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周葉敢在班裏橫行霸道,仗着的就是自己周家大少的身份地位。

可現在知道馬夏風的家世後,他真的好想罵一句mmp喲!

這猥瑣男分明是在扮豬吃老虎呀,以他周家在濱海的實力,和馬家差了好大一截呢,這猥瑣男纔是濱海真正的究極富二代呢。

再者,這傢伙還跟白小鳳是師徒關係,不敢罵,真的不敢罵呀。

罵了回去又得被老爸吊起來打了呀。

周葉把到嘴的髒話全都咽回了肚子裏,然後努力擠出尷尬的笑容:“馬哥你說啥呢?別開弟弟的玩笑了。”

說着,他擡起右手,捏成拳頭,輕輕地砸了砸馬夏風的胸口。

“臥槽!這特麼到底怎麼回事?小拳拳錘你胸口麼?周大少什麼時候這麼娘炮了?”

“我的天,閃瞎我鈦合金眼了啊,周大少轉性了不成?”

“以前換成誰跟周大少這麼開玩笑,早被打得自由飛翔了呀,怎今天周大少變小拳拳了?”

所有同學全都懵比了,全都原地凌亂了。

怎麼回事?

到底是怎麼回事?

黑人問號都不能滿足同學們此時的表情了!

“……”周葉。

他好氣哦。

想到以前的風光日子,現在卻只能夾着尾巴做人,真的好想哭哦。

可本少還能怎麼辦?

不夾着尾巴,不小拳拳捶胸口,就得被老爸吊着打了啊!

“靠!好娘炮的感覺,我可是鋼鐵直男。”馬夏風一臉噁心的揉了揉胸口。

周葉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通紅的眼眶一下就泛起了淚光。

他狠狠地一咬牙,然後轉身對着白小鳳一抱拳:“白小鳳,我就不打擾你和靈兒聊天了,教室角落裏有點涼快,我去冷靜一下。”

說完,他就帶着眼鏡男幾個小弟走到了角落裏的位置坐了下來。

所有同學們全都矚目着周葉,宛若見鬼了一般。

完全搞不清狀況呀!

感受到同學們的目光,周葉實在忍不住了,厲喝道:“看什麼看?誰想捱揍了麼?”

臥槽!

這纔是周大少啊!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吊炸天呢。

所有同學身軀一顫,然後全都扭頭看向白小鳳,滿臉的敬佩。

鄉巴佬的逆襲,成功折服了周大少了!

“周少,難道真的要歸順到這傢伙手下麼?”肌肉男有些不滿地低聲問道。

周葉癟了癟嘴,一臉幽怨到要哭的樣子:“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肌肉男捏了捏拳頭:“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我們一定有機會……”

啪!

話沒說完,周葉狠狠地一巴掌抽在了肌肉男的身上:“mmp,惹了他,等不到三十年,老子就得被我爸吊起來打死了。”

白小鳳也沒驚訝周葉的態度轉變。

畢竟,當老子的都是他的奴僕了,當兒子的難不成還能上房揭瓦了不成?

有周浩昌這隻大手壓着周葉,周葉就算是齊天大聖,也翻不出五指山了!

至於周葉對馬夏風的態度,開玩笑,濱海第一大少了解一下?

有馬夏風這瓜皮在場,白小鳳也沒繼續和陳靈兒胡侃下去的想法。

鬼知道和陳靈兒胡侃下去,馬夏風這金剛鐵頭娃會忽然蹦出什麼搞事情的話。

和陳靈兒打了個招呼後,白小鳳就帶着馬夏風在全部同學的矚目下,回到了教室末尾的座位上。

一坐下,馬夏風就笑着說:“師父,周葉現在算是徹底服服帖貼了呢。”

“開玩笑,本大爺把你爸收成了奴僕,你也得被你爸整的服服帖貼。”白小鳳翻了個白眼。

馬夏風嬌軀一顫,一臉愕然地看着白小鳳:“師父,你連徒弟都不放過麼?良心不痛的麼?”

白小鳳神情一肅:“不但不痛,反而很爽的感覺。”

“……”馬夏風。

這時,白小鳳電話響了起來。

他拿起一看,登時眉頭就皺了起來。

是無良師父打過來的。

他剛一接通電話,那頭的無良師父就哀嚎了起來:“小鳳,快,快救救爲師,要完了,這次要完了……”

最近的更新,解釋一下。

確實這兩天更得慢,但酸菜實在沒辦法了,四川這陣子天天下雨,要送的貨全都積家裏了,昨天別人要貨,趁着雨停了,酸菜忙着給人送貨,結果半路下大雨,淋了個透心涼心飛揚,全身上下就襪子還是乾的,回來就感冒頭暈了,所以昨天就兩更了。

然後今天也忙着給人把積的貨送出去,更新這兩天確實酸菜心裏有愧,儘快把貨送出去,送貨的強度恢復正常了,然後給老鐵們多更點。敬請各位老鐵們諒解一下,臣妾這兩天真的做不到呀,嚶嚶嚶……

砰!

白小鳳:“打死嚶嚶怪……” 白小鳳心裏大驚,眉頭一下緊皺成個“川”字。

無良師父雖然不靠譜,可是手段夠硬,更關鍵還死要面子的。

現在打電話跟他求救,難道真的出大事了?

“小鳳吶,爲師要完了,這次真滴要完了啊!”電話那頭無良師父繼續哀嚎道。

白小鳳忙問道:“出啥事了?”

“別問了,打錢吧。”無良師父聲音悲慼,無比幽怨。

娘希匹的!

怎麼開口就要錢?

白小鳳眉頭一擰,問道:“師父,到底出什麼事了?我可是你徒弟,有難同當,咱倆之間還有啥可隱瞞的?”

“小鳳,別問了,真的別問了,打錢吧,快點打錢吧。”電話那頭,無良師父的聲音越發的悲慼,甚至都帶着哭腔。

白小鳳目光一下深邃起來,嘆了一口氣,沉聲道:“師父,咱們可是師徒呢,師徒情深,情如父子,你先告訴我怎麼回事,我纔好幫你呀。”

“白小鳳!”

話音剛落,電話那頭的無良師父就嚎了起來:“貧僧一把屎一把尿把你養大,你還跟貧僧糾纏這個嗎?都情如父子了,打點錢還要問這麼多的麼?”

白小鳳虎軀一震,一陣噁心,媽個雞,老子到底吃什麼長大的啊?

緊跟着,他眯了眯眼睛,嗤笑了一聲:“老混蛋,我親爸纔不會給我喂屎尿呢,你再不說是啥事,我就掛電話了。”

“翻天了,你小子是要翻天了,貧僧讓你去紅塵歷練,可不是讓你六親不認吶。”電話那頭,無良師父說着就冒出了哭腔,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想當年,貧僧……”

“打住!”

白小鳳一口打斷:“老混蛋,我還不知道你的尿性麼?數三聲,不說正經事的話,我立馬掛電話。”

“別……”電話那頭的無良師父忙叫了一聲,然後就沉默了下來。

“一。”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也沒管無良師父的情緒,直接開口數了起來。

以他對無良師父的瞭解,這老混蛋能用這口氣來說事的,絕壁是沒啥事。

從小到大,他可被老混蛋用這操作套路了無數次,早就學乖了。

電話那頭的師父沉默。

“二。”

白小鳳繼續數道。

電話那頭,師父依舊鴉雀無聲。

“三。”

隨即,白小鳳就準備按掛斷鍵。

也就在這時,電話那頭突然響起師父急促的聲音。

“我和你柳大媽把存款花光了,住了海景總統套房沒錢給,酒店把我們攔着不讓走了。”

“……”白小鳳。

他好氣哦。

果然是套路啊!

本大爺在濱海吭哧吭哧賺泡妞經費呢,他和柳寡婦在三亞胡天海地的,沒錢了還找本大爺要,這真的就很過分了啊!

剛下山的時候,老混蛋一個電話就從陳家那坑走了一百萬酬勞,現在又找本大爺要錢,他良心就不痛的麼?

想到這,白小鳳咬牙問道:“咋地?上次坑陳家那一百萬,都花光了?”

電話那頭,無良師父說:“一百萬算個啥錢啊,早花光了,你也知道,師父和你柳嬸第一次出門,當然得享受人世繁華了,啥東西都得要最好的呀。”

白小鳳顫抖了一下,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花板,心,突然痛的無法呼吸了。

他還在濱海吭哧吭哧當着鄉巴佬呢,老混蛋都跑到三亞去享受人世繁華了,這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這時,電話那頭的無良師父嘆了一口氣,帶着哭腔道:“小鳳吶,你不會不管爲師的對不對?酒店經理說了,要是爲師不給錢,他就要把爲師給格機格機了呀,爲師活了一百五十年,臨了貞潔不保,成了個不完整的男人,真的沒臉當鬼了呢。”

聽着無良師父的哭腔,白小鳳實在沒辦法了,無奈道:“賬號發過來,等下打給你,一百萬夠不夠?”

他雖然很不爽老混蛋乾的事,但真的沒辦法呀。

誰讓老混蛋把他養大的呢?

活了一百五十多歲了,放縱一下,當徒弟的真的沒法說呀,只能選擇原諒他呢。

“夠了夠了,小鳳你不愧是爲師的好徒弟,爲師愛死你了。”電話那頭的師父登時激動笑了起來。

頓了頓,無良師父又說:“小鳳你夠徒弟,爲師也肯定夠師父呀,這一百萬,爲師不虧你,賣你個消息。”

“什麼?”白小鳳無精打采的問道。

一百萬吶!

什麼消息能值一百萬?

這可是本大爺用來泡妞的經費呢。

電話那頭,師父說:“天師聯盟你知道吧?這次他們發佈了真龍天驕令,參加的人要是能得到第一名的話,會有一張《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獎勵之一,爲師覺得,你可以參加爭奪第一試試,怎麼樣,這消息是不是值一百萬?”

彷彿有些自豪,無良師父在電話那頭聲音都大聲了幾分,解釋道:“你可知道《黃泉寶藏圖》的價值?爲師告訴你……”

白小鳳驚愕了一下,天師聯盟這次搞的“真龍天驕令”影響力果然夠大的,連沉迷和柳寡婦舉高高的無良師父都知道了。

不等無良師父說完,他就開口打斷道:“別科普了,這事我早知道了,而且《黃泉寶藏圖》殘片我已經有兩張了。”

“……”電話那頭的無良師父。

最怕空氣突然靜止。

好尷尬!

過了幾秒鐘,電話那頭的師父忽然驚呼道:“兩張?你小子怎麼得到兩張殘片的?怕是祖墳爆炸了吧?”

“你家才祖墳爆炸了呢,你全家祖墳都爆炸了。”白小鳳登時不淡定了。

然而。

電話那頭的師傅好像沒聽到似的,繼續激動道:“小鳳,既然這樣,那你就更該參加這次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了,機緣吶,這場機緣果然讓你碰上了,已經得到了兩張,上蒼都在庇護你呢。”

機緣?!

白小鳳愣了一下。

緊跟着,師父就說:“你的鬼王封印破解關鍵,就在這《黃泉寶藏圖》上,若是能得到黃泉寶藏,就有七成的把握徹底解決你的鬼王封印,且黃泉寶藏還關係着如今陰陽界一個最大的祕密。”

轟隆!

白小鳳如遭雷擊,無良師父說的這件事,之前童姥可沒說過。

他脫口驚呼道:“真能解決我的鬼王封印?還有,那個陰陽界最大的祕密是什麼?” 話音剛落。

電話那頭的師父忽然一聲驚呼:“咦!弄啥嘞?”

“什麼?”白小鳳愣了一下。

緊跟着,師父說:“小鳳嘞,你怕是在紅塵歷練,腦殼被門擠了吧?”

白小鳳登時就不爽了:“老混蛋,我一百萬還沒給你轉賬呢。”

“哈哈哈……爲師給你開玩笑的,都說了《黃泉寶藏圖》是陰陽界最大的祕密之一,既然是祕密,怎麼可能知道呢?你說爲師講的對不對?”電話那頭的師父忽然笑了起來。

白小鳳一陣無語,一百五十歲的人了,一點節操都不要啊!

這時,師父又說:“小鳳,以你的實力,爲師覺得你要是參加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的話,這《黃泉寶藏圖》殘片一定是你的囊中之物,這《黃泉寶藏圖》對你可至關重要。”

“嗯。”白小鳳點點頭,忽然咧嘴一笑:“不過,我沒打算參加天師聯盟這次的真龍天驕令。”

“啥玩意兒?”電話那頭的師父一聲驚呼,顯然沒料到白小鳳會這麼回答。

“臭小子,你是作死呢?鬼王封印堅持不了多久,黃泉寶藏能讓你有七成把握破解鬼王封印,你不想着怎麼活命,難不成活膩歪了,想死了麼?”無良師父忍不住大罵起來。

白小鳳癟了癟嘴:“誰說我不參加,就得不到《黃泉寶藏圖》了?等他們參加真龍天驕令,誰最後得了第一名,我直接把誰宰了,殺人奪寶,這不更好麼?”

他一開始就沒想過參加這次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要不然,童姥邀請的時候,他就不用拒絕了,直接一口答應下來就是了。

如果童姥直接以一張《黃泉寶藏圖》殘片爲獎勵,招攬他進天師聯盟的話,他還能一口答應下來。

偏偏,天師聯盟愣是搞出了個“真龍天驕令”,一方面吸引他參加進入天師聯盟,一方面又吸引別的天才高手進入天師聯盟。

這樣的事情,白小鳳可不願意幹。

明明是自己能得到的東西,爲什麼非得和別人搶奪一番,才落到手裏?

玩呢?

分明有幾分利用的嫌疑。

既然這樣,他憑什麼順了天師聯盟的意思?

然而。

話剛說完,電話那頭的師父就嚷嚷了起來:“你是不是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