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想到以前,喬思語又淡淡開口,「姐,你以前不是也很討厭我嗎?就因為我幫你送一個禮物,你就要幫我?」

靳子桐聽着聳了聳肩,「我以前是很討厭你,但你也說了,那是以前,比起楚可可,我倒更喜歡你一點,雖然你家世平平,還不會做人,但子塵是愛你的,我相信你嫁給子塵也是因為愛他,為了這個家的安寧,為了我弟弟的幸福,我自然是選擇你而不是楚可可。所以,你要學會做人……」

學會做人就是要討好她嗎?

將事情的利弊都衡量了一下,喬思語點頭答應了,「好,這個禮物我會送到厲默川手上。」

大不了被罵的狗血淋頭,可比起拉攏了一個重量級的盟友來說,她還是賺到了。

「這才對嘛!」靳子桐笑了笑,眼裏閃著奇異的光!

。 「丁寧?」

「到!」

雲歌看向一旁被忽略的丁寧,叫了她一聲,沒想到丁寧的回應方式這麼特殊。

她下意識的站起身來喊到,看到雲歌異樣的眼神之後,丁寧的臉色有點泛紅,她也知道自己出糗了。

「沒事,我們坐下說。」

「領隊的工作其實非常簡單,你平時只要注意一下選手的時間就行了,待會兒,我把戰隊的時間表交給你,你先熟悉一下。」

「對了,我先交給你一個比較艱巨的任務,幫我們戰隊約一下訓練賽,各個俱樂部領隊的聯繫方式都給你,這也是你今後的工作內容。」

「沒問題,我保證完成任務。」

丁寧信心十足,表情嚴肅的向雲歌保證,而雲歌臉上卻露出一絲微笑。

「儘力去做吧,約訓練賽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先跟其他俱樂部的領隊打好關係吧,至少也得讓他們知道,GMO戰隊來了一個新領隊。」

聽到雲歌的話,丁寧心裡忍不住犯嘀咕,作為一個新人,她並不清楚那些俱樂部都是看碟下菜的。

像GMO戰隊最近的戰績,想要約到打訓練賽的隊伍沒有那麼簡單。

畢竟大家都希望能約到比自己戰隊更強的隊伍,這樣才能找到自己隊伍的缺點,至少實力也得旗鼓相當才行,打弱隊根本起不到任何訓練效果。

但云歌並沒有跟丁寧解釋,等她跟那些領隊聯繫過一遍之後,她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好了,你們的工作安排暫時就這些,我先帶你們去辦公室,前任主教練的辦公室剛打掃完畢。」

前任教練王明的辦公室就在樓梯旁邊,之前的數據分析師和領隊離職后,辦公室就剩下了他一個人,助理教練雲歌待在訓練室的角落裡辦公。

王明教練美其名曰,助理教練要時刻監督選手,然後就獨自霸佔了一個辦公室。

現在他提桶跑路了,雲歌終於有一個獨立的辦公室了。

雲歌推門進去,掃視一周,整個辦公室大概有三十平米左右,其中一個最大的辦公桌位於房間最裡面,旁邊放著一個大大的文件櫃。

另外兩個辦公桌一個靠牆擺放,一個靠近門口,辦公桌上還散落著一些文件,除此之外,整個辦公室被打掃得非常乾淨。

「你們兩個選個位子吧,我們先把辦公室整理一下,之後工作有不懂的事情,可以來問我。」

雲歌吩咐了一句后,就走到了辦公室內最大的位置上,他是戰隊的主教練,這個位置他當仁不讓。

快速的收拾一下辦公桌,雲歌想了一下,然後直接把之前辦公桌下的主機給搬了過來。

那台主機裡面還是有不少文件的,如果一個個的傳輸,也太麻煩了,還是物理搬運比較簡單粗暴。

就在雲歌整理文件的時候,秦明和丁寧也選好了位置。

秦明就坐在雲歌的對面,處於靠牆的位置,而丁寧選擇了門口的辦公桌。

初步整理凌亂的辦公桌后,雲歌將系統內關於GMO戰隊數據信息列印了出來,當然這只是每位選手目前的實力數值,至於潛力和天賦等數據,雲歌並沒有填上去。

雲歌拿著數據走到了秦明的身邊,將手中的文件放在秦明面前。

「這就是我初步整理的數據,僅限GMO戰隊的選手,你看看有沒有參考價值。」

秦明拿起文件,仔細的看了起來,文件上選手的數據令他非常好奇,他也想知道雲歌教練究竟有多少水平。

許久之後,秦明抬起頭,他推了推眼黑框眼鏡,目光炯炯的盯著雲歌。

「雲歌教練,這些數據你是怎麼計算出來的。」

「一種感覺,我之前也是一名職業選手,因此對於選手的實力有一個大致的判斷,然後以我為標準,對比其他選手的表現,從而得出一個粗略的結論,數值都是我估算的,不一定準確。」

雲歌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他謊稱是自己的感覺,實際上這些都是系統的數據,雲歌只是抄下來送給秦明而已。

聽到雲歌的話,秦明皺起了眉頭,在他看來,數據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事情,憑感覺也太籠統了。

「那怎麼證明這些數據的準確性呢?」

「很簡單,用事實說話,你繼續搜集各種數據,等到比賽的時候,用這個數據做個對比,就能看出準不準確了。」

「不準確也沒關係,反正只是給你做個參考,能用就用,不能用就算了。」

「我明白了。」

秦明沖著雲歌點了點頭,然後繼續看著數據沉思,對他來說,數據要比雲歌更有吸引力。

雲歌剛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丁寧就垂頭喪氣的走到他身邊,表情非常愧疚,一副犯了大錯的樣子。

「雲歌教練,我剛剛聯繫了所有的俱樂部,並沒有戰隊跟我們約訓練賽,他們都說自己沒時間。」

「我知道了,這很正常,我之前約過一次訓練賽,也是這個回應,說到底還是我們戰隊的實力太差了。」

丁寧抬起頭,眼神中充滿了倔強,她繼續追問雲歌,似乎不能接受自己工作的第一個任務就以失敗而告終。

「雲歌教練,俱樂部之前都怎麼約得訓練賽。」

「前兩年,GMO戰隊的實力還不錯,那個時候約訓練賽還是非常輕鬆的事情,從今年春季賽開始,情況就發生了一些變化。」

「訓練賽只會找水平相近的對手,GMO戰隊的戰績一落千丈,因此能約到的俱樂部也越來越少。」

「目前跟我們約好的俱樂部就只剩下OZR戰隊一家了,最近我們訓練賽的對手都是次級聯賽的俱樂部。」

「那為什麼OZR俱樂部也拒絕了我們呢?」丁寧再次追問。

「因為過幾天我們的比賽對手就是OZR戰隊,我們兩支六連敗的戰隊,還希望靠對方拿到首勝呢,當然不會在賽前約訓練賽了。」

「啊!原來如此!」丁寧瞪大了眼睛,沒想到居然是這個原因,但是聽完雲歌的解釋,丁寧也明白了一件事,訓練賽的對手跟隊伍的戰績有很大的關係。

「那我們接下來的訓練賽怎麼辦?還要去約次級聯賽的對手嗎?」

「不用了,」雲歌眉頭一皺,從昨天跟二隊的訓練賽來看,次級聯賽的隊伍對於目前GMO戰隊的訓練沒什麼幫助,「先讓選手進行個人訓練吧,你負責監督一下。」 而且周家滅了之後,這幾年有能力和裴元爭的那些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亡或者失蹤,裴家風生水起,一躍成為金陵首富,這幕後都少不了天策劍府的支持。

「對,江湖人士也不是為所欲為的,上面會有特殊的部門管著,而且江湖中人也有江湖中人的規矩,天策劍府因為勢力太大,所以他們胡作非為,早已經引起了上面的注意了。」陳宇道。

「那為什麼,現在才來?」周雨晴的兩眼迸出一絲怒意來。

「我家中一十六口,慘遭殺害,明明知道是他們所為,為什麼沒有人出來阻止,事情發生了以後,他們為什麼還能逍遙在外?」

陳宇嘆了一口氣:「天策劍府勢力太大,如果要動,會牽動各方面利益,而且特殊部門要管的不止國內,邊境戰鬥,境外勢力滲透,江湖中各路紛爭,都要去管。」

「所以我只能說句抱歉,當時能力有限,而且我們沒有直接的證據,所以這件事情一直耽擱了下來,但是天策劍府勢力越來越大,所以上面才會忍痛,拔掉這顆毒瘤。」

周雨晴沉默不語,她閉上眼睛,微微的點點頭,她的眼淚大顆大顆地落下。

「不過,我需要你的配合,找足證據,因為現在的天策劍府不僅僅是一個隱世宗門,更是江南一帶武道界『玄武閣』的代表,某種程度上,他們是小說中的武林盟主。」

「所以我們必須拿出足夠的證據,這樣才能讓武林中人心服口服。」陳宇道。

「我會配合你,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搜集證據,我盼望著有一天,能為父母報仇。」周雨晴抹了一把眼淚:「那我妹妹的病……」

「問題不大,行針之後就能恢復自由,只不過她癱瘓時間太久,所以需要一段時間康復。」陳宇道:「治好她之後,我會送她到盛京休養,也避免這段時間金陵的事情波及她。」

「另外,如果有同樣被裴家迫害的人,你可以告訴我,你們共同聯合起來,一共去揭露這些黑幕。」陳宇道。

「我知道,有幾個人的家人同樣是被迫害的,我會想辦法聯繫他們的。」周雨晴的眼睛里終於有一絲亮光:「哪怕是拼了這條命,我也要為我的父母及家人報仇。」

「我們進去吧。」陳宇點點頭:「我答應你,七日之內,先滅裴家,在上天策劍府,滅其宗門。」

兩人走進房間,陳宇取出了銀行。

「萌萌,陳先生要為你行針治療,行完針之後你的病就好了。」周雨晴道:「等他治好了你之後,我送你到盛京去呆幾天。」

「為什麼呀姐姐?我不想和你分開。」周萌萌微微一愣。

「因為你需要去盛京調養,我在那裡認識有朋友,會照顧好你的。」陳宇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姐姐有些事情要處理,等她處理完這裡的事情,一定會去找你的。」

「那好吧,姐姐。」萌萌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她手動了一下。

「萌萌,我在。」周雨晴連忙上前,拉著萌萌的手。

「你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萌萌不能沒有你。」萌萌說。

「你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我自己的。」周雨晴的鼻子一酸,險些落下淚來。

陳宇拿起銀針,開始為萌萌行針。

萌萌的問題並不大,但如果沒有找對方法的話會很難,這也虧得周雨晴一直沒有放棄她,這些年天天為她按摩活血,這才讓她的肌肉沒有繼續萎縮下去。

半小時后,陳宇取下了針,而萌萌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有些緊張地問:「姐姐,我現在好了嗎?」

「好了,萌萌,你現在可以試著動一下了。」陳宇微微一笑道:「不過你的病剛好,不能操之過急,散散步,稍微活動一下,不要做劇烈的運動。」

萌萌點點頭,在陳宇的鼓勵下,她緩緩地動了一下手,她驚喜地發現,自己本來僵直的手現在能動了。

她加快了幅度,然後緩緩地站了起來,在周雨晴緊張又驚喜的表情中,她緩緩地邁出了一步。

「萌萌,你好了,你能站起來了?」周雨晴喜極而泣。

「姐姐,我好了,我能站起來了,我以後能起來了。」萌萌又驚又喜,她跑過去,抱住了自己的姐姐,姐妹兩人擁在一起,眼淚不自由主地落了下來。

「好了,接下來幾天注意休息,我現在聯繫人,讓他們把你妹妹送到盛京去。」陳宇的眉頭舒展開來。

「謝謝你陳先生。」周雨晴感激地對陳宇說。

「沒關係,這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我現在就安排人,馬上把你妹妹送到盛京你,你放心,在那裡有會照顧好她的。」陳宇道。

「好。」周雨晴道。

「陳大哥。」就在這時候,門一開,一名女孩走了進來,她一臉興奮地說:「陳大哥,你真的在這裡?」

「唐雪,你怎麼在這?」陳宇微微一愣,唐雪不應該在盛京嗎?

「我來金陵參加一個孤兒院的活動,來醫院裡看病號,剛才你來的時候我看著背影像你,所以就跟過來了,沒想到真的是你。」唐雪興奮地說:「我們真的是有緣分。」

陳宇對於唐雪突然出現在這裡感覺到有些疑惑,但他隨即道:「行,我們呆會兒在聊,我先處理點事情。」

「陳大哥你有什麼事情?我看能幫上忙不。」唐雪道。

「這小姑娘腿剛好,我在盛京給她找個地方療養一下。」陳宇道。

「交給我吧,我認識很多公益性質的醫院,一定會照顧好她的。」唐雪看了一眼萌萌,然後熱情地打個招呼:「你好,我叫唐雪。」

「我叫萌萌。」

「這個……不用了吧,我已經聯繫好人了,一會兒就接她走。」陳宇的眉頭微鎖。

唐雪以前的性格是偏柔弱內向一點的,但是現在她的性格卻有了大改觀,熱情似火,這讓陳宇感覺到有些不對,但具體是哪裡不對,他又說不上來。

「陳大哥你是信不過我的辦事能力嗎?」唐雪扭頭看著陳宇,她有些小委屈:「我只是想為你辦點事情。」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然,就是這樣一個尋常富戶,卻忽然間在三十年前拿出巨資買下一座看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的鄉野荒山,買下后又不做任何用處,反倒幾十年如一日的花著銀子僱人看守。

只這一點本就令人生疑,更令人疑惑的,便是馬山不過是做了劉家的幾年守山僱工,即便是不吃不喝不花銷,依照尋常僱工的月錢,馬山又是如何攢夠銀子重新給馬家蓋了新房,又是如何拿出大筆嫁妝娶來王氏後任然將日子過的富足有餘?

這些細節,差異看都不出奇,可仔細推敲又委實有許多說不清的地方。

將這卷案宗放置到一旁,顧七留意到,在這卷案宗下方還有四五卷相似封存方式的案宗。

顧七疑惑,一時間有些不確定劉守正提留這份案宗的於意何為。

不過既然看都看了,看一份還是看四五份也沒有太多區別。

想着又打開了第二封卷宗,只一打開卷宗第一頁,顧七就愣住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