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並沒有聽到樑翔的下一句話,不然她肯定會暴走的狠狠的給樑翔一腳;“賤龍,你還真以爲我相信你不搶我的食物?做夢吧你!”

可惜,這囈語聲音極低,傲雪沒有聽到。

正在傲雪正沐浴在個人構建的幸福之光裏面的時候,天空上的流星忽然刷刷落下。


現在已經不是一顆兩顆了,而是一片兩片……

沒有多久,原本羣星閃爍的星空變成了漆黑的一片。

就連月亮也不見了。

她感覺到清冷無比。

正在這個時候,大片濃霧忽然從九天之上慢慢凝聚過來。

很快,兩人就被濃霧包裹住了。

在濃霧包裹住的剎那,傲雪立即就感覺到自己像是掉進了冰窖,無盡的寒意襲上心頭。

寒冷徹骨的寒意讓傲雪牙齒自主喀嚓喀撞動,身上也感覺像是被無盡的尖刺狠狠的扎着。

傲雪忽然想起了樑翔的那一句話,和他擠擠。

她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但是在寒冷的壓迫下,她決定最後一次和樑翔擠在一起睡覺,畢竟自己是女孩子,萬一他……

傲雪不敢想下去了,但是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樑翔的蹤跡已經不見了。

她驚恐的看着朦朧的四周,低聲呼喊着樑翔的名字。

但是喊了半天,還是死一般的寧靜。

傲雪下意識的往前爬去,但是剛剛爬了幾下,就感覺到右手猛然一鬆,她立即反應過來,迅速仰頭,重心朝後。

還好,傲雪僅僅只是嚇了一大跳,並沒有摔下崖底。

傲雪不敢向之前一樣急匆匆了,只是慢慢的圍繞着四周下意識的前進後退旋轉,但是依然沒有觸摸到樑翔。

“樑翔……樑翔……”

任由傲雪怎麼呼喊,卻始終沒有聽到樑翔的聲音。

她慌亂的蹲在了地下,恐懼的看着四處觀看,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冰冷的房間裏。

同時這寒氣又猶如利刃一般撕割着肌膚,傲雪忍不住低聲淺哭了起來。


正在她剛剛哭了幾聲,忽然感覺到某樣東西一下蓋在自己的身上。

而後一隻溫暖的大手把自己拽了過去,寒冷的她,忽然感覺到了無盡的溫暖。

正在她剛想詢問是不是樑翔的時候,樑翔卻搶先說道;“給你說,你還充男人,不相信!現在你後悔了吧,再怎麼樣,你還是跟女人一樣,是個人妖!”

她下意識有些憤怒的伸出手去,狠狠的在樑翔的身上攥了一把;“你胡說些什麼!!”

樑翔嘲諷輕笑道;“看吧,看吧,我發現你不但擦香水,而且臉動作神態都是像女人,要不是你沒有胸部,我還真以爲你是一個女人了!”

傲雪忽然像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狠狠的攥了一把樑翔,怒道;“你再亂說些什麼?”同時她心中也委屈的補充道;“人家哪裏沒有胸部了,只不過嫌它麻煩用東西遮蔽住了,弄出來,嚇死你!”

樑翔忽然惡趣味迸發,大笑道;“哈哈……我越來越覺得你像女人了,我現在就要驗明正身!”

樑翔忽然有了在學校,與同學擠在一起睡覺,然後故意伸手互相亂摸逗朋友的時刻,也忍不住伸出手去,剛想鑽入一副,卻被一隻小手抓住,然後傲雪帶着慌亂的聲音說道;“不要……我不隱瞞你了,我真的是女孩子,你不要這樣……”

樑翔一愣,隨即大笑道;“好小子,真會配合,如果不是在異界,我還真以爲你是我的那個室友了!”

然後樑翔憤怒的伸出手去,但是卻感覺到有一層隔膜狠狠的阻擋着自己的手臂。

傲雪緊緊摟住樑翔,臉龐在發燒,渾身也感覺像是被丟進火爐裏了。

她很想立即就跑出這個溫暖的地方,她從來沒有被男人觸摸過,並且自己竟然一點怒意都不起。

要是在以前,稍微對自己有點古怪表情,自己立即就會下令狠狠的處罰那個人,而且會暴跳如雷般砸東西憤怒不已。

現在自己竟然一點怒意也沒有,反而……反而有些期待……

“我這是怎麼了?難道我天生就是一個鍵女人?”傲雪心中自問

樑翔見那光罩阻隔着自己,立即不滿的用力狠狠一揮手,打破了那個罩子。

噗……

在剎那間,他忽然聽到了什麼東西彈出的聲音。

當他狠狠的伸出手去,大笑道;“哈哈……得出結論了吧,你是男人……”

但是當他握到一團柔軟的物體的時候,他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立即就愕然不已的喃喃;“男人……女人……”

而後他騰的一下跳了起來,大聲說道;“媽呀……你是女人?” “是的,我是女孩子!”傲雪臉色緋紅,感覺自己像是被丟進了火爐一樣,並且在那大手摸到自己的那一剎那,瞬間有一種如遭電擊的錯覺。

紅豆幾度 你怎麼不早說?”樑翔搓着手,想不到自己竟然又不明不白,迷迷糊糊的欺負了一個女孩子。

而且也在人家不願意的狀態下。

“我早說了,可是……”傲雪說不下去了,只是躲在被窩中,不再說話。

“哪個……哪個……你有沒有生氣?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一直以爲你是男的,本想玩玩而已……想不道……”樑翔搓着手,有些拘謹的道歉道

傲雪一愣,隨即憤怒的站了起來,說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原本天不怕,地不怕,並且一向霸道的樑翔,現在卻像是一個小男人,駝着背一副很害怕的樣子,說道;“沒……沒什麼……對不起……之前我以爲你是男人,而且說了那麼多難聽的話,並且還欺負過你!”

傲雪微微一笑,而後說道;“接下來,你想做什麼?”

樑翔一愣,說道;“我要做什麼?”

傲雪憤怒的說道;“既然,你都對我那樣了,那就證明以後……你是我的人了!”

說着,傲雪突然爆出了一股怪異的氣息,怎麼說呢,像是霸王氣息,但是一個女孩子家,哪裏來的霸王氣息。

反正樑翔就感覺到,這一刻傲雪不同於之前的那個小女人摸樣,現在卻像是一個女人。

“這個……不好吧,我們畢竟才相處幾天啊?”樑翔皺眉說道

“什麼?難道你要拋棄我?”傲雪臉上露出了傷感的表情。

“不是……”樑翔搖了搖頭,猶豫不決的剛想說話,但是卻聽傲雪一聲怒喝;“既然不是,那你還這樣猶豫不決?”

樑翔不禁想起了家裏面的衆美女,想起自己有了各種不同的美女,竟然又要被迫收了一個,不禁暗自在心裏嘆了一口氣;“有時候桃花運來了,擋也擋不住!”


樑翔忽然一愣,感覺之前自己竟然做的那麼慫?

自己是那麼慫的人麼?

自己竟然那麼慫?

這是樑翔最不可原諒自己的!

他點了點頭,腰板挺直了,微笑道;“我不是你的人,更不是你的男人!”

傲雪如遭雷擊,呆呆的看着樑翔,眼裏閃爍無盡淚光,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

她學着父親的帝王威嚴氣息鎮壓樑翔,本想以爲自己特別的表白會成功,想不到……

正在她暗自傷神的時候,樑翔忽然一把將傲雪拽到懷裏,說道;“我不是你的男人,但你是我的女人!”

“真的?”傲雪有些愣愣的說道

樑翔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當然是真的!不過我要告訴你一件事……”

傲雪迷惑的眨了眨眼,而後說道;“什麼事?”

樑翔深呼吸一口氣,緩緩說道;“我要告訴你,我已經有很多女人了,但是我不會拋棄任何一個!”

廢話,只有神經病才拋棄那些美若天仙的絕世美人!

傲雪眨了眨眼,而後興奮的說道;“真的?”

樑翔點了點頭,說道;“真的!”

“啊哈哈……”

意想不到的一面出項了,樑翔曾想過了無數場景,但是從來不敢想過如此場景。

但是……

這畢竟真正的發生了。

WWW ▲тTk án ▲C ○

傲雪竟然一下狂笑了起來,而後笑了一會兒後,她忽然大呼小叫的說道;“以後我一個人也不會寂寞了,有那麼多伴!”

樑翔聞言,不禁再次感嘆道;“媽的,難怪這麼多年,這麼多人寫穿越小說,那麼多人想要穿越,原來穿越就是這麼幸福啊,作爲一個穿越男,我由衷的感到幸運!”

“抱我!”傲雪忽然說道

樑翔一愣,隨即微笑着抱着傲雪,隨即感覺到兩團龐大的軟肉緊貼着胸膛。

樑翔更是一愣,從接觸的面積來看,樑翔立馬就發現,傲雪的雙峯,竟然是他所有女人裏最龐大的,還虧自己說她什麼什麼小來着,原來是藏起了。

隨着兩人的緊貼,溫度的升高,乾柴烈火的兩人,像是被一把火把點燃了,**狂焚。

正在兩人火熱的時候,天空上忽然出現一道七彩的光芒,一個美麗的不似人間人物的少女忽然通紅着臉,在空中跺了跺腳,有些憤怒的說道;“這個傢伙,到哪裏都不消停!”

她揮舞了一下手臂,而後正在準備脫褲子的樑翔猛地一個激靈,而後媚眼如絲的傲雪忽然看見了一道彩虹構造的小橋出現在遠處。

美麗的東西一般都對女人有非凡的吸引力。

並且空氣中無緣無故的突然冰冷了起來,就算是再被窩裏,兩人也感覺到寒冷無比。

剛剛升騰出來的**,再次被無情的熄滅了。

樑翔憤怒的仰天怒吼;“賊老天,你tm神經病啊?讓老子又那麼多老婆,偏偏打擾老子辦事,好不容易有一次,你tm要我神識在昏迷狀態,而且還是強x”

傲雪穿上衣服,羞紅着臉,說道;“反正我已經不會跟別人了,早晚你會都得到了,何必急於一時?”

而後傲雪往彩虹小橋走過去,說道;“這個就是當初你走的那個橋?真漂亮!”

樑翔愣了愣,隨即皺眉說道;“上次我走的那個,簡直就是一個破爛,爛的我都有些不敢走了,怕它突然斷了,這一次怎麼變了?”

隨即樑翔搖了搖頭,對這神祕的一切,他已經見慣不慣了,牽着傲雪走上了彩虹橋。

當走上的剎那,兩人一震,樑翔下意識的回頭看去。

只見一片漆黑,伸出手去,有着一道無形的牆壁。

樑翔鬆了一口氣,說道;“雖然外觀不一樣了,但是本質還是一樣的。”

兩人走過了彩虹橋,並且穿過一團溫暖的雲霧,到達了一個空間。

“啊……真漂亮~”傲雪滿眼星光的讚歎道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