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只是一試,他就感覺靈魂巨顫,這些殭屍的屍丹居然跟自己以前見過的不一樣,其中蘊含着濃厚的邪氣,根本無法吸收,剛一入體就開始瘋狂腐蝕他的三魂七魄。

本章完 媽蛋!

張誠心中一凌,這纔想起這些殭屍都是鬼拍手孕育出來的,跟自然生成的殭屍不同。

一時間也顧不上其他,連忙調集剩餘的屍氣,拼命絞殺入體的邪氣,想要護住自己的魂魄。

畢竟靈魂是重中之重,如果出了問題,魂飛魄散之後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但是他現在本來就已經是強弩之末,屍氣已經見底,護住魂魄之後,他的屍身就失去了保護,皮膚從絢爛的銀色瞬間變回了普通膚色,顯得十分蒼白。

“呃?”

他只是感覺到後心一涼,下意識的低頭看去,才發現一隻巨屍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自己的身後,一爪插進了自己的後背,巨大的手掌從胸前穿出,掌間還捏着一顆早已停止跳動的心臟……

張誠雙腿一軟,感覺體內的力量迅速流失,然後無力的被巨屍扔在屍山之上,周圍密密麻麻的殭屍立刻涌來,開始瘋狂地撕扯起他的屍身,企圖挖出屍丹……

這是……要死的節奏?

在這一瞬間,張誠心裏涌出一種死亡來臨的感覺,他沒有像電視裏演的那樣回憶起自己一生的經歷,而是感覺很冷,透入骨髓的冷。

雖然死在這兒有點憋屈,但是……也算死得其所吧。

張誠內心中浮起了一絲無奈,自己死後還能重生,已經是賺到了,而且還能認識婉兒跟那麼多兄弟,也不算虧了。

像士兵戰死沙場、馬革裹屍,自己身爲鬼屍,最後死在屍潮之下,也算是有因有果。

唯一有點想不過的……現在是在萬象空間,死後連骨灰都不能留下一點,還要被這些殭屍開膛破肚,就連魂魄也會被困在這兒,實在是有點慘。

失去了屍氣,他的身體根本扛不住羣屍的撕扯,肚皮很快被挖開,他那枚金燦燦的人形屍丹也被掏了出來。

周圍的殭屍一見,就像是聞到腥味的惡狗,瘋狂搶奪起來。

隨着屍丹離體,最後一絲力量散去,張誠終於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

度假村溫泉浴場二樓,侯淨山已經帶着一幫神君觀弟子趕到了這裏,夏嵐也一臉緊張的守在旁邊。

葬元劫 “張誠怎麼還沒回來?該不會有事吧?”夏嵐看了看錶,忍不住有些着急。

“放心吧,大師兄連屍界都闖過,這點小意思算什麼!”侯淨山信心滿滿,轉頭對神君觀弟子喝道:“一個個都機靈着點,輪流激活魂印,免得大師兄找不到回來的路!”

“是!”一幫神君觀弟子連忙點頭,但表情都十分輕鬆。

過了一會兒,雜物室裏突然吹起一陣陰風,衆人面色一凌,連忙四下看去。

發現在一個牆角下面,居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黑洞,沒過多久,二十幾個衣衫襤褸、面色惶恐的人影就飛了出來。

“什麼人?”侯淨山沒見過這些傢伙,立刻拔出青鋒劍,警惕的問道。

“別激動。” 總裁嫁到,甜妻快跑 夏嵐連忙攔住了侯淨山,掃了衆人一眼說道:“他們……應該就是度假村裏的失蹤者,你們是怎麼回來的?去救你們的人呢?”

“你……你是警察?”

“我們……回來了?”

那幫人先看了看夏嵐的警服,然後環顧四周,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不少女人更是嚎啕大哭起來。

一見這模樣,夏嵐頓時也急了,拎起一個男人厲聲問道:“張誠怎麼樣了,快告訴我!”

“張……張誠是誰?”那男人全身顫抖,好半天才說道:“你……你說的是那個抵擋殭屍的年輕人吧?我們先出來了……他……他還留在裏面……”

話音剛落,黑色的地洞中又是人影一閃,衆人立刻轉頭望去,發現諶小冰扛着王大富和林婉兒飛了出來。

將兩人放在地上,諶小冰根本來不及多說,立刻轉身又朝地洞裏跳去。

侯淨山一見,連忙攔住了他,“你幹什麼? 總裁的祕密前妻 大師兄呢!”

“張誠還在裏面!被殭屍困住了,你別攔着我,我得去救他!”諶小冰眼睛通紅,一把推開侯淨山。

“什麼!”

一聽這話,所有人同時面色一變。

“神君觀弟子聽令!”侯淨山立刻大喝一聲,“所有人都跟我進去,營救大師兄!”

“是!”

神君觀弟子立刻刀劍出鞘,先前平淡的表情一掃而空,轉而化爲滿臉殺氣。

那些倖存者全身一哆嗦,臉色蒼白如紙,連哭都忘了。

那年輕人到底是誰啊?

不僅能抵抗恐怖的殭屍,手下的人也都這麼膽大,裏面那麼恐怖,進去不是找死嗎?

然而就在衆人打算跳進通道的時候,就見地上黑光一閃,諶小冰一頭撞在了水泥地板上,差點沒把自己撞暈過去。

“怎麼回事!通道呢?通道怎麼沒了!”諶小冰顧不得頭上的大包,像是瘋了似的爬起來,伸手在水泥地上一陣亂抓。

見到這一幕,衆人都慌神了,侯淨山突然面色一變,失聲叫道:“不好!魂印……魂印失效了!”

聽到這話,諶小冰當場身體一晃,滿臉頹然的坐在地上,喃喃道:“完了……”

侯淨山他們的魂印是張誠種下的,現在魂印消散,說明張誠肯定是凶多吉少了。

如果是在以前,魂印沒了,神君觀弟子肯定是萬分欣喜,但是現在卻沒一個人高興得起來,一個個都是臉色驚駭,根本無法相信。

無所不能的大師兄……

就這麼死了?

夏嵐看到衆人的表情,也明白了什麼,抓住諶小冰的肩膀拼命搖晃,“到底怎麼回事?什麼是魂印!張誠他怎麼了!”

“張誠……怕是回不來了……”諶小冰哭道,“他……他死在萬象空間了!”

整整十秒鐘,全場寂靜無聲,然後侯淨山第一個打破沉寂,上次對付後卿時他伸手重傷,差點沒命,現在也是傷重未愈,聽了這消息,體內氣血翻動,當場噴出一口血來。

“張誠……死了?”

林婉兒此時幽幽醒轉,正好聽到諶小冰話,瞬間臉如白紙,喃喃道:“不會的……不可能……他本事那麼大,怎麼可能會死……你們騙人!你們騙人!”

本章完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是林婉兒也是法師,自然明白魂印消散意味着什麼。

“爲什麼……爲什麼你要丟下我一個人……你答應過我的……你答應過我的……”

林婉兒的淚水不斷落下,整個人徹底崩潰。

夏嵐也直接懵了,兩眼發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不相信!”侯淨山第一個振作起來,強行調息恢復,咬牙說道:“我不相信大師兄會死,我要走陰,去求酆都大帝!大師兄在陰司的眼裏非常重要,酆都大帝一定會出手的!”

“對,葉天師魂飛魄散都能救回來,大師兄也一定可以!”

“我也去!”

“咱們一起去求酆都大帝出手!”

神君觀弟子也是眼睛一亮,同時開口說道。

假如張誠靈魂返回,看到這些人得知他死訊之後的表現,一定會覺得非常欣慰,可惜……他已經看不見了。

失去了屍丹的他,身體已經沒有了感覺,靈魂也搖曳不定,順時可能離體,這次離開,可就再也回不來了。

就在此時,一道青影從遠方飄來,懸浮在屍山之上,低頭靜靜的看着張誠。

屍山周圍的殭屍依舊如同海洋,感受到張誠屍丹的氣息,全都蜂擁着朝頂端爬去,互相撕咬爭搶。

青衣人揮了揮手,罡風吹動,直接將最上面的幾隻殭屍打成了齏粉,下面那些也都被扇飛了出去,露出了張誠破敗不堪的屍身。

“吼!”

似乎是感受到了威脅,一隻屍魔緊握着張誠的屍丹,朝天發出一聲怒吼。

青衣人腳下挪動,從虛空中慢慢走下,隨手在空氣中畫了幾筆,罡氣凝聚,形成一個太極雙魚圖,轉動起來,印在屍魔的身上。

屍魔立刻像是中了定身術一般不再動彈,青衣人手一揮,張誠的屍丹就疾飛而起,落在了他的手中。

青衣人端詳了屍丹兩眼,看着上面的張誠坐像,微微搖頭。

“明明天賦異稟、前途無量,卻偏偏爲情所困……前世如此、今世依然如此,真是可笑可嘆。”

隨着他的話語,太極雙魚圖緩緩落下,形成一個結界籠罩住張誠屍身,然後朝周圍擴散,無論是鐵屍還是屍魔,都毫無抵抗之力,被推得節節後退,最後翻滾着從屍山之上落下。

青衣人飄到張誠身邊,將屍丹放回他的丹田位置,看了一眼,輕聲嘆道:“何苦來着?”

伸出手指,幾點青光從指間涌出,化爲無數絲線,扎入附近的屍體之中。

眨眼功夫,無數屍丹就如同流星一般飛出,青衣人伸手虛抓一下,這些屍丹同時爆裂,化爲無盡的屍氣和邪力,狂暴涌動,但是在青光的包裹之下,一絲也沒有逸散。

青衣人只是隨意揮了揮手,夾雜在屍氣當中的邪氣就被剝離出來,消散不見,純淨的屍氣在半空中旋轉了幾圈,凝合成爲一股,瘋狂的灌入張誠的屍丹之中。

張誠原本一片死灰色的臉上,頓時變得紅潤起來,身上恐怖的傷勢也開始急速修復。

青衣人盯着張誠的臉龐看了一會,神色有些複雜。

“參見左使……不知左使駕到,卑職惶恐……”

這時身後響起兩道恭敬的聲音,青衣人回頭看去,發現一男一女正站在身後,女的身穿一身大紅袍,男的則套着一件黑色斗篷。

正是之前張誠遇到的鬼新娘和黑袍人。

“嗯……”青衣人點了點頭,表情恢復冷峻,不帶絲毫感情的說道:“這次的事情,是你們誰的主意?”

黑袍人連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說道:“稟告左使,之前此人破壞了我們的行動,而且聽說他很有可能是鬼屍同修!如果投靠陰司,以後必成大患,所以卑職……”

話還沒說完,青衣人就冷哼一聲,隨手一揮,一道青光頓時激射而出,黑袍人都還沒反應過來,隨即就化爲無數精魄。

“回去告訴所有人,此人絕不能動,誰要是再敢胡亂出手,別怪我手下無情!”

青衣人冰冷的眼光轉到鬼新娘身上,鬼新娘頓時全身巨顫,慌忙磕頭道:“小人明白!小人明白!小人也是爲了主上着想,才一時間鬼迷心竅,求左使饒命……”

“滾吧……”青衣人擺擺手,不再說話,鬼新娘連忙飄身而起,惶惶而逃,眨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青衣人袖子一揮,把張誠從地上提了起來,飄身離開了屍山,朝着另一個方向飛去。

張誠的身體很快修復完整,剛能控制身體,他就立刻睜開了眼睛,卻發現自己居然飛在半空之中,連忙轉頭朝上面看去。

但只是一眼,他頓時就愣住了。

“老爺子?怎麼是你!”

張誠一臉震驚,目光落在青衣人臉上,瞬間就認出是林天生。

“老爺子?”林天生低頭看了他一眼,表情微微有些詫異:“你以前見過我?”

一聽這話,張誠更是一臉懵逼,“什麼情況?老爺子你該不會是失憶了吧?我是張誠啊!”

“我知道你是誰,不過……你並不知道我是誰。”林天生笑了笑,轉過頭去,似乎不願意多說。

張誠眉頭緊皺,死死地盯着林天生的側臉,腦袋上滿是問號。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一絲不對,眼前這青衣人雖然跟林天生長得一模一樣,就連身上的青衣都看不出差別。

不過從氣息上,他還是發現了一絲分別。

自己以前見到林天生的時候,對方都像是一個黑洞,能吸收一切神念,根本無法查探,甚至連是人是鬼都不清楚。

但是眼前這人,只是稍微一感受,就能感覺到對方身上恐怖的鬼力和壓迫感,就算他現在是鬼首中品,在這股氣息之下也覺得心驚膽顫。

張誠心中頓時一陣驚濤駭浪,鬼王他見得多了,黑白無常牛頭馬面都是,就算自己實力不如對方,但也不會感到驚懼。

能讓自己產生這種感覺的,以前只遇見過一個。

那就是陰司首判,崔珏!

但是崔珏是什麼修爲?

那可是三王一判,陰司的頂級大佬!

眼前這人的氣息既然能跟崔珏相比,那修爲肯定也在鬼仙之上!

張誠一時間感覺腦子都不夠用了,自己原本以爲死定了,結果突然冒出一個鬼仙救了自己,而且更離譜的是……這人還跟自己的岳父長得一模一樣。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情況!

搜狗閱讀網址: 一路上青衣人都不再說話,只是提着張誠往前飛。

張誠也不敢掙扎,仔細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驚訝的發現不僅傷勢痊癒,而且連之前消耗一空的屍氣都變得充盈無比,完全恢復了全盛時期的實力。

要知道自己的屍身可是屍魔境界啊!對方居然輕而易舉的辦到這點,這手段實在是有點嚇人了。

張誠想了想,試探着問道:“你……到底是誰?”

“你可以叫我左使……”青衣人淡淡的答道。

左使?

這是什麼鬼?

張誠嘴角抽了抽,但也不敢多問。

這青衣人跟林天生長得一模一樣,要說沒關係打死他都不信。

難道老爺子還有一個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弟?

雖然不知道林天生的具體身份,但是從以前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老爺子肯定是陰司那邊的人,而且官職還不低。

而眼前這青衣人不用多說,肯定是幽冥鬼域的大佬,光憑左使這名頭,最次也是個一品大員級別的人物。

這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卻一個身在陰司,一個身在幽冥鬼域,而且混得都不錯,這特麼聽起來怎麼像是開玩笑呢?

張誠實在忍不住好奇,又開口問道:“那什麼……你跟林天生……到底是什麼關係?該不會真是孿生兄弟吧?這也太狗血了……”

青衣人低頭瞟了張誠一眼,想了想說道:“我即是他,他既是我,我跟他之所以存在,全都是因爲你。”

“因爲我?”張誠一臉的懵逼,“這話是什麼意思?”

青衣人搖了搖頭,“這些你現在不用管,你只要明白一點,我們是爲你鋪路的人,但是路鋪好了,也得靠你自己去走,千萬不要像前世……再走錯。”

“鋪路人?”張誠表情一凌,“難道……這一切都是幽冥鬼域之主的安排?我跟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說到這兒,張誠凝視着着青衣人的表情,一字一句的問道:“難道說……我的前世……就是幽冥鬼域之主?”

青衣人搖搖頭,緩緩的說道:“不是。”

“不是?”張誠眉頭緊皺,但是從對方的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什麼,於是追問道:“那爲什麼你們要幫我鋪路?鋪的又是什麼路?你們想讓我幹什麼?”

“不是我們想讓你幹什麼,而是你自己想幹什麼……”青衣人微微一笑,“聽過一句話嗎?有些人是承天命而生,註定會顛覆常理、更改陰陽……三界很快就會迎來一場鉅變,而你……就是一切的關鍵所在。”

張誠撇了撇嘴,臭屁的說道:“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可不信這些。”

他現在是滿腦子漿糊,這傢伙講話繞來繞去的,說了半天等於什麼都沒說,他也索性不再問。

“呵呵……”青衣人笑了笑,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轉而說道:“外面一羣人都以爲你死了,哭天喊地的,你要再不出去,他們估計都要走陰去找酆都大帝了。”

“啥?”張誠兩眼一瞪,“那趕緊送我出去啊!”

“通往陽間的通道已經關閉,但是這裏還有其他的通道,別急……”青衣人沒有多說,提着張誠一路疾飛,突然喝道道:“閉眼!”

張誠聽話閉眼,之後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持續十幾秒之後,他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身處一片樹林之中。

“怎麼還在這兒啊!”

朝周圍一看,張誠發現四周的樹種全都是鬼拍手,頓時皺起了眉頭。

“我們已經離開了萬象空間,這裏是幽冥鬼域。”青衣人淡淡的說了一句,身體飄落到地上,將張誠扔在一邊。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