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升間話沒說完,便突然發出一聲慘叫,卻是安麗已經忍無可忍,一腳踹在伊升間的胸口。這還是小懲罰,剛剛伊升間口出髒話更是想打她主意的時候就想直接用匕首殺了他。不過,殺一個人並不能使自己痛快,只有慢慢折磨對方纔能發泄自己內心的怒氣。

“噗!”伊升間張嘴吐出一口鮮血,慘叫着倒在地上,而高慕同時飛身上前,一腳狠狠的踩在伊升間的前胸上,不忘狠狠揉壓幾下,把伊升間痛的又是幾聲慘叫。

“你不是要乾死我們嗎?”高慕在伊升間前胸上面狠狠踩了幾腳,然後又覺得不滿意,蹲下身,用手抓住伊升間的胳膊一扭,只聽咔嚓一聲脆響,伊升間頓時又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

“快放開!”兩個保鏢幾乎同時大喝一聲,朝高慕撲了過去,可惜,他們根本就沒能接近高慕,便已經被安麗踹飛。

安麗出手絕不留情,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這是多年來安麗經歷無數戰鬥和生死換來的經驗。

“啊!”兩名保鏢發出慘叫,重重摔在地上,幾欲昏了過去,但最後還是被他們兩支撐着沒暈倒。兩個保鏢此刻再次爬了起來,咬牙朝宋德華衝去。 擒賊先擒王,兩名保鏢吃了安麗一腳自然知道安麗的厲害,而高慕也是厲害無比。所以兩人沒有選擇硬拼,而是向一邊站着微笑的宋德華衝了過去。在他們兩人看來宋德華是最好對付的,而高慕和安麗是他的保鏢。所以兩人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在宋德華身上下手,只要將宋德華捉住,那麼就可以控制那兩名厲害的女保鏢了。

“不知死說!”宋德華冷哼一聲,看着兩名保鏢向自己衝來。宋德華倏然飄身上前,也不等保鏢繼續向自己出手,而是自己選擇了先出手,身子一來到兩名已經被宋德華身手驚駭的保鏢面前手掌閃電般的拍出。

這兩個保鏢同時發出一聲悶哼,應聲而倒。直接被宋德華打暈過去,而此刻,唯一還醒着的,就只剩下伊升間了。

伊升間之所以還醒着,只是因爲高慕還在折磨他,只聽咔嚓咔嚓的響聲不斷響起,高慕連連發出慘叫。眼前的賤男居然說要乾死自己,這讓高慕內心很是惱火,如果自己不是有些身手那豈不是真的要被對方折磨死?高慕在報復,必須報復。

“白癡,居然打我的主意?”高慕一邊折磨一邊不滿的說道。而站在一邊的安麗則是冷眼看着伊升間扭曲的面部。她在等待,等高慕折磨完就輪到她上了。

“如果不是你,我家表弟是可以過上安靜好日子的,你要知道浪子回頭是難能可貴的。”宋德華蹲下身子語氣平和的對着伊升間道。

“不過,你既然已經破壞了遊戲規則那麼也就沒必要活下去了。”宋德華有些嘆息,可憐的看着滿頭大汗,生不如死的伊升間。

“小子,你敢殺我!?你也不會有好下場的!”伊升間惡狠狠的看着宋德華,到這個時候,他還不忘威脅宋德華。

“我殺不殺你,我都會有好下場。”宋德華懶洋洋的說道。威脅的話聽多了,惟獨伊升間這句話最沒有威脅力,殺與不殺,自己還會一樣生活的好好的。

“你若是放了我,我可以既往不咎,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過!”伊升間此刻當然知道自己的情況不妙,這會兒他已經明白,眼前這個謝文雙的表哥真的會殺了自己。即便他不殺自己,那麼他身邊的女人也會殺了自己。

雖然這兩個女人很漂亮,身材也更好,可是兩個漂亮女人的功夫都是相當厲害,幾下就把他的折磨的生不如死,更是連自己的保鏢都不是他們對手。依照現在這情況,若是對方真要殺他的話,那他肯定是死路一條。

“我記得,你剛剛好像還在威脅我!”宋德華連正眼看都不看伊升間,而是在環顧四周似乎在察看有沒監控什麼的。這殺人的勾當自然要萬分小心,不管是高慕還是身爲殺手的安麗,她們也懂這個道理。所以三人不斷觀察,倒是把伊升間嚇的要死。

“我們怎麼處理他們?”高慕輕聲問道。

“直接幹掉吧。”宋德華想了想說道。

“你敢殺我,我的兄弟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到時候,你們的下場,只會比我更慘……啊!”伊升間居然還在威脅宋德華,不過他還沒說完,高慕便重重一腳踩在了伊升間的褲襠。當着自己面罵宋德華,高慕自然不會客氣。

“我草,你,你他碼夠狠……啊!”伊升間痛得臉部肌肉抽搐起來,直接就痛得昏迷了過去!

“還是殺了省事,這種人留在世上也是害人的貨色。”宋德華見伊升間暈死過去直接來蹲下身子,用手在伊升間的頭一按,接着伊升間就沒了出的氣。

“保鏢跟錯主人了,也該死去。”宋德華看了昏迷着的那兩個保鏢一眼,隨後也來到他們身邊,在頭部按了一下,這兩個保鏢也安樂死了。相比較而言,伊升間死的比較悲慘點,死前還被不斷折磨,而保鏢們則如沉睡中死去。

一旁的高慕有點發呆,這三個人,就這麼被殺了?高慕倒不是同情這三個人,伊升間顯然是該死的,而那兩個保鏢跟着伊升間在一起,顯然壞事也沒做少,這些人多死幾個,對這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只是,她有點擔心,就這樣殺了人等下該怎麼善後呢?

“宋德華,他們的屍體,要怎麼處理呢?”高慕對這種事完全沒經驗。過去是直接殺了跑路,誰也不知道。但現在不一樣,他們在包間裏,外面都是人,指不定就有人認出他們呢?總不能全殺了吧。

“把他們扔到路上?”高慕試探說道,在她看來,殺人拋屍很正常。

安麗一臉鄙視,將行業還是她專業點。

“這怎麼行啊?”安麗連忙搖頭,“會被人發現的,酒吧裏的人就不說了,單是外面還有監控器就沒辦法躲。要是直接帶着他們出去,肯定會被拍下來的,而且,還很會被很多酒吧裏的有心人認出我們的模樣。”

“我也是這樣想的。”高慕確實也想到這一點,但是現在這個時候除了將屍體拋掉還能怎麼辦?藏是沒地方藏的,再說,這裏是酒吧,到了結束營業的時候會有服務員前來打掃,到時候屍體若是藏在房間恐怕不用一分鐘就會被人發現了。

“要是能讓這些屍體憑空消失就好了。”高慕自言自語,“就算有人知道他們來了我們家,但要是找不到屍體的話,誰也不能說什麼。”

“讓屍體消失還不是簡單的事!”高慕的話頓時讓安麗有了主意,因爲她們手裏有一種專門處理屍體的藥粉,叫三尸化灰粉。只要撒一點在試題傷口上,瞬間就可以將試題化了,和看電視裏的化屍水什麼的一樣。

“啊?三尸化灰粉?”高慕愣了愣,這東西她以前倒是在小說裏看到過,可她一直覺得那是假的,世間怎麼會有那東西呢。

“當然是真的了,我身上就有。”安麗點點頭接着在口袋裏搜着什麼東西,連同一邊只微笑的宋德華都有些奇怪的看着安麗。心想殺手就是殺手,什麼玩意都有,連殺了人毀屍也簡單的很。

不一會在安麗的手裏多了一小瓶紅色裝的東西,正是安麗說的三尸化灰粉。安麗熟練的扭開瓶蓋,然後對着三人的屍體就輕拍,接着從裏面掉落少許粉末,看的高慕趕緊走開,怕那粉末掉在自己身上。

粉末掉在屍體上面,只聽滋滋聲響,空氣中馬上充滿了刺鼻的味道,還有一陣陣白氣。屍體上冒着的白氣越來越濃,味道的也把宋德華和高慕刺的連連後退,實在是難嗆。

十分鐘之後,高慕便徹底相信,三尸化灰粉確實存在,而且這三尸化灰粉的效果和電視小說裏描述的一樣,只是十分鐘而已,地上便什麼都沒有了,就像是他們從未存在過一樣。

而宋德華卻顯得淡定許多,宋德華過去早聽說過這東西了。一個合格的高手可是要博大家所長,懂的越多,則越是能在任何突發情況中生存下去。

而這個時候,高慕也終於鬆了口氣,不用再擔心被人發現這裏有屍體了。

“安麗,能不能給我一點?”高慕卻向安麗伸手,因爲她覺得這個三尸化灰粉和厲害,也許以後自己還用的上。不過安麗並沒把三尸化灰粉給高慕,而是小心翼翼的放回口袋。

“帶着這東西可不是好事。”安麗解釋。所有的東西都是雙面的,她是職業殺手也許要用上,但高慕若是帶上了恐怕會招惹麻煩上門。

“小氣!”高慕不明所以,不過她也不在乎,平日殺人她會選擇地點,肯定不會在這些地方殺人,殺了都不好處理。

“走吧,請你們吃夜宵。”宋德華對眼前的高慕和安麗一直很無語,又像姐妹又像仇家的。不過事情得到解決始終是好事,起碼自己可以告訴陶媛不用繼續擔心,而謝文雙也將重新做回一個平凡人,不用疲與奔命。

“好,有人請吃夜宵最好了,不吃白不吃。”高慕比安麗要活躍,聽到宋德華的話略有小興奮。而安麗則直接轉身向房間外走去。

“吃了變白癡!”宋德華接話,看到高慕很興奮的模樣宋德華就想打擊下她,事實他也這樣做了。

宋德華的話換來高慕的白眼,最後宋德華無奈,只後當作沒看到一般穿過熱鬧的舞池和人羣,向外走去。

半小時後。

紅谷河邊的夜宵檔是附近出名的好,而宋德華此時正苦口婆心的勸着高慕:“女僕,你怎麼那麼會吃?你一個人都吃了三碟了,他孃親的不怕長胖呀!”宋德華原本想說我當初就是看你身材和樣子好才收你做女僕,但話到嘴邊宋德華最後還是沒敢說出來。 “切,吃多點有力氣幹活。”高慕不明所以。高慕覺得人就應該多吃點,畢竟走路想事情什麼的都需要消耗熱能量,當一個人沒吃飽的情況下又沒足夠的熱能量,那麼人體的一切運動將損耗的是生命而不是食物轉化爲的熱能量了。

但高慕萬萬想不到的是當她說到吃多點有力氣幹活的時候宋德華想的居然是上牀,也許只有在牀纔是最消耗能量的吧。不吃飽又那裏有力氣?宋德華自己問自己,最後也不得已點多了一份,自己吃。

超級軍工科學家 “嘿,小妞。過來陪爺爺喝兩杯?”宋德華現在有些頭大,現在他才發覺一個問題。那就是身邊帶着美女的話總是會惹上不少麻煩。就如現在一樣,有兩個流裏流氣的青年突然一左一右來到高慕和安麗身後,居然調戲兩人起來。

宋德華沒有阻止,別人不知道高慕和安麗是刺人玫瑰而宋德華卻是知道的。不用宋德華出口出手,那兩個青年都好不了那裏去了。有時候女人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宋德華無限感慨。

“奴家只怕你無福消受呢。”高慕很配合的假裝溫柔,眼睛開始打量眼前調戲他的青年,猥瑣,猥瑣還是猥瑣。

青年一聽有戲,忙大喜:“c,哥哥我外號擎天柱,一夜不倒神!”青年得意呀,提起他的外號別多威風了,在他們圈子裏他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

宋德華聽到後卻是有些怪異的笑了,這青年不錯,就是不知道等下後果是什麼。宋德華突然有些期待,期待高慕和安麗的表現。

“真的呀?那奴家不是很有福氣?”高慕嘻笑,眼睛卻是看着青年下體看着,雙眼眨呀眨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另一邊的青年見自己同伴已經上手他卻也有些猴急起來,直接低頭對着安麗耳邊吹風道:“美女,從了哥哥吧,我會讓你很舒服的哦。”

但回答青年的是安麗那悠閒自在的喝着茶水,完全沒聽到青年的話一般,也如青年完全沒在她身邊一樣。

見安麗不理會自己,青年臉上微怒,但很快又平息下來換上自認爲可以的微笑接着道:“跟你講個小祕密,你別看眼前那屠忠好像很厲害,還說什麼擎天柱。其實他是吃藥的,不吃也就三分鐘。”青年說到這裏不忘用豎起三根手指,眼睛看向對面的屠忠時直接鄙視。

每一次都這樣哄女人,結果十有八九成了。這讓姜友有些妒忌起來。但事實上屠忠也就和自己半斤八兩。

安麗依舊沒理會姜友,繼續悠閒的喝茶看風景,剩下姜友臉色一時青一時白站在那裏。

而比起姜友和安麗這邊的冷靜,高慕和屠忠卻打的火熱,屠忠每說一句高慕就捧一句,似乎兩人已經臭味相投。

宋德華看着不說話,夾着小吃繼續慢慢嚼了起來,眼睛不時從高慕和安麗兩邊掃過,內心卻爲這兩人感到快樂,其實有人陪着也是不錯的。

“真的很大?”高慕繼續聽着屠忠在吹,說大大高慕自然懂,只是繼續耍着屠忠而已。

“恩,要不給你看看?”屠忠興奮呀,眼前的妹紙很純,似乎什麼都不懂一樣,自己說大她居然還不知道什麼。這讓屠忠陷入無比興奮了瘋狂中,腦海更是春香宮宴,美女成羣在牀上。

“不看了,離開的話我得問我們家老闆呢。”高慕一臉委屈。她覺得一個人玩還不夠好玩,現在她還要把宋德華拉下水。

這讓一邊慢慢嚼食的宋德華差點把東西吐出來,他這是坐着也中槍。

“老闆?!”屠忠一聽高慕的話後將矛頭指向宋德華,語氣也大不相同,此時變的有幾份不屑和怒意。

宋德華的裝扮依舊很普通,而且長的也普通。在屠忠的眼裏宋德華就是一個草包一般的人,如果高慕不說對方是老闆屠忠直接把宋德華當街邊的普通打工仔而已。

“老闆,我要帶你的人出去玩,你願意不願意?!”屠忠完全沒有詢問的意思,反而像是威脅。在他看來,宋德華不堪一擊,這種人屠忠完全不放在眼裏,自然沒有低聲下氣的意思。

宋德華鬱悶,他可不想陷入高慕的圈套裏,反正宋德華是看戲的,當下便道:“我肯定願意呀,你盡興,我隨意。”說完宋德華偷偷瞥看向高慕,只見高慕此時一臉怒意看着宋德華,很明顯高慕不滿意宋德華的的做法。

“怎麼樣?美女,你家老闆都發話了,走吧,哥哥帶你去爽幾把。”屠忠說到這裏全身開始蠢蠢蠕動,眼上又可以壓多一個美女,而且是那麼漂亮的女人,到時候又有可以和兄弟們吹噓的事了。

“我們也走吧?”姜友見屠忠那混蛋又要得手,他也不甘示弱,每一次都是屠忠出頭,這次他怎麼也不能落下了。

至於宋德華這個所謂的老闆,姜友也沒看在眼裏。所謂的老闆富二代什麼的最不中用了,有錢卻改變不了他們懦弱的本質。

“啊!”

“啊!”

屠忠只感覺自己眼睛被誰打了一眼,頓時一痛捂眼連連後退。啊的聲音是他發出來的,而同時還有人也啊了一聲,屠忠看去,卻發現自己的兄弟姜友和自己一樣居然也是捂眼退到一邊正看着自己。

眼睛黑了。

“c,他嗎的是誰打勞資!”屠忠發飆,剛剛的興奮全部化爲憤怒,也不知道是那個孫子趁機偷襲。

“是我呢。”屠忠的話剛落,卻傳來高慕那甜甜的笑聲。

“美女妹妹,我知道不是你,你就別撐能了。哥哥現在沒空和你玩,哥哥要打人。”屠忠望着身材纖瘦的高慕道,嬌小的女人那裏有那力氣,再說,剛剛那打他眼睛的人似乎很厲害,居然連看都沒看自己就捱了一記。

姜友也在找人,找打他眼睛的人。只是四周並沒什麼人,除了兩個美女也就只有那個被稱爲老闆的人了吧。

屠忠也把眼光看向宋德華,除了宋德華就沒有別人了。這是屠忠和姜友一至認定的事,所以兩人豪不客氣的直接來到宋德華面前,惡狠狠看着宋德華。

“怎麼了?”宋德華奇怪擡頭,他正吃的爽呢,原來一個人吃東西也是那麼有味道。但此時卻是被打攪食慾了。一是因爲有人打攪,二是因爲屠忠和姜友的長相實在不怎麼樣,給他們這樣一站,宋德華有種吃不下去的感覺。

“王八蛋,打了你屠忠爺爺還裝不知道?!”屠忠猙獰看着宋德華,恨不得直接上去就一腳。

“肯定是你這個混蛋!”姜友也肯定,輪起手就準備向宋德華煽去。

啪!

但是姜友的手被身後一道力拉扯轉身,接着自己的臉上卻是被人煽了一巴掌,煽他的人正是自己剛剛還在調戲的安麗。

屠忠一臉癡呆看着自己的兄弟被安麗煽了一巴掌,力道很大,比狠狠打蚊子的聲音要大上很多。

沒等屠忠弄明白是怎麼回事他的肩膀被人拍了下,屠忠慣性回頭,結果自己眼睛一痛,另一隻眼睛卻是被人打了,打她的正是剛剛自己調戲的純潔無比的妹紙。

啊!

屠忠憤怒,現在他知道怎麼回事了。剛剛確實是被高慕打的,現在他是疼痛和惱怒一起吶喊出,頂着發黑如熊貓的雙眼盯着高慕看着。

“你特嗎的找死!”屠忠不知道什麼叫憐香惜玉,見高慕打他便立刻發怒撲向高慕。

只是屠忠很倒黴的又倒在地上,因爲高慕已經一腳踹向他的肚子,而可憐的屠忠直接被踹出十多米遠,在地上滾了起來。

“你們這些王八蛋!”姜友一直不爽安麗的冷漠,現在被安麗煽一巴掌又看到屠忠被踹飛頓時出手,他伸手直接揮向安麗,不過頓時他就停了下來。在他脖子上多了把小匕首,冰冷的白刃已經貼在他的脖子上,冰涼無比。

“你,你想幹嗎?”姜友恐懼,冰冷的感覺在他脖子上傳遞,恐懼讓姜友說話接舌顫抖。

“不想怎麼樣,殺掉你算怎麼樣嗎?”安麗淡淡道,戲虐看着姜友。

這還得了,姜友一聽瞬間差點跪下:“大姐,我家有老母,小有小女,還有個殘廢的老婆要養,我求求你高擡貴手放我一條生路,只要你願意放過我,我姜友做牛做馬也會報答你的!”姜友眼眶奪淚,一時間卻給人無比悽慘的感覺。

“滾!”安麗還不至於真的就在大庭廣衆之下就殺人。這是愚昧的事情,而作爲殺手也就如見不得光一般,靠的不是光明正大殺人,而是手段,讓別人察覺不到甚至想不到的方式死去,死都都無法讓人發覺是誰下的手。

姜友一聽安麗的話那裏還有不跑的道理,當感覺到脖子的冰冷消失後姜友直接連連後退向一邊跑去。來到屠忠的身邊扶起屠忠向一邊逃去,現在性命要緊。 “你們給我等着,勞資要搞死你們!”屠忠現在好受了些,在被姜友扶着遠去的同時不忘記對宋德華等人發下狠話。

“我們等你來。”宋德華從不怕惹事,倒是樂意有人找上門被自己身邊的高慕和安麗好好虐揍。

“真不走?” 極品帝王 高慕不是想問宋德華走不走,其實她倒也希望等下有事做,畢竟生活裏沒點刺激是很過分的事情。

“不走,爲什麼要走?”宋德華反問,剛剛鬧了下後宋德華髮覺還得喊上幾個菜才吃的過癮,再說夜宵多好。月光幽亮,美人在身旁,這是享受,有什麼不好的。許多男人恨都恨不來呀,就如旁邊桌的旁邊桌時不時有男人看向宋德華這邊,不時還議論着。

不用想宋德華大概都能猜到是什麼意思,無非就是說:“看,那個長的不怎麼樣的青年身邊居然有兩個極品美女,那身材那胸口,人間難得幾回看呀。”然後接下來就是吊絲男的其他各種猜疑,並且和羨慕。

夜宵就在這樣的氣氛下進行着,宋德華時不時和高慕或安麗搭上幾句,但都沒涉及很多,而是簡單的問候而已,就如朋友一般關切和詢問。

“老闆,買單了。”吃完自然要付款,現在宋德華是老闆,自然得他付。

付款的時候老闆來的很快,比上菜功夫要快不少,直接在三下五除二後報了個緊額,接着宋德華付款。最簡單的交易完成,宋德華他們也就站起身子準備離開,但就在這時,卻有兩個人走進了餐廳。

兩人是警察,穿着清一色的制服。一男一女,神情嚴肅。

“你還有你,你!你們三人跟我們去警察局走一趟!”兩名警察中的男警察命令道,說話的時候直接用手指點了宋德華和高慕,安麗。

“我們爲什麼要去警察局?”高慕反問,很奇怪。他們又沒犯法,憑什麼進警察局?

“警察叔叔,你們是不是搞錯了?”安麗對警察局很是敏感,做她這行很嫉違這個,要知道進去後被查資料,發現她有端倪的時候恐怕自己祖宗十八代都將被調查的清清楚楚。

“不去,我不喜歡去警察局,那裏的咖啡不好喝!”宋德華一口拒絕,轉身向另一邊走去。硬碰肯定是不理智的,所以宋德華選擇迴避。

“你們彆嘴硬,這次恐怕由不得你們去還是不去!”女警察開口,聲音帶有男人般的磁性,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女警的威武。

“我們爲什麼非得去?”宋德華反問。這很奇怪,自己吃夜宵犯罪?帶女人出來吃夜宵犯罪?還是自己帶的高慕和安麗太漂亮了,所以犯罪。

“你惡意傷人,剛剛我們才接到電話。所以我們有權利把你們帶回去審問。”男警察表情冷漠,此時冷冷對着宋德華道。

“拜託,你們長點腦好不好?一個電話就把你們喊過來?而且直接抓人?請問打電話的人呢?證據呢?”宋德華懂法,現在口說無憑的,宋德華更可以說自己是神仙了,可是這明明是不可能的事嘛。

宋德華的話讓兩名警察顯得有些尷尬,這時不知道怎麼答了。是的,這次他們欠考慮了,他們確實只是接到指揮中心電話而已,更是在得知道宋德華他們三人的大概形貌後就來了,一口咬定對方,而報警的人卻不在,現在他們就真的成了口說無憑了。

原本這樣一帶而過也就算了,大不了就當自己弄錯了。可偏偏是當他們出現的時候就將四周其他吃夜宵的人吸引過來,現在在他們四周已經圍了不下五十多人,紛紛指點並討論。

“你是警察還是我們?我們說你有罪就是有罪,那裏來的那麼多廢話!”女警察面子上先掛不住了,立刻厲聲到。根據她的經驗只要他們一發威,對方肯定回弱幾分,畢竟他們穿的可是警察制服,他們是在執法。

“照你這樣說你,警察說誰有罪就有罪咯?”宋德華微閉眼睛盯着這個並不漂亮的女警察問道。

女警察不說話了,因爲她意識在自己剛剛又講錯話了。而現在回答宋德華的話無疑就是將自己推到一個山峯上,就等待着自己摔死了。

“你廢話太多了!”男警察臉上也掛不住了,何況眼前的宋德華牙尖嘴利的實在讓他討厭。什麼時候在他們辦案的時候有人在旁邊墨跡個不停的,像蒼蠅一樣。

“幹嗎?警察辦案就可以封住我們嘴巴不成?”另一邊站着看熱鬧的人開始鬧起來了。

“就是,我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人家究竟犯什麼事了,只看到這兩個警察一來就沒好臉色對着人家。”又有人起鬨。

“可不是嗎?警察了不起不成?可以隨便誣陷人?上次新聞還說什麼什麼來着。”

衆說紛紛,又加上現在是夜晚,大多人吃夜宵也是爲了閒聊,所以當下他們就將眼前的事作爲話題聊了起來。有的偏激點的人講的話更是讓男女警察聽的直想拔槍斃了那些嘴髒嘴刻薄的人。

“沒什麼事趕緊散開,別阻攔辦公。”男警察惱怒,但又不得不壓制滿肚子的怒火。只是臉色難看的對着衆人喝到,這是警察形象,所以他不能笑也不能怒。

“看吧,我都說肯定是這兩名警察有鬼,不然怎麼要趕我們走?”

“就是,擺明就是怕我們看在眼裏,以後對他們兩人不厲害而已。”

“他讓我們走,我們就偏不走。我們是納稅人,我們有權利監督他們工作。時候濫用職刑!”

衆人依舊起鬨,事實上這樣的事在電視上沒少發生。 符文之地的奇妙冒險 也正因爲如此也激發了他們的正義感,他們可不想看着眼前的一男兩女受到不公平的壓迫。尤其是那兩名漂亮的女人,更是不能被警察給捉到牢房。

“大家,我們是剛剛接到中心通知才趕過來的,那報案的人叫屠忠,請問你們誰認識他?認識的請出來說句話好嗎?”女警察腦子靈光一閃,直接先把責任推卸不少,即便最後追究也不能怪他們兩人,他們都是按照指示做的。

“原來是屠忠那混蛋。”宋德華面無表情,現在他終於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被警察找上了。

“我們可不認識什麼屠忠的,他是誰?”高慕很會裝,先是直接疑惑思索,最後對着眼前的兩名警察道。

“認識不認識跟我們走一趟就是了!”男警察毫不客氣道。在這裏講什麼都得事事小心,羣衆的議論聲是最嚴重的,所以男警察不得不小心辦事。以免被羣衆捉到什麼把柄。

“我偏不走了。”宋德華不理會兩人直接轉身就走,一不犯法二不殺人。宋德華沒什麼畏懼的,即便對方捉自己,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你!”男警察和女警察的臉色頓時變的通紅,那是在打他們的臉呀。

“不能走!”女警察首先衝到宋德華他們面前將宋德華一行三人攔了下來。

“哎,我說你這醜八怪怎麼出現在我面前呢?你不能擋我們路呀,你該不會告訴我我走路也犯法吧?”宋德華很不滿的瞪着,嘴上也不留情直接諷刺到。

“你,你說誰醜八怪?你再說一句醜八怪試試?”女警察氣得差點吐血,眼前這混蛋居然喊自己爲醜八怪?可是自己那裏醜了?現在這傢伙都要被捉去警察局了居然還這麼囂張!

“我說你呀,怎麼了?你該不會因爲一句醜八怪又說我犯法要捉我吧?”宋德華對着女警察道,臉上表情自在,一點也沒懼怕的意思。

“哈哈……”

“兄弟真妙呀!”

“牛呀,兄弟。”

其他人聽到宋德華的話後紛紛豎起拇指,大家都爲宋德華撐腰了。

女警察頓時快瘋掉一般,眼前這混蛋居然當着那麼多人的面子說自己丑?不給自己面子還公然挑釁自己的職責權威?女警察感覺自己真的忍不下去了,眼前的宋德華太可惡了,可惡的就如一個剛調戲過他的男人突然變的一本正經然後誣陷是自己先調戲他一般,簡直就是不可理喻!

“警官,不能忍啊,趕緊捉了他!”有羣衆開始縱容鼓吹起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