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生命是一種很頑強的存在。就像小草一樣具有韌性。

「阿忠,以後每三個月我都會給你100星晶。」林風眼眸微深,徐徐點頭,「暫時先這樣拖著,待到日後有機會,我定竭盡全力幫你治好她們。」拍了拍關忠,林風微笑道,「放心。」

撲嗵!

雙膝跪地。關忠那張錚錚鐵骨的臉龐上,滑落下兩行熱淚。

林風微微一怔。眼眸爍亮,並未阻止。

自己很清楚關忠的性格,他是個說一不二的人,更是個重情誼的人。


雙膝跪地,代表他最虔誠的效忠。

「咚!」「咚!」「咚!」連磕三個響頭,關忠面色堅定。

「少爺恩情。關忠銘記在心。我雖已是廢人,但若有能效勞之處,定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關忠字字鏗鏘,表情如鋼似鐵。林風微然一笑,點點頭。「起來,別忘了你現在可是身兼重任,關管家。」

關忠腆然一笑,起了身。

有林風的承諾在,他如今終於放下心來。

雖然暫時治不好兩個女兒,但起碼有了一絲希望。

「這裡有40星晶,幫我打點一下府邸。」林風再是取出40星晶,交給關忠,後者此時已是有點麻木,但星晶落到手中,關忠卻是猛的回過神來,「不需要那麼多,少爺。」

40星晶,那可是40億斗靈幣!

布置一下府邸,買些傢具設施什麼,雇些僕人哪需要這麼多錢。

「拿著,省得我一次次給。」林風颯然而笑。

旋即,便是大步踏出門外,洒然離去。

留下關忠望著林風的背影,眼中充滿好奇。

這個『神秘』的少爺,好似有著用不完的錢一樣,他到底什麼來歷?

看不透!

但,這並不重要。

關忠望著兩個女兒,罕有的露出一抹笑容。只要能給兩個女兒安樂的日子,能讓她們健健康康長大,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他都願意。至於林風是誰,是好是壞,這些都無關緊要。

一拍手,關忠倏地想了起來。

抱起兩個女兒,便是急急忙忙往府外而去。

重生暖婚,厲少寵妻甜爆了 ,他已經是一個管家了。

很多事要忙。

林風走出自家大門,對面便是羽墨的家。

很近,就隔著一條數百米寬的過道,十分『門當戶對』。

「喔?」 楚臣

自己不過一陣子沒來,羽墨的府邸卻已是大變樣。

那般古老的感覺已是完全消失,大門重新漆裝過,門前擺放著兩條巨大金龍,赫赫而立,象徵著門庭高傲。鳳凰,作為林氏一族的『圖騰』,是不允許被作為任何的石雕、金雕等等。

這是一種尊重,但龍,並不在其列。

大門前,兩個身著星甲的武者守衛,面色古板。

「星主級?」林風一怔。

以星主級武者來守門,好是奢侈。

細細望去,林風頓時恍然,在這兩個守衛武者的額頭上,有一個特殊的符號所在。

這是『奴役星符』的標識,代表著兩人的身份——

奴隸。

踏步而入,兩個星主級武者並未有阻攔,彷彿視若無睹似的。林風心中明白,因為實力使然,能在這內城北區自由出入的星主級武者,無一不是身份尊貴之人,卻不是他們所能得罪。

與其說守衛,他們更多的用途是『裝飾』。


忖托府邸的主人。

漫步在府邸中。林風雙眸粼粼。

幾個月不見,這裡已經大變樣,磚石被重新鋪灑過,粉飾過。處處可見僕人和女婢在忙碌,澆花除草,一片生機勃勃。各種花卉爭相開放,大樹成蔭,景色一片大好。


「嘖嘖。」林風輕聲感嘆。

相比之下,自己的府邸兩個字可以形容——

破爛。

「還好請了個管家。」林風心道。

想想此時關忠應該已是開始忙碌起來,40星晶足夠他將自己的府邸整裝一遍,煥然一新。

不要求有多富貴榮華,起碼能見見客就行。

好歹,自己如今也算是『貴賓』。

很快,林風便是找到正廳。

正廳的位置並沒有改變。林風心中清楚,羽墨並不想改變家族原先的構造。所整修的,只是那些庭院,屋外什麼的,大廳僅僅只是重新修補了一下,多了點裝飾品。

屋內,婢女依排站立,神色恭敬。

然。此時廳內卻已有不少人似乎正『等待』著。

「喔?」林風目光一亮。

不是冤家不聚頭,屋內此時坐著的。正是帶著眼罩的林樊。

「林風?!」林樊手中的茶杯『蓬』的破碎,茶水四濺,使得周邊婢女頓時一片慌亂。林樊雖然看不見,但到達他這個層次的武者,氣息的感應比雙眼更敏銳許多。

林風的氣息,他記憶猶新!

「你好。」林風淡然一笑。未在意林樊的神態。

雖說彼此之前有過節,但畢竟同在一個家族,低頭不見抬頭見,沒必要弄的如此之僵。

更何況,林樊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

氣氛。一片詭異。

林樊身旁,林琅虎、林琅獅、林琅豹三兄弟嚴整以待,目光銳利,身後其它手下更是劍拔弩張,彷彿一言不合就要開戰似的。林風啞然失笑,搖了搖頭,自己若要計較,豈非太小氣。

「你來做什麼,林風!」林樊咬牙切齒。

「沒什麼,過來看看羽墨。」林風微笑應道。

輕呢的稱呼讓的林樊面色難看,正欲開口,倏地——

「來客可是林風林少爺?」聲音略顯蒼老,林風目光望去,那是一個神色可鞠的老者,慈笑而來。

林風點點頭,目光微炯。

老者身著服飾,應該是管家無疑。

「這邊請,林少爺。」老管家做了個『請』的手勢,神色恭敬。

「嗯。」林風輕應,便是隨步而行。

「等等!」瞬間,怒吼聲響起。

林樊『蓬』的站起身,怒極咆哮,「見客應該有個先來後到,我等了那麼久,羽墨是不是應該先見我?!」

老管家微微俯首,「不好意思,林樊少爺,我家小姐有交代過,林風少爺若來到,以主人之禮接待,他並非客人。」言罷,不再多言,便是領路而行,身後林樊彷彿一隻憤怒的公牛般,氣的渾身發顫。

老管家的意思很明顯,他是客人,而林風……

是主人!

「可惡!!!」林樊緊握雙拳,青筋暴露。

「林羽墨,你這臭婊子!!」

怒極而吼,林樊一拳轟在牆壁上,整個大廳一片巨震。

當眾吃了那麼大一個閉門羹,就算林樊有再好的涵養,也忍耐不了,這簡直是**裸的侮辱。

啪!啪!如此響亮的耳光。

「好,很好!林羽墨,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林樊面色猙獰,宛如惡鬼一般。

「你們這對狗男女,等著瞧!」

磨牙利獰,林樊頓時破門而出,殺意盡露。

眾婢女無不跪倒在地,顫抖不已。

(第三更,繼續!~)(未完待續。。) 「你就不怕林樊找你麻煩?」林風好奇道。

林羽墨微然一笑,帶著一分淡淡的清靈:「他不敢。」

「嗯?」林風望著羽墨,若有所思。

顯然,能讓羽墨不需要再忌諱林樊,身後定有人撐腰。

「其實我和他一直都沒什麼,林大哥。」林羽墨美眸閃動,笑道:「只是之前彼此身份相差懸殊,無法拒絕他。但現在不一樣,想見就見,不想見就不見,他雖是直系武者,但不代表可以直闖府邸。」

林風點點頭,羽墨說的卻也是事實。

如今恢復身份,羽墨怎麼說也是『一家之主』,自有她的身份在。

反之林樊,卻是有名無實。

「倒是林大哥你要小心。」林羽墨輕啟櫻唇,美眸閃光,微微猶豫了下,輕聲道,「我和他自幼一起長大,很清楚他的性格。睚眥必報,林樊肚量很狹窄小氣,我怕外圍賽他會對你不利。」

「外圍賽?」林風眼眸一爍,頗感好奇,「外圍賽分組出來了?」

林羽墨輕輕搖了搖頭,「還沒有。」

「喔…羽墨,外圍賽到底是怎麼樣的?」林風卻是被挑起了興趣,好奇不已。

暖妻入懷 ,聲音柔和,「外圍賽遠比資格賽要困難,殘酷的多。資格賽,武者並不會喪失性命,但在外圍賽,一不小心隨時有可能喪生,那是在未開荒的千萬海島中進行。」

千萬海島!

林風眼眸瞬間璨亮。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