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知道姚洪所想,林墨解釋道:“別猜了,我是不小心偷聽到的。”

自從狩獵大賽之後,林墨就心煩意亂,經常時不時想起姚洪的身影。

昨晚上正好睡不着覺,她就在林家大院裏轉悠,也不知道怎麼竟然轉到了爺爺林天陽的房間門口。

林天陽平時十分嚴厲,一般沒事不讓任何人靠近他的房間。林墨正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大伯在說話,而且還是關於林悠兒的事情。

她就偷偷在窗下偷聽,一聽才發現,原來林悠兒竟然離家出走,跑去妖獸山脈歷練去了,而爺爺和大伯商量的結果,竟然是不去救林悠兒。

思考了一夜,林墨決定去找姚洪商量商量,看看如何去妖獸山脈去將林悠兒找回來。

就在路上,她和姚洪僞裝的男子擦肩而過,立刻就認出是姚洪所假扮,這纔跟了過來。

聽完林墨所說的,姚洪相信她所說的是真的。不過讓姚洪無語的是,剛剛把徐青的僞裝水給誇獎了一頓,沒想到轉個身就露出了破綻。

看來還是要找個機會自己配置一瓶僞裝水了,徐青給的太垃圾了,不可靠啊。

這時,姚洪也將林天陽暗罵了一頓,你說你個家主,也是地級高手,怎麼竟然被林墨偷聽都沒發現。

要是林天陽知道的話,肯定也很無奈,畢竟他身在自己家中,一般都不怎麼防備家中人,也沒警惕,才被林墨偷聽而去。

“哎,林墨你還是回去吧,妖獸山脈此刻太危險了,你就別跟着犯險了。”姚洪說道。

林墨搖頭道:“不行,悠兒怎麼說也是我堂妹,我雖然實力不如你,但是關鍵時刻我還是能盡一份力的。”

望着一臉執着的林墨,姚洪張了張嘴,打算依然拒絕的時候,突然他臉色鉅變。姚洪腳步一蹬,他一個閃身將林墨擋在了身前。

咻!一道巨木從天而降,宛如一道利劍一般,直插林墨頭頂而去。

在林墨呆呆的眼神下,姚洪大力神訣暴漲數倍,狠狠的拍在巨木之上。

啪的一聲,巨木雖然很大,可也禁不起兩萬斤的力量,一下子被拍的粉碎。

林墨的臉色刷白,若非姚洪剛纔及時擋在她面前,那道巨木瞬間就將她直接給弄死。

“快走。”姚洪低喝道。

“哦哦。”林墨清醒過來,急忙應道。

“走?你們兩個誰也走不了。”一道冷聲突然響起,如同在他們耳邊炸響,令他們都有種不敢動的感覺。

因爲只要他們不聽話稍微一動,下一秒鐘他們肯定沒命了。

這就是殺意,和他們實力相比,天與地的差距。殺意是看不見也摸不到,不過卻能讓人感受的到,林墨也感受到了,頓時如遭雷劈,身子僵硬,眼神透露着恐懼。

姚洪也是一樣,不過快速運轉了一圈唯我獨尊訣,那種感覺立刻消失的一乾二淨。

見林墨眼神中佈滿了恐懼,姚洪上前一步,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

同時唯我獨尊訣瘋狂運轉,進入林墨的體內,很快,林墨眼中的恐懼徹底消失。

林墨驚訝無比,不明白姚洪竟然還有如此手段,不過也明白這可能是姚洪的祕密。

“謝謝。”林墨感謝道,如果剛纔在晚上一步,殺意徹底烙印在她的內心,那麼她一輩子的成就就會被遏止了。

姚洪搖搖頭,將目光放在前面。

這時,一道身影在他們眼前顯化出來,眼神充滿了殺意,冷冷的盯着他們。

李東海!姚洪微微皺眉,沒想到在這裏竟然碰到了李東海,是巧合還是故意的?

若是巧合的話,那倒無所謂,可若是故意的,姚洪還真怕李東海知道他來妖獸山脈的目的。

“姚洪,我們又再次見面了。”李東海冷笑着說道。



姚洪冷聲說道:“李東海你過來幹什麼?我告訴你,林家人可是在附近呢,識相的話快走。”

“嚇唬我?我的人早就調查清楚了,你們兩個是單獨過來的,哪有什麼林家人。”李東海哈哈大笑說道。

聽了這話,姚洪心中微微一沉。

表面姚洪看似冷靜,其實內心也是捏成了一團,要知道李東海的實力比他要強上很多,甚至連李東海的一招都接不住。

在這荒郊野外見到李東海,如果李東海動了殺機,他們兩個還真的栽在這裏。

沒想到自己想要欺詐他,卻沒將李東海騙到,看來是專門等着他了。

不過倒是有個好消息,那就是李東海看來也不知道姚洪爲什麼來到這裏。

“李家主,你到底怎麼樣纔會放過我們。”姚洪深吸一口氣,直視李東海說道。

李東海眼神透露着不屑,得意的說道:“很簡單,我來這隻有一個要求,只要你交出昊天劍和昊天劍的劍訣,我就饒你不死,怎麼樣?”

“昊天九罡?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姚洪裝傻道。

“別跟老子裝傻,你在大賽之上,對戰耿嚴使用的劍法,別說是你自創的劍法。”李東海怒道。

“那真的是我自創的劍法。”姚洪眨了眨眼睛,認真的說道。

“小子,敢耍我,找死。” 姚洪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裝傻,不肯承認,李東海頓時激怒了。

自創的劍法?我呸!就算以李東海地級七層的實力,也不敢口出狂言,也不敢說自己能自創武技,沒想到姚洪這麼厚臉皮,竟然敢說自己是自創的武技,站着吹牛也不怕腰疼。

而姚洪說這話的時候,還一臉認真完全沒有開玩笑的意思,若非小時候李東海在他爺爺見過劍訣,弄不好還被姚洪給糊弄過去了。

昊天劍的劍法,在李東海爺爺死了之後,也未來得及傳授給他父親就死掉了,劍法也隨之消失。

而家傳昊天劍必須配合着劍法才能發揮威力,所以昊天劍在手中已經好幾十年,只在家當一個擺設了。

可這次姚洪卻在對戰耿嚴的時候,使出來的劍法,竟然和他爺爺曾經使出的一樣,甚至威力要更加強大。

李東海當時想,若是他會這劍法,配上昊天劍,那發出的威力絕對會增加好幾倍,那麼他李家在靈水城沒必要再怕任何人了。

什麼海家、雷家、林家,這些都算什麼狗屁東西,到時候李家肯定一統整個靈水城。


所以李東海決定,就算不擇手段,也一定要拿回劍訣。

“最後我再問一次,到底給不給?”李東海陰沉着臉,沉聲說道。

姚洪搖頭道:“真的沒有。”

刷。

陰沉無比的李東海終於笑了出來,既然有人不知好歹,就別怕別人手下不留情。

然後輕輕的舉起手掌,翁的一聲,手掌泛着渾厚的光芒,狠狠落下。

啪的一聲,一道真元的光芒,打在了姚洪的臉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臉上瞬間一疼,姚洪眉頭一縱,嗜血的殺意在眼底閃現,

雖然這點疼痛,和別人戰鬥不算什麼,甚至如同撓癢癢。可姚洪還是第一次被人扇耳光,之前都是姚洪扇別人的耳光,但是姚洪他自認爲那些人該扇。

“怎麼,想動手啊,有本事你動動試一試。”李東海挑了挑眉,嘴中發出淡淡的冷笑說道。

姚洪一咬牙,最終強忍着怒意,沒有表現出來。

見姚洪如此都忍了,李東海挑了挑眉,哼了一聲說道:“快點拿出來,下次打的就不是你的臉了,而是要了你的小命了。”

“這劍訣不會給你,只要給了你,你下一秒鐘就會殺了我的。”姚洪微微擡頭,雙眼微眯着和李東海對視。

形勢比人強,現在的李東海不只是想要昊天九罡,最主要還是他和李東海還有着深仇大恨。

之前他廢掉李生水,重傷李生龍,李家不光顏面掃地,還損失了上千萬的銀子,李家下面的賭坊都被姚洪給砸到稀巴爛,算起來損失都好幾千萬。

這種種事件其中隨便拿出一件事情來,李東海也絕對會要了對方的小命,何況是這麼多讓李東海惱怒的事情了。

他能夠想到只要將昊天九罡給了對方,那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李東海會殺了他。

所以,昊天九罡絕對不能給他。

從姚洪的眼神裏,李東海看到的是不屈的倔強,他知道這種性格堅韌的人,就算你不斷折磨他,你也休想從他最終套出一句話來。

一時間,李東海還真有想要殺掉姚洪的信念,他有點不服,畢竟如果姚洪的身上沒有的話,那就是在家中,只要自己抓住姚洪的妹妹,肯定就能找到劍訣,他還真不信找不到劍訣來。

彷彿是姚洪明白他的想法,眼神竟突然變得戲謔,彷彿在嘲笑他一樣。看着姚洪諷刺的眼神,讓李東海突然猶豫起來,如果真沒有的話,那自己費了這麼多力氣豈不是白費了,弄不好還暴露了自己。

這時,李東海突然眼神一撇,他眼神看着姚洪旁邊的林墨了。

此時的林墨,在姚洪的幫忙之下去除了殺意,可如此近距離面前殺意的李東海,還是微微有點害怕,嬌軀有點微微顫抖。

這並非是林墨怕死,而是身體不由自主產生的反應,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看到林墨,李東海想到了好主意,眼神一下子變得殘忍起來。

“糟了。”姚洪暗中叫遭,他明白李東海想幹什麼了,想拿林墨來威脅自己。

姚洪剛想轉頭,大聲提醒林墨,可還沒張開嘴,李東海的身影一閃,出現了林墨的身邊,然後手臂如長猿一一伸,掐住了林墨的脖子。

然後如同抓小雞一樣,將林墨給提了起來。任憑林墨手腳亂蹬,卻無濟於事。

“你放了她,她跟這事沒關係。”姚洪皺眉道。

李東海諷刺的笑了笑,似乎是嘲笑姚洪的無知,他冷哼道:“你到底給不給,你在說一句不給的話,我扭斷她的脖子。”

姚洪微微皺了皺眉,沒有回到李東海的話,反而是將目光看向了林墨。

林墨白皙的皮膚,此刻呈現一片通紅,那是被李東海給掐的不能呼吸造成的,甚至臉色越來越紅。

不過此時林墨也正看向姚洪,她的眼底卻不是乞求姚洪救他,而是倔強的眼神,在給姚**達一個信號。

一瞬間,姚洪還真看懂了林墨眼神的意思,快走,不要管我。

林墨雖然實力弱,但是並不傻。這裏荒郊野外,李東海的實力在他們面前絕對是無敵的,所以姚洪交出他想要的東西,就算殺了他們,隨便一扔,旁人也不會知道是李東海所殺的。

既然如此,死兩個還不如死一個。或者姚洪沒有了她這個累贅,還有一絲生還的希望。

“姚洪看來你不想選擇啊,那我就幫你選擇好了。”見姚洪遲遲不作出選擇,李東海惱怒的說道,手臂微微用力,他臉上帶着殘忍的笑意。

脖子處傳來咔咔咔的聲音,林墨知道只需要再次用力,她的脖子就被扭斷,不過她放棄了抵抗,任命的閉上眼睛。

姚洪嘆了口氣,舉起雙手道:“你贏了,放了她,我將昊天劍和堅決給你。”

一聽姚洪終於答應了,李東海冷冷一笑,將林墨隨手一扔。

力量消失,林墨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不過她也顧不得疼痛了,開始大口大口吸着新鮮的空氣。

“早就這麼做,不就完了嗎。”李東海藐視看着姚洪。

姚洪說道:“你先將林墨過來,我再把東西給你。”

“不行。”李東海一口拒絕。

“怎麼李家族長,你害怕我們跑了嗎?”姚洪眼神不屑,忍不住反諷說道。


李東海一愣,想想也是,這裏就他們三個人,姚洪他們不可能有什麼外援。

而以他的實力,就算是姚洪想要耍花招,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無功的。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