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感覺就真不怎麼好。

好像是有點Low。

不過,反正也是在混時間。

也就隨便了。

「這種電影的票價算是真正的特惠價,也是宿務城裡的最低價了。」

「只是正常價格的五分之一,甚至更低。」

「所以,都有一種說法。說是專門供學生,和那些無聊的人來打發時間用的。」

Frank再看看四周。

果然也是坐了一些學生,身著學生服。

一邊看還一邊起鬨,用宿務本地語言。

「他們在說什麼?」

「這是在嘲笑那個女主角,既不漂亮,又還很傻。」

Frank真是搞不懂。

對於這樣的爛片,都是有著心理準備的。

奸妃宮略 哪裡還有必要去評論什麼?

明明大家來看這個就是為了混時間的好不好?

也許他們是故意大聲說給其他觀眾聽的吧?

現在算是Frank挨著她最近的一次了。

只可惜那熒幕太暗,什麼也看不清楚。

Frank就靜靜地偷偷注視著她。

感受著她的氣息。

她的身上,並沒有什麼香水味。

撲鼻而來的,只有那青春逼人的氣息。

Anna也有這樣的味道。

Evelyn卻是喜歡用一點淡淡的香水。

不會是很濃烈撲鼻。

那麼恰到好處和原來的體味,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種令人心醉神迷的氣味。

「Frank,你到底是在看電影,還是在看我啊?」

「當然是你了。」

「笨蛋啊你?現在是在電影院裡面,能不能認真地看電影啊?」

「對於我來說,電影院只是提供了一個可以如此近距離地認真看你的曖昧位置。」

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才不管你認不認真呢。」

「唉。那樣的話,我的心都被傷透了。」

「應該的。不是才不正常呢。」

「你就這麼狠心?」

「這就算狠心?更狠的,不就應該是,我和你看電影,但是卻分分鐘都還想著前男友的嗎?」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狠心呢?」

「不為什麼。大概就是只想做些什麼來,徹底忘記他。」

「唉。不至於吧?明明眼下你就還有更好的選擇嘛。」

「沒有。」

「有。比如我們倆可以開始一段感情啊!和我在一起的話,應該很快就可以忘記他的了。」

「不要。都說過了,要讓歲月自然地風乾過去。」

「那現在的我們算是什麼呢?就這樣在一起無聊地看著根本沒營養的電影,說一些可有可無的話?」

「這樣還不滿足嗎?嗯,我們還可以相互傾聽彼此的故事啊。」

「還要聽?你的故事,我好像都很清楚了。」

「但是我還沒有說夠呢?!對了,好像你都還沒有講過你的故事呢?」

Frank勉強忍住沒有翻白眼。

心道,就是自己想,有過那樣的機會嗎?

還有,某人不是說自己很牛,可以猜得出別人的經歷嗎?

怎麼現在還不猜測一番啊?

「嗯,現在你就講吧。記住,一定要那種有感情的,不要一來就是約會啊上床啊什麼的。那樣太噁心。」

「好吧。」

Frank就把自己在宿務這裡的經歷簡明扼要地說了一遍。

這都算是他的常規工作了。

感覺像是對無數個人描述過。

「總之,你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前女朋友。」

沒有說出口的一句,就是大概這才是自己願意這樣陪著她的真正原因吧?

「那你豈不是很愛她?」

「怎麼會這樣想?」

「因為都過去了這麼久。現在你還想著她。」

「說了是因為看到你,才想起的。」

「但你剛才怎麼又說想和我在一起?」

Frank有些語塞。

「那不是為了你好,想幫助你儘快走出來嗎?」

「才見面第二次。怎麼可能會對我那麼好?」

「怎麼不會?我可是個很有愛心的人。」

「去去去,那應該不是什麼愛心,而是花心吧?」

「哪有的事?我是很專一的人,一點都不花心。」

「切。我看起來就是那樣的啦。」

「你到底是怎麼看的呢?這是歧視還是對我有成見啊?」

「都不是。那根本就是事實。你想和我在一起,又說我讓你想起她。這不就是想要把我當成她的替代品嗎?」

「說什麼呢?這是在說你自己吧?你才像是把我當成了前男友的好不好?不然還和我來看什麼特惠電影?」

「好吧。那你覺得,你是真的能夠替代他的嗎?」

「不知道。這要靠你自己判斷啊。我說什麼,會有什麼用嗎?」

「當然有的。但是,如果你對自己都一點沒有信心,我覺得是什麼,還會有意義嗎?」

「好吧。理論上我認為自己是完全可以取代他在你心目中的位置。雖然可能會花上一些時間。」

「理論上?」

她搖了搖頭。

「真要說什麼理論,那我和你,我們都是可以這樣做,把彼此當做對方前任的替代品哦。」

「但是,我卻太特別了一些。」

「而且,那整整七年的時光,又的確很難在短促之間徹底消除。」

「如果不是這些因素的話,Frank,你也許會是一個不錯的替代品。」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沒話找話地拉扯著。

只是很奇怪,都沒有提出先退場。

好像都是鐵了心要把這場垃圾電影進行到底。

「那為什麼你要不斷地和不同的人約會呢?為什麼不回去試試以前的舊愛?」

我居然是富二代 「可能對自己算是一種治療吧?我以為這樣做就會加快忘記之前的某人了。」

「那有什麼真實效果嗎?」

「當然有啊。只是也會有些副作用。」

「什麼副作用?」

「就是偶爾也會想起那些自己努力想忘記的人。」

「呵呵,有趣。你怎麼就不說,那也會有新的代價啊?」

「什麼代價?」

「可能會讓你遇到新的想忘記的人啊。」

正好,這時大熒幕上,就出現了男女親熱的場景。

馬上就有幾個學生,噓地發出了聲音。

再就是有那麼幾對情侶,好像就在影影綽綽當中抱在了一起。

她有些羞澀。

但還是滿臉茫然。

呼吸也依然那麼的平靜。

Frank捅了捅她的肩膀。

「你們以前也是這樣的嗎?」

「什麼這樣?是看這樣的爛片,還是像那些人一樣的在看這些爛片的時候抱抱親親?告訴你,我們都有過。」

她有些無所謂。

「那我可以吻你嗎?」

Frank就很突然地問到。

「當然不可以。」

「為什麼?」

「我們現在什麼都還不是。」

「朋友都不是嗎?」

「勉強算是吧?」

「那麼,朋友之間的那種吻也沒有嗎?」

「沒有。我和男生之間,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情況。」

「那又是什麼情況?你和普通男生朋友。」

「我的朋友本來也不多。男生的話就更加少了。要麼是一個前男友,要麼就是Gay。 律政嬌妻:墨少,你被捕了! 而Gay朋友,是絕對不會找我索吻的。他們對我也不會有任何企圖。」

「那你和Gay朋友們在一起時,是怎麼玩耍呢?他們到底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啊?」

Frank一直都很好奇。

為什麼宿務這裡Gay們都是那麼地受女孩子歡迎。

不少大大小小的聚會上面,都能夠見到他們和年輕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高聲談笑的場景。

幾乎已經成為了一道風景線。

「因為他們都很風趣,會講很多好笑的笑話,讓人很開心。」

「而且,和他們聚會遊玩,自己的男朋友,還有其他的女性朋友,都是不會嫉妒的。」

「那樣也就不會有什麼感情方面的風險了。」

「總之,和他們一起玩,應該就是一種很輕鬆自在的感覺吧?」

「唉,別說了。你現在這樣一鬧,我都有些後悔了。」

「就是不該和你玩。應該是和某一個Gay朋友出來散心的。」

。。。。。

好不容易,電影終於結束了。

Frank提議帶她去吃點什麼。

但她卻是婉拒了。

田園嬌寵:將軍娘子絕色夫 也不要Frank打車送她。

直接就是一個人輕飄飄地走了。

好在她還是留下了手機號碼。

Frank也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

她說自己叫Pola。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也不重要了。

名字本來就是個代號。

更何況,宿務這裡的女孩子,說出來的名字多半都是假的。

記了也白記。

Frank就一個人,繼續在購物中心逛了一陣。

然而很湊巧。

剛回到酒店樓下,就收到了Pola發來的簡訊。

「Frank,你不會相信的,我現在正在喝酒哦!」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