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個人骨子裡的性格就這樣,天不怕地不怕,啥事都敢做。

面對很有可能是他親生父親的修俊,他就是更是鼻孔朝天了,看不順眼了。

最多就是血緣上的父子關係,修俊沒有養過他一天,還不如秦致那個便宜老爹呢!

秦驚鴻可沒把修俊放在眼裡,想罵就罵,想懟就懟。

他就是這麼日天日地,老子天下第一牛批。

看不慣?你打我啊,略略略!

庶女狂妃:廢材四小姐 修俊也不生氣,看著他的眼神越發放光,一臉很欣賞秦驚鴻的樣子。

「我要培養你成為最強的雇傭兵,我要讓你成為最窮凶極惡的人,我要讓你的雙手沾滿鮮血,讓你看上什麼就能搶到什麼,讓你成為公海的霸主,讓你成為傳說一樣的人物。金錢、女人、權利、地位,這些都能輕易得到!」

霸愛成癮 「那種稱王稱霸的滋味,那種可以掌握別人生死的滋味,你就真的不想嘗一嘗嗎?我們聯手,或許能更進一步,將來搶奪紅日帝國過來玩玩也說不一定。怎麼樣,你願意嗎?」

秦驚鴻像是看神經病一樣地看著修俊,心想這傢伙中二病不輕啊!

這稱霸世界的理想,他小學當上校霸的時候就沒興趣了好嗎!

「什麼雇傭兵,什麼稱王稱霸,不就是當強盜嗎?老子好好的人幹嘛要去當強盜?老子又不是沒錢,想要什麼東西直接花錢買就好了,用得著去搶?老子買東西向來都是買兩個,知道為啥不?因為老子有的是錢!既然老子都這麼有錢了,幹嘛還要玩命去當強盜?追求刺激嗎?」

修俊說:「因為你是我兒子,所以你要成為和我一樣的人。」

「我說你年紀也不小了,居然還這麼中二?」秦驚鴻簡直無語了,「我絕對不會當什麼雇傭兵的,老子沒興趣。」

「那是因為你沒有殺過人,只要你殺過一次,你就再也忘不掉那種滋味了。」修俊笑得陰惻惻的。

秦驚鴻完全不能理解他的思維,「多大仇?大可不必。」

修俊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忽然塞給他一把槍,「要不要殺人,你自己決定。」

秦驚鴻覺得修俊就是個瘋子。

殺人啊!

你以為是殺雞呢?

「你就不怕我拿這把槍挾持你?」秦驚鴻顛了顛槍,好傢夥,裡面還是有子彈的。 「你沒那個本事。」修俊的笑充滿陰謀,「我們來打個賭吧,要是你殺了人,你就跟我走,從此之後我會培養你成為雇傭兵。你要是不敢,你就自生自滅。反正我也不確定你究竟是不是我兒子,你死了我也不心疼。」

說完,修俊就走了。

秦驚鴻拿著槍,思考著要不要搏一把衝出去。

沒過幾分鐘,那個噁心的男人來了。

「小子你長得可太美了,勾得我這心痒痒啊!」那人伸手在秦驚鴻的臉上摸了一把,「這張臉簡直比女人還好看啊,爺不好女人那一口,就好你這細皮嫩肉的一款。」

那男人不知道多少天沒洗過澡了,身上的味道宛如行走的糞坑,對著秦驚鴻上下其手。

很快秦驚鴻俊美白皙的臉上留下了臟污的手印,衣服也被扯得皺皺巴巴的。

秦驚鴻的手裡緊緊握著修俊給他的槍,藏在懷裡。

他的眼眸中發出兇殘的光芒,心底的殺意被激發了出來。

幾次三番,秦驚鴻都想要把槍拿出來,照著這個噁心的男人腦袋上就是一槍。

可是他忍了又忍,咬牙忍著。

他知道,修俊一定就在外面看著,在等著自己求他。

修俊是瘋子,可他不是。

要真的殺了人,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老黃,怎麼你就顧著自己爽啊,也不想著帶帶兄弟們?」 韓娛之全職丈夫 又來了幾個噁心的人。

「滾!你們一邊兒排隊去!」

「一起怎麼樣?哎喲這個臉可真嫩啊,比姑娘也差不了多少。」

「真的嗎?讓我摸一摸。」

那些噁心的人朝著秦驚鴻圍過來。

他們的眼中帶著貪婪的光,骯髒的手伸向了他。

「給老子爬開!」秦驚鴻一腳踹了過去。

「反了你了!」那些人對著秦驚鴻動手。

他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腹部上被狠狠地踹了一腳,疼得他悶哼一聲。

「有脾氣,爺就喜歡潑辣的。」老黃一把揪住了他的頭髮,「你這內陸的人,沒見識過爺在海上的厲害吧?爺玩死的少年不知道有多少個了,但還真沒玩過有錢人家的大少爺,大明星,哈哈哈!」

秦驚鴻被迫抬起頭,那張原本俊美無雙的臉上滿是傷痕和血跡。

只有那雙眼睛鋒利無比,沒有恐懼沒有害怕,只有無盡的黑暗在那雙漂亮得不像話的眼睛里蔓延。

老黃被看得心裡發毛,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看什麼看,來人給我按住這小子,老子現在就捅爆了他!」

秦驚鴻身體劇烈顫抖,那把槍就藏在他的懷裡。

他的手指扣上了扳機,手背上根根青筋暴起。

修俊就在外面,但只是一個看客。

這個很可能是他親生父親的男人,就那麼冷眼看著,等著他的求救。

他被人給捅爆也無所謂,被弄死也無所謂。

反正修俊只想要一個傀儡,想要他成為任意擺布的工具。

修俊要踏碎他所有的幻想,給予他世間最恥辱的折磨,讓他的內心充滿了仇恨和憤怒,最終雙手沾滿鮮血,變成和修俊一樣的人。

為什麼他不是秦致的親生兒子?

為什麼他要遭受這種事情?

為什麼他只想要遠離一切,過自己的日子,最終卻被卷進這一切?

他做錯了什麼???

君心戀:紅顏江山 憑什麼這麼對他?

憑什麼!!

恨意在秦驚鴻黑色的眼眸中蔓延,遮天蔽日般讓他的雙眼變得通紅。

眼前一張張放肆的笑臉,不斷的刺激著他脆弱的神經。

秦驚鴻的面容扭曲,他用盡全身力氣,將老黃給撞開,在對方倒地的瞬間拔出搶來對準了老黃的腦袋。

在老黃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秦驚鴻面容冰冷,極黑的眼眸像是化不開濃墨。

「去死!」

在他即將扣動扳機的瞬間,忽然外面響起了一聲震天的爆炸聲!

那聲爆炸穿破黑暗,讓秦驚鴻心神為之一振,放在扳機上的手指猛地頓住。

「秦驚鴻!!」外面響起了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聲音。

這聲音曾經是他的玩伴,他的朋友,他的上司。

這聲音曾經讓他恨之入骨,最後又釋然放下。

「莫承佑?」 表小姐 秦驚鴻的聲音很輕,又低又啞。

老黃反應過來,狠狠幾拳頭砸了過去。

秦驚鴻悶哼一聲,吐了一口血,歪倒在了地上。

「操!」老黃咒罵著,招呼同夥們反擊,「還愣著做什麼,上啊!」

莫承佑帶著人,悍勇無比的闖進來。

莫家訓練有素的龍虎將們衝上去,這些殘兵敗將完全不是對手,兩三下就被放倒了。

在混戰中,老黃想要偷襲莫承佑,卻猛地被一把黑洞洞的手槍給抵住了額頭。

「別、別開槍!」

有人狠狠踹了一下老黃的膝蓋,他噗通一下跪下來,被莫承佑狠狠一腳踹在了牆上,當場就昏死了過去。

雇傭兵們全都被解決了,修俊被押著跪在地上,不服輸地拿眼睛狠狠盯著莫承佑,恨不得撲上去咬死他。

莫承佑去查看秦驚鴻的情況,「你留下的血跡可真夠難找的,怎麼樣,你沒事吧?」

雖然說兩人之前因為沐暖暖有了隔閡,但到底有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情分在。

「嘿,莫承佑,你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嗎?」秦驚鴻嘴角還掛著血呢,轉眼就又是一臉笑嘻嘻的弔兒郎當樣,「我他媽可真後悔當年沒像你一樣好好訓練啊!」

秦致當年不是搞了個豪門幼兒培訓學校嘛,專門招收三歲到十歲的小崽子們去訓練。

秦驚鴻嬌氣,去了一直哭一直哭,就是不肯好好訓練。

莫承佑是一邊哭一邊訓練,哭完了接著練。

現在看出差距來了吧?

莫承佑眉頭緊皺,看起來心情不太好,「我先送你去醫院。」

「你等我一下,我有些私事要處理一下。」秦驚鴻靠在牆上說。

莫承佑挑眉,視線看向了被押著跪在地上的修俊身上。

「把他綁起來。」他指揮手下。

確認了修俊沒有反抗能力,又給了秦驚鴻一把槍之後,莫承佑帶著人出去了。

秦驚鴻之前拜託他幫忙找一找修俊的線索,卻始終沒有說到底找修俊幹嘛。 莫承佑沒有探聽別人隱私的打算,他讓手下四處搜下,去看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要把這群海盜全都帶回紅日帝國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在原地站了幾分鐘,身後傳來一聲虛弱的聲音,「承佑。」

莫承佑轉過身,就看到秦驚鴻一瘸一拐地走了出來,他那張原本俊美的臉上全都是傷,嘴角還掛著血跡,走兩步就要停下來歇一歇,看起來傷得不輕。

「我事兒辦完了,我們走吧。」秦驚鴻對著他露出了一抹虛弱的笑容來。

「修俊呢?」莫承佑眉頭一跳。

「先走吧,等會兒我再告訴你,好嗎?」

莫承佑花了那麼多的功夫,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找到的修俊,現在就這麼放棄,那不是縱虎歸山嗎?

可莫承佑卻什麼都沒有問,彎下腰,「上來,我背你走。」

秦驚鴻爬到他的背上,好半天才別彆扭扭地說:「如果有一天你對暖暖不好了,我一定會把她給搶回來的,真的。」

莫承佑自信地笑了,「這你就別想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本來嘛,這兩人也沒什麼深仇大恨,莫晉北和秦致就是好朋友,他們也是打小一起長大的。

要不是因為有了沐暖暖,兩人還是勾肩搭背的好兄弟呢。

但現在也沒關係啦,秦驚鴻不想說出他身世的秘密,就讓沐暖暖永遠的都是他的姐姐吧!

轟的一聲,在他們走出去不遠之後,忽然身後的建築發出了一聲轟鳴聲,接著就是火光衝天。

莫承佑猛地回頭,俊美的臉上都是怒氣,盯著秦驚鴻,「你乾的?」

「我只是給了他選擇的權利。」秦驚鴻特別平靜地說:「在你進來救我之前,他也讓我做了選擇題。」

「他讓我選擇是被一群男人給捅爆,還是選擇殺人墮落從此之後跟他去當雇傭兵。」

秦驚鴻繼續非常平靜地說著:「所以我也給了他兩個選擇。是選擇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還是自盡身亡。看起來,他已經做出了選擇。」

莫承佑忽然就明白了,他緊緊抿著唇,「我先送你醫院。」

……

南宮家。

南宮晉忽然就聯繫不上修俊那伙人了。

他察覺到情況不妙,心裡惴惴不安的。

「最近挺不安全的,還是別到處走了吧。」無意間碰到了南宮少凡,對方皮笑肉不笑地來了這麼一句。

南宮晉總覺得南宮少凡把什麼都看穿了,就等著收拾他呢!

「怎麼了?海盜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嗎?」南宮晉故作鎮定。

「表面上是解決了,不過我們南宮家內部應該出了內鬼。等抓出那個內鬼一定要好好收拾他,我們南宮家向來最重視規矩,吃裡扒外的叛徒可留不得,你說對不對?」南宮少凡笑得陰惻惻的。

南宮晉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勉強附和道:「對,要是抓到了叛徒,我第一個饒不了他!」

該死的修俊!

怎麼會這麼沒用?

他都已經把莫承佑新婚妻子的信息都透露出去了,修俊到底在搞什麼?這麼久都沒動靜?該不會已經死在T市了吧?

被他念叨的修俊確實已經死在了T市,還是被炸得稀巴爛,連屍體都沒有留下來的那種。

秦致來的只比莫承佑慢了一步,剛好錯過了。

莫承佑為了救秦驚鴻鬧出那麼大的動靜,秦致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秦致看到起火的建築時,差點沒嚇得心臟病當場發作,著急忙慌的就要往裡面沖,要衝進去救秦驚鴻,好不容易才被保鏢們給攔下了。

直到確認了莫承佑已經把秦驚鴻給救走了,秦致才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從小到大,秦致就不喜歡秦驚鴻,最大的原因是因為葉微瀾。

秦致屬於傳統類型的父親,恨鐵不成鋼的那種。

而秦驚鴻骨子裡又特別叛逆,導致兩人的關係越來越惡化。

在面對生死的時候,秦致忽然又覺得很對不起這個兒子了。

從小到大沒疼過他,沒愛過他,要秦驚鴻真的就這麼死了他的眼前,秦致估計要瘋!

「你們讓我緩一緩。」秦致站在那裡平復著心情。

腳下不知道踩到了什麼東西,好像是一張被燒毀掉一半的紙,秦致彎腰撿了起來。

看清楚那張紙上面的東西,秦致的眼眸一陣劇烈的緊縮。

天旋地轉的,差點沒站穩!

保鏢就在旁邊,急忙上前來扶住他。

「我沒事。」秦致彷彿一下子老了十歲,高大的身影都佝僂了不少。

……

醫院裡。

胖虎腦袋上綁著紗布,滿醫院的找人,「哎,護士小姐,秦驚鴻在哪個病房啊?」

「你還是個病人吧?腦袋上的紗布都出血了,你怎麼還到處亂跑呢?給我站住,我給你重新包紮!」

胖虎都要急死了,「我血多不怕,要打遊戲我都是當坦克的那種。你就告訴我秦驚鴻在哪裡?你肯定認識他的吧?這才退圈多久啊,大明星你知道不?」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