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體前傾,居高臨下的盯着她的酡紅的小臉,一舉一動,很動人心魄,然後他快速的低頭,猛地吻上她的脣。

南宮黎身子微微一怔!小手反條件去推蘇櫟,小手卻被蘇櫟的大手一把抓住,輕而易舉的控制在了他的大手中。

他的脣在她的脣邊低聲哄誘道:“阿黎,聽話,一會你就不難受了。”

聞言,南宮黎安心的笑了笑。

她的脣,開始主動親吻蘇櫟,鼻息連在一起,熾熱的氣流掃過臉頰,蘇櫟忽然心臟漏掉了一拍,這種曖昧的氣息讓他的臉一下子紅了。

因爲是第一次,蘇櫟有些慌亂,也有些害怕,他也不知道現在心裏是什麼感覺。

可他知道這股感覺自己並不討厭,隱隱約約還帶着一絲期待。

嘴角正被一張滾燙的小嘴親吻着,蘇櫟眼底閃過一絲戲謔,他用手指擡起她的下巴,看着她的迷離的美眸,瞬間化被動爲主動。

他的手指輕輕滑過她滾燙而絲滑的肌膚,那滑軟的觸感讓他愛不釋手。

蘇櫟的呼吸漸漸紊亂,這麼輕輕的一個吻,居然讓他失控。

一向對女人免疫力超強的他,居然差點淪陷在她的柔軟裏,想要一口把她吞掉,這種情況從來沒有發生過。 蘇櫟的動作很輕柔,他的吻,帶着一股他自己都不明白的愛意,懷裏的人兒就如他手中的稀世珍寶一樣。

十幾年的光陰,在他身邊最美好的時間裏,他似乎遇到了一段美好的愛情。

他蘇櫟一向期待着也能有一段純潔而又美好的愛情能降臨在他的身上,上天,似乎也眷顧了他。

他蘇櫟只要愛上一個人,那就會是一輩子的事情。

如果,他想,如果南宮黎也是真心愛他的,那麼,一生一世一雙人,他會牽着她的手一起走到老的。

蘇櫟在兩人交合的時候,輕輕的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而南宮黎也痛苦的叫了一聲。

蘇櫟放慢的動作,不忍心傷害她半分。

待看着南宮黎的神色緩和了很多,他纔開始了自己一波又一波的衝刺,一室和旖旎,飽含着濃濃的愛意。

讓彼此孤單的心,也不在寂寞,剩下的,似乎只有滿滿的愛意與感動。

外邊是血腥的廝殺,而空間裏,卻是熱火朝天的愛意。

姬泓手中沒有劍,而且他的手腕上的骨頭又被震碎,只用玄氣戰鬥,他漸漸的處於下風。

嶽桐梓今夜鐵了心的要報仇雪恨!

他招招猛擊,俊逸的臉龐上散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雷霆之怒。

憤怒之下,不要命之下的人往往是最令人恐懼的。

嶽桐梓此刻爲了報仇,他此刻什麼都顧不上,滿腦子裏都是仇恨,都是孃親是死時候的慘狀。

這股仇恨,似乎帶給了他無盡的力量,他出手一招比一招狠。

蘇齊在一旁看着,心裏很不是滋味,心疼嶽大哥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家人可以陪伴。

一直以來,他的話都是不多,他活得小心翼翼的,做事情認認真真,他也很喜歡明月山莊,也很喜歡馨兒,他想,這些友情和愛情能讓嶽大哥過得快樂一點,可是終究,他淺淺的笑容之下,始終帶着一絲苦澀。

今夜手刃仇人,不知道他的心裏能不能開心一些。

也許,他能和馨兒在一起,以後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也許,他會過得開心的吧?

正在蘇齊明想之際,嶽桐梓手中的銀劍,深深的刺穿了姬泓的胸口。

而嶽桐梓的身上,也被姬泓的玄力劃出一道血口。

嶽桐梓此刻心裏的憤怒才微微減少了幾分,他滿頭大汗,青絲凌亂,絲絲縷縷的被黏了一些在俊逸的臉頰上,目光卻依然冰冷的看着姬泓。

姬泓做夢都想不到,今晚死的會是自己。

他低頭,不可置信的看着刺入自己身體裏的長劍。

撕心裂肺的疼痛在身體裏面一寸一寸的蔓延,直到此刻,他依然不相信,自己就會這樣死去。

他十年的仇恨,十年的努力,他十年的期盼,也在這瞬間化爲泡影。

“十年前,我知道你沒有死,我努力修煉,就是爲了有朝一日能在遇到你,親手殺了你爲我孃親報仇。”嶽桐梓滿含恨意的一字一頓清晰的從牙縫裏迸出來。

“呵呵……”姬泓突然得意的笑了笑。

得意地說道:“讓你痛苦了這麼多年,你一劍就把我解決了,還是我賺到了!” 嶽桐梓冰冷一笑,“你覺得這樣就結束了嗎?你欠我孃親的,一個環節都不能少。”

姬泓一看,心裏瞬間驚了驚!

他想,他想……

姬泓知道他想做什麼?

可是,他真的要那樣做嗎?

姬泓的眼底閃過一絲懼意,腦海裏回想起那張痛苦得扭曲的臉,他的心微微顫抖着。

“你休想!”姬泓說着,身子猛然的往後退去。

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身體從銀劍裏退了出來。

“啊!”姬泓瞬間握住流血的傷口,可依然鮮血如泉涌。

疼痛讓他的意志正在漸漸擴散。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這樣死去,蘇櫟一家人沒有死,他怎麼能夠先死?

“啊!”姬泓痛呼一聲,身體裏傳來劇烈的疼痛,怎麼回事?

“啊!”姬泓身子控制不住的往地上倒去。

這樣的痛,就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從他的骨髓離抽離。

痛意就如同從靈魂的飛出來的一樣,痛得他無法自持。

蘇齊悠閒的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着姬泓。

“你這體內,居然有別人的精元,真是夠可惡的,不過你快死了,它似乎不想留在你的體內,正在抽離呢?”蘇齊漫不經心地說道。

對痛到滿地打滾的姬泓,他視若無睹。

嶽桐梓一聽,微微震驚,看着蘇齊痛苦地說道:“二公子,那是我孃親的精元,當年被姬泓抽走了。”

蘇齊一聽,瞬間瞪大眼睛,“嶽大哥,你不是純人類呀?”

蘇齊驚訝的聲音裏帶着一股喜悅,太好了,太好了,這樣馨兒和嶽大哥在一起,他更是舉雙手贊成。

嶽桐梓笑了笑,他還真的不是純人類。

以後,他可以放心的去寵馨兒了。

他原本以爲,自己只是普通人,配不上馨兒。

可是現在,他有足夠的勇氣去找馨兒了。

以後,他對她,再也不會放手了,他會緊緊的牽着她的手,陪着她一起走過以後的路。

“啊!好痛!”姬泓痛得在地上打滾。

滿是血的雙手緊緊的抱着自己的頭。

他的頭痛到控制不住的往地上撞。

不一會,他的額頭上,變得血跡斑斑,看着觸目驚心!

嶽桐梓看着痛得撕心裂肺的姬泓,心裏沒有絲毫的同情。

他的孃親,當年也是這樣痛苦的。

甚至在失去家人的情況下,變得更加的痛苦。

漸漸的,一道銀色的光芒緩緩從姬泓的身體裏抽離,痛得姬泓連哭帶叫,讓人不忍直視。

蘇齊對待敵人算是鐵石心腸吧,這會也有了一絲動容。

嶽桐梓看着那道銀色的光芒,心痛的流下來淚水。

那是他孃親的精元,他似乎看到了小的時候,孃親拉着他,帶着他在院中玩耍的情景。

那個時候的他很幸福,他有一個快樂又溫暖的家。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只會剩他自己一個人孤獨的活在世界上。

然而,那股銀光從姬泓身體裏抽走之後,卻漸漸的飛入了嶽桐梓的身體裏。

嶽桐梓一看,心痛的無法呼吸!

胸口就如有一個巨石壓在胸口,痛得讓他快要窒息了一樣。 嶽桐梓身子受不住的半跪到地,全身劇烈的顫抖着。

“嶽大哥。”蘇齊着急的扶着他。

嶽桐梓看着那道銀光緩緩進入自己的身體裏。

再也忍不住痛苦的流下了悲痛的眼淚。

而地上的打滾的姬泓,漸漸停止了掙扎,他臉上的皮膚如變成了八十歲的老頭一樣,渾身是血,讓人不忍直視。

嶽桐梓看着姬泓的皮囊,心裏卻依然不解恨,要他死,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而他毀掉的,是他一生的家,他幸福的家園。

嶽桐梓用力的捶打了幾下地面,發泄自己心裏的痛苦。

可這股痛苦在他的心裏早就生根發芽,似乎,永遠都除不掉一樣。

蘇齊一看,心裏很不是滋味,他輕聲安慰道:“嶽大哥,現在你大仇以報,以後,剩下的只會是幸福了。”

嶽桐梓悲痛的點了點頭,之前有仇恨撐着,反而不覺得痛,如今大仇得報,他反而悲痛欲絕!

蘇齊站在原地,一直等到嶽桐梓情緒緩和下來。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小天翊都已經回到蘇齊身邊了。

嶽桐梓才緩緩從地上起來。

這時,有一個黑衣人走到他身邊,稟報道:“二公子,已經全部剿滅瀾月宮的人了,沒有逃走的。”

“嗯!”蘇齊點了點頭。

又吩咐道:“明日一早進宮稟明皓月皇,十年前姬家逆黨以死,剩餘的人交由皓月皇處理。”

“是,二公子!”

黑衣男子離去,蘇齊看了看周圍,姬泓在這裏隱藏了十年,真是想不到。

辛辛苦苦十年,瞬間化爲泡影,真是令人心酸,可是人若不作就不會死!

姬泓事後不知悔改,註定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嶽大哥,我們回去吧,你受了傷,得回去處理傷口。”

蘇齊抱起一旁的小天翊,小天翊大戰一場。

粉雕玉琢的小臉上睏意漸顯。

“二哥,翊兒困了,要回家找孃親。”小天翊小頭軟軟的往蘇齊的肩膀上靠去。

蘇齊微微一笑,輕輕拍着小天翊的背。

而嶽桐梓也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二公子,謝謝你,我們回去吧!”

蘇齊微微抿脣,手重重的拍在嶽桐梓的肩膀上:“都是自家兄弟,說什麼謝謝?”

嶽桐梓也揚脣一笑,這些年多虧有了他們,讓他也能感受到兄弟情意的存在。

蘇齊知道他已經釋懷了很多。

“大哥可能不需要我們等他了,我們回去吧!”

兩個男人相視一笑,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蘇齊喚出火靈,帶着小天翊和嶽桐梓回去。

而其他的人則留下來處理這裏的事情。

一夜血腥,卻沒有多少人知道。

第二天午時,南宮黎緩緩醒過來。

她緩緩睜開眼睛,昨天的一幕幕出現在腦海裏。

她記得自己被人劫持了,還給她餵了藥,過後,她感覺自己的身體裏面好熱,好熱!

後來……後來怎麼了?

南宮黎的腦海裏瞬間斷片了。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什麼都沒有!

我的海克斯心臟 “啊!”南宮黎瞬間失控的大叫起來。 沉睡中的蘇櫟被她這尖叫聲震醒,他不悅地蹙了蹙俊眉。

不悅的怒吼一聲:“閉嘴!”

聽到蘇櫟的聲音,南宮黎瞬間停下叫喊聲。

低頭,看到睡在她旁邊的蘇櫟。

南宮黎的心瞬間微微窒息。

“阿櫟,怎麼……怎麼會是你?”南宮黎快速的拉過被子裹好自己。

昨天,她好像是中了媚藥了。

可是現在……

南宮黎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現在是什麼情況?

蘇櫟一把將她拉回牀榻上,長臂一伸,將她緊緊地禁錮在懷中。

“我不在這裏,你就死了!”明明是想說關心的話,偏偏要說得這麼難聽。

南宮黎雙手放在胸前,眼神嬌羞躲閃,他身上特殊而又好聞的味道,強勢的將她鼻息侵佔,沒來由的,南宮黎的心裏更加緊張。

“阿黎,我們,我們……”南宮黎我們了半天,後面的話句句也說不出來。

更不敢看蘇櫟!

她做夢都想不到,救自己的人會是他。

可是,是他真的很好!

蘇櫟微微低頭,看着懷裏嬌羞的人兒,嘴角微微上揚,顯得心情特別的好。

她中的毒太深,昨晚差點把他給累死!

可是是因爲自己心裏也有她的原因,那種感覺真的很美妙,每一次的舒暢,都是淋漓盡致的,讓他極爲享受。

那一刻,他終於明白,爹爹爲什麼一刻都離不開孃親了。

不過……這小丫頭的滋味還不錯!

許是關係親密了很多,蘇櫟看南宮黎的眼神也越發的溫柔。

“阿櫟,那我們以後……”南宮黎猶豫着不敢開口,她想問一問,能不能娶她?

可她怕話問出口之後,他不願意的話又會傷自己的心。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