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背包里也有一把符文劍,不過沒有面板,也無法穿戴。花錦明乾脆拿出來直接摧毀,果不其然拿到了2個碎片。

聊勝於無了。

眾人繼續打掃戰場,拾到的錢幣全部四六分賬。姑娘們四,花錦明六,因為花錦明除了是主力,還要提供藥水,所以可以一人獨佔六成。

就這,他的經濟也依然還是入不敷出。

煉藥師太燒錢了。而且花錦明也大方,紅藥水、藍藥水、氣血丹管夠。守護藥劑一小時一瓶,保持守護不中斷,就連混亂藥劑也大把大把地塞給四位姑娘。

姑娘們都快給他慣壞了。

眾人照著第二條任務線,繼續探索。轉眼間又來到了第二名BOSS,痛苦執行者面前。

花錦明躲在角落裡,非常嫻熟地把頭支出去悄悄觀望。「是個拿短刀的皮甲怪,152戰力,比蝕心者還差點。」

誰知道,心奴突然猛地一下,將他推了出去。

花錦明踉踉蹌蹌的,直接一個菜鳥溜冰,滑到了「痛苦執行者-邦克」面前,險些摔倒。

心奴按住奶味小魔女發光的手,小聲喊到:「團長,你先上去讓BOSS打一下,生一個寶寶出來。」

花錦明回瞪了她一眼,無法置信。

這BOSS應該不難的。花錦明在內心控訴。但現實已經將他推到了BOSS面前。

其他三位姑娘,也躲在角落裡「嗯」的點頭。似乎贊同了心奴的做法。

「團長,加油喔。」奶味小魔女鼓勵著他。

BOSS被驚擾了,怒吼著,「你這個臭蟲,敢來這裡做什麼?等我將你開膛破肚,看看你的膽子有多肥!」

一個極影步衝上來,短刀華麗一捅,刺穿了花錦明的小腹。

花錦明的生命值瞬間掉了31%,巨量的火漿噴洒出來,看著跟血差不多。而且很快,火漿中生出了一顆種子,正快速地發育著。

姑娘們看到火種,開心地蹦跳了起來。

花錦明捂著肚子,疼得後退兩步,還被打出了一個二階虛弱。

千鈞一髮之際,千面風華一個皮甲通用的疾步,再加刺客職業的極影步衝上來,飛身背刺了BOSS一刀。打斷了他的攻擊預謀。

後面,黑糖話梅搓著幽冥火,奶味小魔女施放著治療和護盾。心奴也一斧子劈了上來,從花錦明手中搶過了仇恨。

響噹噹也馬不停蹄地跑去救助主人。

花錦明得到治療后,緩了口氣。剛一抽劍出去戰鬥,又被黑糖話梅拋了個媚眼,啪嘰倒地了。

【系統】:您中了黑糖話梅的魅惑之術,精氣受損,虛弱15秒。您短時間內再次陷入虛弱,治療耐受上升。

花錦明倒下了,但他的僕從站了起來。

一個三米多高的巨型火元素,炎之殉道者,揮舞著烈焰之拳,把BOSS砸得嗷嗷叫。

沒一會兒,BOSS就被迫隱身了,以擺脫炎之殉道者的追擊。但是沒用,炎之殉道者猛地一拍地板,將地面燒得一片赤紅。

痛苦執行者-邦克無法躲避環境傷害,被打破了隱身。

之後,炎之殉道者一個炎爆術轟翻了他。

這操作太猛,姑娘們都看傻了。

三分鐘不到,痛苦執行者就掛掉了。他血量低,護甲低,只是傷害高,但這對上炎之殉道者完全沒有優勢可言。

BOSS一倒下,花錦明也倒下了,但不是生命值耗盡倒的,而是身心俱憊倒的。

響噹噹湊上來,舔舐他的臉頰,弄得他直痒痒。

姑娘們也湊上來,觀望他,但他卻痛苦地把臉扭開了。生無可戀。

他幽幽道:「別管我,就讓我一個人安靜地發霉。這個世界對於我而言,只有痛苦。」

「哎呀,知道你辛苦了。不就讓你生了個小寶寶嘛。」心奴試著把花錦明扶起來,但花錦明軟得就像一灘爛泥一樣。

遠處,千面風華搖晃著手裡的烏金腿甲,吆喝道:「22裝的紫色板甲腿。有人要嗎?」

「我靠!」花錦明嘣一下就坐了起來,拔地而起。

花錦明接過裝備,一邊看一邊驚到:「皮甲怪掉板甲了,我的乖乖,誰摸的?」

千面風華向他示意著身旁的奶味小魔女。

奶味小魔女挺著一對豐滿的雪峰,驕傲地拍拍胸口,哼了一聲。

「啥也不說了,再造之恩。」花錦明把頭偏向一邊,手則朝著奶味小魔女,重重的抱拳抖了抖。

心奴蜜笑著問:「生寶寶不疼了?」

「不疼了。」

「咱也不要你幹嘛,就……是吧。多給我們生幾個寶寶。」心奴說完,就與姑娘們相互一望,全都撲笑了起來。

「好的,好的,明白。」花錦明一個勁地搖拳相應。

花錦明摸著手裡的腿甲,心裡那叫一個開心。痛苦先驅腿甲,22裝等。

花錦明將裝備一換,立馬來到了153。

【系統】:恭喜您,在國服戰力榜中的排名上升到了第1名,請努力保持,再接再厲。

國服戰力榜

第1名·153戰力·14級劍士·雨吊雄魂

第2名·150戰力·15級高階劍士·思易傷

第3名·148戰力·15級高階戰士·霸氣留痕

第4名·148戰力·15級高階遊俠·雲外逍遙

第5名·145戰力·14級劍士·清風常在

第6名·142戰力·14級騎士·宋齊梁陳

第7名·141戰力·14級刺客·人未離

第8名·140戰力·14級法師·九夜

第9名·140戰力·14級術士·思子良臣

第10名·139戰力·14級薩滿·斜月星火

……

此刻的花錦明,五個護甲位,清一色史詩裝備。外加一把史詩武器被銘記的英雄之劍,一把傳說武器閃電長戟,一件紫色的飾品鮮血披風。

裝備基本上已經畢業了。

同時,他也更加確信,他的閃電長戟是伺服器唯一的一把傳說裝備。

閃電長戟,便是助他登頂的第一功臣。

【雨吊雄魂】

職業:劍士

種族:火鱗妖

等級:14

裝等:153.2

屬性:力量91,敏銳25,智慧22,體質74,精神10,意志32,全能0

生命值:1897

法力值:1311

護甲值:540

所持武器及護甲

武器:【被銘記的英雄之劍】【閃電長戟】(最高35)

頭部:【熔岩頭盔】(24)

衣服:【王城鱗甲】(25)

護手:【巨人之握】(23)

護腿:【痛苦先驅腿甲】(22)

鞋子:【巨人之脛】(22)

所持飾品

戒指:無

吊墜:無

耳環:無

手飾:【熱力護腕】(0,終生綁定)

腳飾:無

背飾:【鮮血披風】(22)

……

花錦明自身的生命值就有947點,加上第19序列的加成,一躍來到了1897點。

姑娘們也注意到了花錦明的戰力變化,紛紛瞪大了眼。

千面風華驚訝道:「團長,你現在是國服第一了?太強了吧。真不愧是我們的團長。」

「有我的一份力哦。」奶味小魔女驕傲到。

「哈哈哈,開心。」花錦明原地轉悠著,瞻仰了幾眼自己的裝備。

先行版的裝備大概就到這了。幾乎已經很難有提升了,最多就是刷刷明日之星,刷刷拓展潛能。

不得不說,奶味小魔女的手是真的紅。

一個152戰力的BOSS,她先摸了一個紫色的痛苦先驅腿甲,又摸出了一顆明日之星,和一件21裝等的史詩皮甲手。

明日之星給到了黑糖話梅,史詩皮甲手則給到了心奴。

除此外,千面風華也拿到了一本藍色的技能書,雖然品質不算高,但價值同樣不菲。

花錦明都讚歎,「小奶你這手太紅了。」

奶味小魔女卻有些發慌。「嗚嗚嗚……我怎麼感覺我把運氣一次性敗光了。」

「不會的,不會的。」花錦明安慰著,「你們祭司有聖母光環,不管在哪都是團寵,有人品加持。」

之後,奶味小魔女就嚇得不敢再摸屍體了。生怕從小怪身上摸出一件紫來,那她這一年的運氣都葬送了。

眾人一路殺到第三條任務線,順著線索,從地牢中找到了新的BOSS,悲痛使者-北山育明,一直躲在暗處醞釀邪惡計劃的亡靈長官。

姑娘們在角落裡,催促著花錦明。

花錦明也懂。但還是想再多觀察一下,看能不能猜出悲痛使者的職業。

結果看了老半天,啥也沒看出來。BOSS穿著一身黑斗篷,誰也不知道他底下是板甲、皮甲還是布甲,又或者下一秒會掏出一把斧子或者法杖。

心奴等不及了,急道:「團長,快上啊。保險一點,去生個雙胞胎。」

花錦明怔道:「過分了吧,還雙胞胎。」

「再造之恩,再造之恩。」心奴不停提醒他,並質問:「你就這麼報答我們的再造之恩。」

「靠!」花錦明無語。

。 不時會抽空來看一看曹祐,木照苘並沒有再發現曹祐,有說出些糊塗話來。

她只當那時的曹祐還在渾噩中,不懂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緒。

但現在的曹祐,明顯比之前沉默寡言多了,一整天不是在屋裡發獃,就是在院子里愣坐著。

擔心曹祐這樣子下去,又會生出些奇怪的毛病來,木照苘偷偷觀察幾次之後,就很少近距離的,出現在曹祐的面前了。

受了木照苘拜託的浣西沙,所看到的曹祐卻是另外一種樣子,整天不是盤坐在屋頂上,就是在院子里比劃著那把紫刃刀。

被曹祐這種莫名其妙的變化擾了著,木照苘和浣西沙也有些疏遠起了彼此,認為對方在說謊。

「我所擅長的能力,也可以說是功法,就是一個『意』字!」

「它跟靈力和罡力等是相近的,也可以由氣變化成力,再由肢體和靈器,將這一部分力激發出來。」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