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菲菲頓時俏臉泛起紅潤,很不服氣的氣鼓鼓嬌聲道:“難道淑女就不能夠伶牙俐齒嗎?”

葉三平徹底無語了。 “這麼說你是答應帶我去嘍?”任菲菲激動的說道。

葉三平哂笑道:“呵呵,看在任大小姐說的口乾舌燥的份上,那就一起吧,再說了我葉某人可是個說一不二的大男人,剛纔呢你表現還不錯。”

任菲菲撅着小嘴,嬌聲道:“算你說話算話,那個什麼豪情夜總會在哪?”

“我也不知道,不過有導航,你先打開導航,收索一下豪情的位置。”葉三平指了指旁邊的導航儀說道。


正當任菲菲收索豪情位置的時候,葉三平瞄了一眼車門外的後視鏡,發現在車後不遠處有那輛黑色的奔馳越野車久久不緊不慢的跟着。其實在他和任菲菲上車的地方不久之後,葉三平就已經注意到了這輛黑色的奔馳越野,當時還不能確定,現在看來,已然是確定無疑了。

只見葉三平嘴角間勾起了一抹桀驁的弧度,心中已然猜到是誰了。

在導航儀的導航下,車子行駛到一個十字路口之後,便轉向了另一條街道。

幾分鐘之後,當葉三平再次觀察後視鏡的時候,那輛黑色的奔馳越野已經不再跟着了。

葉三平心中大感疑惑,難道是自己多慮了,只是巧合而已?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之後,車子來到了市區東山商業街道上的豪情夜總會。

豪情夜總會對外的名稱是豪情高檔娛樂會所,據說其幕後的老闆是一位黑白兩道通吃的大人物。就光看其所處的地段來看,那可是天都城最爲繁華的商業地段,這裏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寸土寸金,由此一點就可看出,這豪情的老闆實屬不簡單。

會所的大樓一共有十二層,別看只有簡單的十二層,可是卻裝修的十分的豪華。頂樓上的霓虹燈不時的閃爍着,“豪情高檔娛樂會所”幾個紅綠相間的大字在霓虹燈的裝飾下盡顯奢華氣派。

會所的二到五層都是各種各樣的娛樂項目,什麼桑拿洗浴、推油按摩、泡腳搓背、酒吧KTV是應有盡有。在這裏只要你有鈔票,不管你想到的還是想不到的各種娛樂項目都可盡情的享受到。另外,這裏的一樓是接待大廳,拿着對講機的保安人員更是多達幾十個。

在大門前的廣場把車停好之後,葉三平二人便直接朝會所的大門走去。

二人剛踏進大門口,頓時眼前一亮。只見一眼望去,從里門口一米處的地方開始鶴立的站着之間相距三米左右距離的兩排身着紅色旗袍的迎賓小姐,個個玉容帶笑、纖腰細腿,服務態度更是一流,以一種驚豔絕倫的氣勢給客人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先生,女士,你們好,歡迎光臨豪情娛樂會所。”

葉三平二人剛踏進門口,裏面並排的兩排美眉便異口同聲的微笑着向二人問好,同時還給二人深深的鞠了個躬。

這樣的場面葉三平已經是見慣不怪了,倒是初來乍到的任菲菲感到有些不太自然,看着在場所有穿着性感的美眉向他們投來的炙熱的目光,任菲菲俏臉頓時泛起紅潤,羞澀的低下頷首,不自覺的伸出玉手攬住葉三平的一隻手臂,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般,羞澀的掩藏着自己的火紅般嬌嫩欲滴的玉容。

“先生,女士,歡迎光臨豪情會所。請問,二位有預約嗎?”一個三十出頭的男子笑臉相迎的問道。

相迎男子正是豪情會所的大堂經理孫大發。當葉三平和任菲菲踏進門口的那一刻起,孫大發就已經注意到了他們。特別是任菲菲的出現,讓他的眼睛裏頓時冒出一道金光。他在豪情當大堂經理也有不短的時日了,以往包括今晚他所接待的客人不是富豪公子哥,就是官宦子弟,基本上都是不會帶女伴前來的,因爲來這兒揮金的男人,哪一個不是來風流快活、享受溫柔鄉的。今晚倒是有些奇怪了,竟然來了一個大美女,看着大美女的表情似乎是頭一次來這樣的娛樂場所。

看完了美女,孫大發隨即將目光轉向了美女身邊的那個高瘦男。從高瘦男的穿着來看,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沒錢的打工仔。

孫大發看着二人一副手挽手親密無間的樣子,心中頓時萌生一股不快,甚至是充滿鄙夷和不屑的感覺。

“哦,我們是來找人的,他叫方勝利。”葉三平微笑着對孫大發回答道。

孫達頓時暗生冷笑,原來是來找人的,量你也消費不起。

“原來二位是方總的朋友,方總已經交待過了,請二位隨我上五樓的貴賓包間。”說完,孫大發便領着葉三平和任菲菲一起上了五樓的電梯。

到了五樓的的VIP包間518的門外之後,孫大發跟二人寒暄幾句便自行離去了。

站在走廊上的二人隱隱約約的可聽見從各個包間裏不時傳出來的男男女女嘻戲嬌嗔的聲音。

葉三平看了一眼身旁一直低着螓首不語的任菲菲之後,哂笑道:“怎麼啦,任大總監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呀,有沒有覺得有些後悔跟我過來呢?”

已經是深知男女之事的任菲菲怎麼可能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沒吃過豬肉,難道還沒有見過豬跑嗎?只不過初次來這種地方,有些不太習慣罷了。

任菲菲擡起螓首看着葉三平,美眸當中盡是滿滿的疑慮和擔憂。直到剛纔,她總算是明白了,這種地方對於男人來說,其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難怪那些那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會對這種地方流連忘返了,當然也包括那個虛有其表的林楓了。

葉三平心領神會,義正言辭的說道:“你放心,有你這樣的大美女陪在身旁,就是再大的誘惑擺在我的面前我也會置若罔聞的。”

任菲菲芳心大喜,嘟囔着小嘴,哼道:“油嘴滑舌,算你還有點良心。”

葉三平哂笑着拍了拍任菲菲挽在自己手臂上的玉手,接着很是從容的推開了VIP房518的房門。

頓時一股奇怪的味道迎面徐來,夾雜着濃烈的酒味、香水味、菸捲燃燒味,薰得任菲菲不由得的乾咳起來。 葉三平眉頭微蹙,果然不愧是VIP包房。整個房間被裝修的很豪華,正門進去靠右手邊的牆壁上掛着一塊很大的電子屏幕,屏幕上正播放着時下最流行的組合“鳳凰傳奇”的經典曲目。屏幕進去大概三米左右的距離是一道白色的木門,不難猜測,這木門的後面應該是一個獨立的房間,房間的作用自然是不言而喻了,一般人都會猜到是用來幹什麼的。

大屏幕的正對面和左右都擺放着黑色的真皮沙發,正中央是兩張磨砂的玻璃桌,桌子上正密密麻麻的擺放着幾十瓶“百威”啤酒。此時此刻,坐在沙發上一共是六人,其中四個是穿着暴露性感超短裙的女孩,另外兩個男的,一個正是四方集團副總裁方勝利,另外一個則是集團保安隊的隊長何明。

在葉三平和任菲菲推門進入的時候,方勝利和何明正左擁右抱的在音樂和閃爍的霓虹燈的動感節奏下有說有笑,不亦樂乎。

“哎呀,老弟,你可算是來了。”方勝利先是一愣,眼神當中明顯的閃過一絲不快,看了一眼葉三平旁邊的任菲菲,然後接着陰陽怪氣的說道:“菲菲,你怎麼也來了,這種地方可不是你們女孩該來的地方喲。”


這時,不知道是誰把包房裏的音樂給按停了。

任菲菲見方勝利跟自己打招呼,先前的羞澀頓時一掃而空,玉手緊緊的挽住葉三平的壯實手臂,嫣然笑道:“二叔,三平現在是我的男朋友,他要來這種地方,我這個做女朋友的自然是不放心了,所以也就跟着他一起過來了。”

此話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瞬間化石。特別是葉三平,虎軀頓時一震,心中更是驚愕萬分,暗道:這美女也太能演了吧,居然能編出這樣的狗血劇情,不愧是堂堂四方集團人事部的總監,臨場應變能力不是一般的強。

葉三平心中大感佩服身邊的這位美女的應變能力的同時,也暗自偷樂一把。在來之前他還沒有想好怎樣委婉的拒絕方勝利的收買,沒想到自己搖身一變成了任菲菲的男朋友之後,反倒是已經徹底的幫他解決掉了問題。

至於方勝利他自然是不傻,葉三平既然是任菲菲的男朋友,而任菲菲又是方雅男的表妹,他想要收買方雅男表妹的男朋友,恐怕就難上加難了。

既然是演戲,那就得演全套。

葉三平故作深情的看了一眼已是俏臉緋紅的任菲菲,嘴角隨即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緊接着大嘴往任菲菲的俏臉頰一靠,結結實實的親了一個深情的吻,一臉幸福的說道:“方總,不好意思,菲菲現在是我女朋友,她非要跟着來,我也沒辦法。”

而站在葉三平身邊的任菲菲剛纔靈機一動,纔會想到這麼一出好戲,隨口說出來的時候,似乎是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事後連她自己都覺得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了,芳心更是狂跳不已,臉頰兩邊乃至耳根都已經燒得厲害了。

更讓她想不到的事還在後面,原本以爲葉三平會跟她心有靈犀,很是配合的演好這齣戲,這下可好了,她雖然猜到了結局,卻沒有猜到結局的後面還有結果,葉三平居然在她白嫩的俏臉上親了一口,這一親使她原本就已經粉紅的俏臉上更加燒的厲害,就好像天邊的火燒雲一樣,紅彤彤的一大片,心臟劇跳的都快要衝破胸口了。

不過得虧現場不斷的有霓虹燈在不停的閃耀,任菲菲臉上的表情絲毫沒有被外人察覺出來。

方勝利這回是徹底的驚愣住了,他轉身看了看旁邊同樣是驚得一愣一愣的何明,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小子泡妞的本事還真不小啊,眼看沒來幾天吧,居然把公司裏有號稱“天山雪蓮”的任菲菲任總監給泡到手了。

方勝利頓時心中涼去大半截,原本以美色和地位的雙重誘惑,再加上今晚的聚會,相信一定能成功收買身手了得的葉三平爲自己所用,爲他以後爭奪總裁的位置增添了不少的砝碼,可是沒想到這小子來公司沒幾天就和菲菲這個臭丫頭勾搭上了。菲菲又是雅男那丫頭最爲親近的表妹,眼下想要成功收買葉三平,恐怕已經是不大可能了。

方勝利暗叫可惜的同時,心中更是對任菲菲這個丫頭陡增了不少的怨恨。

一旁的何明心中已然是對葉三平滿懷嫉恨了。一直以來,任菲菲一直是他夢裏意淫的女神。不知道有多少回,當他馳騁於陌生女人身上盡情的發泄的時候,腦子裏想的卻都是任菲菲的俏麗臉蛋和曼妙身姿,可是沒想到今天,他一直憧憬着與他翻雲覆雨的女神居然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司機給泡了,這實在是讓他難以接受,想着總有一天,自己一定要讓任菲菲臣服於他的胯下。

葉三平和任菲菲二人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雙方寒暄幾句,又喝了幾杯啤酒。半個多小時之後,葉三平便和任菲菲手挽手的離開了包間。

就在二人出包間的那一刻,身後不遠的走廊的拐角處正有一雙黑布隆冬的眼珠子目不轉睛的盯着二人的離去。

幾分鐘之後,二人回到了車上。

“剛剛不好意思,你不要誤會。”坐在副駕駛位上的任菲菲頷首嬌聲道,玉容上的還殘留着一抹淡淡的紅韻。

葉三平心中正偷着樂呢,剛纔那一吻,感覺軟軟的、滑滑的,又好像觸電似的,直到現在他還沉浸在那一刻的美妙感覺當中。

葉三平原本以爲自己剛纔爲了配合這位美女演戲,乘機佔了一把她的便宜,事後肯定會找他算賬的,沒想到這美女居然主動先向她道歉。

葉三平尷尬的笑了笑,道:“沒想到你還挺機智的嘛,居然能想到這樣一個好辦法。”

任菲菲撇了撇小嘴,很是得意的道:“那是。”

葉三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看了一眼任菲菲的俏臉頰,笑了笑,沒說什麼,接着就直接啓動了車子,沒一會,車子便出了豪情娛樂會所大門前的停車場,上了主幹道。

任菲菲心領神會,伸出玉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頓時又是紅韻陡升。 夜深了,那花草樹木的香氣在這寂靜的暗夜裏,顯得更加的濃郁芬芳,使人沉醉。城市被升騰起來的霧氣籠罩着,時隱時現,高樓大廈都像海市蜃樓一般,懸浮在雲裏霧裏幽幽的飄蕩着。街燈猶如流動的星斗,不停的變化着角度和亮度,閃閃爍爍,讓人如夢幻一般迷離。

從豪情娛樂會所裏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將近午夜零點了。車子上了主幹道之後,在導航的指引下一路朝着東橋區牡丹江街的景園小區駛去。

比起白天的車水馬龍的街道,午夜零點的街道來往的車輛雖說不在少數,但也算是一路暢通無阻。

一路上葉三平和任菲菲都沒有開口說話,氣氛說不上有什麼沉悶之處,倒是覺得有幾絲隱隱的曖昧的味道摻雜在其中。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的時間,車子抵達了牡丹江街上的景園小區的大門口。

“那,那什麼,我上去了,你自己開車小心點。”任菲菲一邊解下系在身上的安全帶,一邊頷首說道。

葉三平看着任菲菲,哂笑道:“怎麼大美女,不請我這個恩人上去坐坐,喝杯開水什麼的?”

任菲菲芳心一愣,擺出一副一臉失望的樣子冷哼道:“經過今天晚上的事兒,本來還以爲你跟其他的男人不一樣,沒想到天下烏鴉一般黑,居心不良。”

葉三平心中大感鬱悶,調侃道:“你不是都已經當我是你男朋友了嗎,怎麼連這點福利都沒有?”

“男朋友只是演戲的好不好,再說了,剛纔在包間裏的時候,你都已經佔了人家的便,便宜了,現在居然還想那……”

原來這小妞還記得那個吻,還以爲她給忘記了呢。

葉三平哈哈一笑,道:“逗你玩的,你說咱是那種不靠譜的男人嗎?再說了,咱可不是姓林的那小子,死纏爛打。行了,你自己上去吧,小心點。”

“真討厭,不跟你說了,我走了。”任菲菲有氣沒氣的嬌聲道,接着便伸手去開車門。

下了車之後,任菲菲跟葉三平說了聲再見,就朝着小區的大門口走去了。

“等等。”身後傳來了葉三平的呼喝聲。

“你還有什麼事兒嗎?”任菲菲轉身回過頭來看着葉三平有些驚詫的問道。

“你過來,我有事問你。”葉三平一臉的嚴肅,語氣絲毫沒有半點開玩笑的樣子。

幾秒鐘之後。

“姓林的知道你住在這裏嗎?”葉三平表情認真的詢問道。

任菲菲頓時一愣,他怎麼會突然間問起這個問題。

“知道啊,怎麼啦?”任菲菲十分肯定的答道,俏臉上劃過一絲隱隱的不安。

葉三平將目光移向離擋風玻璃大概五十幾米遠的光線有些昏暗的街道拐角處,片刻又將目光移回到了任菲菲的身上,哂笑道:“呵呵,沒什麼,只是隨便問問,你回去吧,小心點。”

任菲菲頓時有些感到莫名其妙,不過心中的那一絲惴惴不安的感覺卻怎麼也揮之不去,葉三平的一番話,總讓他感覺好像有什麼什麼東西一直卡在腦子一樣,怎麼甩也甩不掉。

“真的沒什麼?”任菲菲還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沒什麼,快回去吧,我也該走了。”

任菲菲哼了一聲,心中總算是稍稍安心了不少,道:“那好吧,你自己開車小心點,我走了。”

看着任菲菲進入小區的大門,直到幾分鐘之後,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當中,隨即葉三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外人難以察覺的邪魅的弧度,同時深邃果敢的眼眸微微閉起,直視前方不遠處的街道拐角處,劍眉緊鎖,一絲淡淡的殺氣隱隱升起。

幾分鐘之後,任菲菲回到了她在小區裏其中一棟樓房的五層的住處。

原本打算,回到家之後,好好的洗個熱水澡,然後在美美的睡上一覺。今天晚上本來是要到她表姐方雅男那裏吃晚飯的,可是後來卻接到了她一個朋友的電話,這個朋友是以前跟林楓的時候認識的,說是一起吃個飯,聯絡一下感情。本來她是打算推掉的,可是對方一再堅持,再說對方是一個女的,最後沒辦法她只好答應了下來。


雙方約定好地點之後,當任菲菲趕到那兒的時候,對方居然變成了林楓。

到最後,在林楓的苦苦哀求之下,她也只得答應他吃完這頓飯了。再到後來,也就發生了在十字路口的那一幕了,幸虧當時葉三平路過那裏,否則後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進門開了客廳的燈之後,任菲菲換了雙拖鞋,便朝着臥室的門走去。

幾秒鐘之後,臥室的燈也被開了起來。

“親愛的,你終於回來了,怎麼你剛勾搭上的那個小白臉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嗎?”


突然,從臥室的牀上傳來一個熟悉的男人的聲音,頓時讓沒有任何防備的任菲菲下了一大跳。

“你,你是怎麼進來的?”任菲菲嬌軀一顫,玉容頓時僵硬,隨即恐慌與驚愕迅速的佔領了她的整個臉龐。

“怎麼,很意外吧,別忘了我可是你的男朋友哦。”那個男人說話間已經從牀上下來,正朝着門口的任菲菲緩步的走來,嘴角間還不斷的浮起一抹抹得意的淫笑。

這個男人就是林楓,此時的他兩面的臉頰上還殘留着兩道淡淡的巴掌印。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