了我就回遠東。”

龍飛揚哼道:“方家豪,蘇浩,你兩人帶這位去吧,我就不去了。”

他做事滴水不漏,雖然知道今晚結局已註定,但還是不願意親自涉險。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