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她的叫聲太高了,男人一皺眉,騰出一隻手瞬間捂住了她的嘴巴,夏蕾被迫叫不出聲來,只好就這樣瞪着眸子瞅着她,直到十幾秒鐘之後,看到這小女人臉色被捂的緋紅,男人這才放開那隻手,滿意的瞅着她:“呵呵……”

“呵呵什麼!”

夏蕾扔過去一記白眼,說着就要拿起被子重新裹在自己身上,可是被子卻被男人早已經一把扔到了地上:“好了,你放心,不是我換的,是我找女傭幫你換的。”

男人說的義正嚴詞,而且看起來似乎一點也沒有說謊,可是夏蕾在心底裏還是有些半信半疑–

“真的?”

“難不成是假的啊?!”

男人覺得頗有些好笑。

尤其是這小女人,呵呵……她怎麼會笨到以爲這衣服是他換的?況且,就算是他換的,那麼他跟她說不是他,她又該怎麼辦? “呼……”

見狄青臉上一臉坦然,夏蕾瞬間鬆了一口氣。

“我再怎麼樣,也是正人君子。”

狄青說着,起身,坐到旁邊一個椅子上,挑眉看着她:“你說你沒事去海邊幹嘛。要不是我,你早就被海水給湮沒了。”

“我……”

夏蕾剛想說話,可是一想到昨日發現的那些事情,便又止住了口。

“唉!你該不是跟左彥吵架了吧?”

狄青剛說左彥三個字,只看的夏蕾臉色驟然一黑,緊跟着她便凜冽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別提那個男人!”

嗬!不對!

他根本都不應該叫做男人!

他是一頭公狼!一頭公狼!

“呃……”

狄青有些詫異夏蕾的反應,雖然他聽到嵐雅上次說,她跟左彥吵架了,但是他沒有想到,現在夏蕾對他會這般的反感啊!

這的確是有些出人意料

“你們兩個,出什麼事了?”

“能不能別問了?”

夏蕾不知道怎麼的,聽到狄青的話,心裏下意識的就開始打斷他。

見狀,狄青也不再說什麼,老老實實的閉住嘴巴,悶哼一聲:“好吧,既然你不願意說,就算了,我帶你去吃點東西吧?”

男人挑了挑眉骨,望着坐在牀上,臉色有些難看的夏蕾問。

夏蕾輕輕頷首,正欲下牀,驀地,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垂下頭環顧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不禁臉上飄來兩團紅暈:“咳咳……那啥,我原先的衣服呢?”

“哦,扔了。”

狄青眯了眯眼睛,答道。

“扔了?!“

聞聲,夏蕾不禁直接從牀上跳了起來,瞪大眼睛,詫異無比的望着狄青:“嗬!那我的衣服誒!”

這傢伙問過她的意見了嗎?!說扔就扔啊!

“不扔還能怎麼辦?全都是海味。”

看到夏蕾反應如此之大,狄青卻顯得一臉淡然的聳了聳肩,那模樣儼然他似乎一點錯都沒有。夏蕾憤憤的扔過去一記白眼,走下牀來,剛一打開門,突地,眼前卻出現一副豪華的景象……

oh!神!

誰能告訴她,她這是在哪裏?!

歐洲最奢華的宮殿嗎?!

奢華的傢俱已經不足爲奇、然而四周極歐洲現代的設計纔是讓人最爲咂舌的。

夏蕾垂下頭,看向一層,她現在站在的是五層樓梯邊緣,看下去的那一剎那,她覺得自己簡直站在了一個塔上面!

天!狄青這未免也太……

夏蕾覺得腳下一陣發軟,忍不住的往後退,驟然,後背觸碰到一個**的胸膛,夏蕾回過頭,正好對上狄青邪魅的臉龐:“嗬!怎麼了?”

“狄青……你是歐洲總統嘛?這……”

她不算沒見過市面的,左彥的家、夜浩的房子,幾乎也算是豪宅那一類的,可是至今,還沒有狄青這般奢華。

這傢伙未免也太浪費錢了吧?!

等等!

不對……她怎麼又想到了左彥?!

唉……夏蕾你是傻瓜了嗎?!

想什麼不好乾嘛要想到那個男人呢?

想着,夏蕾不禁暗地裏狠狠掐了自己一下。

“呵呵,總統?總統能有我這麼大的派頭嗎?” 狄青抿了抿脣說着,打了個響指。

一個女傭不知道從哪裏蹭的一下冒出來,畢恭畢敬的來到男人的跟前:“狄先生。請吩咐。”

“午餐什麼的都準備好了嗎?”

狄青挑着眉問。

“已經準備好了。”

“好。”

狄青點了點頭,揮了揮手,示意女傭下去。

女傭禮貌的頷首,轉身翩翩走下樓,然而夏蕾現在還有些木訥,她基本都沒有緩過神來,眼眸以及她的腦袋已經完全被這套華麗的房子而給雷的徹徹底底、

“狄青,你真的是……”

夏蕾簡直不知道應該用什麼來形容,只能一陣語塞。

“什麼?”

“太……奢了

。”

想了好幾分鐘,夏蕾才勉強的說出這個字來,狄青幽然一笑,並不回答:“好了,走吧,我們下去先吃飯。”

“嗯。”

夏蕾點了點頭,捂住嘴巴一邊詫異的跟在狄青的身後往前走,一邊心裏忍不住的讚歎起來。

這就是所謂的有錢人生活啊,恐怕,她是一輩子都沒辦法靠着自己的力量,住起這麼大的房子來了……

“不知道幾位長老,找我作甚?”

夜浩剛一進門,就看到兩個長老正坐在沙發上,極其嚴肅的望着他。

夜浩一怔,卻在下一秒瞬間緩過神來,畢恭畢敬的垂下頭,幽幽問。

“浩啊……我們也是許久沒有找你來許久了,聽說你最近忙的很,怕你的身體啊又……”

“我沒事。”

夜浩搖了搖頭,打斷其中一個長老的話。

那長老輕輕頷首,跟右側的長老對視一眼,又開口:“唉!半月狼族還靠你呢!那個左彥啊,事事都那樣莽撞,不可靠啊。”

東長老的話再明顯不過了,他跟西長老一起來找自己,想必一定是與左彥發生了什麼分歧,或者從中得到了什麼消息,又跑來巴結他。

嗬!

想着,夜浩不禁心裏暗暗鄙視。

但表面上,兀自要佯裝的不動聲色,一臉淡然:“呵呵,左彥不是快要大婚了嗎?兩位長老應該忙的很吧?怎麼會來我這裏?”

“唉!大婚?嗬,我們得到了一個消息,說他跟一個人類小女人有來往?唉,你也知道,作爲狼王,怎麼能跟那種卑賤的人類交往呢?”

老管家垂下頭,嘆息着道。

夜浩心裏暗暗篤定了他的猜測是對的。

果不其然,他們是得到了左彥跟夏蕾兩個人的事情,這才又回過頭來找他。

人心難測啊!

夜浩心裏冷哼一聲,走到旁邊的一個小沙發上坐下來,望着兩個長老。

見夜浩臉上也沒有任何表示,兩個長老心裏不禁有些發急。

他們可是瞞着南長老偷偷來這裏的,這要是讓他發現,他們兩個私自來找夜浩重歸於好,到時候還不知道又要鬧出什麼事情來,所以他們要儘快解決好這件事啊。

“浩啊,我也知道,你跟左彥的身份不相同,再怎麼樣,你也是正式家族的孩子,自然要比那種野狼族的人強百倍。所以啊,狼族以後的興旺發達,全都靠你了。”

西長老臉色真摯的望着夜浩說,夜浩點了點頭,脣角勉強地撤出一絲微笑:“浩自是懂得了兩位長老話裏的意思,只不過……” “嗯?”

“左彥馬上就要大婚了,再加上南長老的扶持,這……”

“嗬!南長老?他自己被左彥矇蔽了都不知道!左彥暗中可能早就部署好了一切,唉。那小子,真*不是個東西。”

“哦?”

夜浩挑了挑眉骨,對於他們剛剛的那番話,只是半信半疑。

雖然他知道左彥肯定會採取行動,只不過他沒有想過,這兩個長老竟然也不是草包,可以看出左彥早已精心部署好的陰謀

既然如此,那麼到時候他又該如何收拾他們呢?

“浩,你在想什麼?”西長老不解地望着他問。

“哦!沒!沒什麼。”夜浩緩過神,連忙搖頭:“兩位長老,浩已經懂了你們話的意思,放心吧,半月狼族,不會輕易輸給野狼族的。”

他們兩個親自找他的確讓他沒有想到,不過,這主動送上門的肉,他是沒有理由不收的。

見夜浩一口應諾下來,那語氣也是極爲的謙卑,兩個長老甚是滿意地點了點頭,起身便開始朝着外面走去,夜浩拍了拍手,從旁邊走出來兩個女傭,夜浩指了指兩個長老的背影,開口:“送兩位長老出去。”

“是。”

女傭畢恭畢敬的點了點頭,走到兩個長老的前頭開始帶路,直到兩個長老的身影隨着步伐慢慢消失在夜浩的視線之內,他這才站起身來。

男人雙手環胸,凝視着門口他們兩個適才走過的地方,似乎是在思索什麼,可是那淡然的臉色,卻又讓人看不清他有任何的想法。

“他們兩個,莫非是瞞着南長老來的?”

夜浩正想着,突地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驟然拿出口袋裏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喂?幫我查一查,他們三個長老之間最近是不是出內訌了。查到了馬上告訴我。”

話音未落,夜浩便扣掉了電話。

也許真的是他猜對了,他們三個,肯定是有什麼想法不太一致,導致這兩個老傢伙突然就跑來幫他……

他們簡直是在拿他當棋子呢。

呵呵……不過,他們應該好好想一想,他,怎麼會是一枚甘心聽別人的話、俯首甘爲孺子牛的棋子呢?

他們以爲,之前見風使舵、兩邊倒的事情他會就此忘記,再也不記得?他們以爲,他會比左彥要善良嗎?

呵呵……他想除掉他們,也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

這就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西長老、東長老,你們放心,我會給你們兩個……留好棺材的。”

晚上,燈火通明,偌大的別墅,被燈光照的極爲亮堂。

然而,左氏別墅的大堂上,氣氛卻是一陣的沉悶不堪。

左彥站在大堂上,臉色鐵青的難看,再往男人手臂看去,只見左彥的傷口上還流淌着血液,一滴滴的,不斷往下流,可是男人卻並未理睬,他全部的思緒,全都在夏蕾如何得知他真實身份這件事上。

媽的!肯定是有人泄漏的!

不然,那小女人是如何知道,他是狼人的事情?!

“說!夏蕾是怎麼知道那件事的?!” 左彥凜冽的低吼着,那極其具有穿透力的話音剛一出口,在場的所有女傭包括老管家跟嵐雅,都不禁打了個寒顫。

嗬!王上又發脾氣了!而且……還是爲了夏蕾……

老管家跟嵐雅彼此對視一眼,不禁都臉上帶着一股無可奈何並且敢怒不敢言的神色。

“說啊!怎麼都啞吧了?!誰嘴巴那麼閒?!要不要直接撕了算了?!”

“王上……您的傷口……”

嵐雅欲站起來爲他包紮傷口,可是下一秒,左彥卻伸出另一隻完好的手,驟然朝着她的喉嚨狠狠捏去,嵐雅瞬間瞪大眸子,一時間還未緩過神,她就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啊!王上……您這是?”

“是你?嗯?”

左彥眯起眼眸,滿是凜冽的凝視着被捏在手中的嵐雅,嵐雅臉色漲紅,只是一陣拼命搖手:“不是的

!不是的!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她口齒不清的說着,左彥卻愈加用力,站在旁邊的老管家打了個寒顫,不禁開口:“王……其實,這件事不是嵐雅做的,是……”

“嗯?”

左彥一個凜冽的目光掃過去,卻不禁使得老管家臉色驟然一變。

王上居然發了這麼多的火……

這是他根本就沒有想過的!

“其實,這件事是我做的……”

老管家嘆息一聲,終於開口,說出這句話來。

僅僅一秒鐘,左彥瞬間放開了被他捏住喉嚨的嵐雅,嵐雅咚的一聲凋落在地,捂住發痛的嗓子,咳嗽不止。

左彥卻一步步的朝着老管家逼近,那俊逸的臉上,寫滿了慍怒:“爲什麼?!”

“王!您明明很清楚我這麼做的目的!野狼族,還需要您啊!”

“野狼族……?!嗬!爲什麼非要拿野狼族來壓迫我?!爲什麼?!”

左彥忍不住的嘶吼起來!

他就是因爲野狼族,才無法與自己最心愛的女人在一起,他也是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他已經愛的那小女人這麼深了!深到,他甚至都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深到,他愛的幾乎快要發瘋!

深到,他痛的無法言語!

看到她那般冷漠的推開他,他的心幾乎如同刀子在絞他一般。

“王……難道,你爲了那個人類女人,已經忘記了您是野狼族的王上嗎?!”

老管家痛心疾首的嘶喊着,在場的人,無不默默地垂下了頭。

嗬!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