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昨日,自己姨母端太妃薨逝的消息傳來,讓這個長相只能算是小家碧玉的女人,一下子就慌張了起來。

她心裏清楚的知道,單單憑長相,自己肯定不能在後宮之中佔據一席之地。

所以,柳若雲一開始就計劃和端太妃交好,獲得一個得力助手。

雖然說端太妃同自己母親從小不和,性子也是大不相同,但再也么說,她也是方家人,不會不顧及方老爺子的臉面,將家族利益拋之腦後。

她計劃的很好,只不過沒有想到,一向身子骨不錯的姨母,還沒等到自己入宮為妃,就突然薨逝了。

最有可能幫助自己在後宮立足的人就這麼死了。

柳若雲的心,就像是被潑了水的火炭,瞬間涼了半截。

眼瞅著自己的夢想還沒開始,就快要結束了,她便果斷的放棄了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

放棄入宮后,她的腦海里又一次浮現出了李濟儒雅隨和的模樣,不由得心動了起來。

不能當妃子,成個大臣的夫人,也是不錯的選擇。

更何況李濟是外公看好的人,日後的發展一定差不了。

柳若雲心裏頭這麼琢磨著,就打算去平南王府,想要接受李濟的提親。

昨日她便去了,沒想到,不去看不知道,一去看嚇一跳。

李濟在平南王府之中的地位,甚至比原來的世子季淮安還要高。

而且聽下人們議論,他似乎是最有可能繼承王位的人。

好傢夥,這一不小心,自己是丟了一個多大的寶貝啊!

然而,正當她想要同李濟說些甜言蜜語,讓他接受自己之時,她就看見了另一個美顏誘人的女子。

紅筱閣的庄紅羽。

庄紅羽雖然只是一商賈之女,但奈何人家長的漂亮,還聰明,又有能力。

柳若雲自知比不過,就回了家。

沒想到,自己偷偷去找李濟的事情,被柳鶯鶯告訴了父親柳浪。

父親是大發雷霆,讓自己發毒誓,一定要入宮為妃,為柳家爭光。

於是乎,今日一早,她便被打扮好,帶到了出巡必須經過的地方,苦苦地等著。

可看着身旁那些比自己好看的女子,都沒有吸引來皇上的注意,柳若雲的心裏就更沒底了。

她現在是後悔不已。

一點也沒明白自己當初要放棄李濟的原因。

她哪裏知道,這一切,不過是父親柳浪為了保住自己臉面,而動用的小心機。

現如今,她就像是一隻被趕上架的鴨子,只有這一條路可走……

。 傳染病的事被各種媒體報導了好幾天,各種話題仍然在熱搜榜首,全國都瀰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

已經開始有家庭開始往國外逃了。

C市內。

「這個也太可怕了,蘇晟你收拾收拾過兩天跟我們去澳洲。」

「沒這麼誇張的啊,媽媽。」蘇晟吃著剛從冰箱里拿出來的冰淇淋,一邊吃著一邊看著媽媽。

「小晟你不想去度假嗎,現在澳洲天氣正好。」蘇晟的爸爸在一旁說著,「你小時候不是最喜歡那裡的海嗎。」

「我問下嚴禮他們去不去吧,就我們一家過去,太無聊了。」

「你問吧,問好了告訴我,我們包機去。」

「您可真有錢。」

蘇晟拿起手機打字給嚴禮問嚴禮和李權京情況怎麼樣。

但是現在C市確診的人都在市中心,他們住的都是別墅區,離市區比較遠,安靜人又少,偶爾能看到幾輛豪車在路上行駛,自然看上去也就沒有那麼慌張。

嚴禮家,嚴禮喝著咖啡翻看著文件,他正在幫國內的醫務人員徵集口罩。早在H市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嚴禮就讓馬明傑幫他在國外買了一大批口罩回來寄去了H市,沒想到現在全國都開始了。

現在他不得不讓朋友徵集口罩給C市的各個醫院,自己家和朋友家也需要準備至少百來個作為日常防護用。

手機上收到蘇晟的消息,嚴禮想了想,直接打了個電話過去,「喂蘇晟。」

「怎麼樣?要不要一起去。我爸說已經包機了,過兩天就出發。」

「李權京怎麼說。」

「他不去啊,他老婆不剛懷孕嗎,懶得折騰,他們一家人準備在國內待著。」

「你把我爸媽接走吧,現在我還要處理一點事。」

「你不是吧,你不去那我去幹啥。」蘇晟語氣一副我很了解你的感覺,「你肯定又在到處找醫療資源跟防護的東西了吧。」

「嗯。你那能找到一點資源嗎,我們家現在也沒有這些東西。」

「我們肯定有啊,你也不想想我媽,那有一點風吹草動,她就得把東西全部備齊。我晚點去你家拿給你。」

「能拿就多拿點吧,寄去給市醫院和義工他們。」

「知道了兄弟。」

見嚴禮說完電話,嚴禮的媽媽從一旁走出來,「怎麼了兒子。」

「媽你和爸過兩天去澳洲吧,蘇晟爸媽也去。」

「你想把爸爸媽媽送走。」

「現在國外相對於比較安全,國內已經蔓延開來了。」

「我和你爸商量一下。」嚴禮媽媽很想嚴禮陪著自己,可是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和主見。她也不強求他,嚴禮從小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的思維很活躍也很認真。喜歡揪著一件事直至完全明白,不然那件事就會一直在他心裡。

嚴禮的父母很支持兒子喜歡做的事,父母因為從事教育行業,給他帶來了很多正確教育觀念。嚴禮媽媽經常和朋友說,也不知道他們這麼一個普通教師家庭,怎麼就培養出了嚴禮這麼一個經商的孩子,十分有商業頭腦還把公司越開越大。

嚴禮的成功確實離不開他們的支持,如果不是爸媽支持相信他創業可以成功,也不會有今天的YL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和今天的嚴禮。

可是,嚴禮媽媽也心疼他。他太過於孤獨,像嚴禮這樣的性格,會有女孩願意和他在一起嗎,他總是考慮全局,考慮個人太少。

不少朋友給嚴禮媽媽介紹很多優秀家庭的小孩,想安排那些女孩和嚴禮相親,可是都被嚴禮媽媽回絕了。只因為很久之前嚴禮和她說過習晚,是他的女朋友,媽媽聽著也很喜歡習晚這個孩子。

可是這幾年,嚴禮都沒有再提過她。是過來人的嚴禮媽媽開始心疼兒子,那時和他提過一次介紹別的女孩給他認識,可是嚴禮那一次居然生氣了。他說他不需要認識別的人,也不想認識別的人。

那是嚴禮媽媽第一次看到成年後的嚴禮有這種情緒,她瞬間就明白了那個女孩對嚴禮來說有著不一樣的意義。 記者將兩個人都淹沒了,黃建忠不知道回答哪個人的問題才好,吳華也勉強鎮定下來揮揮手說道,「大家排好隊一個一個問我們才好回答,你們這樣七嘴八舌的,我都不知道回答哪個人的了。」

這些記者一聽到吳華的話,一個個都安靜了下來,眼巴巴等著吳華說話。黃建忠向來不願意被採訪他伸出一隻手示意吳華先說,吳華知道黃建中不願意參與這種場合,也不客氣,站在前面直接解釋道。

「關於這件事,我們並不是要誠心跟向華強宣戰,要知道現在是我們的作品受到了侵害,我們有權正當防衛,其次,關於大秦帝國的是我們宣傳部門最後會給各位媒體發通知定下來最終的上映時間。最後我想說的是,大秦帝國不會因為這一點點小小的挫折就不繼續拍攝的,我們要給大家呈現的是最好的歷史證據,請大家期待我和黃老師第一次合作的作品。」

吳華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完了,也不顧媒體們的阻攔,直接伸手叫來吧保安,給兩個人開出了一條通道,與黃建中上車離開了現場。

一到車上,黃建中擦了一把冷汗,「我沒有想到竟然有這麼多人關注這件事,看來你說的是對的,這一次向華強確實幫我們宣傳了大型帝國,估計他現在正被倒打一耙這件事氣得渾身發抖呢。」

吳華一臉勝券在握的笑了起來,「王老師你不要着急,這不過是第一次交鋒,敗了向華強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吃了虧一定會反擊過來,接下來我們要更嚴肅的準備起來,可不能因為一次的勝利,得以讓他鑽個空子。」

此時黃建中已經十分的信任吳華了,他一臉認真的點點頭,「那接下來我們應該幹什麼劇本也定下來了,演員也通知到位了,合同我已經分發出去了,應該儘快拍攝才能早一點上映。」

吳華知道黃健中心心念念的都是要正式上映大秦帝國,他是一個導演,又沒有太多的花花腸子,對這件事實際上並不在意,一直秉持着吳華開心就好的原則,一直對他的所作所為十分的忍讓。

吳華自然是不會讓他失望的,「你放心吧,黃導演,我已經通知了工人,他們將大秦帝國的背景場搭建起來了,大概後天的時間,我們就直接可以入場拍攝了。」

聽到了這話,黃建中才由衷的笑了起來,實際上他一直對大秦帝國的拍攝十分的期待,這是他第一次拿到讓自己都覺得滿意的劇本拍出來的作品,不好到一定程度是不是會善罷甘休的。

一定程度上,黃健中與關文山有些像,兩人都是完美主義者,對自己的作品吹毛求疵,吳華對於大秦帝國會不會有應有的質量,絲毫不擔心。因為他知道以現在的演員陣容以及黃導演的親自操刀,大秦帝國是絕對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而自己的第一部歷史正劇,可能會被載入史冊,這麼想着,吳華有一絲絲的激動。車很快就開到了王克倫的公司底下,今天晚上三個人約好一起去黃老師的家慶祝一番,而王克倫也難得的不在加班,讓黃健中有一絲絲欣慰。

剛到公司底下,王克倫就急匆匆的從公司跑了出來,「王老師,我剛才看電視了,這是怎麼回事?向華強竟然又來找你的麻煩,是不是?這件事你怎麼不跟我說呢?讓我去跟向華強交涉,我絕對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一直以來王克倫都知道黃建中是那種被人欺負了,只會嚴格要求自己的人,所以以前他知道黃健中在娛樂圈受了什麼委屈,從來都是他出頭一手壓下去的,這是第一次,自己居然不知道這件事情。

吳華連忙上前寬慰,「王總你不用擔心,我都給老爺子解決了,實際上這一回肖華強並不是欺負我們,而是給我們做宣傳呢,我感謝她都來不及,大秦帝國被向華強這麼一搞轟轟烈烈的,既然你這種不怎麼看電視劇的人都知道了消息,可想而知,現在全國的人都在眼巴巴的等著這部電視劇上映。」

一聽到這話,王克倫遲疑的看了眼黃建中,見到黃建中笑呵呵的點點頭,一點都不像上火的樣子,才放下心來。

「哎呀,小吳多虧了你,我知道黃老師這個人最不喜歡搞這些事情了,一定是你一手策劃好的吧?以後你不是想搞歷史證據嗎?就多跟我們黃老師合作一下,有你這樣的編劇,我才不用多操心。」

吳華笑呵呵的點頭應下,黃健忠卻拉下了臉,不高興了,「你這小子這是什麼意思說的,跟我沒有智商一樣,趕緊上來,回家去了,你嬸子都給我打過好幾個電話了,飯菜老早就做好了,再不回去就涼了。」

三人歡歡喜喜地坐上了車,往黃建中的家裏奔去。車一路小心的行駛到了一個岔路口,吳華正在跟黃建忠和王克倫講自己大秦帝國里一個設想,突然砰的一聲,吳華的整個世界都靜止了下來,他的眼前天旋地轉。

他看到一個碎了的玻璃,直勾勾的沖着自己的臉面飛來,怎麼回事?他腦袋來不及響,第二聲巨響就在他的耳邊炸開了,一瞬間他看到鮮紅的顏色,眼前就失去了意識。

吳華這一片混濁的黑暗之中,他聽到自己耳邊有規律的滴滴聲,十分的老人,他正想伸手揮揮,趕走這蒼蠅一般的聲音,突然聽見遠處有人大喊。

「醫生,你快過來看看病人是不是蘇醒了!」

吳華睜開了自己千斤重的眼皮,疑惑的看着自己眼前雪白的牆面,這是怎麼了?還記得上一秒自己還跟黃建忠和王克倫在車裏聊天,這裏是醫院,吳華嗅到了一股濃重的消毒水的味道。

接下來一群人跑到了他周圍,在他的身上又是插管子,又是做儀器。他不能說話也不能動,許久,她才聽到一個年輕的男人的聲音。

「是蘇醒了,不過恢復還需要一段時間。」

吳華明白過來自己是出車禍了,他掙扎的想問一問黃建忠和王克倫的情況怎麼樣,可是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急得滿頭大汗。

他聽出來一開始喊醫生過來的聲音是關文山,掙扎著看了他一眼,關文山一看到吳華的神色就清楚的知道他要問什麼。

可是這話要怎麼說呢?關文山露出了為難的神色,他往身後一看,吳華才看到關文山的身後站着周杰倫。四周都沒有黃建中和王克倫的影子,他的心裏已經明白了一半。

關文山沒有辦法說的話,周杰倫倒是勇敢的替他說了,「吳哥,黃導演年紀大了,沒有挺過來,王克倫現在還在搶救當中,只有你一個人醒了。你們的車被一輛大貨車撞了,半個車都碎了,你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迹了。」

周杰倫是個實在人,吳華知道他是不會騙自己的,一想到黃建中竟然就這麼死了,吳華簡直不敢相信。

明明當時她們還有說有笑,甚至大秦帝國大好的前途,就在前面等着他們,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吳華知道,絕對不是簡單的車禍,難道是向華強的報復?

想這麼多他動也不能動,只得閉上了眼睛,好好休息,只有他恢復健康,才能徹底查清楚這件事,並且他心裏暗暗祈禱王克倫可以恢復意識。

他最不能想像的是黃夫人怎麼辦,明明還在開開心心的在家裏做好了飯,等他們回來,自己的丈夫卻再也回不來了。

吳華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就睡去了,他受了重傷,心思深,身體也容易累的很。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看到了坐在一旁手裏拿着保溫壺的黃夫人。

吳華掙扎著要起來跟黃夫人說話,正在發獃的王夫人發現吳華醒來,連忙摁住了他說,「小吳你不要起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這件事誰都不怪,不過是一場意外,你也不要自責,儘快的好起來才是。」

雖然黃夫人嘴上在安慰著吳華,但是臉上凄苦的表情卻可以看出他內心受傷之深。

吳華知道黃夫人和黃健中關係向來好,不止一次他去黃建中的家裏,兩人一直在暢想未來,黃建中不拍電影了,兩人可以一起出國旅遊放鬆一下。如今這一切都不能實現了,武華內心悲痛,淚水流了下來。

黃夫人連忙給吳華擦著擦著,他自己也泣不成聲了,「小吳啊,我該怎麼辦,家裏一團亂,到處都是媒體,他們抓住我就問個沒完,我都不知道說什麼。克倫也沒有醒,那麼大的公司還等他打理,現在外面都亂了套了,我只求你能趕快醒過來,不要讓我一個女人扛這麼多的事。」

吳華心裏也明白卻無能為力,他咬緊牙關在床上不知躺了多久,這段時間對他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但是在床上躺的越久,他的思路就越清晰,他明白這次車禍絕對不是意外,是有人蓄謀的,而這個嫌疑最大的人就是向華強。 下午,陳寧跟宋娉婷來到一家草藥店,給岳母馬曉麗買草藥。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