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緊緊閉上眼睛,但卻阻攔不了那穿透夜空的慘叫直刺進哈利體內,就好像他也被匕首刺中了一樣。

哈利聽見什麼東西落地,聽見蟲尾巴痛苦的喘息,接着是令人噁心的撲通一聲,什麼東西被扔進了坩堝里。

哈利不願看……但是藥水變成了火紅色,強光射進哈利緊閉的眼帘……

蟲尾巴在痛苦地喘息和呻吟。當那痛苦的呼吸噴到他臉上時,哈利才發覺蟲尾巴已經來到他的面前。

「仇,仇敵的血……被迫獻出……可使你的敵人……復活。」

哈利沒辦法阻止,他被捆得太緊了……他絕望地掙扎著,想掙脫捆綁着他的繩索,他從眼睛縫裏看見銀晃晃的匕首在蟲尾巴那隻獨手中顫動。

他感到匕首尖刺進了他的臂彎,鮮血順着撕破的袍袖淌下。

仍在痛苦喘息的蟲尾巴哆嗦著從口袋裏摸出一個小玻璃瓶,放在哈利的傷口旁,少量鮮血流到了瓶里。

他拿着哈利的血搖搖晃晃地走向坩堝,把它倒了進去。坩堝中液體立刻變成了眩目的白色。蟲尾巴完成了任務,跪倒在坩堝旁,身子一歪,癱在地上,捧著自己流血的斷臂喘息,抽泣。

坩堝快要沸騰了,鑽石般的火星向四外飛濺,如此明亮耀眼,使周圍的一切都變成了黑天鵝絨般的顏色。

但願它已經淹死了,哈利想,但願不會成功……

突然,坩堝上的火星熄滅了。一股白色蒸氣從坩堝里升騰起來,掩去了哈利面前的一切。他看不見蟲尾巴和塞德里克,只見一片白茫茫的水氣……肯定不成功……它淹死了……求求你……求求你讓它死掉吧……

接着,透過眼前的白霧,他毛骨悚然地看到坩堝中緩緩升起一個男人的黑色身形,又高又瘦,像一具骷髏。

「給我穿衣。」那個冷酷、尖厲的聲音在蒸氣後面說道。

蟲尾巴抽泣著、呻吟著,仍護着他的殘臂,慌忙從地上抓起裹包袱的黑色長袍,站起來,用一隻手把它套到他主人的頭上。

瘦男人跨出坩堝,眼睛盯着哈利……哈利看到了三年來經常在他噩夢中出現的面孔,比骷髏還要蒼白,兩隻大眼睛紅通通的,鼻子像蛇的鼻子一樣扁平,鼻孔是兩條細縫……

伏地魔復活了。

7017k 呂梅的行事,讓柏松暴跳如雷,不再管她。

而呂梅就趁柏松生氣的時候,偷偷和庄嵐結婚,並成功懷孕。

這讓消氣重新回來找她的柏松,簡直要氣死了。

他發狠要殺了庄嵐和呂梅肚子里的孩子,呂梅用自己的生命危險他:「你要殺他們,就先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柏松只好作罷,從此消失在呂梅的生活里。

而他不知道,呂梅和庄嵐只是假結婚,並沒有發生任何關係,當然孩子也就不是庄嵐的,而是肖北的。

庄嵐是一個富有同情心的男人,當時也正在落魄時期,非常同情呂梅的遭遇,願意幫她一把。

因此,呂梅這才過了幾年的舒服日子。

那幾年,柏松徹底消失在呂梅的生活里,而肖北的事業也蒸蒸日上,這是呂梅想看到的。

可是好景不長,柏松這幾年事業滑坡,過得並不好。他竟然又回來找呂梅,並強迫和她發生了關係。

他說:「我現在才發現,梅梅,你才是我的小財神,沒有你,我都沒有動力了!所以,我們重新開始。我不在意你有了那個小崽子!」

呂梅為了孩子,只能忍了。

可是他們的事,被庄嵐發現了。

庄嵐是退伍軍人,怎麼能忍受,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睡了?就算不是自己名副其實的老婆,他也不能看著呂梅受欺負。

他幾次想對柏松出手,都被呂梅制止了。

呂梅太了解柏鬆了,這個男人完全沒有下限,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庄嵐對呂梅很失望,偷偷地調查柏松,掌握了他許多的證據,逼著呂梅揭露柏松的醜惡真面目。

可是呂梅有了軟肋,沒有了當初的魄力。

她的軟弱,讓庄嵐很失望,也從家裡搬了出去。

也就是在那段時間,他喜歡上一個女孩,他願意為了那個女孩,孤注一擲。

因此,他向呂梅提出了離婚。

他幫不了她,也不想再和她生活在這樣一個污濁的空間里。

呂梅很無奈,可是如果連莊嵐都不幫她了,她還能依靠誰啊?

所以,她才找到宋顯,讓他調查庄嵐,找到庄嵐喜歡的那個女孩。

她並不想傷害那個女孩,只是想讓庄嵐再和她,把這段婚姻維持一段時間。

柏松知道了庄嵐要和呂梅離婚,而且庄嵐還知道了他和呂梅的事,竟然還調查他,讓他氣壞了,這才買兇殺人。

呂梅知道自己連累了庄嵐,她不想庄嵐再被她牽連,受到傷害,也想徹底地拜託柏松,給孩子一個安穩美好的未來,所以,她選擇了自殺。

她之所以把孩子,託付給肖北,是因為她了解肖北,他這麼多年沒有結婚,心裡還有她。

而她已經配不上他了,她希望孩子能陪著肖北,就當是,她送給肖北的一個驚喜。

她要死了,她一定要拉上柏松,所以,才把柏松的事捅到了媒體上。

只是她沒想到,宋顯太善良,竟然讓江南曦救活了她!

可是,扳不倒柏松,她又怎麼能好好地活著?

既然肖北想對柏松下手,她就只能配合了。

她不再奢求什麼,只求餘生,乾淨,安穩!

她要活,柏松就只能死!

柏松聽了呂梅的話,哈哈大笑:「想我死,沒那麼便宜。就算是我要死,也要拉上個墊背的!」

他說話的時候,突然取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刺入肖北的胸口…… 此刻。

整個山上,爆發出一團驚人的火光!

衝天而起……!!

轟!

無數人馬,被炸的飛了出去!

地面上,浮現出一個大坑,硝煙瀰漫。

卧龍莊主陳橋,此刻面色慘白,沖了過來!

但,卻看到了這一幕…!

「天要亡我…!」

此刻,陳橋牽動傷勢,噗的吐出一口鮮血!

整個人,險些就要昏過去了。

這,簡直…

誰能想到,局勢…會變成現在這般?!

慕容博一死。

姑蘇定然,是一片混亂!

他卧龍山莊,同樣損失慘重,死傷無數!

而且,還深深得罪了西天王!

看著這一幕。

陳橋的腦海,都是一陣陣的眩暈,險些昏過去…!!

完了……徹底完了!

面對一尊,接近天人合一之境的恐怖對手。

他,該如何應對!?

……

而,此刻。

轟…!!

汽車疾馳在山間!

秦蒼穹的眸光,冷漠至極。

而,當爆炸響起時。

他回過頭,深深的看了一眼。

那位說書先生。

甚至,都不知道名字…

而,現在。

為了彌補當年。

直接,為他斷後…!!

「陳橋……卧龍山莊……」

秦蒼穹眸光幽幽,聲音近乎嘶啞!

他每一次呼吸。

都有血氣翻滾,丹田內陣陣刺痛。

而,身上。

到處,都是傷口。

在緩緩滲透鮮血。

此刻。

秦蒼穹的身體,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但,他的面色依然冷漠,更沒有絲毫波動!

仿若,鐵人一般!

轟…!!

汽車瘋狂疾馳而去!

Shar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