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乾默默隨後的話,卻讓夏樂感到一絲憤怒!

永不轉世!居然是永生不能轉世投胎!夏樂知道,只有一些罪惡滔天的惡靈纔會被打入第十七、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而乾默默,不過只是殺掉幾個阻攔她“去找爸爸”的陰兵,卻得到了如同滔天罪惡的惡靈一樣的待遇,雖然是在這風平浪靜的酆都城內,但閻王他難道不明白,這對於一個心中有着思念牽掛的小孩子講,不是顯得太過殘酷了嗎! 難道閻王他不知道,一個已經失去上一世記憶的人,縱然他是五行仙人,經過轉世投胎,想要修煉到大成期,幾乎是不可能的嗎?況且,他已經喝下了孟婆湯,忘記了上一世的事情!也同樣不會記得他還有個女兒在地府等着他,就算是他修煉到了大成期,可他還會記得這個女兒嗎?

難道,閻王只會拿着“你爸爸還會來找你”這個藉口,敷衍小孩子嗎?

況且,被殺掉的陰兵還能重新“活”過來,但永世不得轉生的代價卻讓一個思念父親的小女孩來承擔,這是不是太過殘酷了……

可是,夏樂只能暗自嘆氣,雖然他心中也覺得很不公平,但他根本拿閻王沒有辦法,因爲自己只不過是冒牌的上仙,這次來,也只是想偷偷的救回夏雨,縱然是正派的上仙,恐怕閻王也未必會買自己的面子,誰讓他是陰間的主宰呢!

夏樂心中沉重,他不敢把這種殘酷的事實告訴乾默默,縱然她這永世都被困在這酆都城,但至少心中還有一絲希望可期盼,夏樂已經決定,如果,以後能找到轉世的五行仙人,必定想辦法帶他下陰間一趟,去看一看他前世的女兒,況且,花詩雨不是說過,自己的那位師祖母還尚在人世嗎?到時候,就請她親自把自己和轉世的五行仙人送入陰間一趟好了……


就算她因爲特殊原因不願意見這個女兒,那讓她出一份力,總可以吧?

有了這個想法,夏樂便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纏,他深深吸了口氣,心中一動,忽然轉移話題對乾默默道:“剛纔我聽說你是變身體質,能不能告訴我,你是什麼變身體質呢?”

“變身體質是什麼?”

乾默默彷彿沒有聽明白夏樂的問題,瞪着一對大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呃。” 我送外賣的那些事 ,才形容道:“就是你有什麼特殊本領?這種本領只有你自己纔會,別人就算是想學,也學不會的!”

“我明白了!”乾默默眼前一亮,頓時嫩聲嫩氣道:“我會化身千萬。”

“化身千萬?”

夏樂還未說話,武妄已經驚愕的失聲叫了出來,他臉色陰晴不定,過了良久,才陡然嘆了一口氣:“不愧爲乾仙人之後,居然能有這種神奇的體質。”

“怎麼? 美女的貼身侍衛 ?很神奇嗎?”

夏樂顯然對這種體質並不熟悉,有些茫然的望着武妄。

“唉,居然是化身千萬,我真沒想到啊!”武妄彷彿嘆了一口氣,才滿是感概道:“化身千萬,就是指可以分裂出無數的自己,每一個自己都有一份獨立的意識,但最終,還是被主體做主控。”

說到這裏,武妄心中一動,看了一眼夏樂,提醒道:“還記得夢境中的那個螳皇嗎?它變身時就能一分爲二,而且,每一個身體都能有自己的獨立意識,但兩個身體卻是各自獨立的,也就是說,並沒有主體來控制它們。但千變萬化則不同,這種體質依據主體實力的高低,可以從主體中分離出不同數目的‘子個體’,而這每個子個體都有着獨立的意識,但是會受到主體的控制。”

說到這裏,武妄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看着乾默默,似乎詢問道:“乾小姐目前的實力應該是駕輕初期,依照這個實力,乾小姐至少一次能分離出百個子個體吧?”

“是呀,我可以分離出一百個一摸一樣的我。”乾默默顯然極爲單純,毫不猶豫的就說出了自己的底細:“但是,這個法術我十二個時辰以內只能使用一次。”

“這很厲害嗎?”聽完後,夏樂便有些疑惑的問道。

只不過是分離出一百個自己,能有什麼用?還每個都有自己獨立的意識,難道自己跟一百個同樣的自己一起聊天,很有意思嗎?

既然分離出一百個自己,那還得管飯吧?……

我的天,一百個自己,得吃多少飯啊……

шωш¤ttκǎ n¤¢ ○

還不如其他的變身體質,至少也能短時間增加自己的實力呀,這個化身千萬有什麼用?不會是……

想到這裏,夏樂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彷彿正印證了夏樂的這個想法,武妄立即臉色一凜,肅然道:“夏少俠,雖然但凡變身體質只能短時間的變身,但你想啊!一百個自己,都有着駕輕期初期的實力,那是怎樣的一個情景呢……”

夏樂這才倒吸一口冷氣,其實不用武妄說這句,夏樂自己就想明白了過來。

他可以想象,當你是一個貫通期的頂尖高手,遇到一個駕輕期的普通高手,或許根本對此不屑一顧,可是這個駕輕期的普通高手卻在一瞬間陡然化身出了一百個一摸一樣的自己,而且每一個都有駕輕期的實力,那麼,這個貫通期的頂尖高手會怎麼想呢?

雖然,這種特殊的法術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但有幾個人能在一百個駕輕期的普通高手聯合圍攻之下取得勝利呢?

況且,這一百個高手都聽一個人(主體)的指揮!

恐怕只有神會期的奇人才能全身而退吧?

……

而神會期的奇人,在這世上纔有幾個?


這麼說的話,有了這個特殊體質,就算這一生只能修煉到駕輕期,那不也算是天下無敵了麼……

我的老天!

看着夏樂的臉上滿是震驚的神情,乾默默彷彿有些不好意思……

她小臉一紅,有些怯怯的解釋了一下,彷彿害怕眼前這個能幫自己找到爸爸的人誤會一樣:“其實…其實,我這個法術也不是很厲害,我雖然能一次性的化身出一百個我,但我只能堅持不到半個時辰,那一百個我就會消散了,我一般也只化身出五十個我,這樣的話,我就能堅持五個時辰左右了……”

“什麼?”夏樂不聽還好,一聽之下更爲驚訝!

一百個自己……就算是半個時辰,那也了不得了!任誰能在一百個駕輕期的高手聯手下堅持半個時辰?就算是堅持了半個時辰,恐怕這半個時辰過後,也爛的如一灘死泥了吧……而且,就算是你是神會期的奇人,那人家也可以用一百個子個體來纏住你,然後自己逃跑,你也拿他沒辦法吧?

而且,剛纔這小妞說……只是五十個自己的話,就能一下堅持五個時辰……

我的天,五個時辰被五十個駕輕期的高手不知疲倦的圍攻……這也……這也太變態了吧!

“呃……”乾默默看着夏樂的臉色非但沒有平靜下來,反而比之前更加震驚,不由得更加不好意思了,她接着補充道:“其實…我這也不是什麼特殊本領,這種本領爸爸也會,是他教給我的……”

“什……什麼!!!!!!”

這一次,不光夏樂,就連武妄和花詩雨都不由得同時面露震驚,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你…你們怎麼了……”

看到三人的嘴裏都能塞進去個雞蛋,乾默默更加不好意思了,小臉蛋紅撲撲的(雖然陰間沒有顏色,但給人的感覺就是這樣),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有些躲閃着三人的目光。

“呃。” 總裁寵妻之鍾愛一生 ,在他想來,五行仙人就如同傳說一般遙不可及,但他畢竟是自己的師祖!他越厲害,那自己豈不是就更越有面子嗎?至於其他的,夏樂纔不管那麼多,不過,他心中還是有些不確定,不由得小心翼翼道:“你的意思是說,化身千萬只不過是個法術?你爸爸也會麼……”

“是呀。”乾默默眨巴的一雙大眼睛,似乎有些委屈:“這都是爸爸教我的……”

唉!


三人此時都重重的嘆了一口氣,若這化身千萬真是一個法術的話,那……

那可以想象,乾默默只不過是駕輕期的普通高手,這樣一來,不但可以化身出一百個自己,還能堅持半個時辰!而如果只化身出五十個來的話,那就能堅持五個時辰!那麼,以傳說中五行仙人的實力,他一口氣可以化身出多少個來?又能堅持多長時間呢……

三人實在不敢想象,以五行仙人那通天的實力,如果再讓他化身出……就算是一百個的話,那還有誰能夠阻擋?!

況且,夏樂知道,自己的五位師父都到了貫通期的層次,那自己的師祖五行仙人至少也是神會期的奇人!不然,恐怕也迎娶不了百花谷的谷主當老婆吧……

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自己這位實力通天的師祖,卻早早就已經去世,而且已經轉世投胎了……

想到這裏,夏樂心中一動,立即開口問武妄道:“武護法,我現在纔想起來,當日擒門李強說出自己門派遭遇的時候,我就懷疑是我五位師父造成的,想必,你也是這麼想的吧。”

“不錯。”

武妄知道夏樂在轉移話題,也就坦然的承認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身爲姬賢門下的右護法……”夏樂目光閃動:“必然是知道我五位師父的下落吧,說起來,我這位小師叔也是有權力知道的……”

在惡狗嶺,李強說出自己門派在陽世間的遭遇的時候,夏樂就想找個機會詢問一下自己五個師父的下落,可爲了避嫌,也就沒有開口詢問,隨後,一路上,尋找夏雨魂魄的心思佔據了他整個身心,一時之間,竟然把這個問題給忘了。

而現在,見到自己師祖的女兒,這一聯想,才猛然想起了這件事,而此時身邊並沒有擒門子弟,也就當面問了出來。

“這……”武妄面色有些尷尬:“這我真不知道……”

“你身爲姬賢門下的右護法,怎能對這件事都不瞭解呢?”夏樂眉毛一挑,不禁有些氣惱:“你是不想告訴我吧……”

“夏前輩。”震驚許久的花詩雨終於開口,只是她現在看夏樂和他懷中的乾默默的眼色有些奇怪,但她還是開口道:“夏前輩,您真錯怪武護法了,據我所知,姬賢門下的兩位護法大人從不摻雜於派中的大型組織,只聽命於姬賢一人,也只是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說到這裏,花詩雨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看向武妄道:“武護法,請允許我說句不客氣的話……”

“花谷主儘管直言。”武妄知道花詩雨這次是爲自己開脫,不禁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哪還能拒絕花詩雨說下去呢?

“請恕我直言。”得到武妄的同意,花詩雨纔看向夏樂正色道:“姬賢門下的兩位護法只不過是一個空架子,並沒有一個手下,兩位護法大人只聽命於姬賢一人,但卻沒有一個手下,難道夏前輩您還猜不出嗎……”

“你是說……”夏樂恍然大悟:“你是說姬賢並不想讓兩人得到任何權力?怕兩人謀反?”

夏樂這句話可謂真的是直言不諱了,而武妄卻沒感覺什麼,只是搖頭苦笑道:“不錯,我與左護法還有門主同有貫通期的實力……”

“我明白了!”夏樂眼前一亮:“你倆都跟他實力相同,他是怕把太多權力交給你們,你們會起異心吧?”

“確實如此,所以但凡集體行動的任務,是用不到我的,關於夏少俠五位師父的這件事情,我雖然有些耳聞,但也卻是不知道的。”

武妄不禁滿臉苦笑。

“好吧。”夏樂嘆了一口氣:“看來武護法當真是不不知道我五位師父的情況,唉,只是不知道五位老人家現在身在何方……”

夏樂心神有些動盪,不禁思念起喬淵五人來,而花詩雨和武妄見此,不想破壞這個氣氛,也只能閉口不言了。

可是,兩人閉口不言,卻憋壞了另一個人……

“你們在說什麼?我爲什麼聽不懂呀?”

乾默默眨巴着大眼睛一臉天真的問道。

“呃,我們在商量能不能找到你父親的事情……”

夏樂安慰了一下懷中的乾默默,或許是因爲她不能轉世投胎的原因,又或者是因爲對她思念父親的事情感到心酸,也或者是因爲她是自己小師叔的原因,夏樂對她不禁格外生出一份憐惜之情。

“那哥哥,你能不能找到爸爸呢?”

乾默默一臉期待的看着夏樂。

“呃。”對於自己這個小師叔稱呼自己哥哥,夏樂不免感到有些尷尬,但尷尬過後,卻用認真的語氣道:“會的,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

“那就先謝謝哥哥啦!”

乾默默聽後不禁眉開眼笑,一雙大大的眼睛此刻也眯成了彎月的形狀,極是可愛。

夏樂心中莫名泛起一絲甜意,不禁伸出一根手指在乾默默的鼻子上颳了一下。

而乾默默卻沒有反抗,眯起眼睛似乎很是享受夏樂這個特殊的動作,過了一會兒,她才說道:“哥哥,你這次來這裏,是不是就是來看我的?”

乾默默話音落下,夏樂才猛然想起,自己這次前來是爲了救夏雨回陽的!只是偶然遇到乾默默,出於對變身體質的奇怪,這才上前搭話,只是知道了乾默默的遭遇之後,心中才不禁生出了憐愛,這才一下忘記了自己的初衷。

不過,經她一提醒,夏樂才陡然回想了起來!

“哥哥,你怎麼了?爲什麼不說話呀?”

乾默默見夏樂不說話,不由得天真的望着他。

“是啊,我的確是來看你的,不過……”夏樂溫和道:“不過,這次我也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辦……”

“是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到哥哥嗎?”乾默默眨巴着一雙大眼睛。

夏樂心中一動,陡然想起自己的這個小師叔有些化身千萬的本領,若是她化身千萬,在這酆都城內幫助自己尋找夏雨的話,那可就事半功倍了……

想到這裏,夏樂當即便說:“我在尋找一個鬼魂,她對於我來說相當重要,你能不能幫我尋找呢……” “好呀!”乾默默想都沒想,一口就答應了下來:“那哥哥要尋找誰呢?”

隨即,夏樂便把夏雨的體貌特徵詳細的告訴了乾默默一遍,乾默默聽後,拍着自己的小胸脯保證,兩天之內,就算把酆都城翻個底朝天,也要把夏雨給找着……

隨後,乾默默從夏樂的懷中掙扎出來,站在地上,然後伸出自己的小手牽起了夏樂的手,領着三人朝她在酆都城內的家走去……

等三人背影漸漸走遠,跪在地上的鬼魂們纔敢站了起來。

“呼,終於走了,剛纔上仙就在我身邊,那逼人的氣勢,差點都讓我喘不上氣來……”

一個看上去三十上下的年輕鬼魂,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胸口。

“得了吧,就你這身板,恐怕在陽間抗塊石頭都壓的你爬不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