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鐵虎的勇氣,卻是在他之上,即便是勇猛無敵的宇文天,在之前的那個時候,還是過多依仗於智慧,而鐵虎,甚至可以說是驍勇無謀。然而,這種氣質,卻深深地感染了宇文天,這是一種大氣魄,沒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對於宇文天的話,那人略微有些歉意,道:「我只知道他來自大陸的東域,其他的具體來歷就不知道了!」

東域?

宇文天一愣,隨即感嘆起來,如果他沒有出現在南域,說不定便認識了鐵虎,甚至有可能成為好朋友,也許,宇文天還不一定有現在這樣的戰力!

不過,既然知道了鐵虎來自東域,那麼就比較好找了。

東域的武者,普遍水平較低,像鐵虎這樣的天才,肯定是聲名在外,認識他的人不少,以後等他有所成就了,便去打聽一番,或許能做一些事情,讓葬身狼腹的他安息。

「可惜!這樣的人,卻這樣死了!」宇文天慨嘆一聲,安慰了幾人一些話,便悄然退開,回到了原先打坐的地方,恢復著戰力。

一個時辰后,宇文天的戰力恢復到了巔峰狀態,但是其他的幾位高手依舊在專心恢復著,他也不去攪擾,呆在原地,思索其對付九頭妖狼的辦法。

這一次,他不想再像之前一樣,打一場艱難而漫長的戰鬥,他耗不起,其他人也耗不起,誰能保證中途會不會出現變故,一頭九頭妖狼已經讓他們焦頭爛額了,若是再來一頭,他們只能遁逃。

「看來!是使用異火的時候了!」

微微嘆了一口氣,宇文天眼中閃過一絲殺氣,瞬間消失,目光緊緊盯著九頭妖狼逃走的那個通道,神識一動,鐵虎的戰矛出現在手中,反覆看了幾眼便收了起來,換了一個位置,拿出了一些玉石,煉製了幾枚傳訊玉簡。

這是一種初級的傳訊符,只要一捏碎,便可以與另外的人進行簡單的交流。

以宇文天此時的水平,完全可以煉製出這樣的傳訊工具,但是,更高一級的可以神念通話的玉簡,卻不是他可以製作出來的。

兩個時辰后,宇文天煉製完畢了,一共是七枚傳訊符,耗費了一些神識,卻不影響宇文天的戰力。

所有人都退出了療傷狀態,雖然大多數沒有恢復到巔峰狀態,但卻有七八成的戰力,無疑,這樣的實力自保是沒有什麼大問題。

「既然大家的傷都好得差不多了,那便開始行動吧!」宇文天看了一眼眾人,道。

「行動?如何行動?送死?」余無敵眼中閃過一絲戲謔,問道,而其他的武者,也都是疑惑不解的表情。

宇文天白了他一眼,目光中夾雜著些許鄙夷,索性不去理睬余無敵,這讓余無敵滿臉通紅,怒氣若隱若現。

「宇文兄,你應該是想到了什麼辦法,可以說出來,我們互相探討一下!」殘劍無名忽然鬆了一口氣,他其實不希望宇文天單獨行動,既然此刻對方提出了建議,或許,還有更好的辦法也說不定。


宇文天對著殘劍無名點了點頭,然後看向眾人,道:「與其守株待兔,等待九頭妖狼再次到來,還不如主動出擊,將其擊殺!」

「什麼?這是什麼建議?」其餘眾人還沒有什麼異議,余無敵的臉上便露出了不滿和不屑之色,道:「這也算辦法?誰沒有想過?且不說這個辦法可不可行,如果這裡不止一頭守墓獸,我們主動出擊,那不是送上門去當血食嗎?」

說到了這裡,他眼中閃過一絲戲謔,掃了眾人一眼,哂笑地看著宇文天,道:「再說,這通道並不是簡簡單單一條,肯定有許多岔道,偌大的古墓,我們怎麼找得到?」

!! 余無敵的話一說完,有不少人也覺得在理,但也有人眼中一亮,看向了宇文天,他們覺得宇文天不會連這個問題都考慮不到。

果然,宇文天再次開口了,道:「很簡單!我們進入通道后,兵分幾路,循著九頭妖狼的氣息而去,當然,估計這整條隧道中都瀰漫著九頭妖狼的氣息,不好找,或許它進入了某個岔道也說不定,所以,我希望大家都隱匿起自己的氣息,各自尋找守墓獸的最終位置,確定數量和危險值,沿途留下自己的氣息,發現妖獸不要輕舉妄動,捏碎傳訊符,其餘眾人便都趕去相助!」

說著,他拿出了六枚傳訊符,看向幾人,道:「這種東西相信眾位都見過,估計不少人身上就有!」

稍作停頓,他隨手一拋,將六枚傳訊符分別拋向了六位高手,然後才道:「大家分成七路,一發現九頭妖狼或者其它守墓獸,不要打草驚蛇,立即通知其他人!」

幾位高手眉頭微蹙,而余無敵,看了幾眼手中的傳訊符,眼中閃過一絲訝色,這傳訊符雖然簡單,但宇文天自己煉製出來的,就不同了,這是才能,讓他嫉妒的才能。

別看小小的一枚傳訊符,只要其中一枚碎裂,其餘的幾枚都會有反應,告訴持有者是那一枚或那幾枚碎了。

余無敵眼中的殺意一閃而逝,忽又想到了什麼,立即開口道:「若是發現不止一頭妖獸,怎麼辦?」

「對啊!宇文兄,你所說的辦法可行,不過,這個問題也不好解決啊!」殘劍無名疑惑道,而其餘眾人的目光閃爍,都有相同的疑慮。

「排個次序,燕歌行、余無敵、龍炎、殘劍無名、棺中人和一識凡,還有我,這樣的次序,那一枚玉簡碎裂,其餘眾人便循著此人的氣息尋找!」宇文天掃了眾人一眼,道。

宇文天排列的這個次序,看似隨意,其實,也是有規律的,明顯是根據七人的實力高低來排列的。

六人不語,有些人雖然很不滿意這樣的排名,但也不說話,他們心裡清楚,宇文天排的沒錯。

「宇文兄,哪我們呢?」七人有了任務,但那八人卻不淡定了,宇文天自始至終都沒有說到他們,所以,他們有些心急。

宇文天看向這些人,道:「你們可以分成六股,跟著我們,相互有個照應!」

這幾人心裡明白,宇文天其實是好意,以他們的實力,分開行事,不太安全,跟著其餘幾人,協助對方,應對突發的這種情況,這樣最好。

「我不需要!」一識凡看了八人一眼,淡淡地道。他自然知道宇文天的意思,協助自己是一方面,當然,自己也起到了保護作用,以他的孤傲,不屑於這些人的協助,實力低了不少,幫助不大。

「我也不需要!」棺中人冷冷地道,他喜歡單獨行事,不喜歡有人跟著,也不喜歡累贅。

「我也不需要!」余無敵眉頭微皺,思索一番,道。

他的話,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如果說一識凡不需要還可以理解,但是余無敵,似乎沒有可以說得過去的理由。

眾人猜測著原因,有些不解,但宇文天卻是心裡一冷,暗自警惕起來,余無敵似乎開始了什麼陰謀。

「既然遊戲開始了,我就陪你玩一玩!」宇文天隨意瞥了一眼余無敵,也不道破,看向其餘幾人,道:「還有誰?」

這次,沒有人反對,龍炎開口道:「我要兩個!」

「我們平分吧!每人兩個!」殘劍無名看了一眼那八名武者,道。

「好!」燕歌行和龍炎點點頭。

最終,四人每人帶領兩個武者,而宇文天,則是將自己所帶的兩人分給了殘劍無名和燕歌行。

「宇文兄,你這是何意,多個人,多一份助力,千萬不要魯莽啊!」殘劍無名不解,傳音問道。

宇文天搖搖頭,迴音道:「無名兄知道的身法,我擔心他們跟不上我,而且,他們於我,幫助不大!」

話雖然有些狂,但宇文天所說的卻是事實。

以宇文天的手段,這些人只會成為累贅。

「宇文兄應該還有其他的事吧?」殘劍無名忽然道。

宇文天一愣,神色不變,只是輕輕點頭。

殘劍無名略作遲疑,便不再多問,道:「切莫大意!」

「放心!我有把握!」宇文天點點頭。

準備就緒之後,宇文天叮囑了燕歌行和身旁幾個武者一番,便與眾人一起進入了九頭妖狼的逃走的那條通道。

漆黑的通道中,九頭妖狼的氣息非常的濃,即便是幾個時辰過去了,也沒有消散多少,地面上還殘留著一些妖獸的血跡,給這幽深的隧道平添了幾分森然。

每個人的注意力都提高到了極點,在大殿中他們可以鬆懈,但在這裡,他們必須以最好的狀態迎接極有可能出現的危險。

一刻鐘過去了,九頭妖狼殘留的氣息漸漸弱了,地面上的血跡也越來越稀少,有時候,行進百丈才會看到一滴,這便說明,對方的傷口凝結了,對眾人來說,不是什麼好消息。

雖然他們將氣息隱匿得很好,但是,剛剛的發現,還是有幾人情緒有了波動。

擔心?

自然是擔心!

即便是宇文天和一識凡這樣的實力,看到這一切之後,神色都凝重無比。

妖獸的恢復能力,不是人類可以相比的,九頭妖狼的實力不會再減弱,反而會有一些上升,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威懾。

不過,只是短暫的波動,幾人便調節好了心態,妖獸的感覺是非常敏銳的,就這簡單的紕漏,有可能成為致命的威脅。

又是一刻鐘過去了,第一個岔道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

裡面有九頭妖狼的氣息,但是,這並不能說明九頭妖狼就一定進入了這條岔道,畢竟,這裡是它的地盤,很有可能,所有的隧道中都會有它的氣息。

「誰去?」宇文天看向了幾隊人馬,傳音道。

眾人相視一眼,似乎都不願意,這倒不是因為他們怕,而是因為他們覺得有些丟臉。

越靠近大殿,危險係數越低,作為倍受尊重的天才,誰不想展示自己的強大,向他人宣示自己的威勢?

但是,既然碰到了岔道,就必須有人進去,不然,有可能錯過九頭妖狼的蹤跡。

「我們去吧!」最終,還是燕歌行開口了,作為七人中戰力最低的天才,他必須坦然接受,沒有人比他更有理由進入其中。

「嗯!小心!」宇文天幾人看了一眼這四人,叮嚀一番。

四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視野之中,宇文天等人眼中卻掛著一絲擔憂,也沒有停留,繼續深入。

不久后,余無敵進入了下一個岔道。

片刻之後,龍炎、殘劍無名等人也相繼進入了岔道之中。

此時的通道中,只有棺中人、一識凡和宇文天三人。棺中人依舊冷冰冰的,沉默不語,警惕地看著四周,一識凡卻時不時地瞟向宇文天,不知道在打著什麼主意。

當下一個岔道出現時,他收斂了詭異的神色,道:「誰去?」

棺中人看了一眼宇文天,又看了一眼一識凡,道:「我去吧!」

其實,這個時候,他們算是比較深入了通道,每一條之中都有可能極度危險,一識凡的試問,不過是看看他棺中人的實力而已,豈料棺中人真的要求自己進入,不願意多事。

看似氣勢上的妥協,但一識凡清楚,這恐怕是對方不願意這個時候多事而已。

他們三個戰力不會相差太多,誰進入這條岔道都可以。

漫威世界的意外闖入者 ,只是微微點頭。

棺中人冷冷地看了一眼一識凡,身形一閃,瞬間進入了岔道,沒了蹤影。

「我也先走了!」一識凡看到棺中人離開,當即身形一閃,低語一聲,沖入了通道深處。

宇文天冷笑一聲,一識凡的舉動,他怎能不懂?無非就是擔心宇文天出手對付自己罷了。

「小人!」心裡暗喝一聲,宇文天也不計較,隱匿好自己的氣息,速度稍稍加快了一點,神識展開數百丈,搜尋著九頭妖狼的氣息,徹底忘了一識凡。

不久之後,宇文天看到了一個岔道,其中隱隱有一識凡留下的氣息,他便不去理睬,繼續順著大道深入。

接下來的兩刻鐘內,宇文天總共遇到了三個岔道,但他卻依舊沒有進入其中。

他的感覺何其敏銳,神識又是非常強大,自然判斷出九頭妖狼並沒有進入其中,而是深入到了通道深處。


因為這條大道上的九頭妖狼的氣息比其餘地方要濃一些,而且還有極其微弱的血腥味。

他想用異火斬殺九頭妖狼,卻不想讓其他人看到,所以,他才沒有將這一點說出來。

當然,這裡的隧道如一般,九頭妖狼即便是深入了,也有可能轉來轉去進入其他的隧道,與其他人相遇。


宇文天的氣息隱匿得非常好,如果不是同類型的高手,很難發現他,有著夜冥斗篷的輔助,他彷彿與黑暗融為一體了。

他的警惕性提到了至高點,速度並沒有提升到極致,右手卻是摸著左手的空間戒指,眼神非常的冷厲。

!! 「咻!」

一道極其微弱的破空聲從身後傳來,非常的突然,根本沒有一絲預兆,但宇文天卻是嘴角微翹,身形一閃,瞬間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側移過去,然後便右手成指,對著虛空一處擊出。

「無相劫指!」

無形無相,彷彿之時隨意地伸了伸手指,並沒有元氣或者是異象出現,但是,空氣卻被撼動了。

「呃……」


只聽到一道微弱的滯氣聲,黑暗中似乎有影子晃動,但卻幾不可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